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9

玥希縈 | 2021-05-05 21:57:25 | 巴幣 0 | 人氣 44


林投姐走到杜小花的旁邊,看著海報介紹說道:「這是我們公關部的模特兒—紅衣小女孩。」

「這個年紀不能叫小女孩了吧?」杜小花臉色凝重地說道。

「這個吐槽很好,我給五分。」多多在一旁發表。

「嗯……我給七分。」林投姐也點頭示意。

「小花會這麼覺得,是因為傳說中的紅衣小女孩,是個小孩子吧?」林投姐緩緩解釋道:「其實啊,那位是這位的妹妹,因為她妹妹年紀還小在人間到處玩耍,姐姐頭痛不已,只好來這邊工作替她妹妹減輕一點罪行,藝名就是紅衣小女孩。」

「家裡有屁孩很傷腦筋呢。」多多替海報中的模特兒感到嘆惜。

「哼,活該!」人面魚不知不覺來到眾人的背後,看著紅衣小女孩海報一臉的厭惡。

「阿婆,你還不能釋懷啊?」多多說道,臉上寫著真拿你沒辦法。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我是最早出名的,我卻沒有拍成電影?」阿婆非常氣憤地大聲說道:「一個穿紅衣的猴死囝仔就有電影,女主角還是許O甯。」

「那、那個……其實,人面魚也有拍成電影……」杜小花舉起手怯怯地說。

「那是出現在紅衣小女孩的外傳!!我要獨立電影,別想欺騙阿婆!!」人面魚阿婆依舊非常地氣憤,有目珠的人都可以看到魚頭上的青筋了。

「唉,人面魚阿婆和紅衣小女孩哪個有看頭,大家都一目了然吧?」多多用相當老成的口氣,隨後搖搖頭說道,「演藝圈吶……」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再刺激阿婆了。」林投姐跳出來緩頰,拿著半聯超市特價打折品的目錄,遞給阿婆說道:「來!這次的採購一樣要麻煩阿婆了。」

「喔。」阿婆接過目錄,看著上面寫著下殺五折,看著那個數字瞳孔發光,那是死魚眼最有生氣的時候。

人面魚阿婆便拿著號稱阿嬤的LV提袋;綠、紅、藍三色的常見菜市場手提袋,哼著歌愉快地出門採購了,等阿婆走遠林投姐和多多才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這裡的部員……都是知名的都市傳說吧?」杜小花恍然大悟地詢問道。

「沒有錯,我來一一介紹吧!」林投姐笑得很燦爛,數著辦公室的位子慢慢說道:「人面魚阿婆,我就不介紹了,那個位子是紅衣小女孩的,不過她時常在外做外拍的工作,因此不常在這辦公室,那三個是玉山小飛俠的,基本上我一年只見過他們一次,那小花的位子就在多多的隔壁。」

「玉山小飛俠?是那個擾亂登山客的都市傳說嗎?」杜小花問道。

「啊……他們啊……總覺得他們有很多不能說的祕密。」多多說道。

「這樣呀。」杜小花感嘆之際,眼角餘光暼過林投姐,細想著這間辦公室,大概只有部長最不像都市傳說了,就像個平凡人隨意的打扮但又帶點氣質,好奇心的驅使之下緩緩問道:「部長,妳又為何來公關部呢?」

「我啊,原本是在人間飄盪偶爾抓渣男來交替,但是某日從地獄來了個首席判官,邀請我去叫喚地獄做獄卒,我本來是想拒絕的……可是……」林投姐微微地低下頭。

「可是?」杜小花期待著林投姐的答案。

像眼前這種三好姑娘,不太適合去地獄當獄卒吧?

「每天把渣男丟到大鍋裡煮,還可以領固定薪水,這……實在是太幸福了!!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職業!!」林投姐臉上染起淡淡的嫣紅,一臉沉浸在幸福的表情隨後說道:「後來,我服務的業績達到十萬名渣男,都死在我的手中無數遍,展判官便把我提拔至公關部的部長。」

「………」

「嘛、嘛,傳聞……部長就是被渣男騙財騙色,窮困潦倒,幼子因為營養不良死在了她的眼前,在一片名叫林投的樹林裡上吊自殺,死後冤魂不散而被後世稱為『林投姐』。」多多在杜小花的耳邊悄悄地說著。
「部、部長沒想到……林投姐還有這種故事……」杜小花都忍不住眼角泛淚。

那個渣男實在是太可惡了。

「欸欸,部長!後來那個騙妳財、騙你色、拋家棄子,又害妳小孩死掉的渣男,後來應該也來到地獄了吧?」多多一臉好奇地問道,語氣相當直率吐著舌頭,狗尾巴正激烈地搖晃。

這才是身為一名合格的柴犬,要聽的八卦。

「喔,你說他啊?我把他介紹到研發部門,供地獄的眾獄卒發明新刑罰,還有新刑具的實驗用白老鼠,基本上他不用想投胎了。」林投姐笑得很迷人。

哦哦,聽說灌銅湯這招就是部長發明的。」多多興奮地說道。

「你說那個呀?我也是拿他做各種實驗,發現從嘴巴倒入滾燙的銅湯,可以一口氣把他的五臟六腑都燒爛,我就向中央機關提出這個企劃了,沒想到大受好評呢。」林投姐正滔滔不絕地講她的發明。

「真不愧是部長!踩著渣男的屍體步步高升!」多多非常佩服地說道。

「…………」

杜小花心想……這下我不知道該同情誰?

誰叫這渣男運氣不好,死後得罪地獄的公務員……

「杜小花,這次的宣傳地府的專案,我們就一起好好努力吧!」林投姐握著杜小花的手,用非常誠懇的眼神說道。隨後把掛在辦公室牆上匾額的布拿掉,做出了非常雄心壯志的發表:「目標拉一百萬名渣男下地獄!!哈哈哈哈!!」

「部長……我覺得公關部的目標似乎有點怪怪的……」杜小花望著那匾額上面用金色的墨跡,高雅又閃耀寫著『亡者一百萬』,忍不住輕嘆道:「這年頭渣男也是不容易。」

「所以具體要走什麼方式宣傳呢?」多多一臉神采奕奕地詢問。

「這樣吧,你們先跟我去參見大王,匯報這一季的部門進度,路上看看有沒有什麼想法,可以做出充滿衝擊性的宣傳。」林投姐拿起桌上的車鑰匙,步伐優雅地踩在光亮雪白的磁磚上,黑色高跟鞋敲打出果斷又自信的節奏,發出清脆的喀喀喀聲音,讓人不難想像是位女強人的腳步聲。

多多倒是一臉正經認真思考著,良久,才緩緩說出:「我懂了,要挖個勁爆的八卦頭條來宣傳是吧?」

「前輩,我們是公關部……不是某水果雜誌。」杜小花已經不知道該反駁什麼了,這裡就沒有正常的阿飄嗎?

眾人來到地下停車場,林投姐的跑車前,這讓杜小花心想,果然在地府擔任公務員的都很有錢,她和多多都坐在跑車的後座。

杜小花看著跑車內部,高檔的皮製座椅,流線型的車身設計,就連最為常見的黑色,在車內都是多了一點時尚的感覺,讓她這平凡人都忍不住多摸幾下座椅,轉過頭看著做在她旁邊的多多,張著大嘴搖著尾巴像是習以為常,口水和狗毛在非常高檔的座椅上散落一地。
「坐好囉?」林投姐開始發動車子,發出低沉的轟轟一聲,便看到她輕鬆自若地開車,經過人潮眾多的鬧區,走在高速公路上全程瘋狂加速。

兩側車窗外的風景,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在這四季都是夜晚光景的地府,這平原大概永遠都是幽藍的顏色,淡淡的月光和車燈是路上的光源,老遠就可以眺望到,如古代皇城設計的建築身影,但是上路了一段時間,卻絲毫不見有靠近的感覺,可以預想其皇城有多高聳宏大。

在風景不變的長長道路上,飆了整整四十五分鐘才到皇城的附近,兩人與一犬看著前方;掛著冥廣門幾個大字,門外整齊劃一排列著各式各樣馬車、汽車、摩托車、更甚者還有腳踏車,儼然就是交通工具的歷史圖鑑,但所有人在進入門口之後,都是鴨雀無聲異常嚴肅。

   皇城為佔地遼闊的矩形,四邊城牆一邊一個大門,內部又細分許多宮殿和區域,有各式各樣維持地府運轉的部門,長駐在眾多辦公大樓所組成的商業區,甚至還有蜈蚣自強號的月台站,方便獄卒去各個大小地獄工作;除此之外還是閻王區住的地方,寢居、御花園、書房、避暑山莊、各類寢宮與暖閣多到數不清,而裡邊最為重要的宮殿,莫過於審判亡者的地方—閻王殿。

皇城佔地如此廣大,因此可以容納各類車輛進出,但是要車輛管制,並且大部份的區域是禁止車輛通行,除了地府配置的公務用交通工具,傳聞是為了讓閻王方便騎馬。

「好了,接下來要用步行的方式到閻王殿。」林投姐停好車,向一人一犬說道。

杜小花正好奇看著四周,四周艷麗的磚紅城牆,在夜晚的襯托之下,變成深深的暗紅色,但不減上面各式各樣的金雕玉琢,石磚所鋪成的寬廣道路,兩側每隔一段距離就點著燈,只是這些燈都浮在半空中,燭火明亮搖曳,在點點斑斕絢麗的照耀,不難想像若是白天的場景會有多壯觀

「對了,閻王大人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杜小花看著皇城忍不住問道。

皇城一看……就明白這完全是陰間的皇帝配置。

「一個常翹班去人間『勘查』的任性老闆。」多多回答。

「一個非常正經、嚴謹,做事又一絲不苟的霸道總裁。」林投姐也同時回答。

「呃……你們描述的真得是同一個人嗎?」杜小花不解地問道。
「嘛、嘛,撇開翹班這個點不談,大王的確是有兩把刷子的實幹老闆,地府的地獄審判制度全是閻王大人建立下來的。」多多描述的時候,眼神中盡是佩服的神情。

「沒錯,在很早期的時候……人界和天界連地獄的觀念都沒有,這邊只是蠻荒之地,亡者想怎樣就怎樣,但至從大王來了之後,審判制度慢慢被建立起來,直到地府的首席判官—展飛的出現,審判制度開始隨人類的歷史越來越多元。」林投姐又再一次滔滔不絕,說著地府成立的歷史發展。

「哦、哦,原來閻王大人是這麼厲害的人啊?那他為什麼那時會來到蠻荒之地呢?還是說他原本也是亡者?」杜小花好奇的問道。

咦?」林投姐很顯然是被杜小花的問題給問倒了,後世所有的地府員工都只知道,閻王建立審判制度的這一段歷史,但是他從何而來?為何而來?

到是沒有人知曉。

「哼哼……看來諾大的地府,就只有本大爺知曉這段典故了。」多多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態,用極度誇張的表情緩緩說道:「在盤古開天闢地之初,天庭才剛剛建立,元始天尊從廣、閻、戰、孤,四位候選人當中選一位當天子,但四王之爭必有傷亡,最後由廣擔任玉皇大帝,而閻王當然就被發配邊疆,流放到地下的蠻荒之地這裡來,但是玉帝絕對沒想到,閻王居然搞了個地府出來成為大王。」

「可愛的多多,你怎麼知道這些的?」林投姐停下腳步,撫摸著多多的頭。

「哎呀,討厭、人家可是從山海經問世的時候,就存在了喔。」多多一臉得意地說道。

「你騙誰啊?還山海經咧……要是這樣你到底幾歲啊?」杜小花滿臉不相信說著。

柴犬的壽命了不起幾十年吧?

「喂!新人,詢問一位紳士的年紀,是件很沒禮貌的事情。」多多立馬換了表情正經地說道,爾後用歡快的腳步繼續向前行,回首笑道:「啊,忘了說,要走兩個小時才到得了閻王殿喔。」

「蛤?兩個小時?」杜小花露出驚訝的表情。

漫長的路上思考著這實習生一職,是不是個雷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