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09 深夜問答(中)

空想能手 | 2021-05-04 17:21:09 | 巴幣 4 | 人氣 36


  公爵府畢竟是公爵府,就算火光沖天,護衛和執事們至少也沒有把慌亂表現在自己的臉上,也因此他們很快地就找出了那唯一一條可以逃離的路徑,那就是宅邸的大門。

  只是那條路徑上,一名金髮男子正一手握著刀柄,一手握著刀鞘,佇立在空曠的大玄關的正中央,隻身一人的姿態讓他顯得特別的突兀。

  在逃難的隊伍中,一頭亂髮,衣服凌亂的披在身上的亞麻色頭髮的男子雖然看上去狼狽異常,但還是用高姿態說到:「杰拉爾德!這火是你放的吧!你到底在搞什麼鬼!?你不會以為你殺光我們所有人就可以成為伊內爾傑楊家的家主吧!」

  「我就是這麼覺得,才會這麼做啊,你以為我為什麼至今都還沒對你們下手呢?」杰拉爾德從容地笑了笑,並接著說到:「而且從輩分來說的話,你應該要叫我大哥才對喔,我親愛的二弟。」

  杰拉爾德臉上露出嘲弄的笑容接著說到:「不過你的確是優秀的很,連作為公爵的『親愛的父親』和『親愛的母親』都還在準備逃跑而已,你居然就先跑第一個了,判斷的很快,很不錯啊。」

  「吵…吵吵死了!我是家族的繼承人,只要我還活著家族就可以延續下去!而且我不離開的話,誰能去通知王都的衛隊來殺死你這卑劣的惡徒!」被稱作『二弟』的男子臉上顯露一絲心虛,不過還是強裝鎮定地這樣說到。

  「呵。」杰拉爾德輕笑一聲,接著說到:「你不用擔心這種事了,你既然都已經出現在我的視野中了,你想做什麼都是徒勞了。」

  「開…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會就這樣死在這裡!」『二弟』舉起手對護衛們命令到:「快!拿下他—。」

  話音剛落,『二弟』周邊便漫起了一大片的血霧,所有才剛挪動一點身體的護衛們在眨眼之間就被分割成了一堆堆平整的肉塊,而地上的那堆肉塊之中,也包含了他自己剛才舉起的右手。

  「啊!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快給我拿治療藥水!快!」裝出來的冷靜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二弟』看著與手臂失去聯繫的肩膀,悽慘的嚎叫著。

  而他身邊的其他倖存者則在原地完全不敢動彈,深怕自己一個動作就會身首異處。

  「呵,看,就連那些下人都比你聰明多了,難道你一定要我說出口才能明白嗎?那我就說給你聽吧—不要亂動,不然就砍了你。」杰拉爾德把武士刀收回鞘中,冷笑著說到。

  知道自己沒辦法一靠旁人幫助的『二弟』反而像是自暴自棄的維持著高姿態說到:「你…你竟然敢真的對我出手!傷害家族的繼承人是重罪!父親不會放過你的!不要以為你實力有A+就沒人可以對你下手!殺手公會的人有的是辦法殺你!」

  「嗯,行啊,如果你們有人能活下來的話,隨便你們去委託多少人都沒關係,雖然目前我並沒有這個預定就是了—。」杰拉爾德冷笑著接著強調:「沒有讓你們活下去的預訂呢。」

  意識到對方真切的殺意,『二弟』立刻寒毛直豎,牙齒上下打站著接著說到:「就…就算你偽造成火災也是沒有用的!這種情況明顯就是有人縱火!我們家名面上的仇人有限,大家很快就會懷疑到你這個最終獲益者的身上的!三大公爵家不會坐視不管的!」

  「意外的火災的確很牽強,所以就讓他們判斷是人禍就好啦,你可以用你那顆愚鈍的腦袋思考一下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或許就會知道我為什麼現在下手的理由了。」杰拉爾德或許是因為對『二弟』驚恐的表情很滿意,而高興的笑著。

  「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你這瘋子為什麼現在突然行動啊!不就只是你自己按耐不住了而已嘛!」『二弟』罵到。

  「真遺憾啊…這句蠢話就是你最後的遺言了嗎?這種貨色居然排在第一順位,比起生氣,更多的是無語啊。」杰拉爾德有些感慨的說著,武士刀也再次快速抽出。

  「等等!饒—噗呲。」『二弟』感到危險而打算轉變態度求饒時,就被八道劍光切開了身體,瞬間就喪失了性命。

  「要是能囂張到最後一刻也能說是一種態度了,結果竟然想求饒啊,真是無語。」杰拉爾德嘆了口氣後,抬高下巴向著人群後方喊到:「這種廢物就是死老頭你認為的最佳繼承人?還真是笑掉人大牙了呢。」

  這樣說完後,人群便向兩旁散開,一個頭髮花白,並穿著貴族華服的瘦弱老人滿臉怒意的看著杰拉爾德,而老人的旁邊還站著五名女性,那便是他的繼妻與四位妾室。

  「啊!我的孩子!不要啊!不要啊!」因為人群分開而看見了『二弟』的慘狀,已經邁入老年的繼妻露出絕望的表情直接離開了老人的身旁,走過了那條人群間空隙,抱起了包括頭顱的兩三塊肉塊痛哭著。

  「抱歉呢,母親,雖然您對我不算差,我並不恨您,甚至還很感謝您,但是二弟和其他很多人都有委託殺手來殺我,我不可能會放過他們。」杰拉爾德露出一絲歉意,接著說到:「我也猶豫過,但是事情已經只能走到這一步了,否則就會是我在半年後死在『惡靈』的刀下了。」

  繼妻並沒有露出憤怒的神情,而只是一臉悲傷地看著杰拉爾德,抱著屍塊的力道也更加加大,就這樣用虛弱的聲音說道:「可憐的孩子,我可憐的孩子們,原諒你們的母親沒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您不需要原諒我,因為您很快就會到另一個世界,在沒有我這種異物的地方和您的家人們好好生活吧…一直以來都把我當作妳的孩子,真的很感謝妳。」杰拉爾德淡然的說著,簡單的向前揮出了一刀,斬下了眼前那名女性的頭顱,女性手上的屍塊也因為身體的脫力,而再度散落一地。

  「呀!」直接目睹了杰拉爾德動手的其他四名女性發出了尖叫,視線為全都不敢投向杰拉爾德,其中一人甚至還放開了老人,獨自轉身向後方跑去。

  而杰拉爾德向著女性離開的方向,又快速的揮出了三刀,斬擊波精準的將遠處那個逃跑的女性切成了四段,杰拉爾德也在此時把刀收回了鞘中,冷冷地說到:「我說過不要亂動了。」

  老人沒有回頭去看那名女性的狀況,甚至反而把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其他三個渾身顫抖的女性推倒在地,獨自一人向前邁步,逐漸接近杰拉爾德,並說到:「然後呢?接下來就是準備殺我了嗎?逆子,從那個該死的女人生下你的時候我就相信會有這麼一天了。」

  「後悔嗎?後悔你沒能早點殺了我。」杰拉爾德冷冷地問到。

  「不後悔。」老人淡然的回答到:「我需要那個女人才能登上公爵之位,在登上公爵之位前我不可能對你們下手,而且我一登上公爵之位就立刻調動我所能雇用的最好殺手來殺你們了,沒想到只殺了那個女人啊…我唯一的誤算就是你成長的實在太快了。」

  「那次還真的是很危險呢,要不是母親那時擋在我身前幫我擋下了致命的一擊,並讓殺手露出了一絲破綻的話,以我A-級的實力來看,要反殺一個A級殺手還是有點困難的呢,要是你當初還多雇用了幾個A-級殺手的話,我應該就走不出那個度假山莊了。」杰拉爾德同樣的用平淡的語氣說到。

  「這樣啊,可是我當時手上能控制的資金畢竟有限,聘請到這個A級殺手已經是動用關係殺價才勉強能雇用的了,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花費,那時我也沒覺得你的威脅大到需要我傾家蕩產,甚至到負債都要殺了你的程度—或許就是這樣的想法才讓我錯失了殺死你的良機吧,之後甚至因為你的實力飛漲,不得不暫時把繼承人的位置給了你,真的是有點憋屈呢。」老人平靜的回答著,臉上沒有半點猶疑和恐懼。

  「呵,後悔嗎?」杰拉爾德冷笑著說到。

  老人眉頭一皺說到:「煩死了,又不是毛頭小子了,知道我後不後悔除了讓你開心幾天以外還有什麼意義,一直問同一個問題只會讓你看起來很小家子氣。」

  「但是你也說了,我會高興幾天,這樣難道還不值得讓我去做嗎?」杰拉爾德收起笑容,接著說到:「而且你確實該後悔,要不是你殺了母親,又對我步步進逼的話,我可能根本就不會跟你拔刀相向,畢竟家主之位好聽是好聽,但是以我的實力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並不是必要的。」

  「如果不是你們這麼鍥而不捨地派人殺我,我大概會分家出去當個普通的王國官員或出國去另尋出路,就算要報仇那時候你大概也早就死了,現在就動手是你們逼得我如此的,我再問一次—後悔嗎?你後悔嗎?父親。」杰拉爾德冷冷地說著,把刀刃抵在老人的頸部。

  「我已經做到最好了,我絕不可能讓那女人和做為她血脈的你活著,所以我不後悔。」老人再次平淡的說到:「伊內耳杰楊家會落到你手上也是命運的選擇,女神大人選擇的不是我,僅此而已—這樣的回答足夠了嗎?」

  「足夠了。」杰拉爾德的手腕一撇,刀刃就切開了老人左邊的頸部,並卡在了喉嚨正中間的位置上,鮮血立刻從左邊裂開的頸動脈噴湧而出。

  「死吧,父親。」杰拉爾德這樣說到,手腕再次發力,將老人的頭顱砍下。

  而頭顱上的表情依舊平靜,看不出任何一絲痛苦,如果報仇的目的就是讓所有仇人都露出痛苦、悽慘的表情的話,那杰拉爾德無疑是失敗了。

  不過,杰拉爾德並不是來報仇的,他是為了給自己接連不斷遭受暗殺的生活做一個了結,他只是想活下去,為此就不能讓家裡的大部分家人們活下去,僅此而已。

  不過只是為了活下去這麼遜的理由讓平時高傲形象的他不好向旁人說出口,所以他就把自己包裝成為了野心和復仇才這麼做的人,雖然從自己殺人的方式可能會看出自己沒有折磨他們的意思,不過反正這裡之後就會被大火吞沒,誰又會知道自己是怎麼殺人的呢?

  或許是不帶仇恨去殺的關係,殺死父親的手感也沒有那麼刻骨銘心,就跟杰拉爾德自己往常所殺的那些人沒有差別,對此他也還是稍微感到一絲意外。

  原來我並沒有那麼恨父親啊—他這樣想著,同時,他也已經在思考的時間裡走到了父親的妾室們身旁。

  她們跪地求饒,為她之前的囂張跋扈道歉,或說著她之前幫過杰拉爾德多少,在這些都還是讓他不為所動後,她們只剩下了單純的求饒。

  而杰拉爾德則無視這一切,走到了可以用武士刀本體攻擊到的範圍後,揮動了刀刃,一次性的將三人的身體一分為二。

  這時,他也感受到了自己後方有幾個傭人打算趁此時逃跑,他便轉過身,毫不留情的揮出刀刃,用斬擊波將他們全數斬殺。

  杰拉爾德的臉上沒有笑意也沒有憤怒,看起來就像是一台單純的殺戮機器,這讓周圍剩下的人們更加不敢動彈了。

  在這種狀況下,唯一還能出聲的人當然就是作為殺戮者的杰拉爾德本人了,他向他們說到:「全部的人都到大會議室裡,我有事情要宣布,如果你們在路上看到了誰也跟他們說一聲,我也會用擴音魔法告訴所有人都要往大會議室前進,三十分鐘後,如果有人待在大會議室以外的地方我就會直接殺了他,就這樣,你們可以先去等著了。」

  杰拉爾德還接著補充到:「別擔心火焰和氧氣的問題,我已經安裝好必要的魔法道具了,只要身處大會議室內就是絕對安全的,至於其他地方我就無法保證了,如果還不想死的話那裡就是最好的選擇,至於你們面前的這個唯一的出路—。」

  杰拉爾德再次揮刀,天花板立刻崩塌,帶火的木頭和瓦礫掉落下來,發出巨大的響聲後,把大門完全的堵死,這時,杰拉爾德才把刀收回了鞘中。

  「好了,現在沒路了,不想死的話就快點去大會議室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