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一章 布聶彌爾森林(38) -殘夢

綠色奇蹟 | 2021-05-07 01:38:04 | 巴幣 0 | 人氣 61



 
 
  
 
睜開眼,眼前一片黑暗。
 
這裡什麼都沒有,一望無際的漆黑。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就跟在黑暗空間的感覺沒什麼兩樣。
 
我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身體正發著白色光輝。
 
喔?這次感覺不太一樣。
 
我試圖擴展魔力、開啟《魔力感知》,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我又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發現並不會痛。
 
確定了這裡並不是黑暗空間,自己可能是在夢中。
 
果然不在神的《織夢領域》裡就無法做到使用魔力或是技能這件事情,我現在只是單純的作夢然後保有自己的意識。
 
還記得伯格跟艾倫離開帳篷後,我就直接躺在他們為我準備、鋪在地面的床……
 
被那兩個人的氣勢折磨到全身發軟的程度……好像沒過多久我就睡著了……?
 
反正也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我打起精神的看向四周、開始走動了起來。
 
但不管走了多久、這裡依舊一片黑暗沒有任何變化。
 
這次的夢有點奇怪啊……
 
我放棄繼續走下去,直接在原地坐下。
 
開始發呆。
 
正在我覺得會一直無聊下去的時候,突然傳來了聲音。
 
但我卻沒印象有聽過。
 
「……我的……是……總……大國……」
 
這句話卻開始斷斷續續的重複著,我不懂他在說什麼。
 
我站了起來往聽到聲音的方向走去。
 
越靠近,聲音就越清晰、字句也越完整。
 
「……我的夢想,是總有一天讓這個國家成為貿易大國!」
 
終於,我聽清楚那整句話了。
 
接著又出現兩個我沒聽過的聲音說著。
 
「那我就成為守護這個國家的騎士!」
 
「那我就成為國與國之間的橋樑,總要有人牽線與其他國家結盟吧?不然要怎麼成為貿易大國?」
 
這時,遠處突然出現光源。
 
那光源越來越強烈,最後逐漸向外擴張、將周圍的黑暗驅散。
 
我抬起手遮住強烈的光輝。
 
等我回過神,我在一個沒看過的地方。
 
像是中古世紀的廣場般、人來人往,有三位小孩坐在中央噴水池旁開心地聊著天。
 
但三位小孩的臉卻像被黑色的蠟筆塗鴉過,完全看不清長相,只能從衣服跟髮型進行辨認。
 
這景象讓我覺得相當詭異,我往周圍看去,周圍的景象反而比這三個小孩還要詭異。
 
周圍全是黑色的人影,做著自己的事情、走自己的路、完全看不清輪廓。
 
哇啊……感覺真詭異啊……這夢是怎麼回事啊……
 
我決定……專注的看著與黑色人影明顯不同的三位小孩。
 
「真希望總有一天能夠成為大國啊……」
 
「你怎麼馬上就縮了啊!振作點啊!未來的皇帝。」
 
「可是!可是!假設我們真的變那麼厲害……那被其他國看上進而侵略怎麼辦?!我們只是小國家耶!」
 
「你真是烏鴉嘴啊,那我們就把軍隊強化到讓其他國家也不敢輕易侵略的程度不就好了?」
 
「殿下……我們國家要先有《特產》才能吸引別的國家進攻,不然誰想要花那麼大的物資去攻打沒利益又難以通行的小國呢?」
 
我搞清楚他們之間的身分與關係了。
 
有些擔憂且被稱為未來皇帝的小孩是金髮;講話聲量很大、立志成為騎士的為藍髮;講話跟一個大人沒兩樣、甚至思考較遠的是橘髮。
 
我只能用靠髮色跟講話方式去辨認眼前說話的小孩,畢竟三個人穿的衣物都相同。
 
他們都穿著質地很好的白色襯衫及黑色七分褲,腰間繫著紅金色相間的麻繩,穿著長筒襪及黑色皮鞋。
 
看起來是某個高級學院的學生。
 
「我們國家有《特產》就會被侵略……沒有《特產》就注定永遠都是小國家……那我們該怎麼辦?」
 
「你啊……為什麼要擔心這些事情呢?」
 
「殿下,任何事情都是雙面的,只要變得強盛就會增加國家被佔領的危險性,那是不可避免的。
 
一旦這國家產生了只有他們才做得到的技術、產品等,那這國家的獨特性、不可取代性就會變高,自然就會引來其他國家的關注,裡頭就有可能會出現為了獨佔技術而進行侵略的國家。
 
目前最有可能侵略的國家為白宗國●●●及狩獵王國●●●,他們是鄰近我們的國家。
 
而野心最大的莫過於白宗國●●●了,但因為我國沒什麼值得他們侵略的《特產》,加上自然環境的阻擾……他們行軍要耗損相當大的資源、佔領後也沒什麼利益還不容易管理,因為極其不划算才一直沒動手。」
 
橘髮小孩講的話很明顯被消音了。
 
我還以為他是沒講出來,但看來並不是這樣。
 
什麼啊……這夢越來越詭異了……
 
「……不論是技術、產品還是軍隊的力量,都必須一起提升才行,先提升前者的話,白宗國會有理由動手;但先強化後者卻缺乏的物資跟師資,想強化也是個問題……嗚……果然還是交給天才●●●想好了!!」
 
「你啊……別那麼快就放棄,立志成為騎士的人怎麼可以馬上就放棄了呢?」
 
「因為那太複雜了啊!交給●●●想就好了!!」
 
藍髮小孩指著橘髮小孩說著,一旁的金髮小孩顯得無奈多了。
 
「果然……建立貿易大國的夢想……是不是太過天馬行空了呢?」
 
「你啊……才剛叫我不要那麼快放棄,結果自己馬上就在說這些話了,未來的皇帝、振作點!!」
 
藍髮小孩用力拍著金髮小孩的背,但力氣實在太大了,直接把金髮小孩拍到地面上。
 
千鈞一髮之際,橘髮小孩穩住他的身子、才沒有讓他的臉直接與地面接觸。
 
「●●●,你力氣太大了,你這樣會害殿下受傷。」
 
「抱抱抱歉!●●●!你沒事吧?!」
 
「我還以為……會……哇啊!!!!」
 
「殿下……別哭,●●●也不是故意的,等等我會叫老師教訓他。」
 
「……對不起!!千萬不要讓老師教訓我!!拜託了!!我請你吃我媽做的蛋糕!!」
 
剎那之間,出現一道閃光將整個場景吞噬掉。
 
我抬手遮住光芒,過一段時間光芒消失後……眼前的景象又產生變化了。
 
這次是一片森林。
 
金黃色的葉片隨著微風散落在四周,夕陽照射在金黃色葉片上,相當美麗。
 
一棵滿是金黃色葉片的大樹前、站立著一個人影。
 
是那橘髮的小孩,只是這次身形比上次還要抽高些,此刻他正背對著我、雙手觸碰著大樹。
 
「咦……」
 
橘髮青少年驚訝了一聲,那棵滿是金黃色葉片的大樹發出金色光輝,光輝化為光點慢慢的飄散至四周、連同大地也開始發出光芒向外延伸。
 
昏黃的天空逐漸暗下來,大樹飄散的光輝及發光的地面照亮了整片森林。
 
森林發出了金光、就像是與星空中的白光相互照映著。
 
我被這美景震攝住了。
 
「好漂亮……」
 
此刻我很想拿出手機把這一景象照下來。
 
可惜這裡是夢,我不可能有手機的。
 
我忍不住的又多看了這景象好一陣子。
 
光點緩緩的在空中飄浮著,我緩緩抬起手觸碰了一下,但我的身體馬上穿透過去。
 
嗯?
 
「原來你在這裡!」
 
我轉過身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
 
臉一樣被蠟筆塗鴉過,金黃色的頭髮、身形比橘髮的青少年還要高半顆頭的王子,身上穿著精緻剪裁過的藍色禮服,跟地球上中古世紀的歐洲貴族穿的很相似,但還是能看出些許不同。
 
「是殿下啊……嚇我一跳。」
 
橘髮青少年有些虛脫的靠著大樹,相較於王子、橘髮青少年就穿得有些隨便了,他只穿了白色棉衣跟藍色棉褲及黑色披風。
 
「●●●!沒事吧?!」
 
金髮青少年幾乎是瞬間就到橘髮青少年的身邊,扶著他。
 
好快?!
 
「我沒事……只是魔力幾乎耗光了,有點疲憊。」
 
橘髮青少年靠著金髮青少年的手讓自己站直,但我看得出來他的腳正在抖、相當勉強。
 
「●●●殿下,雖然這比我預定的時間還要來得早……但……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你身體在發抖!沒事嗎?!有哪裡不舒服嗎?!」
 
橘髮青少年無視自己的狀況,硬說著。
 
「我們國家的《特產》……就在剛剛完成了。」
 
「你這笨蛋!多關心一下你自己的身體!……你…你的魔力幾乎……你到底在想什麼?!」
 
「哈哈……也不是全部……我至少會留一點點魔力……所以不至於太危險……而且……這樣是值得的……為了這個……我可是每天同一時間來這裡……連續灌了三年呢……」
 
「難怪你每次黃昏的時候都找不到人!太危險了!!你都自己一個人過來嗎?!老師他們知道這件事情嗎?!」
 
「沒事,●●●、老師或養父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情……他們一定都會陪同我過來……只是……今天他們全部都有事情,所以我就自己過來了。」
 
「怎麼不跟我說?!只要跟我說、我就陪你一起過來了!!」
 
「哈哈……我想要給你一個驚喜……」
 
「你是笨蛋嗎?!害我很擔心耶!!」
 
「不要那麼生氣嘛……呼……」
 
這時我才發現,王子的身上隱隱約約有什麼金色的力量牽引著、並集中在橘髮青少年身上。
 
飄在空中的無數光點迅速的跑進橘髮青少年的身體裡,他的腳便不再抖了。
 
但橘髮青少年似乎沒發覺到的樣子。
 
「有這《特產》在……變成大國已經不再是夢想了。」
 
「你……就為了我五年前講的夢想……才會……」
 
「你不也一樣嗎……?雖然五年前那麼不自信……卻還是相當努力的精進自己,我跟●●●可是都看在眼裡……所以……我們也要努力才行,不然遲早會被你甩到身後……那可不行。」
 
「就算這樣也要顧好自己的身體啊!魔力乾枯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都知道喔……殿下非常努力,你常常熬夜學習地理、歷史、皇帝學、經商,我聽老師說了,你為了讓國家變得繁盛、非常用功,老師相當以你為豪呢,他很高興你是個如此認真的學生,常常私底下跟我誇讚你一番呢。」
 
「什……!!!」
 
「哈哈……叫我要顧好身體的人,不也在勉強自己嗎?」
 
「我這是應該的!!身為國家未來的皇帝!當然要努力精進自己!我有必須帶領國民走向更好未來的責任!!」
 
「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想要協助你啊,我們一直覺得你一定能帶領國家走向更好的未來,身為國民的我們……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不努力呢?」
 
「這……我……」
 
這時大樹發出極其強烈的光輝。
 
怎麼回事?!
 
眼睛被刺激到睜不開,他們的聲音逐漸遠去。
 
世界一片平靜。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
 
一樣的場景,大樹發出金黃色的光輝,周圍的景象沒有變化。
 
咦?剛剛是怎麼回事?
 
轉過身就發現比之前更高的三個成年男子已經聚在一起。
 
聲音逐漸清晰,他們的聲線已經擺脫稚氣、變得渾厚且低沉,身上穿的衣服很像是統一的制服、藍白相間,跟剛剛的禮服很類似,但設計卻多出了一份嚴謹、正式的感覺。
 
「沒想到那時候完成的《特產》,會變成我們國家的《療癒聖地》啊……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起初是殿下的夢想。」
 
橘髮男子觸碰著大樹繼續說著。
 
「我就開始在想-有沒有是我們國家有的、其他國家沒有的……以這線索來思考,說不定會有成為《特產》的潛力。
 
然後我就開始窩在皇宮的圖書館開始研究,之後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們國家的地形相當特殊,高聳的山壁環繞著我們國家,只有南方為開闊型的峽谷作為唯一的出口及入口。」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這不是這個國家的人都知道的常識嗎?」
 
「我還沒說完,你們有從外面看過我們國家嗎?」
 
「原來如此……真的是很奇特的地形呢。」
 
「看來殿下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欸欸!!別自說自話!!趕緊說明啊!!」
 
「●●●……你真的只有實戰技術課很認真耶……其他課都放空嗎?」
 
「那個實在太無聊了!我提不起勁啊!!」
 
「難怪老師後來就沒再對你說什麼了……」
 
「唉……叔父肯定是放棄了……所以才懶得說他了吧……總之,●●●他的意思是,我們國家與其他國家不同、我們從一開始就是利用這地形建成的國家。」
 
「什麼意思?」
 
「你仔細想想看,其他國家與我們的不同之處在哪裡?」
 
「嗚嗚嗚……不同之處嗎……嗯嗯嗯嗯嗯……啊!圍牆!」
 
「不錯,看來你腦袋還有裝戰鬥以外的事情。」
 
「嘿嘿~」
 
「●●●……殿下可不是在誇獎你啊。」
 
「咦?是這樣嗎?」
 
「咳!總之,《圍牆》就是其他國家與我們最大的不同之處。」
 
「沒錯,我們國家的《圍牆》就是直接利用這個自然環境,雖然被兩個國家夾在中間,但因為這高聳的山壁,所以要侵略變得相當困難。
 
可是這就有趣了,為什麼特意選在這裡建立國家呢?
 
雖然這裡易守難攻、但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會將自己的退路給封死,一但國家抵擋不住侵略,那最後就是絕對的滅亡,這風險相當大。
 
祖先肯定也知道這點才對,但為什麼還是要選在這裡建立國家呢?」
 
「嗚嗚……這……」
 
「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建造《國家》,祖先只是為了這土地上的《什麼》才來到這裡……但隨著時間經過,不知不覺就成為《國家》?」
 
「沒錯,不愧是殿下,這就是我最後找到的《答案》,而這個《什麼》我們現在也知道答案了,那就是……」
 
我在一旁聽得津津樂道,這三個人的互動都相當有趣,我好幾次忍不住笑了出來。
 
雖然橘髮男子還沒講出答案,但從剛剛的對談中我好像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從前段看到的畫面,橘髮男子將大樹散發的光點吸進身體裡後,他就能恢復力氣的站直身軀。
 
當魔力耗盡之後、只要恢復魔力就會恢復些許力氣,這我再熟悉不過了。
 
恐怕這大樹散發的光輝就是……
 
「魔力原子,這個土地會源源不絕的生出濃厚的魔力原子。」
 
「什麼?!怎麼會?!」
 
「果然啊……」
 
「等一下!就連我也知道-常人的身體如果長期待在魔力原子濃厚的區域,身體會承受不了而中毒!待越久死亡風險越高啊!」
 
「所以這才是這片土地特別的地方,這裡的魔力原子不但不會讓人中毒、反而會進入生物的體內將淤積的髒東西排出,並逐漸將身體的傷痕及傷口癒合,那治癒強度連治癒魔法及強力的治癒藥水都治不好的傷口也能逐漸痊癒。
 
我們曾經讓已經退休的騎士團長,待在這個區域,結果就是花了一天的時間就讓他已經斷掉的右手逐漸生長回來,那可是嚇壞我們了。
 
之後我們又請了許多身上懷有舊傷的老兵或是年紀輕輕就有殘疾的人來這裡,發生的事情都跟騎士團長一模一樣。
 
我們得出了結論,只要待在這裡,就連不可能恢復的傷害都能隨著時間痊癒。」
 
「這也太厲害了吧!!!!」
 
「對啊,當時看現場的狀況,純淨的魔力原子進入傷者的體內後,傷者的傷口會持續發光,當光消失後,取而代之的就是新生的皮膚及痊癒的部位,而斷肢者則是會從斷裂處被大量的魔力原子包覆著、緩慢長出新的,總之……相當神奇。」
 
「或許……當初祖先就是為了找尋能夠治癒傷痕的土地,才會選擇繼續待在這裡吧,但事實是怎樣已經不可考了,祖先並沒有留太多關於這方面的紀錄,反而是建國開始後的大大小小事跡紀錄的比較清楚。
 
有趣的是,我找了許多國外特有的傳說與奇聞,像是能夠治百病的《水精靈之泉》、由金礦形成的山脈《金龍的麟片》、能夠找到許多珍貴罕見藥草的《萬靈森》等地區。
 
那些奇特的地方無一例外都是建立在《龍脈》上。
 
所謂的《龍脈》就是匯聚能量之地,聚集大量能量的土地-將會產生不可思議的效果。
 
我們的國家就是建立在《龍脈》上頭。」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龍脈》的緣故嗎?」
 
「原來如此……竟然這樣,那跟你來這裡灌輸魔力有什麼關係呢?」
 
「因為這片土地的能量堵塞了,明明是能量匯聚之地、但流向這裡的《脈》全被不明屏障堵上了,導致這裡的《龍脈》逐漸乾涸了。
 
為了衝破這些不明的屏障讓《龍脈》的能量重新流通、匯集,我們經過研究後,發現使用大量純淨的能量從《龍脈中心點》灌進去、將這封閉的《龍脈》填充至極限,當能量超過《龍脈》的乘載上限後,溢出的能量就會去衝破屏障。
 
這是最安全也是我們那時候唯一能辦到的方法。
 
但這方法有個問題是,我們並不清楚《龍脈中心點》在哪裡,因此必須先去找到所有被堵塞的《脈》,來計算《龍脈中心點》位置,不然就永遠無法開始。
 
最後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跟老師及養父去考察這個國家的所有地方,終於找到所有被堵塞的《脈》。
 
在這些堵塞的地點設置好魔道具當作標記後,我們依賴標記總算成功計算出《龍脈中心點》的位置、也就是這裡。
 
接下來就是重點了,為了能夠順利的將力量輸入進《龍脈》,必須要在中心點設置《魔力輸入媒介》才行。
 
於是我跟養父及老師討論兩個禮拜後,最後選擇他們年輕時去遠征《萬靈森》時所獲得的《白靈樹苗》當作《魔力輸入媒介》。
 
它的性質與《龍脈》相容性最高,而且成長為《白靈樹》的話還能淨化《龍脈》、除此之外它還有吸收外在的能量儲存進土地中的習性。
 
那時候的我們並不清楚行不行得通,算是賭了一把吧。」
 
「你說那個好不容易獲得的《白靈樹苗》嗎?!」
 
「●●●,這個《白靈樹苗》怎麼了嗎?」
 
「那是叔父他們在遠征《萬靈森》後,最後獲得的珍奇藥草,視情況可以當作治百病或是讓斷肢再生的藥草,如果混入藥劑作副藥使用、則是能夠將藥劑原本的效果倍化,所以又稱《萬變草》,根據使用方式不同、產生的效果也千變萬化,而最基本的使用方法就是將它培養成《白靈樹》、用來淨化環境的瘴氣,基本上稀有程度在《萬靈森》也是極其珍貴的存在,原來用在這個地方了嗎?!」
 
「咦?!!!!!」
 
「嗯,當時還想不到要用什麼當作《魔力輸入媒介》、傷透了腦筋,所以當老師他們提出要使用這個做為《媒介》我也嚇了一跳。」
 
「畢竟這是祖先們的夙願啊……」
 
「嗯?什麼?」
 
「總之,《白靈樹苗》只會吃純淨的能量長大,而且一但使用這能量給它養分、直到成長為《白靈樹》之前都不能再更換其他為能量,不然《白靈樹苗》會枯萎、相當麻煩。
 
而且每天都一定要灌溉一次,超過二十四小時沒再灌溉的話、它也會枯萎;每次都一定要灌超過某種量、不然它也會枯萎,所以照料要非常細心。
 
最簡單明瞭的方法就是利用光、水、地屬性-兩種屬性以上的魔力去灌輸,它會成長的最快、最穩定。
 
而我的魔力剛好擁有光與地兩個屬性,加上我的魔力量本就相當龐大,我已經符合條件了,除此之外,由我來灌溉的話,不但能超過每天一定要灌溉的量、我的時間較為自由,比較沒有其他瑣事、能夠專心灌溉樹苗。
 
所以我就首當其衝的向老師他們推薦自己。
 
原本老師跟養父他們都持反對意見,因為灌溉到最後一定會無限接近《魔力乾枯》的狀態、加上我年紀還小風險很大,但眼下就我的條件最齊全也最穩定,最後實在凹不過我,被他們約束一定要有他們其中一人陪同、才願意讓我實行這項任務。
 
我最後計算過……每天灌全部的魔力,大概灌溉兩到三年的時間,就能達到我的目的。
 
於是我就開始每天來這裡灌溉魔力一次,灌溉兩年後終於讓樹苗成長為《白靈樹》。
 
只是沒想到的是……《白靈樹》居然與《龍脈》融為一體,這是我們沒料到的變化。
 
更沒料到的是……《白靈樹》與《龍脈》融合之後,會將周圍的魔力原子淨化後吸收成為能量,加速填充了《龍脈》。
 
所以在三年前……我被殿下找到的時候,剛好就是能量過剩衝破不明力量的時機。」
 
「過程真是曲折離奇啊……幸好你最後沒發生什麼意外,●●●。」
 
「你這傢伙有夠亂來的!難怪叔父都不敢跟我說!!」
 
「嘛嘛……別生氣嘛殿下,我有好好保護我自己喔!!而且一定會有人陪同!」
 
「我找到你的那天,你好像講他們剛好都有事情?」
 
「嗚……」
 
「什麼什麼?你那天直接自己一個人去嗎?!我那天有事是晚了點沒錯,但距離灌溉時限還有一段時間,你不是說要先去吃飯、之後再跟我會和嗎?!」
 
「●●●……因為那天就突然有個預感……所以我就先……」
 
「嗯哼~」
 
「殿下,你的笑容越來越可怕了……」
 
「●●●,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說?你那天明明跟我說你剛好碰見了●●●、然後就一起過去?」
 
「●●●……你的表情太認真了,放輕鬆啦……」
 
我不得不佩服橘髮男子了,這也太有毅力了吧!
 
我可能第二個月就會放棄了,他居然堅持了五年……
 
而且後面三年相當艱難且危險,真的不難想像他們兩個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偏偏這橘髮男子跟莎莉娜是差不多類型的存在,如果莎莉娜也作出這樣的傻事,我大概也跟他們兩個一樣生氣吧?
 
面對兩人的夾攻,橘髮男子心虛地看著他們兩個並趕緊道歉,說下次絕對不會這樣了。
 
他們兩個無奈的同時嘆氣。
 
「總之!!作為夢想的基石已經完成了,花了一點時間確認這《龍脈》帶來的效果了。
 
之後的事情,你們也知道的。
 
皇帝開始宣傳《只要來這裡,就能治癒隱疾、拔除舊傷、恢復往昔的實力》。
 
一開始還被當作騙子,被周圍的白宗國及狩獵王國警告……那時候真的很危險呢。
 
但幸好狩獵王國派遣戰士來這裡當衝鋒,對方也很直接的說著……
 
『要是我們騙人就直接佔領這個國家!!』
 
誰知道體驗效果後,就興奮地、頭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國家,最後國王等人也以外交名義也來到這裡體驗了《療癒聖地》,之後就直接決定與我們進行建交,狩獵王國的國王及戰士們都意外的豪爽,雙方合作相當愉快。
 
在與狩獵王國結盟後,他們還幫我們做了一個絕佳的宣傳效果,瞬間就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前來拜訪。
 
許多商人聞到商機紛紛駐進我國,這裡的物資不但變多也變豐富了,我們因此獲得了許多資金來蓋了許多旅館及建設,國家越來越大,不知不覺就發展成《渡假休養之國》。」
 
「我也沒想到後面會超乎預期呢,各國都爭相前來這裡,讓這裡成為國際聚集之地,所以將想要侵略這個國家的白宗國給牽制住了,對這國家動手就等同於對其他國家出手,不但牽制住白宗國、還讓我們國家……」
 
「沒錯,殿下……這就是你八年前的夢想,我們國家成為貿易大國了。」
 
「是啊……雖然好像有那裡歪掉了,但也算是美夢成真了,但說不感謝是騙人的,●●●,謝謝你。」
 
「啊真是的!不需要敬禮啦!!這又不是我一個人做成的偉業!!快起來啦!」
 
「嗯,如果以後別再那麼亂來的話,我會更感謝你的。」
 
「殿下……」
 
「那為什麼當初這邊會堵塞住啊?如果曾經堵塞過的話,不就代表是有人刻意做出這樣的事情嗎?」
 
「……」
 
「……」
 
「幹嘛不講話?」
 
「沒想到你還是有機靈的地方耶……」
 
「我也沒想到你會注意到這點……」
 
「你們很失禮耶!!!」
 
「咳!抱歉!……這個問題我也想過,當初祖先可能沒有找到將這土地的力量激發出來的方法又或著可能是……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龍脈》被封鎖。」
 
「不管哪個說法都有矛盾的地方呢。」
 
「是啊……」
 
「前者的話……祖先都能找到這片土地、並知道是《龍脈》後,決定留下來,肯定從一開始這裡的《龍脈》就是沒被封鎖的狀態。
 
在明知道這裡已經是被封鎖的情況下,就不太可能會留下來,因為那不符合他們追求的目標跟利益。
 
畢竟會有神奇功效都是因為匯聚大量能量的緣故,沒有一定程度的能量就無法發揮效果,對吧?
 
就跟我們還沒復活《龍脈》前是差不多的情況,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就是個普通的小國家。
 
所以必是後來發生什麼才會變成之前那樣……
 
可是這說法也有問題……
 
如果《龍脈》後來被封鎖的話,那最後應該會放棄這個地方、去找尋另一個《龍脈》,這國家也就不復存在了。
 
但還延續至今的話,就表示沒有這麼做的理由才對,那為什麼《龍脈》被封鎖了?
 
假設是祖先主動封鎖《龍脈》,那理由也就只有一個。
 
就是寧願滅亡也不願意讓其他國家利用這片土地的《龍脈》。
 
那照理來說沒有足夠能力抵禦的祖先應該會滅國,最後被後來的國家取而代之,但這裡找不到那樣的痕跡。
 
我記得●●●曾跟我說過的……祖先留下的《開星傳》紀錄開國後的許多事蹟,裡頭甚至有寫到關於祖先的長相外貌特徵,那時候你還跟我說皇族確實都留有祖先的特徵。
 
金髮、瞳孔中有十字星的印記、身上某處帶有十字星為主的金色圖騰,而皇族都擁有前兩者的特徵,第三種特徵是皇族中偶爾才會出現的返祖現象。
 
●●●就是身上帶有十字星為主的金色圖騰的返祖現象,每一年都以他的誕生日來當國慶祭典來慶祝呢。
 
那本書的複寫內容被呈現在《歷史紀念館》中,可讓國外的客人及國內的人民學習我國的開國歷史,還是老師上歷史課時必去的地方。
 
真滅國的話……是不可能留傳下來的。
 
所以疑點是……假設是祖先做的、那為什麼要將《龍脈》給封鎖?
 
如果不是祖先做的,是因為什麼原因才被封鎖的呢?《開星傳》也沒寫、甚至連《龍脈》這個詞一次都沒出現過。」
 
「……」
 
「……」
 
「幹嘛這樣看我?」
 
「●●●對不起,我不應該認為你除了戰鬥外什麼都不關心的……」
 
「●●●對不起,我為一直以為你是肌肉腦這件事情道歉……」
 
「你們到底把我當成什麼四肢發達的笨蛋了嗎?!」
 
「才沒有呢。」
 
「殿下……你那個表情很沒說服力喔。」
 
「看來是時候要跟●●●分出勝負了呢。」
 
「求之不得,我不會因為你是好友就放水的,我會讓你理解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的。」
 
「真好笑,你的實力能超越一直鍛鍊的我嗎?!」
 
「以為一直在鍛鍊的就只有你?果然是肌肉腦袋,我現在就來打醒你的肌肉腦!」
 
「來啊!!」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這裡可是《療癒聖地》,不准在這邊亂來。」
 
「哼!」
 
「嘖。」
 
「真是的……你們是體力太過剩了嗎……唉……不過,●●●說的很對,兩者的說法都相當矛盾,破綻實在太多了,所以這也是未解之謎,後者假如是真的話……
 
那就代表我們的祖先……其實是第二批過來的,第一批的祖先才是真正找到《龍脈》的民族,而我們才是滅了國家的後代子孫,但這說法有個致命性的矛盾、不可能成立。」
 
「等等!!我們的祖先才是滅國的兇手嗎!!」
 
「●●●……你放心,我很確定我們的祖先真的是第一批來到這裡的」
 
「對啊,那只是可能性而已,別緊張。」
 
「……為什麼你們這麼確定?」
 
「殿下是少數返祖現象的特例,光這點就能非常確定我們就是那第一批到來的祖先後代。
 
殿下,我說的沒錯吧?皇族都擁有可以感應《龍脈》的能量流動還能借用其力量的特殊能力,而返祖現象的你、更是擁有已經消失的《淨化龍脈》之力。」
 
「嗯,你都那麼努力將父王及叔父們還有祖先們一直致力想達成的《龍脈》復活給完成了,我想你早就知道皇族的祕密了,而這些能力包括返祖能力是只有看過正本《開星傳》的皇族才知道的事情,而《龍脈》的事蹟也是秘密之一,果然叔父他們有跟你說吧?」
 
「對啊,最後因為被我講對了一半,所以就無可奈何的跟我說了這秘密。」
 
「你呀……」
 
「咦?」
 
「順帶一題,我之所以一年就能結束,就是依賴陛下、養父及老師的力量達成,不然實際上真的要花費更久的時間才能定位《龍脈中心點》。」
 
「咦咦?」
 
「難怪那時候老是見不到父親……唉……有時候我真懷疑我是路邊撿來的孩子,不管是我父親還是叔父們都相當疼愛你,比我還像親兒子。」
 
「殿下你說笑了,雖然陛下及叔父們都對你很嚴格,但實際上陛下他們其實都對你相當自豪,每次跟他們聊天都會提到你,私底下還一直稱讚著你呢。」
 
「真是有夠讓人害羞……不要再說了。」
 
「等一下!!!!這……這訊息量也太大了!這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我前面講解祖先的事情的時候,就告訴你了啊。」
 
「哪有?!」
 
「都告訴你祖先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片土地上,而那個《什麼》就是我們說的《龍脈》,那仔細想想……他們肯定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龍脈》,要嘛就是使用魔道具、要嘛就是使用能力。
 
當然魔道具或能力什麼的,正如殿下所說、那是《正本》才會寫的秘密,一定不可能讓我們知道魔道具在哪裡或將能力顯現出來,所以那時候的調查只能止步於此。
 
但後來聽老師說殿下出生那年,因為返祖現象的特徵、國家慶祝了三天三夜,之後只要在殿下誕生的日子時、就一定會開始舉行祭典慶祝。
 
沒聽到這消息前、我原本以為只是國家的建國祭典罷了,聽了這件事情後我就知道答案是什麼了。
 
返祖現象就是有後代擁有祖先的身體特徵或是能力,殿下出現的是圖騰,就讓皇帝這樣大肆慶祝,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於是我就大膽推測,返祖現象就是擁有祖先才有的能力,而那能力就是找到《龍脈》的關鍵。
 
但事實上我猜對一半而已,是皇族本來就擁有找到《龍脈》的能力,殿下擁有的則是更加強力的《淨化龍脈》。」
 
「靠歷史就推理這這種程度……算了,你從以前開始就一直都那麼聰明、能夠察覺到很多我們沒注意到的事情,叔父們這麼疼你不是沒原因的,叔父甚至還認為你是他當教職以來最聰明的學生,也是他自豪的頭號弟子呢。」
 
「這……有點害羞呢。」
 
「等一下!這種事情告訴我沒關係嗎?」
 
「沒關係,雖然是皇族的秘密,但在《龍脈》復活的現在,跟你說也無所謂了,但還是別大肆跟別人說喔。」
 
「我絕口不提……但我很好奇,正本也沒寫《龍脈》為什麼會被封印嗎?」
 
「很遺憾,沒有寫,但卻記載大量如何讓《龍脈》重新復活的研究。」
 
「祖先們累積至現在的研究,要是沒有這些的話……我跟老師他們絕對無法復活《龍脈》,祖先才是最大的功臣啊……」
 
「這樣啊……但不管是祖先還是你們-對我來說都相當了不起啊。」
 
哇啊……訊息量真的有夠多的……
 
所以橘髮男子的養父跟那位老師,都是皇帝的弟弟們……然後皇族們擁有感知《龍脈》的能力,那個王子更是擁有《淨化龍脈》的能力……
 
難怪會大肆慶祝,這能力確實很強悍啊……
 
如果《龍脈》被汙染的話,那後果想都不敢想……
 
假設淨化前的《龍脈》能夠治癒傷口、那被汙染後的《龍脈》就是擁有持續惡化傷口的能力也說不定。
 
真發展成那樣,這片土地肯定不能住人。
 
但如果有人能夠將被汙染的《龍脈》給淨化的話,等於讓許多生命能夠繼續在這片土地上的生存,不用被迫遷移居所離開故鄉,是個相當偉大的能力。
 
而且關於祖先為何到這裡,我跟他們有不一樣的見解。
 
他們的祖先並不是為了尋找《龍脈》而來到這裡,而是為了《淨化龍脈》才到這裡的吧?
 
擁有這樣強大力量的祖先,或許只是到處遊歷、到處淨化被汙染的《龍脈》,只是最後累了才會選擇在這裡定居下來吧?然後不知不覺就發展成國家了。
 
當然事實是怎樣我也不清楚,這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哈啊~~~好啦,該準備回去睡覺了,明天一早還要跟狩獵王國的特使開會,你們也早點回去睡吧,尤其是●●●,那位特使很期待與你相見喔,不能再找藉口迴避她喔,人家還特地求我把你帶過去。」
 
「那女人真不死心耶……」
 
「●●●這肌肉腦也有第二春啦,恭喜你啊?」
 
「信不信我現在往你的臉上打一拳?」
 
「●●●,殿下的臉不能打。」
 
「嘖!」
 
「●●●……果然你對我最好了。」
 
「要打就打殿下的身體,這樣才看不出來,殿下的臉是活招牌,盡量不要傷到,我們還需要靠殿下外交。」
 
「哈哈哈!原來如此!」
 
「●●●……」
 
三個人打鬧的身形漸漸模糊,
 
大樹又發出強烈光輝,我反射性地閉上雙眼。
 
等我睜開眼,這次來到一種質地較高、大理石製成的房間。
 
白色為基底、金色條紋的建築風格裝飾著房間裡的一切,很像王宮貴族住的地方。
 
中間擺了一張昂貴材料製成的大床,床的旁邊還放了一張會議桌,空間相當大。
 
周圍的櫥櫃上擺滿了許多手工藝製品,讓我倍感親切,跟我的房間很相似。
 
只是房間就相對較亂,會議桌上散落許多層層堆疊的紙張……
 
我看到了橘髮男子頭髮亂糟糟的趴在六人座位的會議桌上,好像在睡覺。
 
我在四周逛了起來,甚至想要撿起散亂在地面上的其中一張紙。
 
但手穿透過去了。
 
毫不意外。
 
前面顯現的內容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我,這是一個以橘髮男子為視角的《過去之夢》。
 
我自己作夢夢到《過去之夢》時,我當下會完全的代入夢境、分不清楚現實與虛幻,會認為我就在當時的環境中、而會完全遺忘這段經歷已經是《我的過去》。
 
神曾經解釋過,如果參與的不是自己的《過去之夢》的話,那就只能在旁邊觀看一切、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直到夢結束或是參與人醒來為止。
 
但這樣的機率極其低,通常比較有可能是後代子孫突然做了關於祖先的夢,而做不相干之人的《過去之夢》比較有可能接觸到什麼物品進而產生共鳴。
 
又或著……這是自己的《前世之夢》。
 
我很確定在逃出《深處》後,第二次睡覺才開始做關於橘髮男子《過去戰死的夢》,在那之前沒碰過任何物品。
 
那就只有可能是我的《前世》了。
 
但這樣也很奇怪、說不通,這個世界很明顯不是我所出生的世界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搖搖頭,不讓自己多想,轉移注意看著紙上的內容。
 
我看到上面寫的內容全部都被塗鴉,跟人物的臉一樣,我只能放棄了。
 
我選擇靠在牆上看著趴在桌上的橘髮男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橘髮男子開始有了動靜。
 
「嗚嗚……呃……」
 
橘髮男子有些痛苦的發出呻吟,滑落桌面直接跌躺在地面上。
 
我趕緊跑到他身邊,只見橘子男子痛苦的抓著自己胸口的衣襟,身體開始抽蓄。
 
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我試圖觸碰他,但直接穿透了過去,我無法做些什麼。
 
我只能看著他自己一個人抽蓄著、呻吟著。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橘髮男子開始驅使著魔力對著自己使用了魔法,微微的白光包覆著全身,身上突然出現了黑色的氣息漸漸被白光包覆並且消失。
 
黑色的氣息……是《詛咒》?!
 
持續一段時間後,橘髮男子漸漸停止了抽蓄、氣息平緩。
 
橘髮男子躺在地上一段時間後,才緩慢的從地面上爬起來。
 
跌跌撞撞的走到床邊躺下,然後又過了一段時間,床上傳出平穩的呼吸聲,似乎睡著了。
 
奇怪……那個王子不像是會對好友下手的模樣,難道這個時候已經對他《詛咒》了嗎?
 
前一個夢描述著他們三人的關係,以及前後因果。
 
這個夢卻更詳細的讓我看到他們三個的相處模樣……那真誠的情感不是前一個夢所能比擬的。
 
而且還出現了前一個夢沒出現過的《龍脈》及變成大國的始末……
 
所有變因都是從現任皇帝死亡後才產生異變的吧?
 
不懂……還需要更多訊息,我現在也不太清楚這個時間點是皇帝死之前還是死之後的事情。
 
腦袋一片混亂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你醒著嗎?」
 
橘髮男子平穩的呼吸聲停下,他在床上蠕動一會,對外弱弱的喊了一聲。
 
「……剛醒。」
 
話語才剛落下,門外的人就推門而入了。
 
來者是金髮男子及同樣金髮的男人,而兩人都穿得相當隨意、但看得出來衣料相當高級。
 
金髮男子快步的走到床邊,在床沿邊上坐著。
 
「●●●……你又熬夜了?」
 
「……沒有。」
 
「你說謊的時候嘴角會微微下垂,別想騙我。」
 
「嗚……」
 
「好了●●●,這不是你今天的主要目的吧?」
 
我轉頭看向那名男人,猜著對方會是皇帝還是叔父們呢?
 
「父王……你也說說他,他的病都還沒好……還熬夜……大家都很擔心他啊……」
 
「沒辦法啊……就算我命令他睡覺,他還是會去熬夜……我讓醫官特別關照他了,可醫官說他半夜會偷偷爬起來,讓他們很頭大,這也讓我無可奈何了。」
 
「我……我想完成《夜寂》的訓練內容,差一點點就完成了……」
 
「那東西交給●●●也可以啦!!你現在必須給我休息!!!」
 
「●●●啊……聽●●●的話吧……你昏倒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沸沸揚揚的,我不希望你出任何事情,你是復活《龍脈》的大功臣、我們國家的驕傲,我希望你能好好享受生活,你已經做了夠多了……尤其你現在身體虛弱,我更希望你能好好休息。」
 
「父王都這麼誠懇拜託你了,你能不能多多照顧自己?」
 
「可……可是……我想強化我國的軍力,不然發生大事的話就……」
 
「●●●,這件事情我跟●●●還有叔父們已經在著手進行中了,你不需要擔心那些事情,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專心休息,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是啊……你已經做了夠多了,好好休息吧,孩子。」
 
「可……」
 
「你再繼續這樣,我會跟●●●輪流住在這間房間監視你、強迫你休息,你不想這樣吧?」
 
「嗚嗚……我知道了…………………………………●●●……」
 
「……不行。」
 
「●●●……拜託,就快了……」
 
「想都別想。」
 
「我答應你!只要完成它,我就會聽你們的指示好好休息!!你們可以使用《契約魔法》約束我!!拜託!!●●●!真的差一點點就完成了!!」
 
「……」
 
「●●●………」
 
「唉…………………………如果你真想要完成,那就你講我寫吧,但是……你要說到做到!我不想用《契約魔法》約束你。」
 
「謝謝●●●!!!」
 
「別突然抱過來!!」
 
「●●●剛剛還那麼帥氣的威脅著他休息,結果馬上就屈服了,未來的皇帝可不能那麼軟根子喔。」
 
「我知道啦!!!但不把他在意的事情解決掉,他一定會用盡各種方法偷偷做!!」
 
「你還太嫩了。」
 
「囉嗦!!」
 
三人開心的聊天著,但我的疑問卻越滾越大。
 
咦?是皇帝本人……
 
也就是說……在皇帝死之前,橘髮男子已經受到《詛咒》了?
 
我轉頭看向床上的橘髮男子,突然發現他身體浮現出一種《印記》。
 
那個《印記》我完全沒看過。
 
《印記》突然散發著黑色的光輝,房間的溫度頓時下降很多也變得昏暗。
 
誰都沒看到那個《印記》,三個人依然繼續的交談著。
 
寒氣讓我忍不住的顫抖著。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這感覺相當不妙……
 
「那就是我的《詛咒》。」
 
有一道突兀的聲音從我後方響起。
 
我馬上轉過身,忍不住的驚訝著。
 
那名橘髮男子站在門邊,臉上的黑色塗鴉某部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淡紫色的瞳孔注視著我。
 
----------------------------------------------------------------------------------------
 
作者有話要說:
 
終於寫出了(累倒)。
 
這段期間卡文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導致寫了快一個月才寫出來QQ
 
這段是第一章最難寫的部分,裡面的內容在未來也會起到關鍵的作用。
 
接下來只要把後半寫出來,這章也差不多接近尾聲了!!
 
文字爆量1w4……心好累。
 
但文字量爆棚的時候,重複校稿就會很想哭……每次校稿改一堆,所以時間也拉得很長……
 
不過……
 
前半寫出來了,後半也就相對容易一些了!!
 
順帶一提,因為支援系卡文了,導致勇者養成術也沒更新,真的相當抱歉。
 
因為我是支援>勇者>支援這樣的更新,所以只要其中一方卡住,另一篇就會跟著開天窗了。
 
畢竟我實在不想丟下這裡跑去寫勇者,那樣卡文的問題依舊不會解決。
 
請見諒QWQ

順帶一提,我更了新的封面了~
那個筆名是我在別的網站發布時的筆名,所以請不用擔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