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華亂放》01.日記

說說扭扭扭 | 2021-05-05 10:43:50 | 巴幣 2 | 人氣 52


上一篇:序章
《惡華亂放》01.日記

  聽說長公主殿下前幾天落水了。
 
  聽說卡恩蒂絲殿下醒來後性情大變,本來動輒大喜大怒的人,現在卻像個人偶般平靜。
 
  聽說長公主這幾天都關在房裡,一次也沒召見過面首。
 
  聽說長公主殿下總擺著冷冰冰的臉,是想換個方式折磨下人嗎?
 
  聽說是傑瑞德大人在湖邊求愛,嚇到了殿下。
 
  聽說卡恩蒂絲殿下厭倦了現在的面首,怕不是又要召新的進宮?
 
  聽說長公主上次趕走了新來的年輕侍女,嚇得人家都哭了。
 
  聽說、聽說……
 
  皇宮內最不缺的,便是流言蜚語。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環境,大部分的宮人沒能有什麼消遣娛樂,蒐集不同的談資加油添醋,成了他們活著的重要養分。
 
  而近日最受歡迎的話題,便是長公主卡恩蒂絲的事了。
 
  卡恩蒂絲.戴.霍貝,康緹南大陸上神聖霍貝帝國的長公主,皇帝艾里森.戴.霍貝的姊姊。
 
  卡恩蒂絲和艾里森,兩人是一向繁衍不盛的霍貝家族僅存唯二的血脈,其餘包括二兄一姊一妹的手足,都在殘酷的後宮爭鬥中先後離世。其中,卡恩蒂絲是先后直出的嫡系長女,艾里森則是先皇的兄長──康拉德親王──的獨子。親王早逝,為了庇護這個年幼的姪子,先皇於是收養了艾里森。
 
  霍貝皇室的繼承權無關性別,因此先皇對於兒女皆給予了一視同仁的教育。然而不知何時起,卡恩蒂絲的舉止逐漸變得放縱且乖僻。不僅玷汙了早期被眾人視為才思聰敏的稱譽,耽溺於豪奢享樂,她還喜怒無常、總是提出任性的要求,並時常對朝臣貴族口出狂言;更甚者,其於十八歲起便開始沉迷男色,世家公子中,不論品行如何,凡姿容端正者,大多曾受過長公主的邀請會面,卡恩蒂絲放蕩的名聲也開始為眾人所知。
 
  而勤勉踏實、優雅謙遜的艾里森,也由此擠下了自己的皇姊,獲得了繼承權,進而在先皇過世後成為現任的皇帝。
 
  朝臣貴族們為此既喜且憂,喜的是沒有讓敗壞皇家風氣的長公主繼位,憂的是皇帝艾里森的血統其實一直有些爭議在暗中流傳。
 
  神聖霍貝帝國是有後宮制的,皇帝除了以皇后為正妻外,可另納其他女性為側室,以夫人的身分在宮內生活,並視情況配予別宮。而儘管先皇並不是特別風流的類型,後宮內還是另立有三位夫人,在艾里森繼位後的現今,僅剩二位夫人還活著。其中一位還在宮內,而另一位則已轉入修道院,清修靜養度過餘生。
 
  當年康拉德親王和王妃結縭五載卻一直無所出,直到第六年終於生出了艾里森,然而王妃也在生產隔天因過於虛弱逝世。巧合的是,那一年不只是王妃,先皇所寵愛的莫利夫人也在稍早於王妃前,因難產而過世。據稱母子均沒能保住。
 
  這對悲痛的皇家兄弟,並沒有因為同樣喪妻而同病相憐,反而不相往來了好一陣子,直到艾里森滿周歲那年,才又恢復聯繫。也從那時候起,先皇開始頻繁地召康拉德親王帶著兒子進宮探訪,似是很喜愛這個聰穎俊俏的小男孩。
 
  也就是這個時期,關於艾里森身世的流言,逐漸緩慢而又隱晦的蔓延開來。
 
  卡恩蒂絲──當然是換過內裝的版本──停下手上的高級羽毛筆,看著自己整理在日記本上的內容,長嘆了一口氣。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週了,雖然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多虧了黛西的幫忙,她也大概能掌握這宮內的環境及一些重要的資訊。
 
  當初她宣稱自己失憶時,身邊的三人反應不一。情感豐富的黛西首先就摀住嘴開始不住地掉眼淚;斯肯納醫生則是饒富興味地打量著她,雖然眉頭是皺著的,但她隱約感覺出這個擁有細長眼睛的男人微微透著一絲笑意;至於皇帝艾里森──這副身體的弟弟,先是顯露出錯愕,接著是憤怒,然後是哀傷,最後卻又雙眼發亮的抿緊了唇,握住她的手要她什麼都不用擔心。那個臉色變化之精彩,令她不禁有點想笑。
 
  他們討論了一下,考慮到宮內環境複雜,加以艾里森才繼位一年多,各方局勢尚不穩定,因此決定將卡恩蒂絲失憶之事隱瞞。在卡恩蒂絲能夠掌握情況,表現如常之前,都以需要靜養為由,避免和其他人見面。
 
  這段時間,她為了瞭解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以及摸清皇帝弟弟這個最大的靠山,蒐集了許多蜚語八卦,甚至冒險接納了一些新進的侍女,想建立一個小小的情報網。然而儘管已經交給黛西過濾過背景了,還是發現裡面混了一個手腳不乾淨的小老鼠,以幫忙打掃房間為由,在擅自翻動卡恩蒂絲的梳妝櫃時被她撞個正著,直接就給攆了出去。
 
  但也多虧那個傻孩子,她在翻亂了的梳妝櫃中發現了個暗格,裡面放了一本皮革書封裝幀精美的日記本──正是她手上的這本。
 
  一開始她怎麼也翻不開書頁,直至她注意到書封的上方有個小小的凹槽,裡面鑲著一片像是水晶的薄片。也不曉得是怎麼個福至心靈,她直覺想到現代科技的指紋鎖這種東西,便試著把手指按上去。十根手指按了一輪,到左手大拇指的時候,日記本抖了一下,然後就「喀」的一聲打開了。
 
  看了幾篇之後,她確定這是卡恩蒂絲的日記無疑。卡恩蒂絲寫日記的方式相當縝密有條理,在厚厚的日記本內,還針對幾個主題或對象另外獨立紀錄,對於她了解這個身體及這個世界有非常大的幫助。有趣的是,這些日記的內容跟她所聽聞的傳言大相逕庭。
 
  「原裝版」的卡恩蒂絲,其實非常清楚外界是怎麼評論她的。
 
  惡女、毒婦、淫姬、炸藥公主……真是怎麼難聽怎麼來。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卡恩蒂絲在外就是這麼表現的,不論是參加貴族沙龍時刻薄的挑三揀四,或是突然闖進朝政會議指著看不順眼的大臣破口大罵等,都不是一般有教養的人會做出的行為。
 
  然而日記裡,卡恩蒂絲把為什麼這麼做的理由都寫出來了。一個無理取鬧的人,是不會刻意記錄這些的。比如說,那次闖進議會的事件,要不是有她即時鬧場,艾里森可能便要在權臣的刻意搬弄威逼下,允諾不平等的地方交易條款。這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對於一個新任的年輕皇帝來說,那個場合要是妥協,便等同於自身的威權不被底下的人放在眼裡。
 
  艾里森並非沒有手腕的人,但他還保有年輕人的壞習慣,不太善於拿捏分寸,要嘛隱忍得太過,要嘛極端的殺伐決斷。大概還要再過個一兩年,這個弟弟才會更穩重圓滑一點。
 
  ──這是過去卡恩蒂絲在日記裡下的評論。
 
  因此她看出來了。綜合她所蒐集到的那些秘辛八卦,關於艾里森的出身也許不是那麼光明正大這件事,卡恩蒂絲以自身的墮落來掩護優秀的弟弟,為的是鞏固弟弟艾里森的皇權。
 
  收編面首便是其中一種手段。一個沉迷男色、碌碌無為的公主,既不會威脅到皇帝的地位,也不容易讓那些自視甚高的大臣產生親近的念頭。雖然由於艾里森對姊姊的愛護眾所皆知,故仍有少數人想藉由討好她來獲得一些好處或表示結為姻親的願望,但放蕩的公主只負責玩男人,並不會甘願招個駙馬綁手綁腳,剛好可以利用這個形象來擺脫無聊的貴族說親,同時視情況拉攏特定的世家。
 
  闔上日記本,聽著皮革書封自動「喀」一聲鎖起,水晶薄片微微一閃,她再次長長吁了口氣。
 
  這幾天,卡恩蒂絲養著面首的別宮那裡,一直傳來會面的要求;黛西也說,最近開始有些貴族透過家中女眷來問候長公主的情況,想打聽消息。她捉摸著自己再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現在她就是卡恩蒂絲,好像理所當然得過著卡恩蒂絲的人生。就算她不願意,但看著真心關懷她的艾里森,總覺得自己有股使命感要代替原本的卡恩蒂絲守護這個弟弟,至少也不能拖人家後腿造成麻煩。
 
  但皇宮爭鬥什麼的,對於一個前社畜面癱OL來說,實在有一定的難度。
 
  原裝版卡恩蒂絲曾在日記裡寫過她的夢想:她預計在艾里森登基的第四年,國事政局等一切都會穩定下來。到時,她想擺脫這個充滿拘束的皇室身分,去各國旅遊。為此,卡恩蒂絲已偷偷在民間置辦了一個小小的產業,做為日後自由生活的基石。
 
  這樣的計畫,也是現在的她最大的退路了。
 
  還有三年。
 
  那麼就在這剩下的三年中努力一把,也當作是對佔據了卡恩蒂絲身體的賠罪,她會盡力幫助艾里森穩固皇權,過上順遂璀璨的日子。然後,代替卡恩蒂絲實現自由生活的夢想。
 
  拍拍自己的臉頰,打起精神,從今以後她就是卡恩蒂絲‧戴‧霍貝,帝國美麗又放蕩醉人的惡之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