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二

黑霧 | 2021-05-07 10:57:06 | 巴幣 2 | 人氣 58


  突如其來的情報打斷了對話,巴頓二話不說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閃爍著紅色警號的螢幕上,「牠們在後退……是要回到城內嗎?」這是他第一個萌生的想法。

  「不,原本已經退後到內環的『警戒者』只是小幅度後退,依然停在城外,發現大幅後退的是位處中部區域的敵人,依照後退速度判斷會在半小時內全部回到內環。」

  「是要固守,還是剛好與城內異動有所聯繫,反過來封鎖?」巴頓這僅是在自言自語,不過這番話依然會傳遞給部下,一時之間各人並沒有急著發表意見而是默默地分析。

  美妮明白巴頓等人要保持目光的廣闊,她也承認自己當前的視野相當狹隘,不過這是她經過深思以及連番戰鬥培養出來的直覺,認定這是敵人設下的陷阱,雖然她無法知道地底的狀況,但從種種跡象看起來就是在收網了。

  「再不出動就來不及……雖然無法排除這些動作也可能是為了引誘更多戰力投入,但既然已經中了敵人的計謀,就只有以意外與暴力的方式來突破,巴頓應該也有想到這一點吧?」美妮心裡想著的同時注視著那個肩膀寬厚的男人背影,巴頓正摸著下巴思考,她實在是想不透他現在的想法。

  畢竟在心急如焚的美妮眼中看起來,以往總是果斷明決的巴頓,此刻卻似乎有點猶豫。

  只是美妮並非是那種會沉默靜待著事態發展,或者時機來臨的人,事態剛發生需要時間消化或者處理時當然不會站出來搗亂,但既然巴頓與其他人都在思考下一步行動,她認為這是最佳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麥道威爾長官,敵人毫無疑問是在收網,要封鎖『第一城』不讓蒼藍逃走,從牠們那樣佈置戰場、面對我們的進攻那樣反應到現在的狀況,只有圈套一個可能。」

  在所有人都在沉默思考的時候有這麼一道強而有力且沒有半點抖顫的聲音,自然目光都會轉移到與這個地方格格不入的少女身上,即使如此並沒有引起什麼議論,因為這道目光很快就轉到巴頓身上。

  「黑刀,我理解妳的觀點,而且現在正是在考量如何應對。」巴頓以一如既往的沉著回答,「只是派妳出動並不在選項之中。」

  「就算連接程度只有那個樣子,我還是『甲冑少女』,我懂得分寸不會胡來,只是去製造混亂打開缺口,讓蒼藍有逃出的機會。」美妮雖然不如巴頓那般沉靜,可是從她的語氣與動靜能夠知道她其實也相當冷靜,「前往救援需要時間,再不出發就來不及,當下狀況已經足以判斷蒼藍無法透過自力脫離『第一城』。」

  「必要時我會派出焰光,她們就是為了應對任何狀況而在西面淪陷區待命。」

  「要確保救出蒼藍,並且保護投入的人員,全力是唯一選擇。」美妮沒有半點遲疑,「敵人露出自己的爪牙,曝露了自己的智慧,做了這麼多準備,牠們肯定會全力確保解決掉『甲冑少女』,不是害怕二重陷阱的時候吧?」

  「看來妳確實有想得很仔細啊……」巴頓當然不是意外美妮會如此深思熟慮,這句話有一點點是說給其他人聽的意味,儘管美妮拒絕軍官培訓的邀請,但這不代表他放棄了,「但是……」

  美妮並沒有等待巴頓說完,而是揚手開口打斷了巴頓的話:「沒有但是,雖然這裡不是說這種話的地方……」

  「沒關係,有什麼就直說,關鍵時刻任何影響判斷的資訊都很重要。」巴頓說這番話時掃視了在場的人員一眼,雖然不能說全部人都是心腹,但他不認為有什麼話是這裡的人聽不得的。

  「我知道了。」美妮不是為了拿這面免死金牌才這樣說,「之前總長跟我說的話,真的沒問題嗎?」所以她還是小心地確認一遍,畢竟當時墨菲斯所說的那番話,似乎只有在那個狀況他才會說出來。

  「說吧,我需要根據。」

  既然巴頓說到這個份上,美妮自是不會再多說什麼直接切入重點:「總長的話雖然按照他的說法頗為合理,包括預先準備好的撤離『第一城』計劃,以及在短短一個月內的反攻計劃『雷光作戰』,還有『利益在其中』論,可是我這幾天看到實際狀況不禁在想,這會不會只是一個大謊言?」

  「嗯……」巴頓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美妮說到這個話題確實是他始料未及的,那是真的有點危險,不過這個危險不是話題本身不能外傳,而是對於美妮的立場而言。

  巴頓不知道美妮有沒有思考過這一點,但到了這個地步也難以阻止美妮說下去,只聽後者接續說:「在我看來,不正是『敵策局』被迫得急了的證明嗎?被迫得不得不在一個月內做出點什麼成績,要騙人得先騙過自己人,『敵策局』怎麼說也是個軍事組織,萬一被敗戰氣氛籠罩的話那戰爭就不用打了。」

  看到巴頓以沉默作為回應,美妮想了想還是說下去:「雖然扯得有點遠,但提到容許各國勢力在組織內爭奪是政治上的利益考量,其實背後也隱藏著不論是誰都好,只要盡快研究出對付敵人的策略或者技術即可的意味——盡快掌握『未知』的技術。」

  「確實扯得遠了,這到底和我們本來在談的事有什麼關連,為什麼非得要讓妳出動?」

  「很簡單,就是『沒有餘裕』,能用的要全部用上,畢竟『我們』不能輸,不是嗎?萬一在『雷光作戰』中有任何『甲冑少女』折損,將會是致命打擊吧?」

  「原來如此,妳就是抱持這個想法。」巴頓的頭微微下傾,注視著嬌小的美妮,「反正犧牲兩人也是注定滅亡,那倒不如拚盡所有人希望把蒼藍帶回來,是吧?」

  「沒錯……」

  「妳為什麼不相信蒼藍?」

  對於巴頓強硬的反問,美妮對此反應不過來而愣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