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This Broken World》EP.16—「天蠍座」

ReN | 2021-05-05 21:44:49 | 巴幣 14 | 人氣 98



<>

  自黑羽與他的同伴重返戰場的這段時間內,其他剩下來的「怪物」都被史黛娜等人收拾掉,換句話說現在擋在黑羽等人面前的只有等級四這一障礙。

  可是,要突破這一難關卻絕非易事。

  在過往曾經發生過單單是一隻等級四的「怪物」便剷平了一庭城市的災害。當時國家群對「怪物」尚未有一套有效的應對策略,最終損耗了五分之一的軍隊才平復下來。

  為了警惕人類對「怪物」的防犯,以後被記入了歷史教科書中,也因此發展出專門對付「怪物」的軍事企業。

  儘管並非出於自願,可是作為自由聯邦的軍人,黑羽自然也被要求接受各種教育,因此亦知道「怪物」的可怕之處。正因如此,才會感到不安。因為眾人接下來要對付的便是極具破壞力的等級四「怪物」。

  「可是黑羽,那可是等級四啊,你有什麼辦法嗎?我想不用我說,正常的攻擊手段是不可能對它起到作用的。」洛德面露憂慮的神情。

  正如洛德所說,等級四跟其他「怪物」的分別在於肉體強度的變化。

  不僅是肉體強度,體內儲存的生體能量以及個體大小都讓等級四比其他等級較低的「怪物」來得危險。

  再者,黑羽等人即將要應付的更是在「怪物」之中的變異個體。面對這些突變出獨有器官的「怪物」,更是不能用常規的戰術和武裝對付。

  「我明白的,所以才要求『那個人』把這玩意送過來。」

  黑羽將視線放到手上抱著的步槍,示意這便是自己的應對手段。

  那是一把全身都呈現深邃黑暗的突擊步槍。

  跟軍隊中的標準武裝不同,步槍的槍身比起正常的步槍要來得大,且槍管亦因應黑羽的要求而特別設計,將其與槍身一體化,以承受強大的射擊反饋。

  如果光是從外觀來看,難以想像是能夠量產的槍械。

  若是用作對人的話,正常的步槍已經足夠。可是黑羽手上的步槍明顯超出了對人戰時的需求,更像是為了對付重型機甲而設。

  事實上,這把步槍也正是因此而被特殊設計和製作,因此可以說是黑羽專用的武裝。

  先不論步槍設計的目的,光從槍身的大小以及彈藥的口徑便能夠想象得到後座力有多麽強大。假若將其分配給一般的士兵,恐怕在開完一發便會廢掉一隻手臂。也因此只有身為生化士兵的黑羽能夠使用。

  「哦哦!已經完成了嗎!」洛德亢奮地說道。

  一向沉默的賽恩也被黑羽的步槍所吸引而罕見地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不,這還只是試作品而已。」黑羽稍為低落地說:「開發部門的那群人說是沒有更多的實戰數據,無法再作更進一步的調節和改良。」

  「沒想到『那個人』居然願意把未完成的武器拿出來呢。」洛德略為驚訝的回應說。

  「事實上她也不肯。」

  「……哈啊?不,那你是怎樣--」

  黑羽已經預料到洛德接下來要說的話,因此率先打斷他。

  「只是單純的軍階和權限而已。雖然我並不是特別想要升職,可是也就只有這個時候能夠感受到提升軍階的好處。」

  「你這人啊……」洛德一臉傻眼的望著黑羽說:「待會回到艦上小心她把你的左手強行扯下來喔。」

  一旁的賽恩也點頭附和。

  「那也要我們能夠回得去才行。」

  黑羽淡然地指出將要面對的現實,並將目光放到仍在升起狼煙的前方。

  在濃厚煙霧中隱約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身影,那是一道高約三至四米的影子,輪廓就像一隻昆蟲。

  那是等級四的「怪物」,吸納了其他生物的基因而突變的「混種」。

  牠宛如蠍子一般在陸地上爬行著,可是那八隻巨大的節肢腿腳卻令人難以將其跟蠍子聯想到一起。作為蠍子的特徵,能在尾部看見一條被甲殼包裹著的尾巴,然而尾巴的尾端卻不具有尖刺,反而生長出一個柔軟的球體,並且在球體的尾部長有類似花瓣般能夠張合的器官。

  「那就是等級四嗎。」黑羽自言自語說道。

  儘管方才已經目睹過牠的身姿,可是那時候是以上方俯瞰的角度,只能看到牠在地上蠕動的姿態。

  然而若將視角移至平面,才能夠感受到眼前的生物被稱為「怪物」的原因,因為牠的身姿和形態實在過於詭異,光是站立在牠的身前便會不由得感受到一般寒意以及懼怕。假若跟牠四目相對,一般人恐怕會當場瘋掉。

  不過黑羽等人早就目睹過比這更為可怕的事物,猶如地獄的戰場,這點程度的東西根本無法帶給他們恐懼。不僅如此,甚至連一滴冷汗都沒有流下。

  「那麼,你到底有什麼謀略對付這種東西?」

  儘管黑羽想方設法將牠們引入工廠,再將工廠的基層引爆破壞,用倒塌的建築減少牠們的數量,可是最重要的地方黑羽卻沒有提及到。

  到底該怎樣才能打倒眼前身軀龐大的「怪物」?

  黑羽沒有回應洛德的提問,反而是透過耳機向同伴們發出指示。

  「『眼』透過狙擊進行掩護,『黑客』則以無人機的槍械對牠的眼部進行攻擊,干擾牠的視野。『戰車』以智慧型重裝散彈槍對外殼進行打擊,『劍士』集中攻擊沒有被外殼覆蓋的關節部位。」

  同伴們在接到指示後均無言地開始了行動,可是卻只有一人對黑羽的指揮感到疑惑而開口發問。

  那人便是沒有接到任何指示的史黛娜。只見她一臉納悶的呆站在原地說:

  『等等「黑鴉」,你忘記了給予我指示。接下來我該怎麼行動?』

  「『雪』負責將人質護送到母艦,然後待機。」

  『待機……?抱歉我不是很明白,是指我只用把人質送到母艦就好了嗎?』

  「就是這個意思。以防你有誤會我再清楚說明一下。一旦護送人質到母艦上,你只需要在艦上待命就好,直到我下達進一步的指示。」

  『那是指,我不用加入戰鬥嗎?』

  「就是這個意思。」

  然而,史黛娜對黑羽的決定似乎感到不滿,從耳機中能夠聽到史黛娜不忿咬牙的聲音。

  『我無法接受!我明白自己的能力在面對「怪物」時是無用武之地,可是也不至於將我排除在作戰之外!即使我的隱身面對「怪物」無法發揮作用,還是能夠在其他方面--』

  沒有等待史黛娜說完,黑羽便不耐煩的打斷了她。這是史黛娜第一次聽見黑羽如此低沉的語調。

  「我說了待機。還是說,你不願服從我的命令?」黑羽冷峻地說:「這支部隊的隊長是我。既然你現在是我轄下的隊員,那麼便有義務聽從我的指揮。我認為你的能力派不上用場才命令你待機,還是說你覺得我的判斷出錯了?」

  『……不。』

  面對黑羽那無比正確且客觀的反駁,史黛娜也找不出任何破綻,只能老實聽從黑羽的指示,隨後切斷了通話。

  「真是強硬呢~」洛德譏諷地說。

  『「黑鴉」說的都是事實。的確她的能力在面對人類時十分派上用場,可是如今的狀況卻是礙手礙腳。我們可沒法在照顧她的同時跟等級四戰鬥。』

  「可我怎麼都覺得你只是單純地討厭她才這麼說呢?『眼』?」

  『事實上我的確不太喜歡她。只是在那個金髮混帳的安排下突然加入我們的人,我沒法認同她是同伴。』

  「這我也懂。畢竟她並沒有跟我們一起經歷過『那場戰鬥』,即使能力再出眾,我也不可能徹底接受她。你說是吧,『黑鴉』?」

  黑羽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只是露出了一副略有所思的表情。

  「……閒話說夠了。各員,準備戰鬥。」

<>

  響亮的轟炸聲在暗夜中接二連三地響起。在黑夜中,紅髮的青年不間斷地扣下雙手緊握的板機。

  身為生化士兵,洛德的雙手都接受了改造,以生化肢體替換而成。作為失去了血肉之軀的代價,洛德能夠跟智慧型武裝直接連接,以大腦輔助處理武裝的火器管制系統。

  洛德的手臂上設有數個大小不一的接口,那是為了跟不同型號的武裝進行連接。除了威力巨大的重型火器外,亦能夠跟手槍、步槍、狙擊槍等槍械連接。

  儘管能夠使用不同的智慧型武裝,可是對洛德而言還是重型槍械最為習慣,也因此總是看見他使用重型武裝。

  現在,洛德則是手持成對的重型散彈槍。

  跟一般的散彈槍不同,洛德使用的槍械為特殊設計,在槍把中安裝了智能晶片,能夠藉此作出如追蹤、繞過障礙物等不同模式的攻擊。然而,以上的武器性能卻伴隨著複雜的操作。

  若是普通人進行操作,恐怕在射擊後便會因繁瑣的火器管制系統而產生致命空檔,可是洛德能夠以大腦直接進行處理,因此能夠作出連貫性高的連鎖攻擊。

  正如直到剛才為止,洛德都在鎖定著「怪物」的外殼,以接連擊出的彈藥都在針對特定的位置進行打擊。

  然而,這似乎並未能造成太大的傷害。只見在爆炸產生的爆風散去過後,「怪物」的外殼確實受到了損傷,但是仍未能對外殼之下的肉體造成傷害。

  「不會吧……都這樣了還沒能破壞掉牠的外殼嗎?」洛德略感失落的抱怨道。

  「喂,『劍士』!你那邊如何!」

  洛德望向另一旁的賽恩並詢問他的進展。

  然而賽恩早已失去了身影。正確來說,是在洛德開口之前,賽恩早已憑藉著自己的速度與爆發力進行了三次元的機動移動。

  賽恩的雙腿藉由改造成生化義肢,獲得了過人的爆發力及速度。一般人若要完成一百米賽跑平均需要十四秒左右,世界紀錄則是九秒。然而對賽恩而言,九秒早已足夠他完成三百米的路程。假若無視對身體的負荷,甚至能夠在十秒內完成五百米。

  若是將如此荒唐的速度配合上槍械的使用,恐怕敵人在回過神來以前便先被擊倒。然而,賽恩卻不擅槍械。即使是最容易運用的手槍也難以取得高命中率。相反,賽恩則是在使劍方面有著驚人的天賦,因此在軍隊高層的破例之下被允許佩刀踏上戰場。
  
  為了使賽恩的劍術能與他的速度配合,使用的刀劍也是由開發部門特殊設計。

  刀身使用了極其堅硬的素材,卻又宛如紙片般薄利。在刀鞘上亦設有猶如槍械的板機,只要扣下板機,太刀便會以音速破鞘而出。配合上賽恩的速度,作用於太刀上的力量可以輕易斬斷合金。

  「……不行。關節的肌肉十分堅韌,我的劍無法斬斷。」

  即使賽恩嘗試了多種方法,依然無法斬開「怪物」的腿部關節。彷彿「怪物」的肌肉吸收了劍上的動量一般,每當砍進關節時,只會感受到柔軟的手感。

  『這裡是「眼」。已經破壞掉「怪物」位於尾巴的外殼,「劍士」試試看能不能斬斷牠的尾部。』

  「……嗯。」

  輕聲回應的賽恩二話不說便往「怪物」的後方奮力奔去。

  察覺到這點的「怪物」並不打算老實等待他的到來。

  本來的話「怪物」並沒有正視過黑羽等人,只是將他們視作食物而已。可是隨著黑羽等人接連發出猛烈的攻勢,以及將保護尾部的外殼粉碎掉,「怪物」才首次將他們視作威脅自己生命的敵人。

  此時此刻「怪物」早已不打算捕食他們,而是盤算著該如何了結他們。

  只見「怪物」頓時伏身蓄力,猛然將自己的尾巴橫向一掃。

  土地上頓時塵埃飛揚,濃密的塵煙擋住了眾人的視野,只能夠從塵埃中隱約看見橫掃而來的尾巴。然而速度之快,即使能夠看見正面而來的攻擊也難以安然無恙地躲過。

  可是賽恩卻憑藉著過人的反射神經躍到半空之中,有驚無險地閃過這一擊。然而,賽恩並沒有回落到地面。相反,只見賽恩在半空中再次蓄力,彷彿在空中存在著牆壁一樣,以空氣作為踏腳板奮力衝刺到「怪物」的身後。

  賽恩的義足除了帶給他非凡的速度,同時亦賦予了他一般人無法實現的,三次元機動力。

  在義足的足部安裝了半成品的懸浮系統,能夠使賽恩在極短時間之內懸浮在半空之中。剛才的三次元機動便是使用了懸浮系統在空中蓄力,因此在旁人看來就像是能夠立足於半空一樣。

  賽恩躍進的方向無他,只能夠是在揮動尾巴後回到原位的尾部。

  重力的加成、義足的爆發力、劍鞘的加速裝置,三種不同種類的力量疊加在一起,此時此刻附加在劍上的力量早已超越了需求。

  只見賽恩的腰間露出了一剎那橙紅色的光輝,下一瞬間便已經砍下「怪物」的尾巴。

  即使肉體得到了怎樣的強化,受到了損傷還是會感受到痛楚,這一點對於任何生物而言都是平等的。

  蠍子本來就沒有聲帶,即使在經過了突變後也是如此。失去了尾部的怪物只能夠以痙攣的姿態代替悲鳴。

  鮮紅色的血液宛如海嘯一般從「怪物」的尾部噴出。還好其他人位於遠處所以並沒有染成鮮紅,然而賽恩則倒霉了。不僅是刀身,全身上下都受到了「怪物」的洗禮。

  厄運與幸運是兩面相反的卡牌,如果以被噴得一身血液來換取勝利,想必誰都不會在意。至少,對於賽恩來說是不怎樣在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見洛德頓時哄堂大笑,不能自已。

  「這身裝扮還真是適合你啊!」

  就連位於遠方的艾米莉亞也面露難色的說道:

  『……抱歉,能請你一會兒不要靠近我嗎?』

  『同上。我可沒有興趣跟「怪物」的血液進行親密接觸。』萊拉也附和地說道。

  在一旁看著同伴打鬧的黑羽也不禁身子一震,面露笑容。畢竟才剛經歷了一場死戰,同伴之間的笑鬧聲使得他頓時有了活著的實感,這才是他開口大笑的原因。沒錯絕對是這樣。

  然而,黑羽的笑容卻突然僵硬了。

  明明眼前的等級四已經確實地斷了氣,四周也沒有任何「怪物」的氣息,可是一般寒意卻不由來得纏繞到背後。

  然而,那不是錯覺。

  黑羽猛然轉身一望,看向身後那空無一物的天空彼端。

  同伴們也察覺到了黑羽的異狀。

  『黑羽,怎麼了嗎?』艾米莉亞問道。

  艾米莉亞的關心卻沒有得到回應。

  認識了黑羽這麼久,遭到無視還是頭一次發生。然而根據艾米莉亞對黑羽的認識,她知道黑羽不是如此薄情的人。這麼一來,就只能夠是發生了什麼。

  艾米莉亞將狙擊槍的瞄準鏡對著黑羽。瞄準鏡中的黑羽正露出一副嚴峻的神情,像是警戒著什麼似的。

  這時,黑羽終於開口說話,然而卻不是回應艾米莉亞的關心,而是向萊拉提問。

  「萊拉,派一部無人機到座標W84,看看有沒有什麼異樣。」

  『可以是可以,可是怎麼了?突然變得那麽神經質--』

  起初還不理解黑羽的目的,可是當無人機的畫面傳回自己的大腦後,萊拉頓時露出了跟黑羽相同的表情。

  「回答我,萊拉。是『哪一隻』?」

  『…………』

  沒有得到回應。

  並非萊拉刻意無視黑羽,只是單純地,害怕到無法說話。因為被畫面中的那頭「怪物」的身影給震懾到。

  「回答我,萊拉。是『哪一隻』?」

  黑羽重覆了剛才的提問。這次,黑羽的語氣變得焦躁起來。

  『……是「天蠍座」。』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感覺是等级五出现了[e17]
2021-05-05 23:17:50
ReN
這就請期待下一話了www
2021-05-06 00:30: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