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036-料敵在跟前

九方思想貓 | 2021-05-04 18:23:30 | 巴幣 50 | 人氣 150

連載中《請別叫我英雄》(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社會新鮮人熊英真是個倒楣的新手房仲,作為一個平凡人的他,即將有一番不凡的際遇。






  ※

  乘著夜色,夏夜裡涼爽的夜風,圍繞著信步而行的氣動俠,彷彿在安撫著他呼之欲出的躁動。

  深夜時分,本就人煙稀少的藤北市街頭,如今更是顯得蕭瑟。

  若是當年那個仍在中文系求學的他,如此輕風月色的夜幕,正像首詩,在他的心中也該有一首詩。

  但今日的他,早已不是從前那個單純的學生了。

  在犯罪被害人遺族收容機構「青果樹」長大的那個害羞學生,不復得見,有關職場相處的生澀與驚疑,不知所蹤。他的腳步沉重,卻又十分明晰,對於準備前往的戰場,毫不猶疑。

  他一意前往的方向,是仍在建設中的國有地。

  從外觀上看來,與其他的工地並沒有什麼不同——經簡單整平的土地,尚未澆上混凝土,光禿禿的黃土之上,重型機具出入留下的胎痕,交織為奇巧的紋樣,在藤北市都市更新區裡,就像是神秘的圖騰,在揭示著此處的不可親近。成堆的鋼筋、砂石以及粉末材料,一包包捆得十分乾淨整齊,堆疊在什麼也沒有的大片空地上。

  一位年輕的保全,在孤零零的鋁製警衛亭中守望,與其他工地相比,過於整潔的鐵皮圍牆,零星破落的痕跡看上去都顯得有些刻意。

  「站住,就算你是氣動俠也不能過去。」

  一身漆黑裝備的氣動俠在月色下現身,那保全輕聲警告著。

  「你這樣不合格喔。」氣動俠搖了搖頭又聳了聳肩,「正確的說法是『站住口令誰』吧。」

  「哈,哎呀,大英雄果然跟直播的時候一樣愛說笑。」

  聽這位保全的口氣,似乎還不知道前兩天在調查站發生的慘劇。氣動俠在心中暗暗地嘆了口氣,若是他知道自己在調查站害死了多少人,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儘管客觀上是這些普通人被捲入了超能人士之間的戰鬥,但不論直接還是間接,最後都因自己的氣動能力而死。他們茫然倒下的情狀在氣動俠的胸口留下幽深的傷,一時之間還難於平復。

  黎民百姓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意味著,游龍野等人依舊把當時發生死傷的影像捏在手裡,那正是再好也不過的脅迫題材。

  要是有一天真相大白,眼前這位保全員,還會喊他一聲「英雄」嗎?

  「我無意打擾你的工作,不過我有情報顯示這裡是我要找的地方。」氣動俠好整以暇地說:「這裡能拜託你當作沒看見我嗎?」

  「當然是不可以。」保全員面色和善地笑著說,隨即從腰間掏出了電擊槍,二話不說便往氣動俠射擊。

  「喂喂,這不是一般保全會用的裝備吧。」

  有賴於英雄服的保護,這一發電擊並沒有將氣動俠放倒,而是讓他重新認識了眼前這位保全,對事情全貌的了解應該超乎他本來的想像。

  「我總是要作一點最起碼的抵抗,畢竟也有家庭要養,要是演得不像……後果有得我受。」

  保全明明知道這沒有用,卻還是擺出了盡忠職守的態勢,而氣動俠也沒有虧待他的覺悟,在他的下巴尖上不偏不倚、不輕不重地一拳,看那年輕的身影頹然而倒。

  「你就是想告訴我,『就是這裡』吧。」

  氣動俠望著在地上掙扎著想起身的年輕保全,將電擊槍拿了起來補上一槍。隨後走近看似什麼也沒有的廣大空地,以頭盔的熱顯像儀掃過一遍。

  隨後他走向一台靜置的怪手,在挖斗旁輕輕地跺了跺腳。

  底下傳來空洞的回音。

  「好吧,來大幹一場吧。」氣動俠對自己說道,隨即紮好了馬步,深吸一口氣,面朝下以百分之百的氣動壓力揮出一記極度收束的拳壓。

  「蓬」地一聲又悶又低的鳴響,他腳下已經打出能容一個人通過的圓形洞口。那是將「氣動」和「氣功」融合極致,以他尊敬的魁仔孫樂虬所傳武術「孫氏養心功」,登峰造極的一記「發勁」所打出的窟窿,質地純粹,沒有絲毫的歪曲與發散。

  沉重至極的痛擊,在地面下十數公尺的空間裡傳來回聲。

  氣動俠也沒有多作停留,他一躍而下,彷彿理所當然地降落到那看著有些不祥的孔洞之中,而隨他下降的深度越來越深,周遭的光線竟全然相反地不減反增。

  直到終於雙腿踏在地面上時,周遭由墨藍色所圍繞而成的異色建築,在面前令人不快地展開。

  身旁不遠處,幾條人影在藍色的盡頭深處似乎久候多時,白色、紅色、鐵灰色,他們的裝束不同,個性看來也截然不同。

  紅色的所有者不出意外,便是鎮守於此的敵方大將——紅雁,而白色西裝搭配藍色襯衫的設計,也不難看出是那油條老練的明星議員游龍野。

  然而,雖說不出意外,但氣動俠還是為了能在這個地方看見如此人物有些感到反胃。

  那身著鐵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面上掛著不溫不火的笑容,慈眉善目的容貌,是氣動俠從前在作一介房仲時,也曾在路旁的競選旗幟上看見的模樣。

  在電視上經常能看見,實際站在眼前又顯得那麼不真實,就是那麼地讓人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總統好啊。」他嘴唇抖顫,懷抱著難以釋懷的憤怒,「小老百姓我,區區的氣動俠來給你請安了。」

  「請別這麼客氣,我們相互知道對方的名字,那麼也不算是陌生人了。」總統先生狀似愉快地張開了雙臂,以主人之姿,唸稿似的投予歡迎,「歡迎你來到樂園,熊英真先生。」

  氣動俠感到有些按捺不住自己胸中的鬱結,粗喘的呼吸逼得他必須開啟氣動盔的面罩部分,露出他已然咬牙切齒的唇形,「越中原先生,真是大名久仰。」

  從他那毫不戲謔的口吻聽來,語調裡的憤怒自然是全無遮掩,早已對陣過幾回的紅雁,想也不想地便站到了總統身前。

  「熊英真,我想你就算再笨也看得出來,總統百忙之中怎麼可能就這麼剛好在這裡和你見面?」他大手大腳地走到熊英真面前,那略高他半個頭的體格,在視覺上帶給旁人不小的壓迫感,「這一切都不是剛好,而是我們料準你用不了多久,就一定會來到『樂園』,從你走過衛哨大門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在這裡等你自投羅網。」

  「畢竟花妃和阿仁都在你們手上,什麼時候會被用於『實驗』與『解析』,誰都說不了準。」熊英真不懷好意地笑了笑,透過頭盔細碎地唸了句,「可以下來了。」

  「什麼要下來了?」紅雁狐疑地望著熊英真,半副頭盔下,他那若隱若現的表情看不出意圖。

  只見熊英真單手高舉過頭,從氣動服的噴氣口,安定輸出著超高壓空氣。一分鐘後,一條人影從頭頂上的洞口再度現身,高壓氣墊穩穩將那人托住,溫柔地降落在眾人面前。

  在場的兩名政客,一瞬間如失魂落魄般,呆立原地。

  這般反應,紅雁絕對不會錯看——那是身為幻人便不容易受其影響的超能力,源自於他本應已經捨棄、背叛的過往同伴……

  「一陣子不見了啊,紅雁。」巧笑倩兮的容顏,婀娜的身姿與危險的語調,幻燕正張揚著她的迷魅能力,以不容抵抗的口吻揶揄道,「雖然我更希望……永遠不見。」

  像是收到了信號一般,熊英真漆黑的身影在她的聲音剛剛落盡的瞬間,便欺近了紅雁身前,望胸口就是狠狠一記搗拳。

  紅色的身影飛退幾步,但那男人看來好整以暇,僅僅只是搓了搓護在胸口的巨大手掌,他深沉地笑,甚至看來有些痛快。

  「來打過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望)胸口就是狠狠一記搗拳。】(往胸口),不知道這裡是不是錯字
以及貓先生,一起吃爆米花看打戲吧(ˊ ˋ)
2021-05-04 18:49:58
九方思想貓
其實可以通用,我偶爾會這麼轉用一下
2021-05-04 21:51:56
E=mc^2
噹噹噹~
round one, begin
2021-05-04 20:06:25
九方思想貓
懷特!
2021-05-04 21:52:13
老周(LeviChou)
真的只有我好奇,每個角色看到的幻燕是什麼模樣嗎LOL
2021-05-04 20:18:25
九方思想貓
其實我也很好奇(#
2021-05-04 21:52:3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如此,學到了一課,謝謝貓先生(ˊ ˋ)
2021-05-04 22:06:57
九方思想貓
喵!
2021-05-05 13:50:16
悠閒紅茶(冷卻中)
我要看到血流成河.jpg
2021-05-08 23:44:36
九方思想貓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7b80e4cf9004b58ad9f3cfd5a3ab345/tenor.gif
2021-05-09 17:10: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