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夢日記 ── 殭屍

君勾鏢 | 2021-05-08 14:29:29 | 巴幣 2 | 人氣 37

這次寫兩天的夢的日記,一天是昨天的,一天是今天的

昨天凌晨我被一隻蚊子騷擾到很崩潰,我甚至有直接爬起來開燈想把他找出來,可是都失敗了,因為天氣變熱,所以我沒有包到很緊,就一直被叮,結果在我爬起來開燈,失敗放棄以後,我接下來卻一夜好眠到早上

中間呢,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在我一場格鬥比賽裡面,而我系上的同學們就是其他參賽者,感覺像是我讀的系變成格鬥系,然後這是系上強迫大家參加的考試一樣,在這個比賽裡面,我夢裡面設定的強度大概是現實中大家的成績直接轉換過來,也就是說我是中間偏後的,而系上滿強的那些人自然就變成戰鬥力高強的設定

比較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個瘦瘦矮矮的同學,他在現實中是個學霸,也就是在我夢裡就是大家都看好的格鬥達人,雖然我沒有看(夢)到他比賽的部分,但是卻有聽(夢)到他的朋友們跟他說「反正你一定又會輕鬆贏」之類的話

我一共對上了兩個人,一個是成績不錯,但是卻很矮的,我不記得那場比賽有沒有結果了,我也不記得我有沒有輸或贏,雖然以現實來說不太可能輸啦。另一個我對上的對手是一個超級吊兒啷噹、成績也算不錯的,大家基本上滿看好他的,他也算滿有自信能贏我的

比賽開始,他拿的是長槍、長刀或長棍的武器,我有點忘記了,反正就是長的,我拿的是介於短劍與匕首中間長度的武器,我應該算進攻的很積極,我擅長的足技(現實)也充分的發揮了,只是他拿著他的武器(先當作長槍吧),還是都把我的攻勢都化解了,甚至我逮到一個機會,使出了我人生中最漂亮的跳後旋也被他接下來,他還可以帶著他那個很輕浮的表情,後來我也不記得怎麼輸的了,不過應該就是輸了

感覺這個夢很反映我的真實狀況,對成績滿滿的自卑,有夠可憐,有時候使出渾身解數,還是拚不贏一些更強的人,所以就開始不敢使出全力,怕使出全力還被擊倒以後太受挫

夢醒後,我想著怎麼沒被蚊子騷擾,往床單找了找,怕說又是有屍體跟血在我的床單或被子上,正在慶幸沒有看到的時候,就發現一攤血跡在我臉旁邊的牆壁上,看來我在夢裡的攻擊還是有點效果的(?)

第二個夢相較起來就好很多了,是有點殭屍的世界觀,一開始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參加了一個旅行團,應該是跟家人去的,所以團內的老人比例很高,夢開始於空中迷宮,木質的窄路遍布於森林中,大概就是一條一條的木橋,底下是懸崖,旁邊是枝葉,有去過溪頭的空中步道的話應該可以想像

寬度大概是兩個人要通過的話要側個身的寬度,雖然有不少岔路可以閃人群,但是因為人不少,而老人家又走得很慢,步道上也有一些階梯,所以走的其實滿卡的,而這時候其實已經有一種怪病在傳播,被感染者會變得身體乾癟、雙眼凹陷、皮膚青黑,就是變得像殭屍那樣啦,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怪病還有旅行團要出團,我又為什麼要跟,明明我在夢裡都是一個人行動,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家人在

夢裡的我有個能力,似乎是剛拿到不久,所以也沒有到很會使用,就是讓身體變輕變重的能力,對,就是噩盡島裡面沈洛年的那個,不過我是連身上的配件應該都可以跟著變輕變重,畢竟我好好地穿著普通的衣服,卻也可以變輕,其實大概只是我的夢沒有設定的很明確吧。我沒有很高調的一直玩我的能力,最多只在走路的時候偶爾變輕,然後走到差點飄起來的時候就變回來

走到一半的時候聽到後面傳來騷動,然後就看到有一群(真)殭屍從人群後面開始攻擊那些染上像殭屍一樣怪病的人,然後染上像殭屍一樣怪病的人因為驚慌逃跑,害其他健康的人也染上那種怪病,殭屍就開始攻擊這些人。一般染病者跟殭屍的差異在於,還有沒有理智,外觀幾乎一樣,而殭屍只會攻擊染病者,然後就引起大騷動,大家都想要遠離殭屍,而大家也分不清楚染病者是不是殭屍加上不想被感染,只能直接逃跑

殭屍與感染者的移動速度比正常人跑步還要更快,更別提一堆老人家了,因此我直接發動能力,幾乎是踩在欄杆上面飄行,而殭屍的速度也莫名的快速,轉彎的時候常常差點飄走的我好幾次都差點被追上,很多時候是直接抓住樹枝或是欄杆直接強行轉彎,因為木橋的密度真的很高,所以即使跳離了原先待的木橋,在幾棵樹後又可以連到別座木橋,但所有的木橋肉眼所及幾乎都是滿滿的殭屍以及染病者

就在我又一次騰空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沒有立足點了,剩下的立足點只剩下有殭屍的木橋,所以我迫於情勢下,只能往沒有木橋的樹林跳去,要不落地只能繼續往前跳,最後我飄落在一個河床上,是為自己加重以後才保持不被河水沖走,最後我找到了一個大石頭,算是平坦,河水又沖刷不到,將躲避殭屍的其他生還者(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出現的)集合起來,發現剩下的也只有一部份有體力的年輕人,就在我們討論該怎麼離開的時候,超級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看起來很嚴肅的年輕人突然帶著一群排好隊的年輕人從我們旁邊經過,是直接踩在河裡走路,我直覺地了解到他們也是生還者,是帶頭的這個人把他們集合起來的,然後他們搭上一台突然出現停在我們下游一點點的位置的大車,開著車往下游離開了(整個夢我覺得這邊最不知道在幹嘛)。後來我們好像也是從河裡開車離開的,可是這個過程我忘了,而且因為過於荒謬,現在也想不太起來

接著我醒了,醒來以後的我,拿起了手機,然後又睡著了

這次的我,回到去旅行團以前,似乎是所有事情的開端,我和我爸和我姊去一個地方旅遊,那邊似乎是接近山的地方,大概是類似福隆或是深坑之類的地方,最顯眼的地標是一個超大飯店跟一棟大醫院

晚上要過夜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兩條街以外的地方洗澡,我是最後一個洗的,然後是從我洗完要回去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了,我輕輕地點地回去,可是因為真的很難控制,所以出了點汗,我停下來開始猶豫要不要再洗一下然後下次乖乖用走的回去,我遇到了一個女人,他講了一些話然後就走掉了,雖然我忘記內容了,可是我記得我超級驚慌,卻又要假裝鎮定,就在我站在一旁冷靜的時候我還遇到系上的一對情侶,然後我跟女的講生日快樂,跟男的打嘴砲,因為我記得他真的生日(禮拜五),這個橋段我覺得是因為我昨天忘記講了,所以才夢到的,不過我還是要假裝心裡沒什麼事

後來我似乎是要逃離什麼事情,所以開始用能力在周遭建築物跟各種東西間點跳與滑翔,其中好幾次因為姿勢不對重心飄移而摔在什麼帆布之類的地方,甚至有一次嚴重飄離,是在半空中看那棟大醫院跟大飯店才知道怎麼回去,還有小朋友問媽媽說為什麼我可以這樣飄。我的記憶就停在這邊了

雖然好像很短,但是因為我忘記了很多段落,加上我飄行的時間其實很長(夢裡的時間),所以這次的夢我覺得是算長的,雖然有點緊張,可是在到處飛的過程其實超快樂的,我也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不過既然醒來還記得,那乾脆把他寫下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