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1 最終的問答

空想能手 | 2021-05-06 23:26:52 | 巴幣 6 | 人氣 46


  老練的騎士用眼神向杰拉爾德確認過後,就立刻跑向了杰拉爾德四妹的方向,與向三弟方向前進的杰拉爾德交錯而過,老練的騎士立刻拿出治癒藥水並抱起了四妹,以最快的速度同時灌入藥水和拔出刀子

  當杰拉爾德走到三弟身旁時,三弟一臉疲態的抬起頭用無神的雙眼看著杰拉爾德說到:「…為什麼?為什麼你就這樣放過了四妹?卻不能這樣的放過我?為什麼你能放過四妹的騎士,卻要殺了我的愛人?」

  「首先,她是魔法師,要一瞬間讓她無力化的最好方法就是殺了她。」杰拉爾德接著把刀放在了三弟的脖頸上,接著說到:「更重要的是—雖然她對你很重要,但是卻也沒有比你的野心還優先,你剛才不也直接讓她擋在身前自己卻沒有任何拒絕了,畢竟你認為自己最重要,這樣就算我留下她,對你的威脅也有限。」

  聽完杰拉爾德的解釋後,三弟的臉色變得更加鐵青地說到:「咕…那就直接把爆炸項圈套在我脖子上吧!這樣我就不會背叛你了!」

  「看吧,你不求追隨其後,甚至已經開始乞求我放過你了。」杰拉爾德露出像是在說『我知道你的一切』的高傲笑容,接著說到:「我當然不認為你是貪生怕死之徒,正因為如此我才不能放過你,因為你絕對會伺機復仇,你光是站在我面前就算是賭命了,多了炸彈項圈來錦上添花也沒什麼意義,你絕對會背叛我,就是這麼簡單。」

  「……看來,怎麼樣都說服不了你呢—。」三弟突然面露凶光,杰拉爾德的後方便出現許多已經觸發的爆裂物,看來是觸發之後就馬上收進空間袋裡來維持物品的狀態,也讓本來需要更多時間才能爆炸的爆裂物僅剩下不到零點五秒的爆炸時間。

  但是只在一個方向的爆裂物,這對杰拉爾德來說還是很好躲過的,他一刀切下了三弟的頭顱,並繼續前行著跑出了爆炸的範圍,接著說到:「真是愚蠢,如果你不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在自己周邊也放出這樣的爆裂物,那我只要向前加速就好了,刀就在自己的脖子上,還自認為自己還有活命的機會,這就是你的敗因呢。」

  然後杰拉爾德就看向三弟殘存的護衛隊說到:「你們現在就給我回去宅邸裡的大會議室,那時候再決定你們的處置,不然我現在就砍了你們。」

  三弟的護衛隊們看向杰拉爾德,他們臉上的表情是決絕,下一秒,他們不是用刀劃開了自己的脖頸,就是用魔法直接自爆,就這樣全數自殺身亡。

  「也好吧,不用我自己出手。」杰拉爾德聳聳肩,轉頭看向老練的騎士所在的方向。

  此時杰拉爾德的四妹已經完成了治療,雖然因為失血過多而虛弱的需要老練的騎士攙扶才勉強能站起來,不過與身體上的無力不同,四妹充滿怒意的眼神倒是死死的看著杰拉爾德的方向。

  「…我可沒有說我不會背叛你喔。」四妹冷冷地說到。

  「沒關係,反正他的性命掌握在我手上你就不可能會出手,何況—你難道想讓他放下騎士的尊嚴所求來的機會就這樣毀於一旦嗎?所以妳不會背叛的,我很確定。」杰拉爾德高傲的笑著,用篤定的語氣說到。

  「……。」或許是找不到反駁的話語,四妹最後也只能不甘示弱地丟出一句話:「希望你未來不會後悔。」

  「我很確定我不會後悔。」杰拉爾德這樣說完後看向老練的騎士接著說到:「那麼米勒克爾,你就抱著她把她帶到大會議室裡吧,這樣比較省時間。」

  「我可以正常行走,才不需要—。」四妹還在說著反對的話就被老練的騎士『米勒克爾』用公主抱的方式一把抱起,這讓她立刻就慌了神。

  「等…等一下!你不是我的騎士嗎?為什麼要聽他的命令!快放我下來!我要生氣了!」或許是因為對象的不同,雖然四妹放大了音量,但是話語中的氣焰反而減弱了不少。

  「因為我也覺得這樣對您比較好,這不是因為大少爺的命令,而是我自己想這麼做的,還請您不要掙扎,乖乖聽話。」米勒克爾柔聲說著,不知是不是有意的,雙手的位置也稍微的抬高,讓兩人的臉更加的接近。

  意識到距離變短,四妹再也無法強裝鎮定,只能把臉撇到一旁,不讓米勒克爾直接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不過側臉通紅的臉頰還是出賣了她。

  「果然是真的呢,您…真的喜歡我,這真的是太讓我意外了,我居然完全都沒有察覺到您的內心,真是太遲鈍了,這是作為您守護騎士的失職啊。」米勒克爾感嘆到。

  「我…我才沒有……唔…。」聽到米勒克爾所說的四妹下意識地把頭轉回來試圖反駁,不過在她的視線和米勒克爾對上之後,她就慌亂的說不出任何話了,就這樣把頭再次撇開。

  然後四妹用細小的聲音說到:「這不是你的錯,是沒有好好把事情說出來的我才有錯……最後還是因為我讓你下跪、讓你屈服於杰拉爾德,之後甚至可能會出現你跟我有染的消息…這些都是我的錯,要是我能早點確實的死掉的話…你的騎士之名就不會受到玷汙了…對不起。」

  「騎士的名聲算得上什麼。」米勒克爾搖搖頭接著說到:「雖然我不知道您以前是怎麼向我詢問的,不過現在如果您再問我一次,我絕對不會再回答錯誤的答案了,您才是我心中最想用一生來守護的對象,而不是那些虛假的名聲—希望您能接受我用這個答案來替代之前的回答。」

  「你…是真心這麼想的?不是故意想討我歡心?」四妹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詢問到。

  「的確是真心這麼想的,就算是幾年前的我一定也是這麼想的,我向您保證,這絕非虛言。」米勒克爾回答到。

  「拿什麼保證?騎士之名嗎?你剛才可是說了那只是虛假的東西喔。」四妹轉過頭,裝出一臉狐疑的表情看著米勒克爾說到。

  「呃…您說的對,不然就以我『米勒克爾』之名為證吧,這也是我現在僅有的了…這樣您可以接受嗎?」米勒克爾看起來有些發虛的說著,他對自己的名字能產生多大的影響力就是這麼的沒有自信,但是作為騎士的他也不允許自己說謊,最後就算不太自信,也還是搬出了自己的名字。

  看到米勒克爾因為自己的一的小疑問就如此困窘的四妹不禁笑了出來,一邊擦著眼角的淚水,一邊說到:「真是的,你還是老樣子,一碰到需要動腦的事情就會像這樣露出苦澀的表情,真是太好玩了。」

  「…真是非常抱歉。」米勒克爾苦笑著說到。

  「沒關係,我就是喜歡這樣笨拙、溫柔又強大的你。」四妹伸出雙手捧住米勒克爾的雙頰,燦笑著說到:「以你的名字『米勒克爾』為證的那句話…我願意接受。」



  「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你們是否支持我成為新任的伊內爾傑楊公爵,覺得贊同的就直接站出來吧。」杰拉爾德坐在會議廳的主位上,向其他坐在座位上的兄弟姐妹們和周邊的傭人們說到:「最好能快點,我耐心有限。」

  很快的,一人拍案而起,不過說出口的並不是贊同的言論:「誰不知道父親最討厭你,最不想讓你繼承家主之位?」

  另一人也很快地跟著站起來說到:「是啊,這種狀況下,其他三家公爵家都會知道是你殺了父親的,這種狀況下他們只會瓜分我們的家族,就算我們不因為父親的事情怨恨你,家族也還是岌岌可危,就算你有S級附近的實力,我們又要怎麼信任你能承擔家族的責任呢!」

  「什麼!?你不恨他殺死了父親?你這叛徒!」最開始站起來的人向後來開口的人罵到,最奇特的是他們兩人還有著相同的面孔,也就是雙胞胎,是杰拉爾德的十二弟與十三弟,而罵人的那個就是十二弟。

  「恨他也沒有意義,現在父親已經死了,決定下一任繼承者才是當務之急,貴族最優先的就是關心家族的存續。」這樣說完後,十三弟就不再理會十二弟,而是看向杰拉爾德問到:「你要怎麼度過這次的危機?如何阻止三大公爵家的干預?只要你有辦法解決,我就會承認你是下一任的伊內爾傑楊公爵。」

  「呵,我一到王都不久就已經全部解決了不是?你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吧。」杰拉爾德高傲的笑著回答到。

  「…游擊隊…功勳…國王陛下。」這樣喃喃自語的說了幾個單詞後,十三弟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意,點點頭並切換成恭敬的語氣說到:「這樣的確是可行的,我明白了,我會支持您的—公爵大人。」

  「開什麼玩笑!在那邊擅自理解什麼啊!這樣的叛徒怎麼可能讓他當上公爵啊!你瘋了嗎?」十二弟說的雖然十分情緒化,但是也得到了大部分兄弟姊妹及大部分家僕們的認同。

  「不,這種情況下只有公爵大人成為公爵大人才能解決問題了,公爵大人的布局很完善,只要順著公爵大人的計畫來走,家族就能保全。」十三弟轉向節拉爾德,恭敬的問到:「公爵大人,可以允許我向他們說明您大致的計劃嗎?」

  杰拉爾德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回答到:「可以,你就告訴他們吧。」

  十三弟說到:「那我請讓我詳細說明—首先,刻意引進游擊隊進行誘捕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這一行動最主要的是獲得面見陛下的機會,以及一個眾所皆知的功勳,甚至連游擊隊抵達王都的這個事實都是計畫的一部份。」

  「面見陛下的目的就是像陛下表示自己將成為下一任公爵,尋求陛下的支持,一旦陛下同意,那之後無論怎麼扭曲事實都是可以的了—例如,襲擊宅邸的是當時逃離追捕的游擊隊,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報復欺騙他們的公爵大人,最終造成了宅邸中有多數人被殺的慘劇…之類的,哪怕游擊隊實際上並沒有餘黨存在,但是他們的幻影可以成為王都人民眼中的兇手,因為人們應該會更加相信是外人下手,而非家人下得手—。」

  十三弟話說到一半,十二弟就伸手指著杰拉爾德,插嘴說到:「但是賊人本來就是他帶來,就算大家不懷疑他別有用心,這件事至少也是他的過錯吧!」

  「呵呵,正因為如此才需要功績的存在來將功抵罪啊。」不知是不是因為十二弟正指著自己,杰拉爾德就直接回答到:「況且,只不過是我的家人死了大半,對王都來說根本就沒有甚麼損失,只要沒有人追究又怎麼會有過錯呢?反而可以把我塑造成一個為了國家而悲慘的失去親愛的家人們的悲情英雄吧。」

  「不可能!你不會得逞的!你沒辦法阻止三大公爵家的調查!他們會揭開你的真面目!」十二弟反駁到。

  「我沒有必要阻止他們,畢竟我有了更強大的靠山—你以為我是為什麼去面見陛下的?」杰拉爾德的武士刀再度抽離刀鞘,他拔刀的動作也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結果最後刀尖只是對準桌子的正中心的方位空舉著,杰拉爾德也在此時開口說到:「三大貴族又如何?難不成還能因為我一個人就向陛下舉起反旗嗎?」

  既然都搬出了陛下了,所有人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原本吵鬧的十二弟也沉默地坐回了位置上。

  杰拉爾德滿意的收回了刀,接著說到:「你們也不需要太擔心,畢竟我的計畫擾亂王都的治安還是有一點過錯,所以我很快的就會向陛下自請去討伐南邊的舊席諾斯王國的殘部,你們很快就能過回你們小日子了,而我這麼請求陛下的表面上的理由有兩個,一個是將功抵過,一個是替家人們復仇,如此有大義存在的計畫,陛下肯定會答應我的要求,畢竟陛下現在需要的是名聲能壓過其他三大公爵的存在,如果我消滅了舊席諾斯王國領上的所有敵人,大概就能符合陛下的要求了。」

  「如何?想好了嗎?認同我是新任伊內爾傑楊公爵的就站起身來,其他的人不同意的就坐下吧。」杰拉爾德高傲的笑著,玩味的把右手手指在刀柄上滑動。

  結果除了原本就站著的十三弟外,只有零星幾個人站了起來,杰拉爾德看了看,發現那幾人中大部分都是之前與自己沒什麼交際的遠親,只有八妹、十六弟以及十九妹是杰拉爾德的旁系親屬。

  也行吧,跟我想的也差不多—杰拉爾德稍微嘆了口氣,然後接著說到:「各位真不愧是伊內爾傑楊家的後裔,都高傲的不向仇人低頭啊,那麼不管是還在觀望情況的,還是真的誓死不降的,我也沒什麼耐心說服你們了,既然不低頭,那就不用低了。」

  知道杰拉爾德起了殺心後人群慌亂了起來,變成了兩種反應—

  「不!請原諒我剛才的無禮!我願意向你投降!」說著類似的話的是以九弟為首的投降派。

  「別以為我們會坐以待斃!護衛們!給我上!」而說著類似的話的則是以五弟和十二弟為首的反抗派。

  而不管是哪一派,杰拉爾德都不打算留下,因為他已經從『形無悶雷』那裡得知了不分的未來走向,而明白這兩派中投降派因為缺乏骨氣而很容易被其他勢力策動;反抗派則會自始自終反對著自己,就算攏絡也毫無意義。

  既然已經知曉了未來,那又怎麼會讓錯誤發生呢?

  對會背叛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他背叛之前直接處理掉—杰拉爾德這樣想著,抽出了刀刃—

  不過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變成了沒有呼吸的屍體。

  只剩下一開始就站起來的那幾人和那幾人的隨從顫慄的佇立在原地,四妹、米勒克爾和他們的隨從們則是唯一保持坐姿卻沒有被殺的人。

  「好,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新的伊內爾傑楊公爵了,其他家人都很不幸的在游擊隊的突襲中犧牲了,現在殘存下來的你們是幸運的,你們要好好把握住這次的幸運。。」杰拉爾德高傲的笑著,說出帶有警告意圖的話語。

  然後杰拉爾德再次使用了通訊的魔道具,不久,將宅邸徹底包圍的火勢瞬間平息了下來,而王都的衛隊則在火焰消失後的一小時才姍姍來遲—



  「那片火光燃燒的地方是?」穿著淡黃色的祭司服飾的水藍色髮色的少女看著窗外,露出微笑,向身邊全副武裝的聖騎士詢問到。

  「…是伊內爾傑楊公爵家的宅邸,大主教閣下。」聖騎士隔著全罩頭盔的面罩,用低沉、模糊的嗓音回答道。

  「四大公爵家中掌管軍事的伊內爾傑楊家呀,這跟神諭的內容有點出入,看來那個男人開始行動了呢—『時之勇者』啊,這次您到底能反抗命運到什麼程度呢?真是讓人期待。」水藍色髮色的少女輕笑著自言自語到。

  水藍色髮色的少女舔了舔嘴唇,眼底顯露出興奮的情緒,輕笑著接著說到:「『神諭』,該再去求取一次了,呵呵,要忙碌起來了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