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72.回家

佐渡遼歌 | 2021-05-07 20:00:05 | 巴幣 168 | 人氣 40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原本參加玉閣祭的秦樓月四人本來就沒有攜帶多少行李,隨後察覺到不對勁趕來的梁世明三人也是輕裝,很快就收拾完畢,離開東泉塔。
 
  話雖如此,蒼瓖派弟子們卻是慌張地極力阻止,將秦樓月七人擋在東泉塔前方花圃的小廣場,不讓他們離開。
 
  片刻,一身青袍的夏逸舟匆匆踏入花圃,身後跟著幾位蒼瓖派弟子。夏旖歌也在其中行列,將烏黑長髮挽在腦側並且配戴白銀長劍,繃緊英氣勃勃的俏臉,皺眉狠瞪著李少鋒。
 
  那是要自己不要多嘴的意思吧。李少鋒瞭然地想,再度看了一次蒼瓖派弟子之後沒有發現夏崇予的身姿,暗忖他可能依然在處理寶物庫遭竊的事情,否則依照好感度來看,過來挽留的人該是他而不是夏旖歌。
 
  「瞭望塔的各位,這麼早就要離開了嗎?」夏逸舟開口說:「寶物庫方面確實出現一些問題,然而這方面是本派內部的問題,各位乃是我蒼瓖派的貴賓,請不要介意。」
 
  「我們本來就預計在少鋒恢復傷勢之後就離開了。」秦樓月上前說。
 
  「少鋒的腿傷相當嚴重,即使能夠行走了也最好再多靜養一段時間。本派會提供最頂級的藥品與治療,我也打算親自施展調理變化幫助他盡快恢復傷勢,當然了,本派也會滿足各位的需要,只要開口即可。」夏逸舟發自內心地說。
 
  ……怪了,夏逸舟的態度相當和善耶。李少鋒暗自疑惑,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兩票對一票,似乎真的是夏旖歌基於某種理由堅持獨自擔任蒼瓖派和瞭望塔的溝通職責,擋著不讓夏逸舟和自己見面。
 
  這個時候,李少鋒正好又夏旖歌對上視線,卻無法分辨那個筆直凝視回來的凜然眼神究竟帶著什麼含意,微微蹙眉之後就主動偏開。
 
  話又說回來,這樣倒是有機會當面問問看夏逸舟掌門是否願意幫忙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畢竟能夠先得到其中一方的同意也不錯。李少鋒考慮到這點,不過想起剛才燕子堅決反對的態度,不禁擔心逼得太緊反而讓原本有機會的事情也變得沒有機會,暗忖反正也快要放寒假了,這段時間先想辦法平緩她的情緒,之後再見機行事。
 
  這個時候,夏秦兩人的客套話攻防戰也仍然在持續。
 
  「──非常感謝夏掌門的心意,不過少鋒的傷勢大致恢復,繼續叨擾也會造成貴派困擾。」秦樓月微笑著說。
 
  「瞭望塔的各位是本派貴客,無須在意。」夏逸舟說:「方才聽崇予說起來,各位尚未挑選作為贈禮的寶物,不如再多待一天,趁著今晚好好挑選。」
 
  「關於這點,我以瞭望塔工房長的身分表示希望挑選寶物以外的贈禮。」秦樓月說。
 
  「寶物以外的贈禮嗎?」夏逸舟一怔,如此反問。
 
  「是的,若是今後在遊戲當中偶然見到瞭望塔的成員,希望能夠與蒼瓖派建立友善的合作關係。希望可以使用這個『約定』代替寶物。」秦樓月正色說。
 
  「放棄Az武器、外星道具與其他價值大量錢財的寶物,選擇長遠合作的口頭約定……樓月,妳是認真想要將『瞭望塔』打造成一支可以長久存續的隊伍嗎?」夏逸舟詢問。
 
  「是的。」秦樓月毫不猶豫地回答。
 
  「……我明白了。」夏逸舟伸出右手,承諾說:「我以蒼瓖派掌門的身分表示若是今後在遊戲當中遇到瞭望塔的成員,本派弟子會保持友好關係,攜手攻克。」
 
  「非常感謝。」秦樓月伸出雙手回握。
 
  「樓月,雖然妳應該沒有聽說過這些事情,不過在年輕的時候,我們曾經組隊一小段時間。」夏逸舟露出緬懷神色,溫柔地說:「那是一支三人小隊,隊員就是國秧、縈柔和我。那個時候,我們離開自家地盤,挑選南部一個可以看見海的小村落當成臨時根據地,通關不少高難度遊戲的緣故也算是小有名氣。」
 
  「父親確實鮮少提及往事。」秦樓月難掩訝異地說。
 
  「我也覺得國秧不會主動提起這些年少輕狂的往事。」夏逸舟微笑著說:「近年來我們都忙於各自門派的事情,幾乎斷絕聯絡,不過我依然當他是摯友,近期內也會前往草屯拜訪。」
 
  「……如果有機會,我會轉告父親。」秦樓月低頭說。
 
  「我多少耳聞過妳和國秧之間的矛盾,方才所說的內容只是有感而發,並不是勉強妳那麼做。如果今後有什麼困難,隨時可以過來找我。」夏逸舟說。
 
  「感謝夏掌門的這份心意。」秦樓月說。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夏逸舟停頓片刻才問:「縈柔的情況還好吧?」
 
  「是的,感謝關心。」秦樓月說。
 
  「那麼就好……」夏逸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走到李少鋒面前說:「少鋒,我在此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不、不會,我也只是運氣好。」李少鋒急忙說。
 
  「非常抱歉,直到這個時候才親自致謝。」夏逸舟低頭說:「我的所為讓你與楊千帆陷入絕境是不爭的事實,雖然久樘總帥及時趕到,然而情況仍是相當凶險……希望能夠接受我的道歉。」
 
  「當、當然!請夏掌門抬起頭來!」李少鋒急忙回答,同時暗忖這下子無庸置疑是夏旖歌那邊的問題了。
 
  儘管如此,夏旖歌的個性心高氣傲,當面拆穿謊言讓她無法下台並沒什麼意義,不如繼續靜觀其變,之後再看要拿這件事情要挾或談判,畢竟再怎麼說,她也是有能力治療內傷的人選之一……以情理來看,更是最應該出手治療的人。李少鋒暗自決定。
 
  這個時候,夏逸舟從懷中取出一個中央有著蒼瓖派徽章的深綠色長方形玉珮,向前遞出說:「請收下這枚玉珮。只要向本派弟子出示,他們就會知道你是本派的恩人,無論身處何處、有何困難都會予以協助,也能夠以此直接進入主城見我。」
 
  「非常感謝!」李少鋒暗自慶幸夏逸舟似乎真心想要提供協助,用雙手收下那枚等同於「擁有隨時面對面與夏逸舟談話的權利」的長方形玉珮,某種程度而言,這枚玉珮的價值並不亞於寶物庫的眾多寶物。
 
  「再次感謝救命之恩。」夏逸舟說完,隨即做出話題結束的態度。
 
  喔喔?完全不提邀請自己加入蒼瓖派的事情嗎?李少鋒沒有多話,頂著夏旖歌殺氣騰騰的眼神,頷首致意就退回楊千帆身旁。
 
  這麼看來,確實是三人三種態度啊。夏旖歌冷淡表示夏逸舟會收自己作為弟子;夏崇予熱烈表示夏旖歌央求夏逸舟收自己作為弟子;夏逸舟本人則是連提都沒提到這點,卻不曉得是不想這麼做還是單純看在草屯秦家的面子上,不好意思當著樓月學姊的面挖角。李少鋒暗自思考。
 
  「各位真的不考慮多待幾日嗎?」夏逸舟再度轉向秦樓月詢問。
 
  「下周就是期末考了,從日期方面來看,我們也差不多必須返回學校準備。」秦樓月說。
 
  「讀書確實是學生的本分。」夏逸舟淡淡勾起嘴角,看似想要伸手拍拍秦樓月的頭,不過在最後關頭止住,爽朗地笑著說:「我送各位出城吧。」
 
 
 
 
  雖然夏逸舟表示願意派專車載秦樓月等人返回根據地,不過在燕子堅決反對的情況下,最後還是如同來時一樣提氣飛掠離開蒼瓖城,抵達花蓮市區的時候再轉乘火車和客運返回台中。
 
  回程途中,幾乎沒有人開口說話。彷彿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或是閉眼養神、或是用耳機聽著音樂、或是滑著手機,即使有所交談也都是最低限度的字彙。
 
  抵達台北車站的時候,秦樓月等人在轉運站旁邊的百貨公司地下餐廳挑了一間美式餐廳簡單填飽肚子。七人利用吃飯時間簡單討論過是否要順路前往武器店、舊書攤購足沒有在玉閣祭買到的物品,然而氣氛頗為消極,大多數意見都是想要盡快返回台中,避免又生事端。
 
  其後,解決午餐的秦樓月等人沒有浪費時間地直接搭乘客運準備返回台中。
 
  李少鋒坐在靠窗的位置,旁邊是楊千帆。
 
  客運相較於火車更加安靜,講話的聲音更會傳遍整台車,眾人也沒有辦法談論關於蒼瓖城、克蘇魯遊戲或其他相關事情,各自閉目養神。
 
  當秦樓月等人抵達台中客運總站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趕上期末考了,不用缺考真是萬幸。」燕子在候車大廳用力伸了一個懶腰,感嘆地說。
 
  李少鋒一瞬間覺得拿待在蒼瓖城時候面對的各種生死危機和高中期末考相提並論不太對,苦笑著接話說:「這種克蘇魯遊戲與現實之間的落差還真是有點難以調適。」
 
  「克蘇魯遊戲相關的刺激性確實無法和日常生活相提並論,然而賭命參加遊戲終究是為了各自的『理由』,大部分的時間依然會生活在平凡無奇的日常當中,千萬別搞錯重點了。」燕子斜眼提醒。
 
  「是、是的!」李少鋒忍不住一凜,再次理解到現實生活也是自己能夠以「李少鋒」這個身分持續存在的一個部分,不如說,現實生活才是主要部分。除非打算像楚久樘那樣矢志達成前無古人的玩家等級Lv.100紀錄、待在克蘇魯遊戲場所的時間可能比起待在地球的時間更久;或是像蒼瓖派的弟子那樣待在蒼瓖城內過著半與世隔絕的修練生活,否則就必須用著同樣認真的態度面對現實生活。
 
  這點也是瞭望塔的成立主旨之一。
 
  「我知道……不過還是覺得有點感慨。」李少鋒說。
 
  「人家也不是不能夠理解啦。」燕子淡淡勾起嘴角,搖頭說:「兩個不同世界的反差確實相當劇烈,有時候甚至會覺得在做白日夢。你應該也有過類似經驗吧,就是那種亂七八糟到特別奇怪的夢境,然而頗為鮮明,醒來的時候甚至會一瞬間不曉得哪邊才是現實。」
 
  「嗯嗯,就是那種殘留在心底的奇妙感覺對吧。」李少鋒頗有共鳴地說。
 
  這個時候,秦樓月、林誠、張定緯前往廁所,梁世明和楊千帆去便利商店買水,李少鋒和燕子則是站在候車大廳角落,負責顧行李。
 
  李少鋒凝視著搭車尖峰時段的人潮,開口說:「學姊,我剛剛在車上思考那件事情,還是覺得夏羽就是盜日團的成員。正因為如此,她才會站在並非蒼瓖派也非教團聯合的第三方立場,擅長隱匿氣息的變化,同時有辦法盜得光塵戒並且知曉主城城底的密道。」
 
  「……這個猜測曾經討論過吧。」燕子半倚靠著牆壁,隨口問:「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也是無疾而終,現在提這個做什麼?該不會這幾天她又有偷偷去客房找你嗎?」
 
  「沒有啦,打從在關著夏逸舟的牢房分開之後就完全沒有見到她了,只是她在這起事件當中佔了一個頗為重要的位置,如果能夠釐清身分,說不定……能夠釐清一些疑惑。」李少鋒說。
 
  「反正現在閒著沒事,人家陪你討論也沒差啦……如果真要走這個前提,人家反而會猜得更進一步,認為她就是現任盜王。」燕子斜眼問:「你怎麼看?」
 
  「我對於盜日團和盜王的相關知識都是前幾天才在曉春別院聽妳們說的,在這之前可是連世界上有盜日團這支隊伍都不曉得,學姊要徵詢意見也不應該找我吧。」李少鋒苦笑著說。
 
  「你是唯一一個長時間和那傢伙相處過的人,總該會注意到某些奇怪的地方吧。沒有見到什麼和盜日團有關的線索嗎?」燕子問。
 
  李少鋒一瞬間想起待在玉井建設別館的時候,夏羽曾經露出複雜的神情凝視著胸前配戴的墜飾,不過沒有看見內容物的情況下也不好妄加猜測,歉然說:「抱歉,我並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部分。」
 
  「算了,也不強求啦。」燕子解釋說:「盜王是一個名號,在歷代盜日團的隊長之間傳承,甚至沒有人知道每屆盜王的實際名字,據說就連盜日團內部的成員也都是使用『盜王』或『首領』來稱呼。」
 
  「這樣刻意隱藏真實身分也頗有怪盜的風格。」李少鋒說。
 
  「帆帆也跟你提過盜日團有《盜日錄》、《竊月錄》、《偷星錄》三本秘笈吧?全部都習得的話擁有那種修為與武藝也勉強說得過去……不如說,那種高手倘若不是盜王才令人訝異。」燕子說。
 
  「嗯……」李少鋒點點頭。
 
  「總而言之,人家會把這枚戒指鎖在房間的那個機關,短時間內大概沒問題,等到風波過去再想個辦法徹底處理掉。」燕子伸手在臉前揮了揮,換了個話題說:「雖然夏逸舟的態度轉變得莫名其妙,不過整體發展來看還是好的,解決了一個大問題。」
 
  「……什麼大問題?」李少鋒問。
 
  「今天清晨才剛提過吧!你是失憶膩!」燕子沒好氣地說:「找一位前輩高人看看你那身真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早上的時候還不確定情況,既然剛才夏逸舟都主動開口了,也不用跟他客氣,看你要找帆帆還是定緯哥陪你,寒假抽空再去蒼瓖城一趟吧。」
 
  「學姊呢?寒假應該也有空吧。」李少鋒說。
 
  「人家才不會被你騙去,都講過了不希罕蒼瓖派的治療。」燕子不悅地說:「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治療人家的意思,否則就不會經過這麼多天卻完全沒有找人家談論內傷的事情了……況且夏逸舟是欠你人情又不是欠人家,情況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但是也沒有開口問過,事前斟酌一下說法和論點,說不定可以得到夏逸舟掌門的同意。」李少鋒不死心地說。
 
  滿臉不悅的燕子尚未回答,楊千帆和梁世明就正好走回來,打斷了對話。
 
  其後,秦樓月等人移動到客運總站外面的時候,一輛九人座的箱型車彷彿覷準時機似的直接停在路旁。身穿執事服的片桐總一郎隨即下車,向著眾人鞠躬。
 
  「感謝你開車過來,老爺子。」秦樓月說。
 
  「這是老朽的分內職責。」片桐總一郎拉開車門說:「請上車吧。」
 
  「原來工房裡面還有車子喔。」李少鋒不太感到訝異地說。
 
  「之前說過要去幫你搬家吧,原本就是打算開這輛。後座可以攤平喔。」梁世明說。
 
  「最後沒有來就是了,師父和我是扛著棉被和行李箱徒步走去工房的。」李少鋒說。
 
  「啊哈哈,抱歉抱歉。」梁世明笑了笑,繼續解釋:「工房的車子這輛之外還有兩輛,都是四人座的家庭式汽車,停在地下停車場,此外也有一輛重型哈雷機車,不過那是老爺子的個人物品。」
 
  「感覺真帥氣……不過沒有跑車嗎?」李少鋒問。
 
  「跑車沒有實用性吧,買了也沒什麼機會開。」梁世明說。
 
  等等,按照這個邏輯,難道工房頂樓的停機坪就有實用性嗎?李少鋒忍住沒有吐槽這點。
 
  「雖然參加玉閣祭的這段時間發生了許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不過大家現在都平安無事就是最好的結果,那些尚未處理完畢的麻煩與問題也暫且放到旁邊,今天就好好休息吧。」秦樓月笑著說:「好了,我們回家吧。」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到達「窮極之門」的方法有提到「夢」,根據這個夢,窮極之門將會顯現、物質化(大概吧)
我猜少鋒這次沒辦法恢復那麼快是因為沒有吃到糖果…,我是說,沒有陷入昏迷,夢到奇怪的東西
2021-05-07 21:59:27
佐渡遼歌
是的呢,不過秉持著不破梗的原則。
就請期待後續劇情XDDD
2021-05-07 22:03:24
秦思
好喔,我都慢一步猜謎,我也押夏羽是銀鑰
2021-05-07 23:24:31
佐渡遼歌
等到實際寫到的時候再回來對答案也是一番樂趣XDD
2021-05-07 23:25:35
白貓臨停(鹹魚ver.)
那我壓...夏羽是傲嬌!
2021-05-08 10:10:33
佐渡遼歌
燕子學姊要被撞屬性了www
2021-05-08 11:27:33
Darkwolf
我漏掉啥設定嗎?我記得這邊的克蘇魯不強迫參加,但是內容又說為了維持正常生活才參加遊戲,是否有些矛盾??
2021-05-08 21:20:34
佐渡遼歌
喔喔,這邊可能是表達方式不太好。
當然沒有強制參加,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賭命參加的「理由」,為了達成那些存在於日常的理由才會持續參加遊戲
2021-05-08 22:00:16
佐渡遼歌

感謝提出,我等等看看怎麼改比較好XD
2021-05-08 22:00: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