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71.這是贓物吧

佐渡遼歌 | 2021-05-06 20:00:01 | 巴幣 206 | 人氣 40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這個還真是……意料之外的發展。」李少鋒望著慕蓉羊的凜然背影,不得不承認內心一瞬間閃過加入殲滅軍的念頭,然而很快就意識到那是未經深思熟慮的衝動想法,笑著轉頭說:「師父,我們原本在講什麼話題……啊啊,討論蒼瓖派究竟被偷了什麼東西嗎?」
 
  「不要轉移話題。」楊千帆蹙眉說:「剛才她所說的事情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事情?」李少鋒偏開視線說。
 
  「在我被伊沃爾擊昏之後,你說了自己雙腿都被砍傷,窮途末路的時候楚久樘正好像是英雄般即時出現,出手擊退了伊沃爾,接著聯絡殲滅軍的成員帶著我們兩名傷者離開那座神殿……然而真正的情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楊千帆嚴肅追問。
 
  「……就是那樣啊。」李少鋒努力裝死到最後一刻。
 
  「少鋒,請不要對我說謊。」楊千帆微微嘆息。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要露出那種犯規的逼問眼神啦。」李少鋒立刻妥協,半舉起手說:「我沒有對師父說謊,只是稍微省略了一些細節。」
 
  「請全部說出來。」楊千帆抿著嘴唇說。
 
  其後,李少鋒不得不坦白楚久樘受到教團聯合的破魔槍械射擊,以及自己抱著她倉皇逃入神殿主殿的事情。
 
  楊千帆的表情沒有太大變化,只是在聽完經過之後垂著眼簾說:「看來我又被你救了一次,明明我才是師父……再次感謝救命之恩。」
 
  就是猜到會變成這種氣氛才不想講啊。李少鋒無奈嘆息,雖然自己認為互相幫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此受傷也在所難免,沒有必要刻意計較,然而楊千帆、燕子她們都有身為師父、身為學姊的自尊與堅持,一旦無法將事情做到最好就會自責。
 
  為了避免楊千帆繼續鑽牛角尖,李少鋒急忙強硬轉移話題地問:「師父有打算加入殲滅軍的打算嗎?」
 
  「……為什麼突然這麼問?」楊千帆問。
 
  「既然師父在高中畢業打算脫離瞭望塔,應該有考慮過下一個加入的隊伍候補。畢竟克蘇魯遊戲無法獨自攻略,考慮到收集情報、後勤支援和有一個安心休息的根據地這些部分,確實有加入隊伍的必要性。」李少鋒說。
 
  「我會跟著師父。」楊千帆簡潔地說。
 
  「這麼說起來,我只知道維洛妮卡師父一邊環遊世界一邊尋找十書,不過沒有問過細節。」李少鋒問:「維洛妮卡師父有在找特定哪本十書嗎?還是像樓月學姊那樣進行全方面的研究?」
 
  「師父在找十書當中的《賽拉伊諾石板》……之前在交誼廳的時候,老師也解釋過那是一本記載著殺死舊日支配者方法的書籍。同樣身為十書的追求者與研究者,這點也是師父和樓月學姊認識的契機。」楊千帆淡然說。
 
  居然偏偏是殺死克蘇魯偉大存在的那本嗎?李少鋒一楞,忽然理解到不應該追問下去……或者說,現在並非追問維洛妮卡師父為何要尋找「弒神方法」的合適時機。
 
  李少鋒轉念一想,若是高中畢業之後就在世界各地尋找十書與相關線索,樂觀點來看也算是環遊世界。缺乏資金就參加克蘇魯遊戲,空閒時間就遊歷當地的景觀名勝,倒也是相當充實愜意的生活。
 
  緊接著,李少鋒又瞥見楊千帆的側臉,雖然面無表情卻看得出來依然悶悶不樂,急忙再度開口問:「還要去大街探聽關於伊沃爾和董既明的消息嗎?」
 
  「……不了。」楊千帆搖頭說:「那個計畫本來就難以期待成果,只是單純不想繼續待在房間裡面什麼都不做,既然現在情況有變也沒有必要那麼做了。回去客房吧,樓月學姊應該會有指示。」
 
  「好的。」李少鋒說。
 
 
 
 
  當楊李兩人並肩回到東泉塔八樓的時候,隨即看見燕子站在中央樓梯口,像是等待許久似的煩躁地踩著鞋底。
 
  「──帆帆,跟妳借一下笨蛋學弟。」燕子和楊李兩人對上視線的瞬間立即走上前喊,沒等回答就單手拽住李少鋒的領帶,強拉著他走向對側走廊。
 
  「燕子學姊,少鋒還沒有痊癒。」楊千帆無奈地揚聲喊。
 
  「人家又沒有很用力。」燕子沒好氣地回答,繼續拉著李少鋒走過大半樓層,喊了聲「進去」就將他推入位於兩間客房之間的狹窄儲物間,隨後自己也踏入其中,掩上木門。
 
  原本就是用來放置掃帚拖把、水桶抹布等清掃用具,頗為狹窄。
 
  兩人進入之後頓時將空間擠滿。
 
  李少鋒暗自慶幸燕子的身材並不像楊千帆、秦樓月那樣凹凸有致,否則即使現在挺直腰桿、整個後背都貼在牆壁也會碰到很多不該碰的地方。
 
  低頭凝視著燕子頭頂的兩個髮旋,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甩去腦中綺念,正色詢問:「我就先不去吐槽各種莫名其妙的疑問,請問學姊刻意選擇這個談話地點要講什麼事情?」
 
  「先閉嘴,你剛才和夏旖歌吃早餐的時候有過肢體接觸嗎?或是有靠近到五公分以內嗎?」燕子抬起小臉,沉聲詢問。
 
  「沒有,為什麼這麼問?」李少鋒反問。
 
  「那麼帶你過來寶物庫的那位蒼瓖派弟子呢?有肢體接觸嗎?」燕子追問。
 
  「高芸潔嗎?倒是沒有啦……」李少鋒說。
 
  「那個夏崇予呢?他刻意找你單獨講話,途中有被他摸嗎?」燕子又問。
 
  「也沒有那發生種類似性騷擾的事情……話說這些是什麼問題啊?為什麼要這麼問?」李少鋒不解反問。
 
  「那麼應該沒有問題。」燕子喃喃自語地回答說:「雖然不是百分百肯定,不過人家覺得始終有蒼瓖派的高手從遠處隨時監視著瞭望塔的每位成員,客房裡面和走廊可能也有事前就安裝好的竊聽器。」
 
  「這麼說起來,熱騰騰的早餐和夏旖歌當時的反應確實──」李少鋒反射性要摸索自己衣物,確認沒有竊聽器,不過剛舉手就讓手指關節碰到燕子腰際,頓時因為超乎想像的柔軟觸感僵住了,不敢繼續亂動。
 
  「保險起見,接下來的對話都不要提起相關名詞,連形容也不行,全部使用『這個』來稱呼。」燕子沒有在意身體碰觸,從口袋取出一物之後攤開掌心,露出一枚頂端鑲嵌著橢圓形紫黑色玉石的戒指,眉頭深鎖地說:「人家剛剛回到房間的時候才想到『這個』的存在。」
 
  「──啊!」李少鋒定眼一看才發現那是當時夏羽強硬塞給自己、其後又轉交給燕子的那枚光塵戒,很快就意識到那件贓物與背後所代表的嚴重性,暗叫不妙地說:「難怪就一直隱約覺得有某件重要的事情沒有處理,原來是這個……」
 
  「時間點太糟了,蒼瓖派正好發現寶物庫遭竊,若是現在拿著這個出現,不管講什麼都會受到質疑。」燕子凝重地說。
 
  好不容易洗清了教團聯合的內應嫌疑,若是又變成盜日團的內應可就令人笑不出來了。李少鋒點頭附和,提議問:「那麼要沿用之前討論過的策略嗎?趁著離開東泉塔的時候偷偷處理掉。」
 
  「剛才講過了應該有蒼瓖派的人正在監視著瞭望塔的所有成員,若是那麼做之後被抓到就百口莫辯了。尤其現在城內的賓客人數大減,使用刪除法很容易找出每位賓客的移動痕跡,人家不想做出這種高風險的賭注。」燕子搖頭說。
 
  「嗯……」李少鋒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應了聲就保持沉默。
 
  「又不能夠現在去拉樓月姊或帆帆過來討論。」燕子喃喃自語。
 
  「剛剛師父也在場,為什麼沒有找她?」李少鋒問。
 
  「你笨耶,剛剛都說了感覺有人在監視,故意集合好幾個人密談豈不是更加引人疑竇嗎?」燕子沒好氣地說。
 
  那樣不應該挑選自己作為商量對象吧?選師父或樓月姊才對啊。李少鋒不禁暗忖,皺眉問:「學姊想要怎麼辦?」
 
  「總而言之,現在必須避免這個被當場搜出來的最糟糕情況。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人家都會裝病不出面,不得不出面的場合也會盡量保持沉默,你想辦法幫忙打掩護,只要離城回到台中就姑且沒事了,實際的後續處理就等到那時候再考慮。」燕子說。
 
  「瞭解。」李少鋒點點頭,正要確認口供細節時就忽然被踮起腳尖的燕子用力摀住嘴巴。
 
  「等等,有人來了。」燕子凝重地說。
 
  「學姊口以使用感知癥氣了?」李少鋒驚喜地含糊問。
 
  「腳步聲不需要提氣就該注意到了吧。」燕子抬眸瞪了一眼,迅速將光塵戒塞回懷中。
 
  見狀,李少鋒急忙站挺身子,將雙手反貼在置物櫃內側,盡可能地避免身體碰觸,接著想到現在這個情況如果被認識的人看到,即使不用擔心贓物的事情,然而卻必須擔心起人際關係方面的其他事情吧?客觀來看毫無疑問就是正在正在打情罵俏的笨蛋情侶啊。
 
  李少鋒尚未思考出一個應對方案或說法,工具間木門就被倏然拉開。
 
  只見楊千帆站在走廊,淡然問:「少鋒,你和燕子學姊講完了嗎?」
 
  「……姑且。」李少鋒遲疑地回答。
 
  「樓月學姊說要準備離城了,正在找你們兩位。我剛剛才見過就接下傳話的任務。」楊千帆淡然解釋。
 
  「這麼趕嗎?」李少鋒訝異地問。
 
  「蒼瓖派寶物庫遭竊的事情或許會出現意外風波,你也可以走動了,繼續留在城內也沒有意義,不如現在出發,應該可以在天黑之前返回台中,而且下周就是期末考了。」楊千帆說。
 
  「這麼說……也是啦。」李少鋒說。
 
  「那麼就請盡快回房間收拾吧。」楊千帆說完就轉身離開。
 
  「好的。」李少鋒說,暗忖不愧是師父,見到這種孤男寡女幾乎貼身擠在狹窄隔間裡面的畫面也沒有多問一句,始終面無表情,理所當然地講完要講的事情就走了,繞了一圈反而感到佩服,正要踏出隔間的時候順便用眼角觀察燕子的反應,接著發現她洋洋得意地昂起小臉。
 
  「看吧,人家就說過樓月姊會在今天離城。」燕子炫耀似的說。
 
  「似乎好像有這麼講過?」李少鋒不太確定地說。
 
  「你都沒在認真聽人家講話耶。」燕子不悅地罵。
 
  「我記得啦!就是早上離開要去涼亭赴約的時候嘛!」李少鋒急忙補充。
 
  「算了,能夠這麼早離城也不錯,至少不用擔心這個的事情了。」燕子說完就準備離開。
 
  「學姊等等。」李少鋒急忙抓住燕子的手腕,開口喊。
 
  「……看在你沒有抓肩膀而是抓手的份上,姑且聽聽。」燕子轉頭問。
 
  這是什麼基準?李少鋒暗自疑惑,卻也急忙說:「早上在山茶花涼亭見面的時候,我有詢問過如何治療學姊的內傷……結果如同當時推測,那是源自於翠華訣碎勁的變化,只有夏旖歌本人或修為抵達脫胎境界的強者有辦法解決,而且必須耗費好幾個月的時間。」
 
  「為什麼要現在講這些?」燕子皺眉問,姑且站回儲物間裡面。
 
  「因為樓月學姊說要離城了。」李少鋒覺得這件事情不需要特別防止其他人竊聽,不過也順手掩上木門。
 
  「聽你這個語氣,那位夏旖歌大概不肯替人家治療吧?否則早在寶物庫就可以提起這件事情了。」燕子敏銳地問。
 
  「……她說自己尚未熟練掌握治療用的黏勁變化,貿然將氣息輸入學解體內只會加重傷勢。」李少鋒低聲說。
 
  「就會推辭。」燕子不屑冷哼。
 
  「不過她有說如果學姊願意,可以待在蒼瓖城內接受夏逸舟掌門的治療,只是……費時曠日,可能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徹底去除殘留在經脈當中的碎勁氣息。」李少鋒說。
 
  「人家絕對不會去求她,也不會去求夏逸舟。」燕子不悅地咬緊虎牙,乾脆地說:「當時在那神殿還有狡辯餘地,現在卻連出面向你講一句對不起都不肯,氣量窄成這樣簡直丟台灣最大門派的臉,而且在廳堂的時候因為一份名單就把瞭望塔所有成員都當賊在防的事情也連個說法都沒有,直接當成沒發生過,還真以為給出幾件寶物就可以抵銷一切了,簡直垃圾……稀罕他們的幫忙,人家就不信找不到其他方法治療。」
 
  「關於這點,方才在寶物庫的時候,夏崇予倒是給出了幾乎相反的說法,表示夏逸舟掌門其實很想道謝和道謝,只是被夏旖歌阻止了。」李少鋒說。
 
  「他講你就信啊?如果夏逸舟真的有心道謝,何必去管自己女兒講什麼,扯個處理善後、無暇分身還比較有可信度,當其他人很好騙啊……燕子碎罵了幾句才不耐煩地問:「還有什麼事情沒講嗎?」
 
  「關於內傷的部分就……只有這樣吧。」李少鋒說。
 
  「內傷以外的事情呢?」燕子再度敏銳地問。
 
  「夏旖歌和夏崇予都有邀請我加入蒼瓖派──」李少鋒說到一半見燕子柳眉直豎、眼看就要發飆,急忙補充說:「不過我都拒絕了,不如說,剛才已經在東泉塔外面庭院和師父講好了,只要得到維洛妮卡師父的同意,我就會拜入她的門下。」
 
  「很好……那麼人家去收拾行李了,你也快點動作吧。既然能走了就沒必要繼續待在這座破爛城池了。」燕子說完,重重踩著腳步離開。
 
  雖然大致猜到會變成這種發展,然而留著這個懸而未解的問題離城還是覺得心裡不太舒坦啊。李少鋒抓了抓頭髮,踱步前往自己的那間客房。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是不是看到不該看的ww
如果燕子知道少鋒對她身材的評論,應該會發生命案吧?
戒指不是說只有幾個嗎?多個那個不可能被作為展示品吧?也不會放這麼低級的寶庫。
2021-05-06 21:31:22
佐渡遼歌
所以就只在心裡想XDDD

贓物還是贓物,畢竟是夏羽強塞給他們的。
即使推測不是從寶物庫盜出來的,現在拿著用其他手段弄到的贓物還是很不妙XDDD
2021-05-06 22:00:47
白貓臨停(鹹魚ver.)
少鋒他們下禮拜要期末考
我下禮拜要第二次段考(´°̥̥̥̥̥̥̥̥ω°̥̥̥̥̥̥̥̥`)
2021-05-06 22:10:57
佐渡遼歌
考試加油!!
0w0
2021-05-06 22:11:33
Darkwolf
貧乳傲嬌小燕子,蒸棒
2021-05-08 21:11:39
佐渡遼歌
傲嬌讚!
2021-05-08 21:58: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