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20 :埋伏

十三屋 | 2021-05-07 16:00:02 | 巴幣 2 | 人氣 62




>>更換播放...;

>>Time:E2020/04/22,9:13 a.m,,地點:LOSTOPIA ,鏡頭擷取:內置攝影機;


「我們走吧!」

燈田拉開診所的門一邊說道,我們習以為長的跟著他準備踏出診所的門....


啪擦....

我的腦中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我似乎又忘記了什麼,我為什麼又要說「又」啊?

我放慢了腳步,讓葳兒小姐先過,當她經過我的身邊,我的腦中有一中熟悉感....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的身體突然動起來立馬牽起他的手的原因吧?


「你幹嘛!」

「抱....抱歉,我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葳兒厭惡的大叫著,但不論我再怎麼想要放開手,我的手緊緊黏住在葳兒的手中

剎那間,數件回憶快速地流入我的腦中,這些回憶我既感到非常的孰悉,同時也感到相當的陌生,依稀的灰意畫面不段著圍繞在我跟長老之間的事


啊!

我與葳兒不約而同地大叫著,從她的反應看來她和我一樣想起的某些東西,這時我們的手也自動分開了,我們所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

把燈田給拉回來!

我們兩個快速地抓住燈田的衣領,立即的把他拉回診所,並關閉所有的門與窗簾

「你們幹嘛啊?」

「抱歉,我們突然想起了整件事」

「什麼事?」燈田疑惑的看向我

「一切『又重來』了」

「蛤?」

「我們得要趕快走,重來後,我們待在這邊感覺不安全了」葳兒在一旁附和道,此時我們已經開始準備要逃離這裡的行李

「等等...我現在不太清楚是什麼情況?」

「長話短說,總之現在的我們算是某種程度方面上跟七長老對上了,等等,對你來說現在是幾長老來著?」

面對葳兒的質問,燈田毫不猶豫的回答:

「七位阿?怎麼了?」

「還保持在七位.....看來是能力互相衝撞導致沒有完全改變...」

「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葳兒見自己已經解釋太多遍長老的能力,於是快速的把所有事情全部交代清楚,包刮「剛剛」與長老發生衝突的事以及為何兩人不受影響的事

「挖嗚....你這科幻故事可說的不錯」燈田一臉不可置信的笑著說到

聽聞,葳兒迅速的給燈田臉上來了兩巴掌,左右邊各來一掌,一切來的太快,等打完時他才撫摸住臉頰倒在地上,葳兒一臉不屑地說:

「這兩巴掌真不真?」

「真....真!真該死有夠痛的真!」

「如果剛剛我所經歷的事情對你來說不存在,那麼照理來說這兩巴掌也不存在囉?」葳兒說完,舉請手掌便想要繼續打下去

「存在!真的存在!我相信你說的」

「很好!」


經過這麼一調教,燈田也相信我們所說的話,當他們兩個人吵鬧的同時,我已經將東西都準備好了,我默默的拉開診所的門....


然後就見到一根完整的鋼筋朝著我的眼前飛來....


轟然一聲,診所門口被鋼筋給破壞,鋼筋直直打在我的臉上,而我的身體被作用力給連帶著走,直到我與鋼筋一同插進牆壁才停下

一切來的太快,導致另外兩人直到我被插進牆壁時,兩人才放聲罵出髒話,不管他們罵的是什麼,反正都很難聽就是了

我輕而易舉的將鋼筋拿下,我的身體並無大礙反倒鋼筋還被我撞出臉部的形狀,幸好這時的我能力提升身體也被強化過,所以才會沒事

我仔細看著手上的鋼筋,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但這鋼筋上似乎有著淡淡的藍光....


「那藍光...我好像在哪見過....」燈田道出此話,然後想到了一些是之後便往窗外看去

窗外正站著一個男人,似乎是一位亞洲人一身壯碩的肌肉雙臂還有許多刺青,他一臉衝滿怨恨的看著這裡,他的身邊還有許多鋼筋


「鐵平!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燈田向著內名男人大叫,看來他們兩人是互相認識的

「長老的敵人就是我們敵人!」

鐵平怒吼了一聲,隨後抄起地上粗重的鋼筋,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當他緊握鋼筋時,從他的手發出有如火焰的能量並纏繞在鋼筋上,他順勢丟出,在鋼筋扔往我們所在之處時,鋼筋突然加速衝了過來

我們三人立馬趴下躲避,這一次鋼筋直接穿透了整間診所,直接飛到整所後方去


「我去!那是什麼鬼能力?我以為在這裡的人都沒啥戰鬥力的」我一邊吐槽,一邊又躲過新丟過來的鋼筋

「會這麼想就是你的錯覺!會被認定為低級能力者,是被社會認為的貢獻度低的,但不代表沒有攻擊性阿!」

「他是哪一級的能力者阿?」

「D級,且能力是『鐵元素升級』他能讓他所觸碰過的鐵製品有著更好的性能,順帶一提當他觸碰鋼鐵時,他的身體也會變得的鐵一樣硬」

「你開玩笑的吧?這能力居然判定為D?判定人員腦筋壞了是不是?」

「我也這麼想的阿!但他有跟我說過,他的能力在手放開鐵製品的那一刻只能維持數秒性能強化,而且身體硬化也僅限握住鐵製品的時候,我想這就是原因」

「很好,能力是懂了,但我們要怎麼逃出這裡?」

「我有辦法」


此時,薇兒的聲音插入我們倆個的對話之中,不過在當下薇兒什麼也沒說,而我們倆還在等她說,接著她說話了

「看握我幹嘛?凡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最佳出路!」

說完,薇兒將雙手抓住我的腰部,然後,就硬生生地把我舉起來了....

「那個...我問一下,你要幹嘛?」

「這樣還看不出來嗎?廢話不多說了!」


薇兒很快的執行她的行動,說的好聽一點這叫戰術性攻擊,說的難聽一點就是這女人只是藉著我的硬度當作砲彈扔出去....

這女人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在撞擊前的一刻,我閉上眼睛,接著只能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撞擊,然後就這麼停下了,雖然撞擊如此強烈,但我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痛感

睜開眼,我只見到被我壓在地上的鐵平,看來他是被我撞暈了

不過現在我們有機會跑了,我快速回診所拿上背包準備逃離這裡,不過燈田卻不為所動


「燈田你幹嘛?快走阿!」

「我不走!走了有什麼用,到了上面還不是沒有我們的生存之地」

「拜託!現在這裡算是生存之地嗎?」

「跟長老道歉,或許還能待在這」

「不是說過長老幹了什麼嗎?待在這裡總有一天會成為他的一部份的,你是希望被奪去自由嗎?」

「這樣或許對我比較好!比起被別人厭惡,我寧願待在這!」

「燈田....」

「算了吧!就讓他留在這!」葳兒在一旁大喊著

「可....可是...」

「你們走吧!」燈田對著我們揮手說道

「我不願意!」

我大喊著,一把抓住他的領子使勁地往旁邊扯,「正巧」在拉開他的同時,從他身後有一東西飛來,而我這一把抓這好讓燈田免受暴頭之災

東西砸在地上順見塵土飛揚,我撫去煙霧往那東西一看,砸在地面上的東西是一袋裝滿垃圾的垃圾袋

「這又是什麼鬼能力阿?」

「喂!放開我!」

「抱歉,燈田你也看到他們也要你的命了,我也不想看到你被他們殺掉,所以...」


話還沒說完,我用手刀打擊他的後腦勺,讓他暈了過去,我順手將他扛在肩上立馬逃離這裡,因為剛剛的垃圾袋的關係我又再往天空上一看

果然,又有更多的垃圾袋飛了過來....


「快跑!」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我拎起燈田往之前的出口跑,葳兒也隨之跟上,從診所到出口走路的話需20分鐘左右,如果用跑的話影該能剪去一半的時間

不過,我的體力能撐到那時嗎?


先不管那麼多,我一股腦兒的枉這出口的方向跑,薇兒小姐則在我後面跟上,不過說來奇怪,他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幾句話...

接著我們一路的跑,結果還步道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有人出來阻擋我們,當在我們面前的是之前來過診所看病的老人家們,他們手拉手成了一到人牆擋住我們的去路

「好傢伙竟然用這招擋住我們的去路,竟然用老人擋住我們的逃脫路線,必須回頭了呢」

我隨後調轉方向,決定往反方向跑去,但我見到有更多的人從我們身後追了過來,我立即決定再把方向掉了回來


「喂!你到底要往哪邊走啊!」

「與其對付後面的人我寧願往老人家的方向跑!」

「那你現在怎麼辦?撞飛他們嗎?」

「你真要抱怨我麼決定的話,你也用你的能力想想辦法啊!」

「我沒辦法啊!你以為我的能力說教就叫得出來的嗎?你自己想辦法吧!」

就衝她這一句我的腦子快氣到爆炸了,不過眼看我們離老人家們越來越近這件事只能之露在抱怨了,難道現在就沒有不傷害他們切能無傷逃脫的辦法嗎?

話說,既然我的身體已經起了變化了那我應該能跳過他們吧,都已經能承受突如其來的鋼筋攻擊了,那麼....不對!這根本就是兩回事啊!能承受攻擊和能不能跳過去根本沒關係啊!可是...可是!

我與人強的距離越來越近,我所剩的時間也只剩數秒.....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在接近老人們的那一刻,我向著地板用力跺步,隨著地面的碎裂我也閉起我的雙眼,下一秒我睜開眼的時候,我沒有聽任任何的碰撞聲和哀號聲,也沒有看到任何被撞倒的老人,而是——

如同玩具般大小的房子,以及腳底下除了空氣什麼都沒有


好吧....這真的超出我的預想......


現在我們跳是跳過去了,可是關於下降的部分.....

我還沒想到


>>資料暫時停止播放;

>>另一方面...;

>>地點:LOSTOPIA ,鏡頭擷取:出入口攝影機;


在通往LOSTOPIA伸手不見五指的出入口通道中,一道聲音正從深處傳來,那人身上的裝備和鎧甲聲正不斷的碰撞使的聲音在通道中部段迴響著,那人拿起通訊器與另一頭的人對話:

「你們找到了嗎?」

「是的,我們已找到出入口正在前往目標的所在地中」

「很好,我相信『你們』的實力,一定要活捉目標到我面前,這是命令」

「是!」


>>資料撥放結束...;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