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章-統領者-第四十六節-七支不對稱地翅膀

田中噴太 | 2021-05-06 19:00:08 | 巴幣 1462 | 人氣 209


第十章:統領者

第四十六節:七支不對稱地翅膀


有沒有搞錯?自己打輸就算了,竟然還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喂!別因為打輸就亂發脾氣阿傑特森!00號工會的實力當時你自己不是也在擔心嗎!」

「……」

傑特森沒有理會我,依舊無言地喝著手上的酒。

取而代之的是在傑特森肩膀上的蓋亞,她代替傑特森說出了讓我意外的事實。

「益章,十四號會長沒有輸喔!不如說是大獲全勝呢!」

「蝦密?大獲全勝?那他是在不爽個什麼東西啊!」

「這個嘛……十四號會長他、他……」

「老夫變得太強了!都是小子你害的!」

傑特森用著極度不悅的態度對著我吼出來。

「變強讓你有什麼好不高興的?而且是要我把你變的更強的不是嗎!」

「老夫沒有要小子你把老夫變得這麼強……」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啊!一下要強一下不要強的!」

「……」

這傢伙又開始搞沉默,繼續喝著酒。

「老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傑特森到底在胡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其實是這樣的,十四號會長到了00號工會的時候,立刻就和戰鬥能力最強的副會長打起來……」

「然後呢勒?」

「副會長他、他……」

「那個年輕人和老夫是同樣獅子族的獸人,比老夫年輕、強壯、敏捷。光看他走向老夫的動作就能清楚的明白,他比老夫還強上數倍……」

傑特森又插話了。

你好煩!到底是你要說還是要讓蓋亞說!?

「所以勒?」

「但是戰鬥不到十秒,他就被老夫給殺了。」

「蛤!!你這傢伙竟然還殺人!」

「老夫也不願意呀!老夫預判出那個年輕人要動作時,提早先衝了上去!對他打了半套的【八大勢】……才【半套】,那個年輕人吐了血就這麼上了黃泉路……」

「所以你是在為誤殺的事情難過嗎?是呀……八大勢的致命性太高,我忘記要提醒你……抱歉……」

「才不是那種事情!戰鬥本來就會伴隨著死亡!當他出來挑戰老夫,肯定也是做好了覺悟!老夫才不是為了那種事情難過!」

「那到底是為什麼難過!?」

「感受不到呀……老夫感受不到戰鬥中那種生死交關的感覺,就連那之後,00號工會的成員們,搬出了不知從哪來的【伊甸爐戰鬥用輕型外骨骼】也……」

「伊甸爐的武器!?老媽,妳的工會為什麼有那種東西?」

「那是媽媽為了會員們偷來的東西,是作為研究伊甸爐武裝的樣本。」

「喔……結果那個什麼外骨骼也被你打敗了?」

「因為輕裝外骨骼,有著攜帶行物理和魔法防禦立場產生器,所以老夫就抱著好奇的心態,用了【隔山打牛】將破壞力略過防禦力場,直接打入著裝員身上,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隔山打牛我才示範過一次而已,你竟然學會了!?你到底是哪裡來的戰鬥天才!?」

「太無趣了!實在太無趣了!外骨骼被破壞掉後,00號的成員們竟然對老夫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這讓老夫深深地感受到,老夫變得太強了,完全體驗不到戰鬥的快感,所以老夫當下就放棄戰鬥了……」

「呃……放棄戰鬥?那邊的成員應該有不少人吧?你就這樣放棄……」

「還剩下兩百多人,但是蓋亞告訴老夫,那個武器已經是工會最高戰力後,老夫完全喪失戰鬥意願,讓老夫的二十個成員們去處理剩下的人……」

「兩百打二十!?你還真放心他們啊!?結果他們也打贏了?」

「打贏了……學會預判後,那邊的對手,都和嬰兒沒兩樣,沒半個小時,他們就打贏了。老夫好羨慕……成員們能夠沐浴在戰鬥的快樂中,而老夫卻……」

「我靠!二十打兩百還能打贏?這個地球的人真的完全沒接觸過武術啊?」

「沒有……小子你帶來的戰鬥技術,簡直就是犯了規的東西!光是個預判就讓那20個成員們脫胎換骨!」

「真這麼誇張?可是你還是沒打贏姚丹呀?」

「小子,你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崽子在老夫完全學會預判後,無反抗之力地敗給了老夫!難道崽子沒告訴你嗎!」

「是喔……那……那你怎麼不乾脆直接去找伊甸爐麻煩?」

咚!!

傑特森相當憤怒,直接就把手上的酒杯摔破。

蓋亞也因為這個舉動,嚇的趕緊飛到我的肩膀上。

我又沒說錯……

既然想體驗生死交關的感覺,直接去找伊甸爐麻煩不是更好嗎?

正當我準備這麼說的時候,傑特森又說出了更讓我噴奶的話……

「哼!那種事情還用小子你教嗎!老夫三天前就讓賽妃莉亞替老夫在00號伊甸爐開了炎洞,前去挑戰伊甸爐!老夫聽說00號是最難攻破的伊甸爐,衛兵們完全不依賴武器,而是鍛鍊著自身的武技來守護00號伊甸爐!」

「只靠武技來守護?而且還是最難攻破?那些衛兵有這麼厲害嗎?」

「益章,媽媽實際看過才知道,守護00號伊甸爐的其實不是衛兵,而是騎士!而且是多達數十萬的騎士!」

蓋亞插進我和傑特森的對話。

她不會也跟著去了吧?

「老媽為什麼會知道啊?妳也跟著傑特森去了嗎?」

「媽媽是有跟去,不過是為了阻止十四號會長才跟去。媽媽以前也曾試圖和工會的成員們闖進去救人,可是那些騎士太強了!真的太強了!只是單一個守衛的騎士,就能無傷地殺掉我們三十多個成員。從那次之後,媽媽和成員們再也不敢去00號伊甸爐。」

「這麼厲害?那傑特森你呢?00號伊甸爐有讓你感受到刺激感了嗎?」

「就是這件事情讓老夫氣不過!若是沒學會預判,老夫肯定會陷入苦戰!絕對能充分地感受著戰鬥的愉悅!但是太遲了……那些騎士在還沒出招以前,一個個被老夫撂倒……甚至到了最後……最後……」

「最後?最後什麼?」

「老夫殺進了伊甸爐的爐心區塊,試圖讓00號的統領者現身,體驗統領者真正的實力……」

「統領者真正的實力?統領者很厲害嗎?」

「益章,媽媽說過,伊甸爐是惡魔和墮天使與人類聯手製作出來的產物。所以統領者們,都擁有著超越常理的力量!他們的強大,不是人類或亞人可以觸及的!」

「那之後怎麼了?統領者有現身嗎?」

「什麼現不現身?當時老夫抓了一位身手較好的衛兵逼問他統領者在哪,沒想到,數千名圍繞著老夫的衛兵,竟然對老夫下跪……」

「蛤?下跪?為什麼?」

「因為老夫手裡的衛兵正是00號的統領者啊!那群衛兵為了護主,跪著祈求老夫放過她!」

「這……這還真是不知道該讓我說什麼……接著呢?」

傑特森簡直像是在講故事一樣,不斷地出現超展開,讓我不由得興奮地追問他接下來的狀況……

「老夫知道這件事實後,心灰意冷,將她丟在一邊,回到十四號工會裡,就這樣整天飲酒度日……」

「啥?你沒幹掉她啊?那伊甸爐呢?你破壞掉了嗎?」

「沒有……在伊甸爐外等著老夫的賽妃莉亞,知道這件事情後,痛罵了老夫一頓……可是老夫沒有心思再去做那些瑣碎的事情。老夫只希望能夠忘了自己從小子身上學到的東西……」

「最後再問個問題,我身後這群傢伙是在慶祝什麼東西?」

「他們因為老夫成功獨闖00號伊甸爐這件事情,沒日沒夜地慶祝著。說是什麼,以後咱們工會就能拋頭露面之類無聊的東西……」

「是這樣呀……不過,你不打算嘗試其他伊甸爐嗎?說不定他們會拿出些可怕的兵器喔?」

「老夫沒興趣。會選擇00號伊甸爐,就是為了享受肉身的搏鬥。那些槍呀砲的,根本就體驗不到那種感覺!那種東西,就算殺的了老夫,也沒辦法提起老夫的興趣……」

也就是說,傑特森是完全的肉體派,不能進行肉體搏鬥,對他來說連屁都算不上的樣子。

不過這樣可不行。

能夠在槍林彈雨中存活下來,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傑特森,你對戰鬥的定義太狹隘了,我覺得……」

「別說了小子。戰鬥訓練就到今天為止,老夫已經夠強了,不需要再訓練了。現在的老夫,連小子你都不是對手……」

「什麼!!」

這傢伙!竟然這麼囂張啊啊!

看我不給你教訓!敢說我不是你的對手!?

絕對要把你打的屁滾尿流!!

「你別太囂張了傑特森!我既然能夠教你,自然也能打垮你!有種就來鍛鍊場打一架看看啊!!」

「小子,別太逞強了,有時候認輸也是一種……」

「少對我說教!我才是戰鬥顧問!給我來鍛鍊場!我要好好糾正你這種自大的想法!現在就下去等你!是個男人就給我下來打!」

聽到我這麼大喊,接待大廳的所有成員都向我望了過來,並跟著我到了鍛鍊場。

傑特森也無力地跟隨在我後面,彷彿是真的認為我打不贏他了。

去你媽的!

老子打架的時候,你還……

抱歉,你打架的時間好像比我長。

到了鍛鍊場,見到一位女騎士在做著類似八極拳的動作。

這位女騎士長的也相當漂亮,和麻糬騎士是同等級的美女,年紀也和外貌也與麻糬騎士相彷,約莫二十歲初頭。

修長白淨地臉蛋,金色的瞳孔,以及約一百七十七公分的身高……

竟然連身高都麻糬騎士一樣。

她有著淡金色的秀髮,留著相當特殊地髮型。

和我相比稍長的短髮,正好蓋住眉毛的平劉海,而最大的特色是,右邊著留著一條長及胸甲的髮尾。

也許是頭髮長度的關係吧?

和豔麗型的麻糬騎士不同,她散發著特有的中性美。

她身上的盔甲,也和麻糬騎士完全不同,是宛如動畫般,緊貼著身體的盔甲,沒有關節的接合處是一體成形的盔甲。

盔甲是白色與金色構成的,非常獨特的造型。

獨特到我都不知道這個盔甲到底具不具有防禦力。

因為盔甲中央是裸空的,一半的胸部都露了出來。

這好像太色情了一點……

幸好她的胸部不大……

是比布萊姆稍小的82D罩杯。

腰圍因為緊貼的盔甲,所以能夠準確的測量出來。

五十七公分,相當地細。

至於臀圍,因為盔甲特殊的造型擋住,所以測量不能。

這位女性見到我的時候,並沒有任何招呼,甚至連看我都沒有,持續地做著類似八極拳的動作。

直到傑特森出現,她才停止動作,對著傑特森開口……

「您好,傑特森先生。」

「……」

傑特森沒回答她,而是直接走到距離我三公尺的對向,直視著我。

怎麼可以不回答人家捏?

這種藝術品級的美女是可遇不可求的耶?

「喂!傑特森,這位女騎士是哪來的?我好像沒有在工會的成員中見過她耶?」

「就是個寄生蟲而已,別管她。」

「怎麼可以叫人家寄生蟲!小姐,請問怎麼稱呼妳呀?」

「……」

竟然還是不鳥我!

可惡!

別因為長得漂亮就可以囂張了!

不,長的漂亮是可以囂張沒錯,原諒她吧。

因為傑特森不回答我的問題,所以我轉頭去問了跟著來看戲的成員們……

「你們有沒有人知道她是什麼人?」

「不知道。」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

「新進來的成員嗎?」

「搞什麼,你們也不知道呀……」

「那個不重要啦!李大師!你是要和會長幹架吧!」

「沒錯沒錯!我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才跟來的!是幹架沒錯吧!」

「……怎麼?你們又想開賭局啦?賠率是多少?」

「會長一!李大師五!弟兄們!開賭啦!下好離手!」

「買會長十萬塊!!」

「會長七千塊!」

「會長二十萬!」

混蛋!

都叫我李大師了,賠率竟然比傑特森還高!?

而且還沒人下我的注!這群王八蛋!

「那……那我買師傅!五百塊!」

「銃角,連妳都這麼看不起我喔……竟然才買五百塊……」

「不是的!才不是看不起師傅!那是因為我身上只有五百塊而已!我已經全押上去了!」

「那放心吧!我會讓妳的五百塊變成兩千五百塊的!看我的吧!!」

「這個……益章?媽媽是不是該離開你身上比較好?雖然媽媽很想陪著你,可是這樣你不方便行動吧?」

「嗯?不用喔?老媽就這樣站在我肩膀上,抓緊我的頭髮就好。對付傑特森,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對喔!

都忘記蓋亞站在我肩膀上了,蓋亞的身體實在太小,要是不注意,真的會忘記她的存在。

以後得好好提醒自己才行。

蓋亞對我這樣自信地發言,完全沒有疑惑,真的就這樣抓著我的頭髮賴在我肩膀上不走。

老媽!我不會讓妳丟臉地!

聽到我和傑特森要幹架,這位神祕地女騎士,開口對傑特森說了……

「傑特森先生,這個人,值得您親自動手嗎?」

「也許值得,也許不值。」

「如果是這樣,能否讓他和我對戰?我想試試您教我的武術。」

「什麼!?傑特森教妳的武術?難道妳剛才打的是八極拳?」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件事情?我向傑特森請教武技,應該是秘密才對。難道你原本也是傑特森先生的學徒?」

「我是傑特森的學徒!?」

『噗哈哈哈哈哈!』

聽到學徒這句話,所有來看戲的成員都笑翻天了。

我可笑不出來。

明明是反過來才對,我竟然被這位女騎士這麼看不起。

「妳想和小子過招?算了吧,妳打不過小子的。」

「……」

「欸……我也覺得不要比較好耶?我是奉行不對女性動手的主義者,所以……」

「在身為女性以前,我是一位騎士!請不要用女性的理由來貶低我!」

「……我好像曾經在哪裡聽過這句話……在哪呢?」

「小子,別管這些!你不是要和老夫對戰嗎!快動手吧!」

「原來你在等我動手啊?好喔?那我來……」

「傑特森先生,請您讓我試試看吧!這個人侮辱了身為騎士的我!請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雪恥!」

「真麻煩!妳要上就快吧!老夫沒什麼耐性!」

「非常感謝您的厚恩。你叫什麼名字?」

「我喔?我叫李益章,請親切地稱呼我益……」

「我的名字是阿姆拉!墮天使阿姆拉!」

「蝦密!?」

阿姆拉說完自己的名字後,憑空地從背後打開了七支不對稱,黑色巨大的翅膀。

墮天使!?

要不要這麼奇幻呀這個地球!(д) ゚゚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5月09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白煌羽
如果我是主角,我會在會長說我打不贏他的這句話後馬上把他種在地上
2021-05-06 23:16:43
田中噴太
下一節公布會長的下場( ᐛ ) ᕗ
2021-05-08 17:11:40
因為放逐者都是一堆天兵...=w=a
2021-05-06 23:35:31
田中噴太
後面會講,放逐者的智商普遍低於伊甸爐( ᐛ ) ᕗ
2021-05-08 17:12:12
伯爵廚
上次把媽媽放在嘴巴玩 期待會怎麼調教她
2021-05-07 00:53:01
田中噴太
雖然我曾想過放在屁眼裡玩,不過口味好像重了點,所以棄案( ᐛ ) ᕗ
2021-05-08 17:12:48
三叢火
神話傳說生物應該算是奇幻吧
2021-05-07 03:51:55
田中噴太
對喔,之前好像就被閣下提醒過這件事情,現在修正( ᐛ ) ᕗ
2021-05-08 17:13:16
吼呱
第二個麻糬出場了嗎,?
2021-05-07 08:54:26
田中噴太
會有更多的麻糬( ᐛ ) ᕗ
2021-05-08 17:13: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