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10 深夜問答(下)

空想能手 | 2021-05-05 23:49:17 | 巴幣 6 | 人氣 37


  杰拉爾德拿出白淨的布,擦去武士刀上沾到的沙塵和血滴,並在走廊上像是巡視一樣的行走著,雖然看似心不在焉,但是眼角餘光和耳朵都在注意著周遭的舉動。

  而就在布擦到刀身的中段時,杰拉爾德的視野邊角就出現了數道劍光,配合著這些斬擊,數個人影從他附近崩塌的建築物殘骸中竄出,瞄準的對象自然都是杰拉爾德。

  杰拉爾德對此情況就只是把布放開,把原本拿布的左手快速的移到刀柄上,向前揮出八道劍光,八道劍光勢如破竹的打散了所有對方射出的劍光,並且將那些以劍光為掩護的人影都切成了碎塊。

  「真可惜啊,我可是一直都在注意沒有著火的殘骸呢,你們以為是你們在等著我,其實是我在等著你們呢。」杰拉爾德淡然地看著被大量鮮血染紅的走廊接著說到:「你們的埋伏地點有限的狀況下,我是不可能會疏忽大意的,而且就算一時大意,憑你們這些連A級都沒邁入的傢伙大概連我的鬥氣都砍不穿吧,下輩子再加油吧。」

  就在此時,杰拉爾德突然聽到了一樓的有大量的鬥氣和魔力,從被火焰布滿的窗戶向外一看,馬上就發現了一群從房子裡向外逃去的人們,他一眼就認出了那些人是誰—

  那是三弟與四妹,以及他們的手下,這讓杰拉爾德馬上就會意過來是怎麼回事。

  「喔,用這批人當作誘餌,並讓他們發起猛攻來掩蓋底下破壞房屋牆體的聲響嗎?現在仔細來看這些人的確都是三弟和四妹的護衛呢。」杰拉爾德瞥了一眼面前那些屍體的面容,然後從容的笑著說到:「幹得不錯。」

  杰拉爾德朝向窗戶,並把刀收回鞘中,向下微蹲做出衝刺的姿勢:「但是以為這樣就能逃掉可就太天真了。」

  接著用右手單手抽刀揮向鄰近的另一個窗戶,再窗戶破碎,玻璃渣漫天飛舞之時,自己則把左手擋在自己身前,向著自己正前方窗戶衝去。

  只見當隔壁窗戶破碎之時,底下人群中包括四妹在內的數人立刻回過頭,舉起手臂,向著那個方向射出了大量各色的魔法,然後他們也很快地發現自己攻擊到錯誤的方向,但是也已經來不及了,他們迎來的除了杰拉爾德高速移動的身影,還有再杰拉爾德身前的那些杰拉爾德在半空中高速揮砍出的八道劍光。

  「架起護盾!保護少爺和小姐!」杰拉爾德的三弟身旁的三十多歲的女魔法師率先快速終止了自己的攻擊魔法,並在三弟面前張開了魔法護盾,而其他的戰士類型的護衛則快速的切入護盾與三弟之間的範圍,同時把自己全身包覆住了鬥氣。

  而杰拉爾德的四妹的護衛們則大多來不及跟上這麼急迫的戰鬥,除了一名邁入中年、臉上有著數道可怖疤痕的老練騎士以外,其他人根本來不及趕到保護的位置上,就連魔法師們甚至都還沒收回攻擊魔法,那些斬擊就已經來到了他們面前。

  不過詭異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只見那名臉上有著數道可怖疤痕的老練騎士大喊了一聲「喝!」,大量的鬥氣就會聚到了他的手上,然後隨著他手中長劍的一記重劈,杰拉爾德的斬擊便被抵銷了。

  反觀團隊協作非常迅速的三弟的護衛隊,魔法護盾只擋下了其中的兩道斬擊,剩下的兩道斬擊則切開了那些當在中間的戰士型護衛的身體,甚至連女魔法師都護在三弟面前,用胸口承受了最後一點斬擊的餘波,才讓三弟完好無損地站在原地,三弟的護衛隊瞬間死傷大半,看起來是擋不住下一次的攻擊了。

  而反應遲緩的四妹的護衛隊則因為根本就沒踏到攻擊範圍內而全數存活了下來。

  這還真是諷刺呢,比較弱的一邊反而活了下來—杰拉爾德心裡短暫的浮現出這樣的想法,在這個時候,他的腳跟也終於踏到了地面。

  這個瞬間他立刻就發動了瞬步,衝向了因為受傷而一時注意力渙散的女魔法師,一刀劈開她的腦袋,奪去了她的性命,這個舉動成功消滅了對方最強的魔法師。

  這樣做完之後,杰拉爾德立刻調轉方向,雙手握住刀柄做出突刺的前置動作,殺向那名老練的騎士,老練的騎士則因為後方有著要保護的四妹,所以就算發現了也無法移動半步—

  本該是這樣的。

  「米勒克爾!快閃開!」四妹的聲音冷硬且嚴肅,這樣命令的語氣,讓老練的騎士下意識地往旁邊一閃,而杰拉爾德也看見了向自己的方向舉起雙手的四妹,以及四妹手上發光的紅色戒指和她面前赤紅的魔法陣。

  而老練的騎士在眼角餘光注意到紅光後就立刻開始了行動,用力在地面連踏了兩次,快速的扭轉自己的身體和前進的方向,斜舉著長劍,殺向了杰拉爾德的左側方。

  同時,杰拉爾德的右方也突然出現了數個人影,那是伊內爾傑楊家的暗衛,除了三弟和四妹的以外,父親、母親和二弟的暗衛赫然也身處其中,看來似乎是想替主人報仇。

  「哼,有趣!來啊!」杰拉爾德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爆焰之箭』!」四妹高喊到—

  數條火舌快速的向前延伸,變成了箭頭的形狀,就這樣筆直的射向了杰拉爾德。

  「哈哈,三方夾擊倒是想的不錯,但是—作為正面的妳太弱了啊。」杰拉爾德的武士刀刀尖直接撞上了這支『火焰之箭』的前端,火焰立刻爆裂開來,就算是鬥氣纏身的杰拉爾德也被燒傷了些許的皮膚,但是他不以為意,甚至直接衝進了火焰之中,以最短距離逼近四妹,並用刀尖直接刺穿了四妹的胸口。

  「啊…呃…。」四妹看著自己胸口上的那把武士刀的刀身,看起來十分的平靜,似乎是對這個結果沒有絲毫的意外,坦然的接受了。

  「四小姐!」老練的騎士怒吼著,和沉默不語的暗衛們一齊揮動了手上的武器,突然,一道光束從遠處射來,將聚集在一起的暗衛們直接化為了粉塵,老練的騎士則因為衝的位置靠前而避開了死亡的結局。

  而擺在他面前的是杰拉爾德直接放開了四妹身上的那把刀,從空間袋裡拿出的另一把武士刀後,瞬間揮出的一記簡單的直劈與同樣簡單的橫砍,只不過鬥氣更濃,攻擊的位置更加犀利罷了。

  但是那記直劈在老練的騎士揮劍去擋時,就直接把老練的騎士揮出的斬擊波與長劍一同斬斷,斬擊的餘波還在他臉上又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劃痕。

  判斷情況不妙的老練騎士立刻壓低身體來閃躲緊跟其後的橫砍,勉強地讓自己只被削去左耳的上半部以及一部分的額頭附近的血肉,還有一點點左肩膀的肩頭肉。

  單就這兩記皮肉傷,當然是不可能阻止老練騎士的行動的,他徑直往前,並打算揮出拳頭砸向杰拉爾德時,他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因為他看見了杰拉爾德手腕一撇,將武士刀的刀尖對準了倒在地上,一息尚存的自己的主人。

  作為騎士的他,做出了人生第一次的恥辱之事,他散去了自己的鬥氣,向對方跪下,並請求到:「您要怎麼對我都可以!請您放過四小姐吧!四小姐對家主之位毫無興趣!絕對不會成為您的阻礙的!」

  「喔?但是四妹她平時的舉動都在給家裡抹黑呢,為了未來的名聲的話,我殺了她不是最好的嗎?」杰拉爾德的刀尖又再逼進了一點,並接著問到:「還是你有什麼其他的好辦法?只要你有的話要我停手也是可以的,畢竟我也不想真的把所有家人都殺掉嘛,雖然我也只會留下無害的人。」

  「我…我會阻止四小姐再做出那樣的舉動的!我保證!」老練的騎士看著那閃亮的刀尖,緊張的嚥了口水說到。

  「你拿什麼保證?之前可都沒看你阻止過呢?你甚至都不知道我親愛的四妹妹幹嘛要跟那些男人廝混,你讓人怎麼相信你啊?」杰拉爾德搖搖頭說著,而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四妹卻咬牙切齒的掙扎著,用盡全身的力氣向杰拉爾德舉起了手,就像在說著『不准說』一樣。

  「喔,那你要聽嗎?」杰拉爾德無視四妹拉住自己的褲管,把視線轉投向老練的騎士身上,接著補充到:「順帶一提,你不聽的話我就直接砍了她。」

  雖然自己主人臉上拒絕的臉色讓老練的騎士有些猶豫,不過他最終還是將主人的性命擺到了第一位,即使這樣會違背主人的意願,他也還是選擇這麼做了。

  「請您告訴我吧。」老練的騎士慎重的點頭說到。

  杰拉爾德玩味的看著咬著下唇的四妹,微笑著接著說到:「其實也不是多複雜的問題,單純只是這丫頭喜歡你而已。」

  這句話讓老練的騎士一時沒能會意過來,發楞了五秒左右才終於理解了意思,有著恐怖傷痕的臉上露出有些驚慌的表情說到:「怎…怎麼可能!?四小姐跟我差了至少三十歲,我都已經是半百之人了,身分也只是家裡的名譽騎士,四小姐怎麼可能會喜歡我!?而且…而且四小姐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

  老練的騎士看向四妹試圖確認杰拉爾德所說的只是假話,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主人正臉色發白的試著把臉轉到反方向不讓自己看見,在發現自己的目光後自己的主人又露出絕望的表情撇開了視線,這讓他感覺到杰拉爾德可能不是在說謊。

  「她會到處勾搭男人就是因為你的身分低微,所以她想把自己拉到比你還低微水平,然後再靠著你對她的溫柔和照顧,讓你娶她為妻,就是這樣單純到有些愚蠢的計畫,完全看不出來是你聰明伶俐的主人會想出來的對吧?」杰拉爾德接著說到:「本來她在幾年前就預計要讓你迎娶她,只不過她再之前很愚蠢的問了你的意見,你那時回答的是『一生的目標就是成為一個品格高潔的騎士』,這讓她意識到骯髒的自己只會破壞了你的目標,然後就愚蠢的收手了,也是從這時候她才真正的開始糜爛起來,試圖從其他人身上找到愛,並讓你徹底討厭她,然後自己就能確實地放棄你—。」

  杰拉爾德臉上露出嘲弄的笑容,與四妹絕望的眼神對視著並接著說到:「可惜的是在這段期間你都在她身邊不離不棄,持續溫柔的對待她,結果她對你的愛卻越來越深,對自己的厭惡也越來越重,最後甚至覺得自己向你告白就是汙辱了你的品格,想這麼多無聊的事情,難道還不愚蠢嗎?」

  四妹虛弱的閉上眼皮,眼角流下了淚水。

  「原來…是這樣嗎…是我的遲鈍…害了四小姐…。」老練的騎士握緊了拳頭,甚至把護手都捏出了裂縫。

  「是也可以這麼說啦。」杰拉爾德從空間袋裡拿出一個金屬圓環,接著說到:「好了,前因後果應該這樣就明白了吧?那我就來問你這個最重要的問題吧—作為我的四妹最愛的男人,你願意戴上這個帝國製的爆炸項圈作為我的人質嗎?我不會對你下達任何命令,要怎麼和我的四妹相處也是你的自由,看你要繼續只是個騎士,還是成為她的丈夫都可以,只是在四妹背叛我的時候我就會引爆你的項圈。」

  「…您能保證不用我的性命要脅四小姐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嗎?」老練的騎士用犀利的目光看著杰拉爾德問到。

  「以我『弧光刃皇』的名號為誓,絕對不會要脅四妹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杰拉爾德收斂笑容,正經的回答到。

  「……。」老練的騎士看向四妹,只見四妹的臉頰上掛著兩道淚痕,並虛弱地左右搖晃著頭,似乎在表示拒絕。

  老練的騎士看在了眼裡,卻還是沒順從自己主人的意思,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跪在了杰拉爾德的面前,臉上充滿決心的說到:「請為我戴上吧。」

  杰拉爾德也沒有猶豫,手一伸,把金屬圓環碰向老練騎士的脖頸,「喀」一聲之後,那個項圈就這樣固定在老練騎士的脖頸上。

  杰拉爾德的嘴角也微微上揚。

  雖然四妹現在大概不會高興,不過這樣我就不用殺死無冤無仇的四妹了—杰拉爾德對此真心的感受到一絲解脫與高興。

  但是手上的刀卻還是沒有收回刀鞘內,因為一切都還沒有結束,還有必須清算的對象。

  杰拉爾德的視線先是瞥向宅邸,然後停在了失魂落魄的抱著女魔法師頭顱的自己的三弟身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