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二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5-07 12:00:02 | 巴幣 110 | 人氣 57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二話(一)
武力清場

十月九日,下午一時四十八分

赫澤爾頓的民眾透過媒體的直播中看到了極為震撼的一幕。

不論在大街小巷,抑或在家中安裝了播放直播魔道具的人們,每個人都目睹了衛兵隊展開的清場行動。在領主府門外,一面黑色旗幟豎起不足十秒,衛兵隊便先後發射了多達十數枚的魔道具,大量的民眾在魔道具噴出濃煙的同時在街上倉皇後退。

在鏡頭以外,衛兵隊突然的舉動令爭相躲避的人堵塞在競技場北路一帶的瓶頸位置,釀成了人踩人的慘劇。

這刻傷者人數為二十三人。

十月九日,下午二時三十三分
示威者被驅散到商業街石板路以及競技場廣場大道一帶,沿路大批示威者,不論男女老幼都被衛兵隊按在地上或在地上拖行,在一輪拳腳交加後以非法集結罪拘捕。

獨立新聞記者維比 · 加莉西亞在人群中不斷奔走,將現場嚴峻的情況以拍攝魔道具傳遞出去。而這舉動,很快就被衛兵們察覺到。

「喂!你是那個媒體的!不准拍!」

察覺到維比正在拍攝的衛兵,面露凶相的對着她呼吆和逼近,要不是維克托及時將她拉走,恐怕維比亦難逃被衛兵逮捕的下場。

此刻,再有二十一人受傷,當中兩人傷勢嚴重。

十月九日,下午二時五十七分

聖域醫療隊終於成功越過衛兵隊的防線,進入商業街石板路為傷者進行治療。然而在這期間,衛兵隊突然手持盾牌向示威者進逼。雖然維克托以遊行發起人身份嘗試跟衛兵隊指揮官溝通,可惜遭到衛兵隊拒絕。示威者在無計可思之下唯有再後退二十米,並以焚燒雜物及架設路障阻擋衛兵隊,以爭取時間讓聖域醫療隊救助傷者並設法從石板路離去。

「這是最後警告,你們正在參與暴動,立即投降否則我們將會採用武力鎮壓!」

衛兵隊的廣播嘮嘮叨叨地在街上不斷重複,然而在場誰都心知肚明武力鎮壓早就已經開始了。有部份人對衛兵隊這種先下手再警告的舉動極為不滿,對着衛兵隊破口大罵:

「投不投降你們也早就武力鎮壓啦!」

「對呀!我們只不過向領主表達意願,你們憑什麼攻擊和平集會的人!」

「你們家裡也有人被強逼參加競技場比賽呀!」

分隔兩邊陣營的熊熊烈火本應無法阻隔示威者的呼喊聲,可是衛兵隊對他們的說話簡直就是充耳不聞,甚至還刻意提高廣播的音量蓋過示威者的聲音。

「各位觀眾,大家可以看到,大批響應號召參加反領主大遊行的民眾在商業區集結,但是在衛兵隊警告他們是違法的遊行之後,示威者還是不理會衛兵隊的警告繼續在商業街焚燒雜物並架起路障。」

主流媒體的記者故意將事發經過的先後次序顛倒過來,避開了衛兵隊動粗的一幕,然後集中拍攝示威者架起路障和焚燒雜物的畫面,再把衛兵隊的警告營造成跟現實截然不同的故事。

這就是領主拉姆贊的做法。

操控媒體改寫事實,然後徹底殲滅所有反對聲音。

「好狠毒和無賴的一招。」

維克托很清楚跟領主的對弈早在今日的遊行之前已經展開,只不過他徹底錯判了這次領主拉姆贊要強行推動法案的決心,亦低估了拉姆贊的鐵腕統治。他無法想像領主竟然會利用民眾對媒體以及衛兵隊的依賴和信任,以指鹿為馬的方式徹底操控了輿論,孤立反對法案的陣營。

這樣下去,盲目信任媒體的民眾就會更加傾斜向領主一方,而怕麻煩、逃避現實和追求安穩的人也會用主流媒體的論調對反對陣營受到的不公冷眼旁觀。

可惜想在才搞清楚領主的詭計亦已經太遲了。

「維克托,現在怎麼辦?」

被困在雜物後面的示威者和醫療隊紛紛向維克托投以求助的眼神。

在眾人眼前是過往享有「最優秀衛兵隊」聲譽的赫澤爾頓衛兵隊,本應以保護民眾為己任的這些人今天竟然以近乎橫蠻的手段武力鎮壓示威者,這猶如被至親背叛的行徑令不少人開始感到絕望和憤怒。

與此同時,那名隸屬主流媒體的記者猶如穿花蝴蝶般遊走在焚燒的雜物和路障之間,不斷拍攝着街道被破壞的鏡頭,又刻意迴避了在雜物後正被急救中的傷者,以及被困在街上無法離去的一般民眾。

部份示威者見狀破口大罵:「你這傢伙你不要太過份!」

維比見狀馬上攔在他們前面喝止眾人,可惜太遲了————

「啊——!」

雖然瓶罐差一點才會砸中到那名記者,但對方竟然擅自往後倒在地上,臉容扭曲的在地上滾來滾去!

「那個維比 · 加莉西亞突然叫示威者攻擊我呀!哇————!」
那記者以極其誇張的動作對着鏡頭擺出一副恐懼的表情,然後在鏡頭關上的瞬間馬上利落地爬起來一溜煙的跑掉!

「卑鄙的傢伙,公然造假!」一名中年男人在路障背後罵道。

砰————!

正當其他人也想要再罵上一句之際,七名手持木棒的衛兵突然從旁邊的小巷衝出來,其中一人更向着罵人的中年男人當頭一棒,讓他當場頭破血流昏倒在地上!

「走呀!」

維克托舉起一塊告示牌向着首當其衝的兩名衛兵奮力砸過去,並一腳踢在另一名衛兵的背上,讓對方狠狠的摔趴在地上。

路障被突破,其餘的衛兵亦趁機向眾人逼近,頃刻間石板路上的小小安全區猶如兵臨城下。各人眼見大勢已去,能跑得動、能扶著傷者離開的人紛紛往附近的街道逃去,只剩下部份傷勢較重的人繼續由現場的聖域醫療隊留守照顧。

「等等!我是聖域醫療隊的!我在救助傷者呀!」一名醫療隊員在衛兵逼近時候喊道。

可惜,衛兵的木棒無視了醫療隊員的抗辯,在障礙物背後的暗角處狠狠地砸了下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