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與可愛的你相遇 6 磐龍

星鴞 | 2021-05-07 04:11:59 | 巴幣 4 | 人氣 106



  三個人討論著有關於地下區域的情報,總結來說,叛軍並不是掌握了陵墓,而是與甚麼魔獸達成協議去使用。

  「所以因為那個魔獸所以叛軍才能使用地下?但我卻知道陵墓的入口?」

  「妳說的那個入口早就被封印,至少從我來到這邊開始就沒打開過了。」

  「啊?所以說現在我們要先幹死魔獸才能把總理的姪女救出來?」

  「從我所知道的部分是這樣,魔獸棲息的區域剛好形成牢籠。」

  「總之明天下去看看吧,會長沒意見吧?今天晚上不要再碰女人了。」

  「妳是我媽嗎?先暫時這樣決定吧,我去睡覺了。」

  
  約克跟艾薇在旁邊玩著西洋棋,教約克熟悉判斷戰場,對於戰鬥不熟悉的情況下就容易衝動,雖然她自己也滿衝動的。

  「約克,不要衝動,以退為進也是種方式。」

  「退嗎?即使是優勢也要退嗎?」

  「引蛇出洞的道理,現在這種狀況就會僵持一段時間,棋子的話還好,但人的話會進入疲憊,那樣會非常危險。」

  「有點難。」

  「反正夏娜會指揮,只是冷靜點才能吸收指令,畢竟我們很像,只要失去冷靜就會一股腦地往前衝。」

  「這個好像不是甚麼好事。」

  「那我們約定,一定要阻止另一方衝動。」

  「床上也要嗎?」

  夏娜聽到關鍵字,走過來一手拎起約克。

  「男孩子不可以只想著那種事,會變成跟會長一樣的廢物大人喔。」

  「不會,約克很專情。」把約克拉回懷裡,兩人瞪著對方,只要夏娜在多話,會毫不猶豫拿劍砍去。

  巖亞感覺很有趣,靜靜看著,與約克的視線對上,他求助的眼神,讓前者立刻撇過頭去當作沒看到。

  「艾薇,我要回去了」看著約克那類似小動物的眼神,還是做了點甚麼,走到約克旁邊「要好好做出選擇喔。」

  約克推開夏娜,巖亞點醒了他,他認為必須說一點重話。

  「夏娜,我喜歡艾薇。」

  「我知道。」

  「那可以……」

  「不可以,在一起是兩個人的事,但喜歡你是我自己的事。」

  巖亞此時還沒離開房間,覺得發展很有意思又停下腳步,觀察著約克的選擇。

  「喔?說的好像約克會被妳誘惑一樣,在外貌上妳有哪點可以跟我比?白髮紅瞳胸部也比妳大。」

  「妳以為男人只要靠胸部就好了嗎?真膚淺,約克可是有說過喜歡龍的。」

  約克無奈,看來把話說清楚反而讓整個狀況變得更差,以後會不會兩個人三不五時就打起來?思考到這,旁邊一直有個細小的聲音。

  「打起來打起來、抓她臉抓她臉!」

  「巖亞姊姊妳已經猜到這個結果了嗎?」

  「大概吧?我不認為你會改變選擇,只是人家也有不放棄這個選擇。」

  「唉……可以有點大人的樣子嗎?」

  「大人嗎?約克你也長大人了,你也是大人喔。」

  約克放棄對話,抓住艾薇的手直接退出房間,後者愣了一下,卻非常喜歡這種強勢。

  「幹嘛啊?」

  「反正我們又不能影響別人,那走就好了。」

  「那是因為喜歡我才帶我走?還是因為只有我會聽話跟著你?」

  「都有!反正就這樣啦!」

  看著約克的耳根已經泛紅,滿意的抱住他。


  早上,一群人站在森林的入口,約克解開石頭上的封印,所有人跟著巖亞往前走。

  約克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似乎是龍的,但其他人沒有感受到,而艾薇為了低調而沒有外放魔力。

  「夏娜姊姊,有感覺到嗎?」

  「感覺到?我疏忽了甚麼東西嗎?」

  「我覺得這裡面有巨龍,深處有一股異常的魔力。」

  「我不清楚,跟我的魔力很類似嗎?」

  「不是,完全不一樣。」

  (露琪妳變遲鈍了,裡面確實有巨龍,是磐龍。)約克手中的冷毒突然發光,這次所有人都有聽見它說話。

  「磐龍?巨龍時代跟烏龜一樣的存在?那種東西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會長說的沒錯,在巨龍主宰大陸的時代,磐龍是一群異類,當所有龍族都在發展破壞力的血脈時,祂們選擇增強防禦力,演化出所謂的疊甲,厚重的鱗片讓祂們變成一群沒有巨龍願意打擾的族群,不過犧牲了飛行能力,終究被時代淘汰。

  「這麼窄的區域怎麼會有巨龍?姊姊妳知道甚麼嗎?」

  「我不清楚說,但妳們知道剛剛是誰在說話嗎?」

  巖亞沒聽過那個聲音,但艾薇跟會長都知道冷毒的異常,更別說夏娜知道冷毒的真身是毒龍,艾薇不解的是夏娜,為什麼會被叫露琪。

  「夏娜只是我在公會的掛名,真名叫露琪,妳剛剛聽到的也是巨龍,只是被封印的型態。」

  「所以我以後要叫妳露琪?」

  「應該吧,反正之後就要離職了。」

  「哇?肯恩我們這邊充滿傳說生物嗎?突然覺得次元跟不上。」

  「安靜點,看到人了。」

  會長衝出去,快速擊倒兩人衛兵,繼續往前,很奇怪,照道理已經進入守衛隊使用的入口附近,卻只有兩個人看守。

  「肯恩,你也覺得異常嗎?」

  「我剛剛一瞬間還以為是陷阱,但妳比我更茫然。」

  「這個城市有多少跟我們差不多的人?」

  「能使喚的大概有三個,耀光、真言、操偶師。」

  會長深呼吸,這三個沒有一個不克制他,耀光是擅長偽裝的刺客,專長在光芒下刺殺,真言則是強大的牧師,比較特別是操偶師跟會長有不解之緣。

  剛剛擊倒的兩人搖搖晃晃的站起,動作非常古板,完全不像是正常人的行為,約克直接揮劍使其凍成冰塊。

  「看來是操偶師,肯恩你是不是又給人家甚麼承諾了?」

  「我很久沒遇到她了好嗎?先往深處走,約克等等遇到的所有人都直接冰住。」

  「知道,只要冰住就好了嗎?」
  
  「對,可以的話凍傷四肢,這樣操偶師就無法拿來利用。」

  「夏……露琪姊姊不行嗎?」

  「作為槍法術士,祝福系的魔法是其優勢,她現在要準備的比你我想像的還多。」

  露琪口中不停詠唱著咒語,手中發著微微的光芒。

  約克直接揮劍砸向地面,整個通道瞬間結冰,開始往前移動,路上的衛兵很少,看到的人兩隻手屬得過來。

  順著通道,開始慢慢往下,來到一個巨大的空間中,大量的衛兵在這裡。

  「肯恩!你終於來了嗎?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你知道嗎?」

  「我……我應該要來嗎?」

  「之前說好的婚禮,結果隔天人就消失了!」

  沒錯,怎麼看都是會長的風流債,說真的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甚麼時候有跟對方提婚禮,不過從這個陣仗來看,對方一定當真了。

  巖亞雙手被巖石包覆,用力捶了地板,整個空間都在震動,因為對方的話語,讓她生氣了嗎?

  伴隨震動,地面竟然開始出現大量土刺,一瞬間就癱瘓了大量守衛,隨後土刺化為手,將那些屍體拖入地面。

  「巖亞?我們應該有說過在地下要收斂一點……」

  「嗯?肯恩你剛剛說、什、麼?」

  「沒!沒事。」看見巖亞陰沉的笑容,立刻老實下來。

  遠遠看,那位被稱為操偶師的女人其實身材輪廓不差,而且能看出會長的眼神中確實還殘留一點感情。

  「來吧,現在操偶師沒有木偶了喔。」

  「等等!」

  約克直接擋下巖亞,他看出整個空間,布滿了絲線,只要再上前一步,就會被絲線纏住。

  「艾薇,幫我放把火好嗎?」
  
  艾薇直接往前丟了一顆火球,立刻燒掉不少絲線,不是魔力構成,而是類似蜘蛛絲的材質,這才是操偶師的秘密。

  「只要靠近就會被黏住,然後被控制。」

  「約克你看的到嗎?範圍要多少。」手中開始聚集火焰。

  「沒這麼簡單!先等等!」

  約克制止所有人,如果對方就這張底牌的話,怎麼可能站在那邊不走,究竟為什麼會被叫做操偶師?真正強的部份在哪?戰鬥方式是甚麼?

  「我來吧,你們後退。」

  會長拔劍「止水。」直接走入絲線的包圍網,所有絲線在碰到身體的瞬間被切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