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賽博龐克→逍遙窩-21《沙漠》

西河 | 2021-05-08 16:14:58 | 巴幣 0 | 人氣 62


  沙漠,是一個很好尋找並講述故事的地方,這裡從來不缺乏故事。
 
  這故事大概有十年前了。有一個旅人曾橫越了整個沙漠,來到了這肥沃之地,這座聖城邊上;用他自己的雙腳。想來他看上去一定是頭昏腦脹,或者疲憊不堪。這小鎮上的人並沒有因為他的步履蹣跚而多看他一眼,他們總忙著自己的事。朝聖之人總是熙來攘往,小鎮出現哪些陌生人那也不奇怪。
 
  不過,還是有個住在小鎮邊上,整天抽著菸斗、在自家院子的閒人注意到了這個旅人。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他從安樂椅上站起來,拿起旁邊的望遠鏡細細打量著。他見到了這個旅人乾裂的嘴唇、搖搖晃晃、幾乎無力的四肢。他評論道。「這個人歷經艱辛萬苦,現在最難的時刻已經過啦!」
 
  可不是嗎?這個旅人一拐一拐倒在了最近的井旁,他飢渴的、幾乎是用盡全力,但又力不從心的拉上水桶。然後近乎是貪婪、激烈的、啜飲著天賜的甘露。終於,只聽見那大口的嘆息,讚美宇宙!宣示他又再次活了一遍。
 
  就在旅人為新生而欣喜地躺倒在堅硬的土地上,那位閒人以信步悠悠地來到他的面前。
 
  「你就憑這雙腳穿過整個沙漠?」
 
  那個旅人幾乎乾渴的說不出話,閒人拿來一罐水,總算把他給澆醒。
 
  「還有我的駱駝……那該死的東西……既然把我丟在沙漠中。」
 
  「這麼說你被駱駝甩啦?」
 
  旅人咳了咳嗽。「天要下雨、娘要改嫁……唉……」
 
  閒人聽了大笑。「歡迎來到聖城之膝!朋友。」
 
  聽到聖城之膝這個名字,旅人鬆了一大口氣。「總算……」
 
  「休息一下,不是天天都有人像你這樣來拜訪聖城的。」
 
  「那麼,他們現在用什麼方式來到聖城呢?」
 
  「哦,搭飛機、輪船,盡量是不用用到雙腳的方式來。」
 
  聽完後,旅人對閒人的話感到些許欣慰,可是,一個念頭又再度讓他的眉頭鎖緊。「唉,但是,我的駱駝……」
 
  「朋友,你還在乎那個駱駝做什麼呢?你已經來到聖城了,你當初騎著這隻駱駝不就是為了這個嗎?既然你已經來了,駱駝在與不在又有什麼差呢?」
 
  「你不知道,這位先生。那頭駱駝花了我多少錢才買來的,它是一頭那樣的……總之很難形容,對我來說很重要吧?你知道嗎?先生。那頭駱駝身上還背著我很多重要的東西,比如錢財。」
 
  「我是不知道你說的那些東西有比你現在脆弱不堪的生命有更重要啦!你該好好休息。你可以住我家,至於費用,等你賺到了錢,或者找到了你的駱駝再還也不遲。啊!好久沒有一個虔誠的人走來這裡了啦!」
 
  說完,那位旅人也就住了下來。裡頭的擺設十分樸素、簡雅。卻有種奇怪的力場,他感到愉悅、舒暢、身上的疲憊一掃而空。(這個空間真有某種魔力,某種幾何,彼此之間達到了一個完美的角度。)旅人注意到這位閒人有某種信仰;因為他做著某種奇怪的姿勢。當旅人好奇的詢問閒人時,那閒人卻說他並不信神,他這麼做,只是要讓自己和宇宙達成平衡。
 
  「你看,人體是個很精妙、複雜的儀器,它對周遭的感應是很敏感的。我們得先承認,我們對這個儀器實在知之甚少,對它的使用也是近乎暴力和野蠻。你應該聽過人體工學這類事情,只要稍微修正一下出力的動作,就能極大的增加輸出的,並且極大的降低使用的耗損。你當真覺得最舒服的姿勢就是最符合人性的姿勢嗎?那不過是你自己腦中沒有根據的胡亂假設。所以人生在世重要的一步,觀察並了解你和宇宙之間的關係。」
 
  旅人覺得很有趣,便不問為什麼向這個閒人學習這類運動校正方式。
 
  可是,他的煩惱還沒消失。第二天,旅人在小鎮裡遊蕩,也尋不到他的駱駝。具他感覺,駱駝和他走散的地方離這裡不遠,它也只有這個地方可以來不是嗎?這裡到處都是水源、棗椰樹、一座綠洲天堂。在遍尋不到、走投無入的情況之下,他走進一家算命店,想說也就算算,當作一個參考,難道他還有其他有用的方法不成嗎?
 
  他確實不相信這種事,他很排斥這類事情的,旅人不相信所謂的命運。他坐下了,半信半疑的讓這位算命師接過自己的手。在迷煙、香料、紫色的房間下,算命師開始講述旅人的過去、講述到他的近況、他的目的、他的恐懼。這不過是騙人的把戲!他很會看人:旅人這般想著。當他問道如何找到自己的駱駝時,算命師首先搖搖頭(這讓旅人心裡咯噔),接著閉上眼,聚精會神,在他緊皺的眉頭間,他吐出了幾個難以讀懂的文字。之後,他說出他所看到的景象,嘗試解釋這些圖像的象徵與意義。最後他說:「我請你保持你的信心,畢竟我不是真正的智者,只是能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見的事情罷了。」
 
  「難道你所說的那些都不是正確的嗎?」
 
  「大多數是正確的,但是總有幾個人會不對。將你的希望放進你的內心之中吧!」他說道。「我探詢命運到底是什麼?是否有什麼東西能破除我們身上的魔咒?是否命運真如它曾告訴過我的一樣?它能改變呢?是否命運正如那位賢人所說:『命是外物所產生的影響,運是我們有意識的運作。和在一起,就是我們看到的命運了。你可以算命,但你更該行動,因為行動正是改運。』」
 
 
 
(第二部)
  當旅人出去時,沒想到閒人就在算命店的附近,這傢伙不懷好意的眼神,感覺似有意在這裡等他。
 
  「你就打算靠這個來找你的駱駝?」
 
  「至少我有個方向吧?」
 
  閒人跟著旅人來到租車處,閒人問道。「你就不打算再休息一天嗎?」
 
  「先生,已經沒時間再讓我等待了,我必須加快動身,不然那隻駱駝不知道會跑到什麼地方。」
 
  「那我便跟你一道去吧!這樣你累的時候還能換個人開車。」
 
  旅人想這樣也有道理,於是兩人上車。出城後油門踩到底,直接往目的地奔去,旅人心中既焦慮又不安。那目的地似乎遙遠的永遠都到不了。閒人倒是很享受沙漠帶來的愉快風氣。
 
  最終,他們到達了那個算命師所說的大概位置。他們沒有見到駱駝的身影,於是旅人便下車,想尋找看看最後的一絲線索,他抓起沙漠裡的沙塵,緊緊地握在手上。可是,不管他手抓的多緊,這些沙子也只是不斷地從他手上流失,最後飄散在這座浩瀚的沙漠之中。
 
  「它們都走了。」閒人說道。
 
  確實、確實。旅人跪了下來。雙手緊握沙塵,似是不肯放開,彷彿只要這樣做,就會為他帶來新的力量。可是他一次次這般做,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四散、回歸。他垂地,有些失落,這樣的心情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曾經有。難道他極力的、費盡千辛萬苦所去改變、扭轉的結果,到頭來卻都只是他思想中的夢幻泡影、一廂情願嗎?
 
  唉,那些沙子還是在他旁邊。飄散在他周圍,他身上已經沾滿著沙。最終,他失去了抓握的力量,他已經失去了力量了,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釋然,這奇異的經驗是他至今從未經歷過的。突然,他感覺到,那些沙子跟他有著某種關係,因為他的撼動而移動,他和它們是一體的。隨著剛才抓握的那些沙流逝,此時旅人手上沒有任何的沙,但他卻能感受到更多的沙。沙的流動,沙子就在他眼前,預示著那數不清的可能性。他的注意力敞開了!旅人問著自己:他之前到底在注意什麼呢?注意力是什麼呢?
 
  「雖然只是一剎那,但你已經到過那裡了。」閒人說,拍拍他的肩膀。
 
  「我大概永遠失去它了。」他失落的對自己點點頭。「你說它會回來嗎?」
 
  「這就要問你自己了,朋友。因為這是你能決定的事情。」閒人在附近蹲了下來,他撿起了旅人剛才大意而錯過的一本書。「這是你的嗎?」
 
  旅人大驚,因為這本書曾經繫在他的駱駝上。「我真是太粗心了。」
 
  「萬物是這樣子的,」閒人說道。「如果你觀察,你會發現他們彼此牽動著,如果你很有朝氣的想要出門,你的朝氣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周圍人的判斷,同樣的如果你表現的懶惰、不悅,那麼會大大影響遠征軍的士氣。我們總是隨著風的吹拂而跟著擺動。」
 
  「這就是你所說的『運』嗎?」旅人好像突然想通了什麼。
 
  「找不找的到並不是最重要的。看吧!當人們回頭望著自己走來的山路時,總是可以發現那些道路之中的美好,即使是那些最難熬的段落,它們也是很美麗,甚至可能還有些懷念那些時光。所以,為什麼就不好好享受這趟旅途呢?」
 
 
 
  那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決定用自己的雙腿前來朝聖。我和這座城市就這樣結下了緣分。那位賢人今天已仍在世界各地跑,他像是某種宗教領袖,卻又跟宗教一點關係也沒有。這間店也是多少受到了他的啟發才撐過許多艱難的時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