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同人】奶油泡芙 x 拿鐵:餘溫17

色之羊予沁 | 2021-05-06 03:31:13 | 巴幣 2460 | 人氣 280


羊\我說:


  換藥了。


  聽完醫生的檢查結果,她的胃病更嚴重了,如果下次回診沒有改善,醫生建議她住院……雖然不是強制性的,但是因為她年紀輕就有這些情況,醫生非常建議奶油泡芙餅乾如果考慮清楚,最好住院調整身體,不要把時間拖太久。


  奶油泡芙餅乾有些無助。


  其實早在幾年前,醫生就說她的胃病是心理方面引起,吃藥其實幫助不大,她的話到嘴邊永遠都只有謝謝醫生,以及否認自己心理生病的事實,所以這次也跟上次一樣,看完之後領藥就回家。


  已經晚上八點半了。


  去到跟魔法師餅乾約好的店家是九點十二分,奶油泡芙餅乾推開門,聞見熟悉的淡淡甘甜味,店員對她有印象所以打招呼,直接說了魔法師餅乾在哪,然後訝異他們這次還帶了其他朋友,奶油泡芙餅乾僅是微笑回應,就上到二樓去。


  她認為自己該坐在魔法師餅乾旁邊,但是他已經坐在外側,裡面則放了包包跟其他東西,只剩下對面的拿鐵餅乾旁邊是空位,在她的面無表情下,被兩餅催促快坐下。


  「還好妳有傳訊息說改到九點,我們就討論到圖書館關門才走,現在剛坐下沒多久。」魔法師餅乾將菜單遞給她,奶油泡芙餅乾全力無視旁邊的餅乾,翻著菜單看著,最後選擇上次想吃但是沒有點的果凍燉飯。


  拿鐵餅乾思考是不是燉飯配水吃起來會像粥比較好下口,她才選擇燉飯。


  「這次回診醫生怎麼說呀?」魔法師餅乾關心著;奶油泡芙餅乾不動聲色地撒謊:「醫生說情況不錯,替我換比較溫馴的藥了。」


  「真的嗎?我替妳感到高興!」


  「我可以看是換什麼新藥嗎?」拿鐵餅乾這時開口了,奶油泡芙餅乾直接當耳邊風,呼喚了服務生點餐,就起身去裝水回來坐著,這時候魔法師餅乾輕咳一下。


  「你要喝水嗎?」奶油泡芙餅乾用手指戳戳水杯,不曉得他為何覺得尷尬?


  「不用,我有紅、紅茶!」他說完就喝一口,杯子放到桌上時壓低聲音:「奶油泡芙,我這次不睡妳家喔。」


  「為什麼?」奶油泡芙餅乾有點意外,她不會讓異性餅乾進到自己家,魔法師餅乾是唯一的例外,為了替他節省一些旅費,她會清出一塊睡覺的地方,兩餅從未有踰越的行為,他們在房裡最常做的事情是一餅躺床一餅躺地毯,聊著魔法相關的事物到睡著。


  雖然這種關係在現在的餅乾眼裡很不可思議,卻是真實存在於他們之間。


  「我讓他睡旅館。」拿鐵餅乾淡淡笑著:「跟我換囉。」


  「妳可不可以別插手?」


  「是我自己決定的。」魔法師餅乾不好意思說著:「我原先就打算睡青年旅舍了,一直睡妳家也很不好意思,因為我會忍不住聊整晚,害妳無法好好休息。」


  「並沒有。」


  餐點上來了,魔法師餅乾低下頭開始吃飯,奶油泡芙餅乾咬咬下唇,如果他都這樣決定了……忽然有種被背叛的感受,是拿鐵餅乾趁她不在時說了什麼嗎?


  魔法師餅乾知道她們之間的事情,所以照理來說,自己該坐在他旁邊而不是這裡,拿鐵餅乾卻一臉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態度,在她旁邊享用自己的餐點——胃一陣激烈絞痛,她下意識想拿藥,袋子露出一半才想起這次的新藥非常強,醫生說一天只能吃一次,她今天有吃過藥就最好不要再吃。


  「喔……」


  然後,很小一聲。


  店內吵雜的聲音都傳不進她的耳中,奶油泡芙餅乾的注意力全拉到拿鐵餅乾身上。


  她看到了。


  奶油泡芙餅乾把藥袋塞回包包。


  她要自己鎮定,只是藥袋露出來而已,拿鐵餅乾又看不出是什麼藥,她是魔法師又不是藥劑師,就算藥名不小心露出來也不會怎樣,頂多覺得是落落長的外語而已,而且就算她知道又如何?


  奶油泡芙餅乾聽到包包裡傳來新訊息的通知聲,她在醫院等時不想錯過魔法師餅乾的回覆就特地開聲音,點開一看是「Latté」傳訊息給自己,奶油泡芙餅乾努力壓抑情緒,胃開始有種熱脹感。


  她想幹嘛?


  眼角瞄到的拿鐵餅乾,是左手拿湯匙挖飯、右手放在桌下打字。


  紅色數字跳成二。


  奶油泡芙餅乾不耐煩地點開。


  Latté:『貼圖。』


  Latté:『妳對他說謊了。』


  奶油泡芙餅乾的手一抖。


  Cream puffs:『妳想怎樣?』


  Latté:『也沒怎樣,但是他信任妳才沒有多問對吧?』


  Cream puffs:『然後?』


  已讀。


  奶油泡芙餅乾拿起杯子灌水、一下子喝光,拿鐵餅乾則是一臉驚喜地跟魔法師餅乾說餐點好好吃,還跟他交換不同口味的果凍,但是右手依然在桌下打字。


  Latté:『如果我跟他說真相呢^^?』


  奶油泡芙餅乾把杯子重重放到桌上,魔法師餅乾嚇到,差點把跟拿鐵餅乾交換的果凍掉到湯裡,奶油泡芙餅乾急忙裝作沒事,不好意思地說著:「抱歉,一恍神就放太大力了。」


  「妳不是生氣就好。」魔法師餅乾放鬆地呼一聲,奶油泡芙餅乾只是笑一笑。


  她確實是生氣啊。


  但是不想讓唯一的朋友擔心。


  「我去洗把臉,可能是坐太久想睡了。」


  「嗯嗯。」


  奶油泡芙餅乾將手機塞回包包,就起身往外走——走到店外呼吸新鮮空氣,一放鬆緊繃的身體,就止不住顫抖跟焦慮,她滿腦混亂,為什麼拿鐵餅乾看藥名就知道了?難道是被她蒙對嗎?頓時難受到極致,覺得自己是可悲的玩物。


  聽到靠近的腳步聲,奶油泡芙餅乾用力握緊拳頭。


  「妳想要什麼?」


  重逢之後,彷服世界末日,從來沒有一天好受。


  「我想要妳健康。」拿鐵餅乾十分平靜,對上奶油泡芙餅乾帶有恨意的雙眼,拿出口袋裡的玻璃瓶,裡面有一粒藥丸:「吃掉它,我就不跟魔法師餅乾打小報告。」


  那是萬用藥。


  奶油泡芙餅乾看到的瞬間幾乎氣笑了。


  濃縮咖啡餅乾給的那顆,她毫不猶豫丟到馬桶裡了,現在拿鐵餅乾又拿出一顆,就直接威脅她吞下去。


  她是不是要說自己真好命?別的餅乾連一粒都難求,自己居然有兩次機會啊?


  拿鐵餅乾知道自己過份了,但是沒辦法。


  原本是打算慢慢說服奶油泡芙餅乾吃萬用藥,可是在看到藥袋的瞬間,她就知道不能再拖了。從住進旅館的第一晚,她就將所有胃藥查過一次,尤其是管制品的類別,才可以一眼認出奶油泡芙餅乾在說謊,選擇用威脅的方式讓她吃藥。


  面對壓迫,奶油泡芙餅乾的胃更痛了……她小心翼翼控制呼吸,終於放棄掙扎,伸手。


  拿鐵餅乾似乎怕她又把藥丟掉,並沒有直接給,而是遞一瓶水過去。


  「妳先喝水。」


  她接過轉開,喝了第一口,含住第二口。


  拿鐵餅乾走到她前方,打開藥瓶。


  奶油泡芙餅乾要伸手拿時,拿鐵餅乾動作迅速將萬用藥丟到自己嘴裡,另隻手掐住她的下顎,在水要流出來時嘴對嘴吻下去——奶油泡芙餅乾嚇到猛吞口水,拿鐵餅乾已經用舌頭將萬用藥推到她的口中,連同魔力,逼迫她把藥吞下去,舌頭還在嘴中探索確定空了才放開。


  「走開!」


  奶油泡芙餅乾用力推開她,不敢置信地喘氣,嘴唇還殘留著觸感,鼻腔充斥拿鐵香……吐不出來,肯定是藥效發作了。


  萬用藥是用魔力引發藥效而不是等吞到胃裡融化才有效,她的思緒一片混亂,回到位置上還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可是心跳怦怦跳著,體溫也在升高……包包裡跳出的通知聲刺耳到不行,螢幕亮起就是一條訊息。


  奶油泡芙餅乾無法忍住不去看。


  Latté:『對不起。』


  「請問這個還需要嗎?」


  「什麼?」奶油泡芙餅乾回神,看到服務生是指她旁邊的餐點……已經空了?


  「不用了,可以收掉,謝謝你。」魔法師餅乾回應著服務生,然後看奶油泡芙餅乾:「她剛剛一口氣把餐點吃光,雖然我覺得是用魔法。」魔法師餅乾壓低聲音:「說有急事要先離開了,我覺得是藉口……」


  「嗯,是因為我。」


  奶油泡芙餅乾直接點破,她再次用牙齒輕磨嘴唇的皮膚。


  怎麼辦?


  忘不掉觸感……


創作回應

所以這次也跟上次「一看」→一樣
2021-05-06 07:15:17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5-06 12:50:38
欹嵐
可以重修舊好就太棒了q
2021-05-06 13:52:36
色之羊予沁
應該還沒修(#
2021-05-07 22:08:11
mushroom
以魔法師餅乾到底跟拿鐵餅乾說了什麼呀?
2021-05-06 16:24:26
色之羊予沁
秘密(#
2021-05-07 22:08:17
無殤
忘不掉就再來幾次
2021-05-06 22:27:09
色之羊予沁
直接習慣就好了(拇指
2021-05-07 22:08: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