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hattered Borders 碎裂邊境 單行話 序章

張大凱 | 2021-05-04 19:47:51 | 巴幣 0 | 人氣 41

前言
在這個世界上經過了兩次的擴及全人類規模的戰爭,而在第二次大戰後的一百餘年人類一直極盡全力的維持著這個世上的和平,如同呵護仍在蛋殼中孵育的這個烏托邦一樣,最終,人類沒有敗給在權力、資源或是土地的利誘去引發戰爭,而是被更原始的存在擊敗,那便是「慾望」。
渴望擁有一切、渴望於俯望眾人,在強權政府瀕臨內政、外政、財政、民粹上的崩潰點,世界上不少財團以第三世界國家為起點,將這些國家一一用慾望腐化,到處充斥著黑白混濁的交易和勾當關係,讓這個世界多出了一個新的無名威脅。

在北方的羅西亞聯邦解散之後,世界列強少了一個共同的敵人,在面對羅西亞聯邦技術的流出,各大國之間不平衡的軍力、利益關係,於往後的十年間使的各國開始互相出檯了相關的條約牽制,這也為世界的緊張上了一道保險。但是在第三世界國家的紛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伴隨著舊世代的牽扯與留下來緊張而混亂的地緣政治關係,諸如厄亞公國、阿特蘭聯合等第三世界的小國便陷入了與周遭軍閥天天劍拔弩張的關係,更隨著羅西亞聯邦倒台後,本已破爛的第三世界國家,有的政府更遭受來自「財團」們透過賄絡、暗殺、利誘、操縱民意、毒品、軍火乃至私人武裝的力量,將國家佔為己有,打著「無國境的自由世界」的口號,加速著第三世界的貿易、衝突、乃至國家權力的交替和予奪,在強權自身焦頭爛額於國內的政治惡鬥,給了這些財團在第三世界萌芽生根的機會。

在這些財團運營的政府手中,有一股過去未曾有過的新興力量活躍於世界的舞台,那便是於劃破天空、穿越音障的那些戰鬥機,透過從羅西亞聯邦所收購、掠奪來的工業技術和企業,一些二代乃至三代的戰鬥機得以養護,並藉助經濟作物產生的特別加工的生質燃油,獲取到了與高辛烷質燃油熱效率接近的燃油來源,戰鬥機的修復和養護被這些財團進口至黑市並作為生財工具。
這些戰鬥機被投入於第三世界這個無論強權、地方國家或是軍閥三不管的航路上,其中以沙漠綠洲都市為首的阿特蘭,便是這些紛爭之地的要衝,也是這些戰鬥機雇傭兵們的絲綢之路,引領著載滿各路軍閥、財團的軍火訂單、藥物、毒品、黃金、戰鬥機等各式各樣貴重物品,凡是想要載著這些東西平安無事的從阿特蘭往西方前進,這些戰鬥機雇傭兵們就會護送著這些「母雞」們完成每趟運輸的旅程,這便是這些曲折於生活的戰鬥機雇傭兵們的故事..........也是唯一的方式記錄這些被看做用以鬥爭「手段」之一的消耗品們的傳奇。

正文

繁榮奢華的城市、一望無際的沙漠、生意盎然的綠林、寂靜死沉的荒廢土地,在這三萬英呎之上冰冷的高空,沒有飛翔的鳥類或是任何有生命跡象的生物,有的僅有冰冷的飛機、熾烈的太陽和些許靜電帶來的無線電雜音...........在數道航跡雲的頭端,三駕護航戰鬥機和一架大型的運輸機組合而成的運輸編隊正日常的執行著他們的「運輸」業務。

此時的「母雞」上的成員組們正盯著電子艙中央的告警螢幕,一條明顯的雷達照射已經跟著這架運輸機30秒鐘,駕駛艙裡的氣氛顯得十分凝重.......距離阿特蘭只剩50哩,本以為這次可以平安的走過這條航路,結果面前這片格外陰森的谷地卻傳來了一個不吉祥的照射訊號........眼前鶺鴒峽谷充斥著各種傳說,有吞噬商人貨物的蛇、藏於地形會說話的石頭、說著方言搶旅人行囊的老鷹........還有佇立於地面隨時會往天上飛的仙人掌。

正當母雞的副駕駛和電子官傻傻地盯著告警面板的信號思索著眼前未知的威脅,此時旁邊蓄著鬍子的大叔看了一眼,便說到:

“方向260......265.......看起來有三道信號,信號強度應該是來自航路的前方的那塊峽谷地,印象中近二十分鐘也沒有其他的民航飛機來往,那這個不意外就是「盜賊」了吧?根據ID Matrix的分類信號顯示的是R Type,而且是從前面來的話.........那這次來的就是「空賊」了。”

看著正副架駛的表情,這條航路雖說是比平常薪水豐厚了2.5倍的工作,但看著那些會飛的「空賊」們拿著微波爐持續照射著搭乘的飛機,

還有會噴火炸死人的鏢槍對著自己,真的想想平日工作嫌薪水少,現在待在這鬼地方真的反而變成在玩命了!!當即,電子官打破了無線電的靜默,向旁邊的機隊呼喊到:

"Spike Beraing 265, type Rider...........看起來有人來找麻煩了,護送的!"    
(雷達鎖定來自265方向,戰鬥機雷達的類型)

運輸機無線電傳來的訊息劃破了原本沉寂的旅途,一旁護航機隊中,座在雄貓式戰鬥機前座的男子把小冊子塞回了雜物箱,拉了拉安全帶調整了坐姿,用無線電答到:

"數據鏈目標鎖定,目標三機,Azumith 15,Trail Group High Fast,推定是想要走攔截航線攻擊母雞........"

" 看到情況了吧,在我們進到阿特蘭的管制空域前還有7分鐘,雇了你們就是為了這種情況,把他們擋在20浬外別讓他們衝過來 "

受久坐在戰鬥機上的疲勞,面對著接下來的工作小小嘆了一口氣,挑在工作完成前的半小時突然來的臨時情況,挑在這地方攔截人的傢伙真的不解人意的程度真的不是一般的程度。但想想這個季度的護航獎金,這些「空賊」們的勤勞和傻勁真是剛好到了一個程度,用一如既往的方式對付這些空有鐵軀的猴子們吧!

" Enfield Flight Commit , Reported type Outlaw,Rider , 認定目標為Hostile !! "    
(Enfield機隊準備交戰,目標為來自敵境的戰鬥機,認定目標為敵機)
" 2 ! "
" 3 ! "    (二號機和三號機收到)

引擎的轉動隨著油門推到最大的位置,後燃器點燃的爆裂聲讓動力急遽的上升,領隊的雄貓式和僚機的幽靈式戰鬥機分別點燃自己的加力,往不同的方向進行了一個高強度迴轉對向敵方所在的區域,呈現一個倒三角形的陣型,隨著航跡雲的像天女散花般散開,也為這場空戰拉開了交戰的帷幕

" 2&3 target Lead Group Skate, Leader target Trail group, Go !!! "
(二、三號機打前方的敵機,隊長打後方的敵機)

隨著戰術指令的下達,三架戰鬥機的職責分配完畢隨即以一馬赫以上的速度進行急遽的大角度爬升,鎖定........指向敵機........抬頭........拋射!!

" Fox1 !!! "

隨著導彈發射的消息一傳出,使用著半主動雷達導彈的三機,開始了一邊維持雷達照射一邊與敵人疏遠的戰術動作,看著雷達光點的移動心理期望著敵人能知難而退;此時遭受雷達鎖定和飛彈告警同時警報大作的敵機,前面領頭的兩架急劇地進行機動和下降高度在嘗試是否有機會甩掉導彈,但後方尾隨的敵機選擇快速的背對戰場脫離

" 3.....2......1......Time out.........Splash 1 !!! Splash 1 !!! "
(距離命中三秒......兩秒......一秒......時間到,擊落一架!!!)

看到遠處的丁點大發光的火球,二號機激動的在無線電上宣告著自己擊落一架敵機,顯然敵機的「激烈行為」並未為他們帶來戰術上的效果,更多的只是像是被驚嚇到而胡亂採取行動的狀況罷了,剩餘另一架敵機逃過了一劫,但也因劇烈的機動一十分不清戰況,此時領隊再次下達了新的戰術指令:

" 2&3 out, Leader Commit Lead Group Single Ship "
(二、三號機脫離,長機迎擊前方單架敵機)

" Leader我們還能收拾最後一架 "

" 2&3回去檢查母雞周遭的安全,疏忽了就得不償失了 "

" 了解!! "

眼前迎擊的敵機剩下一架,二號機和三號機顯然是還想要繼續交戰收拾這殘餘的敵機,但此時領隊的考慮讓他們了解了指令的意涵;二三號機掉頭回往「母雞」的方向,雄貓式從兩機的側上方拉著航跡雲,帶著轟鳴的兩具發動機劃過兩人的艙蓋上方,領隊的戰鬥機隨即找到了低空的敵機並發射導彈,用不了一分鐘,整個隊伍就取得了兩架戰績,但隨著無線電消息的插入,這場戰鬥迎來了急遽的轉折

" Enfield Leader, Pop-up target bearing 270, 15 mile !!! "
(突然出現的目標在領隊的270方向15浬)

在剛剛攻擊敵機的過程中,第一輪交戰脫離的敵機折了回來並從低空突入,此時雄貓式的警報器大聲作響,敵人已經發射了他的導彈;從座艙側前方即可看到遠處已經有一條細白的導彈菸朝著自己前進,面對來襲的導彈無暇分析情況,快速的翻滾半圈,讓機頭急速的指向了地面,並指揮著后座:

" 用Chaff Program 3!!看來今天多帶箔條是算我走運了......... "

" Program 3 Active !! 殘量120......100......80....... "

走運個屁啊!5000磅的油料加上120組箔條,如果對方不照預期的用1.3馬赫衝進來,一旦拖超過3發半主動彈,屁股上那組六十萬的主動誘餌一打出去今天的獲利至少少三分之一........把僚機支開真的是個大錯誤啊.........

從駕駛與後座的對答中,男子並未對自己的預想感到高興,考慮到將僚機從身旁抽開,他意識到為了擊落敵機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前進的自己現在有多麼的魯莽,只是恰巧今天的場景碰巧讓裝備發揮了用處而已。

此時在二號機和三號機的透過無線電和雷達監視著戰況下,男子眼目光持續注視著導彈煙的逼近,一邊以接近音速的速度俯衝一邊頂著導彈來襲的壓力繼續保持側對,直至飛彈燃燒結束,看到一根細長的牙籤狀物體從機尾後方高速飛過,他清楚的意識到,他剛剛非常幸運地成功規避了敵機的導彈,而此時敵人的機影也隨著距離變近而得以觀察。

" 13 mile……8 mile …….3 mile, Merge!!! "
(十三海浬.......八海浬......三海浬......兩機交會!!!)

隨著敵方的機影越來越近,從細長的一個模樣變成了展開了翅膀的老鷹,雄貓式也隨著敵機越來越近將機頭指向轉向對方關掉後燃器逐步收小引擎動力,最後兩機都以相當高的速度頭對頭交會........

" Visual ID Hostile, Flogger !!! "
(目視敵機,機型米格二三!!!)

強頂著即將迸出胸膛的心臟,抓住座艙手把頂住呼吸開始預先做出抗G動作,兩機交錯後,快速的橫滾向相同方向轉彎,形成了一個八字的雙圈戰鬥(2 Circle Fight),兩機越轉越距離越是縮小,一萬呎........八千呎.........五千呎,高度急遽的丟失的同時,米格二三放下了他的襟翼試圖搶佔著更優勢的角度;就這樣雄貓式面臨著高度不斷丟失同時角度被搶佔的狀況下下降到了近乎地面的高度,眼看著下一圈有機會用機砲指向雄貓式,米格機的駕駛員在兩機靠近時瞬間大力地帶著桿子讓機體進行激烈的進攻,看見了米格機翼上那翻騰的渦流,熊貓式的駕駛知道機會來了。

"上鉤了!!!"

此時雄貓式點燃了他的後燃器,朝著米格的斜上方飛去,米格機見勢採取了機砲攻擊,Ksh-23機砲的砲彈從機翼旁邊數英呎飛過,但雄貓的駕駛員並未有所動搖,佔據了高位隨後機翼的角度伴隨著速度降低張開至最大;低速時大功角的抖動、翼尖的震顫和發動機猛暴的推力讓它在高處變得極其不穩定,但駕駛著他的人熟稔的推著操縱桿,猛力的踩著腳舵讓這架龐然大物的戰鬥機在高處做了個類似鐘擺的半圓將機頭指向了低處的敵機,伴隨著機頭向下快速的俯衝,米格機在做完激烈的近攻尚未回復能量之際,雄貓式就已經反客為主將機頭指向了敵機,在俯衝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道密集的光束劃過米格的機身,用機鼻的M61將敵人凌空撕成了碎片。

" Enfield 1-1, Splash one "

隨著無線電宣告將敵機擊落的消息,這場空戰宣布了由護航機組以零比三的成績獲取了一場空戰的勝利。

抵達了阿特蘭,「母雞」運輸機的組員在確認關閉了最後一具引擎,便起身離開了駕駛室走向機棚,望向眼前方才降落的跑道上方三機戰鬥機編隊進行了衝場解散,帶頭的雄貓式通過了跑到三分之二處向左脫離了編隊,順著跑道的各個邊的繞了跑道一圈,展開那其巨無比的可變翼放下了襟翼和擾流板,以及其沉穩姿態和低速進場,此時「母雞」的老闆從機組人員的後方走來,掏出胸前口袋的菸盒點了根菸,感嘆道:

" 現在還能飛的老古董啊.........能把如此巨大的戰機操作的那麼靈活又穩定,協會這次可給我們找了個不得了的護衛啊........ "

" 老闆,這條航線平常都是四機以上的機隊在掩護一組「母雞」,這家護航只帶三架而且領隊機還是架骨董,我真想不通他們怎麼帶我們走過那鬼地方? "

剛剛降落的雄貓式滑回到了戶外的機坪,從前座下來的男子取下了頭盔,將後座的「壓艙物」從椅子上拽起拖下飛機

" 這個樣貌我看也不過二十五歲吧,而且後座那個身板坐得穩那種飛機嗎?做一個特技估計不在做艙裡翻個半圈才有鬼吧 "

「母雞」上的機組人員看著這對神奇的前後座組合質問到,但旁邊的老闆看著眼前的景象卻一副稀疏平常的樣子笑著,說道:

" 當前運輸公會二十六架確認擊落數、在東線塞爾蒂諾長廊保持三個營業季度零損失的完美護航駕駛,駕駛員呼號「銀雷」;如你們所見,這傢伙也才二十五差不多吧,後座那個當壓艙物的小女孩好像也是從他開始飛雄貓開始就在搭檔的。嘛,這年頭二十以下的小孩子拿著步槍和手榴彈當戰士在現在這片土地早已不稀奇了,同樣過了二十的雇傭兵他們這樣看起來不怎麼可靠的組合也算混得不錯了,就當作給你們開開眼見看看平常都是誰在領著你們度過這該死的航線吧 "

說完後冷笑了兩聲,熄了菸後便走回機庫去監督貨物,留下機組人員看著眼前剛帶著他們平安抵達的幾架戰鬥機和來來往往的地勤們。
對於這些工作從未真正出生入死過、做著一般工作的的人們,剛經歷完生死威脅的場景又看著年輕的生命活躍於戰場上,對他們來說這確實在三觀上帶來了極大的反差;但對於銀雷一行人,在阿特蘭這片土地上,天天帶著「母雞」完成「運輸」的業務,長時間待在高空暴露在烈陽的照射和冰冷的空氣下,以鋼鐵的身軀翱翔於天空,以血肉及生命為代價和敵機搏殺,這就是這些戰鬥機雇傭兵的日常,也是銀雷的日常。

序章Fin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