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73.教團聯合事件

佐渡遼歌 | 2021-05-08 20:00:05 | 巴幣 176 | 人氣 43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發生在蒼瓖城的戰鬥降下了終幕,然而隨著時間經過,逐漸廣為流傳的各項情報卻令克蘇魯遊戲的相關人士感到不寒而慄,意識到教團聯合襲擊玉閣祭的事件充其量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在玉閣祭的那場襲擊事件當中。
 
  蒼瓖派方面──夏逸舟重傷,夏崇徵死亡,蒼瓖派弟子死亡四十五人、受傷八十九,殲滅軍的成員死亡十九人,其餘隊伍並未出現死者,卻也有近百名的傷者。
 
  教團方面──總隊長的伊沃爾敗走,副隊長的董既明死亡,教團成員達百多名被虜被擒。
 
  單純從結果來看勉強可以稱作蒼瓖派的慘勝,話雖如此,被俘虜的教團成員都在第一時間自殺,從屍體身上能夠得到的情報極為有限。更甚者,在玉閣祭受到襲擊的同一時刻,全世界有十多個大型隊伍根據地、重要集會場所、克蘇魯遊戲相關的機構同樣受到教團聯合的襲擊、入侵與竊盜。
 
  台灣台北,「殲滅軍」位於台北車站的地底倉庫。
 
  英國倫敦,「蒼藍黎明」的結社總部。
 
  日本京都,「陰陽寮」地盤內的清水寺主殿。
 
  泰國清邁,「情報機關」的後勤成員公寓社區。
 
  印度齋浦爾,「紅色棋盤」的軍營。
 
  馬來西亞馬六甲市,「古城守備隊」的門派根據地。
 
  德國漢諾威,「高崖」的工房長宅邸。
 
  義大利佛羅倫斯,「黃金騎士團」的本部。
 
  法國諾曼第,「聖米歇爾」地盤內的隱修院。
 
  西班牙馬德里,「熊與野莓」工房所舉辦的瑪格立特祭典會場。
 
  埃及蘇伊士,「砂塵旅團」所經營的運河載運區倉庫。
 
  南非共和國布龍泉,「搖籃」旗下的博物館。
 
  美國拉斯維加斯,「黑撲克」開設的大型賭場金庫。
 
  祕魯庫斯科,「曼科‧卡派克」地盤內的數間銀行金庫。
 
  挪威腓特烈斯塔,「格羅馬」地盤內的一間古老教堂。
 
  俄羅斯聖彼得堡,「彼得之劍」的隊長別墅。
 
  整體而言,克蘇魯玩家之間耳熟能詳的大型隊伍幾乎都受到教團聯合的襲擊,不是隊伍當中的強者被殺被傷,就是有機密情報、書籍文獻、珍貴道具素材以及稀有的武器防具被竊被盜,損失慘重至難以估計的程度。
 
  儘管如此,眾多隊伍卻沒有辦法進行追究與復仇,因為在那場襲擊過後,全世界將近八成的教團隊伍都徹底消失了。除此之外,上述遭受襲擊的隊伍當中也有不少幹部階級的成員一同失去蹤跡,考慮到並非單一隊伍的個案,排除戰死或被俘虜的些微可能性,只能夠認為他們原本就是教團聯合的內應或是受到威脅利誘,最後選擇背叛自家隊伍的叛徒。
 
  剩下兩成的教團隊伍推測與「教團聯合」無關,可能沒有受到邀請或拒絕加入,然而都在事件發生的數天後受到其他隊伍復仇式的屠殺,僥倖逃過一劫的隊伍也被迫解散,無法取得更進一步的情報。
 
  以結論而言,曾經待在教團隊伍的修練者無論修為高低、無論身為魔法師或武術家,全數都從世間蒸發、杳無音訊。
 
  世界各地的教團隊伍根據地不是被大火燒成廢墟就是收拾得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與線索。
 
  即使身為教團成員,他們大多數人仍舊擁有普通社會的身分、在普通社會過生活,數十萬名的教團相關人士憑空消失理當是會嚴重影響到社會運作的重大事件,儘管如此,沒有任何一國的政府報導相關事項,網路也沒有提及有認識的人憑空消失,普通人的社會當中更是沒有看見相關影響。
 
  地球一如往常地運轉。
 
  生活沒有出現任何劇烈的改變。
 
  最終而言,打從那場被稱為「教團聯合襲擊事件」的慘劇過後,台灣克蘇魯遊戲的相關政府部門、企業公司、門派工房和個人玩家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只有持續保持在最高度的戒備狀態,堤防教團聯合不曉得何時會採取的下一步行動。
 
  「──雖然自己只知道台灣的情況,不過全世界應該都差不多嚴重吧。」李少鋒抬頭瞄了眼黑板上面的時鐘,確認完時間之後再度看了一次答案卡,檢查沒有漏掉的空格。
 
  現在時間是星期一的第四堂課。
 
  期末考第一天。
 
  對於高中生而言是相當重要的活動,然而李少鋒尚未徹底消化完前幾天玉閣祭發生的諸多事情,勉強集中精神將答案填寫完畢就算結束了,甚至沒有心情檢查。
 
  距離離開蒼瓖城不到幾天的時間卻陸續接收到大量難以忽視的嚴重情報,總覺得玉閣祭的事情已經變成相當遙遠之前的記憶了。
 
  在數天內一躍成為有史以來最大規模隊伍的教團聯合正在籌畫某項計畫,很有可能已經湊足了必要的人力、資源與關鍵物品,隨時都會進入最後的執行階段,偏偏其他隊伍對此一無所知。
 
  簡單總結現況之後,李少鋒再次理解到這起事件所代表的重大意義,同時也對無能為力的現況感到無奈。
 
  緊接著,下課鐘聲正好敲響。
 
  班級隨即出現騷動。
 
  原本正在改考卷的英文老師抬頭喊了幾聲,音量才逐漸轉低。
 
  「算了,那些事情想破腦袋也沒有用……還是先擔心明天的科目吧。期中考定下要考出好成績的目標似乎不太有機會實現了,至少得努力別讓成績比那個時候更差。」李少鋒伸了一個懶腰,將答案卡推到桌子邊緣方便同學收走,接著忽然覺得似乎少了什麼。
 
  玉閣祭結束之後出現了許多變化,然而若將範圍限縮至「自己身邊」,最為劇烈的改變大概就是楊千帆不會每堂休息時間都跑過來找自己了。李少鋒忍不住抬頭望向教室前門,然而並沒有看見那個長髮飄逸的身影,直到老師都收完全班的答案卡離開之後才垂落視線,低聲說:「這樣應該算好事吧,畢竟本來就不覺得師父會保持那種態度一直到三年級畢業……不過還是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啊。」
 
  李少鋒走到教室後面的置物櫃將書包拿回位置,隨手取出手機,一邊坐好一邊流暢地單手操作,鍵出密碼進入一個論壇。
 
  論壇的設計風格相當簡潔,以米白為主要色調,在進入之前必須輸入三道密碼,而取得密碼的唯一手段就是在每月一日將十萬新台幣匯入指定銀行的帳戶,換句話說,那是只有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才有資格進入的論壇,其中用戶又有九成都是以台灣中部為根據地的克蘇魯遊戲隊伍成員。
 
  這是有別於情報機關,能夠獲得關於克蘇魯遊戲情報的次要手段。
 
  考慮到裡面的回應都是某位玩家即時輸入的內容,某種程度而言比起向情報機關的成員購買情報更能夠迅速獲得最新現況與其他隊伍的個人意見,即使犧牲了精確性,卻也值得參考。
 
  「這樣倒是再度深切理解情報機關的重要性了,某些人的發言很明顯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類型,又是挑釁釣魚又是胡言亂語,真不曉得為什麼沒有被刪除……不過論壇管理者應該也無法立即判斷真實性,才會採取放任式管理吧。」李少鋒將網頁滑到底之後又拉到最上面,重新整理,再度確認新出現的主題和回覆。
 
  明明是平日中午,回應的新增速度卻不算慢,只是九成內容都不離玉閣祭、教團聯合以及殲滅軍提議成立的新組織「玩家協會」三項。
 
  玉閣祭的情報已經在眾多參加者的提供、交流與補充之下傳得差不多了,甚至有人製作詳細的時間軸,標註著當時發生在城內各處的各起小事件,可謂是鉅細靡遺,甚至連一些理當只有少數人知曉的事情也不知為何傳了出去,構築出一個大致的模糊輪廓。
 
  教團聯合的情報卻是恰好相反,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也無法果斷駁斥各種近似於胡言亂語、荒誕不經的猜測,其中時不時夾雜著發生在國外的各起襲擊事件的細節,更顯混亂。
 
  玩家協會則是這幾日台灣玩家討論度最為熱烈的新主題。由殲滅軍的總帥楚久樘親自提出,希望組織一個不分隊伍、只要是克蘇魯遊戲玩家就可以加入的嶄新組織,藉此對抗教團聯合。
 
  「玩家協會大概就是先前羊姊透露過口風的那個嶄新組織吧……儘管久樘總帥用意良善,客觀看起來就是想要將台灣的玩家全部收編在殲滅軍麾下,真的成立之後大概會由久樘總帥或殲滅軍的重要幹部擔任協會會長吧……就算他很有名望,強推這種計畫只會引起夏逸舟、馮珮蘭這些地方門派掌門的反感與反對。」李少鋒低聲嘆息,登出論壇的帳號之後將手機收回抽屜,又瞥了一眼看不到自家師父身影的前門才站起身子,拿起錢包準備去買午餐。
 
  當李少鋒踏出教室後門的時候,正好看見許家瑀,打招呼說:「班長好,妳還沒去買午餐嗎?兩手空空的。」
 
  「啊,嗯嗯,剛才有事情先去教師辦公室一趟。」許家瑀說。
 
  「那麼一起去福利社嗎?」李少鋒問。
 
  「咦?」許家瑀露出訝異神色,慢了半拍才點頭說:「好、好的。」
 
  「敲鐘經過將近十分鐘了,福利社應該不會那麼擠了。」李少鋒說。
 
  「嗯嗯。」許家瑀點頭說。
 
  「這麼說起來,班長的成績很好吧,記得期中考有前三名。」李少鋒隨口開了個話題。
 
  「只是剛好準備的部分都有出。」許家瑀說。
 
  「那樣也很厲害了,我就算在溫習的時候偶然看到有出題的部分也應該不記得吧。」李少鋒講到途中才注意到許家瑀的神色有異,停在樓梯的轉角處,皺眉問:「不好意思,我剛才難道有講了什麼踩到地雷的事情嗎?還是說班長原本沒有打算去福利社?」
 
  「沒有啦,只是想說少鋒同學以前不是會主動找我聊天的類型,對於這個邀約有點驚訝。」許家瑀笑著說。
 
  「……我應該不是那麼沒禮貌的傢伙吧。」李少鋒不禁蹙眉。在剛開學的時候,自己沒有刻意參加小團體,總是單獨行動,之後成為克蘇魯玩家則是忙得焦頭爛額,更沒有社交的時間,客觀看來確實都是許家瑀主動拿著文藝社的事情來找自己講話,反過來的情況屈指可數……或者說幾乎沒有。
 
  「不好意思,我並沒有責備的意思喔。」許家瑀見對話陷入沉默,急忙澄清說:「該怎麼說比較好……只是幾天沒見,總覺得你的氣質和印象變得……挺多的?幾乎像是不同人似的相當沉穩,啊啊,我不是在說之前不沉穩喔!」
 
  「前幾天去參加了親戚的葬禮,可能有點影響吧。思考了一些以前不會想的事情。」李少鋒說出編出來解釋翹課的藉口,暗忖自己雖然沒有感到太大的差別,不過經歷過玉閣祭的那些事情,心態與價值觀多少也會出現改變。
 
  「對不起。」許家瑀低頭說。
 
  「班長不用在意啦,那是幾乎沒有見過面的親戚。」李少鋒因為說謊感受到一絲絲的罪惡感,歉然說:「剛剛回想一下才意識到自己的態度確實不怎麼好,真是抱歉。」
 
  「不需要道歉啦,都說了沒有責備的意思。不如說,我知道自己總是拿文藝社的事情去吵你,說不定你其實心底覺得這女的怎麼這麼煩,所以才不會動找我講話。」許家瑀半自嘲地說。
 
  「不會!絕對不可能那麼想!我很高興班長來找我聊天!」李少鋒立刻說。
 
  「太好了……那麼你要加入周末讀書會嗎?」許家瑀抬高視線問。
 
  「這個和那個就是兩回事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真是固執啊。」許家瑀微微噘起嘴,接著皺眉問:「還是說你有在打工?」
 
  「雖然沒有……不過有在做類似的事情。」李少鋒輕描淡寫地帶過。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啦。」許家瑀感到好笑地說。
 
  「確實有要忙的事情,而且今後應該會越來越忙。這麼說起來,文藝社每周六日的圖書館聚會有在持續舉辦嗎?」李少鋒問。
 
  「每周都有喔。」許家瑀立刻說:「上周末因為期末考停了一次,不過之後就是寒假了,社長他們有在討論是否要增加讀書會的頻率,改成一周兩次或一周三次。」
 
  「真有熱情啊。」李少鋒佩服地說,暗忖自己以前也是一個星期就可以讀完好幾本書,不過成為玩家之後就頻率驟降,偶爾看書也都是看林誠推薦的漫畫,即使想要回想最後讀的那本小說是什麼,腦海內也只會浮現楊千帆特別整理出來的大量講義,勾起嘴角搖搖頭,繼續走下樓梯,前往福利社。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班長 攻略中
2021-05-09 13:31:56
佐渡遼歌
ing...
2021-05-09 15:07:04
Ddpaul
少鋒感覺打近戰有點冒失,他這個真氣量和領悟力當魔法師不是更香嗎
2021-05-09 19:31:09
佐渡遼歌
本作的武術家和魔法師其實都是魔武雙修
比較大的差別是武術家的氣息變化專注在體內,魔法師的氣息變化專注在體外

因為目前故事舞台都是在台灣,主要登場人物也都走東方內功心法的武術路線,比較看不出差別
日後比較多魔法師的角色登場之後應該就會有看出差別了

至於少鋒今後會走哪條路子就......敬請期待XDDD
2021-05-09 19:38:38
Ddpaul
近戰都有久樘了,當然是選⋯⋯
2021-05-09 19:44:41
佐渡遼歌
wwwww
2021-05-09 20:01:56
Ddpaul
我的新章節呢
2021-05-09 20:06:39
佐渡遼歌
現在要趕暑假參賽的比賽稿,本作目前改成每周二、四、六更新一章
還請見諒XDD
2021-05-09 20:28:17
Ddpaul
感覺在一般遊戲裡那種無中生火的法術在這個世界好像很難做到,但以少鋒的真氣量和潛力來說,有可能做到呼風喚雨嗎?像是改變天氣或引發地震這種逆天的招式
2021-05-09 21:55:16
佐渡遼歌
先前有提到過魔術的變化有「聚火」、「聚水」、「聚風」、「聚土」四種變化,不過目前的情況,發揮到極限差不多就是久樘總帥在漆黑神殿辦到的那樣,讓空氣整體溫度上升
還是沒有辦法達到憑空點燃火球XDD

之後的話就要看看是否有什麼契機或變化了XD
2021-05-09 22:02: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