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9.5:聖誕夜奇蹟 (上)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5-04 01:27:50 | 巴幣 40 | 人氣 190


其實這章去年底就要生出來了才對

Case 00相比,Case 9.5應該才是真正的前傳,但還是有交代一些Case 09沒講完的東西就是了ˊ_>ˋ

總覺得這章超適合搭配這首歌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Case9.5:聖誕夜奇蹟

(峽灣,翁肥到海港偵探事務所面試的三星期前)

    理查慵懶地睜眼,把壓在胸口的毛茸茸手臂推到一旁便逕自起身,但馬上被那隻手給拉回被窩。

    「不想多睡一下?」妓院保全喬治問他。

    「我不覺得你把我抓回床上只為了讓我多睡一下。」金髮殺手頑皮地眨眼。

    「當然。」喬治親吻他。「再來一次?」

    「嗯……讓我想想……你昨晚說了相同的話但沒照做,我可不能輕易相信你。」他嘟起嘴巴。

    「原來我昨晚讓你欲仙欲死好幾遍讓你生氣了?」

    「這部份倒還好,但我不喜歡在床上食言的人。」

    「相信我,理查,我等下還得回去看門,有同事捅出大簍子害我的聖誕假期全毀了。」

    「好吧,就當作是預先送我的聖誕禮物?」

    「聖誕禮物兼生日禮物。」

    「有時我還真捨不得甩掉你啊。」他被喬治推回枕頭時笑著說。

    帖木兒在客房越來越吵鬧時把電視音量轉大,最後只好惱怒地進廚房準備早餐,當喬治終於踏出房門時投以不以為然的瞪視。

    「早……早安,道格拉斯先生。」喬治緊張地吞了口口水。

    「早安,喬治。」帖木兒把第三個盤子擺上小餐桌。「一起吃個早餐?」

    「不了謝謝,我今天一早就要上工,得趕回妓院了。」他連忙穿上外套,用火燒屁股的速度逃離殺手們的老巢。「再見!」

    「再見。」帖木兒在喬治關門後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把第三個盤子塞回碗櫥。

    「你還是很愛驚嚇喬治。」理查穿著浴袍從客房晃了出來。

    「誰叫他一大早就弄得整棟房子不得安寧。」身形高大的殺手聳肩解釋。

    「我或許也得負起一半責任。」

    「你可是我搭檔。倒是你最近怎麼又跟喬治有一腿?你們不是早就分手了?」帖木兒毫無慾望回想金髮殺手滿臉鼻涕眼淚的狼狽樣。那約莫是他撿到理查五年後的事情,小混蛋某天趁他去妓院時把喬治找來搖床,害他回家時以為有人闖入而差點一槍斃掉喬治,這讓倒楣的妓院保全每次只要見到他就嚇得像見鬼一樣。但好景不常,理查和喬治的關係並未持續太久,在理查多次抱怨喬治不讓他在上面之後就告吹了,小混蛋提出分手那天哭得像個娃娃一樣。

    就連寫成肥皂劇也賣不出去的初戀。他在心裡猛翻白眼。

    「只是偶爾回味一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是把『小混蛋屁股又在癢了』給說得好聽點而已。」理查歪嘴笑著。

    「原來你會讀心術。」

    「你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了。」

    「所以你們都沒有要復合的意思?」

    「別鬧了帖木兒,當然沒有。」理查拎起咖啡壺和兩個杯子走向小餐桌。「你為我們準備了什麼?」

    「炒蛋、薯餅和你最討厭的微波冷凍蔬菜配番茄醬。」帖木兒把早餐一股腦兒倒進盤子。

    「我真是受寵若驚。」

    「快稱讚我的廚藝跟屎一樣吧。」

    「簡直比屎還糟糕。」

    「哈哈。」

~*~

(海港偵探事務所)

    「這是你情婦的身家調查檔案,巴羅斯先生。」吉米恭敬地把牛皮紙袋交給一臉不耐煩的黑幫成員。

    「謝謝你啊,鳥頭偵探,但這麼多我根本看不完,摘要一下吧。」巴羅斯把牛皮紙袋扔給手下。

    「這個嘛……你不用擔心你情婦瑪莎是仇家派來暗殺你的,但她確實欠了一屁股債。」吉米向他說明。「喔對,她還喜歡博美犬和藍莓口味的果醬吐司餅乾(Pop-Tarts)。」

    「瑪莎是因為什麼緣故欠一屁股債?」

    「販毒、人口買賣、走私軍火和瀕危動植物生意失敗。黑吃黑,你懂的。」

    「看來我搞上一個麻煩人物啊……」巴羅斯若有所思地搓揉鬢角,山謬‧傑克森在《黑色追緝令》裡留的那種大片鬢角,但長在黑幫事業才剛起步的安東尼奧‧巴羅斯臉上顯然不太合適,這只會讓他變成員工跑光的落魄皮條客。

    「眼光不錯。」吉米點點頭。「那麼這次的調查費用總共是……」他的句子立即被用力拍桌的黑幫小弟打斷。

    「就當是做人情吧,王吉米,你做得很好。」巴羅斯大搖大擺地走出海港偵探事務所大門。

    「你不能這樣子啊,巴羅斯先生,我們都是生意人耶。」

    「老大說不付錢就是不付錢,這區全是我們在管的。」黑幫小弟掏出槍指著吉米的腦袋。「鳥頭怪胎。」

    「這能讓你省下整年保護費,換作是我絕對會欣然接受。」巴羅斯警告他。

    「一群無賴。」吉米在大門甩上後低聲碎念,幾坨小屁普爬過來輕拍他的褲管彷彿在安慰他。「唉,看來這個月又得跟威廉斯太太賒帳了,如果親愛的房東太太願意讓我用通馬桶來抵房租該有多好。」

    他站起來伸伸懶腰,扭動長脖子打了幾個嚇人的哈欠,接著拿起電話筒撥號,電話另一頭傳來口音濃重的男人嗓音。

    「我猜巴羅斯沒有付錢?」

    「猜對了,薩吉德,還差點掀翻我的事務所。」他點起菸說道。「你的進度如何?那個喜歡博美犬和垃圾食物的前黑幫女王沒事跑來S市找小流氓約會的原因是什麼?」

    「市長只委託我調查動物園失竊案,吉米,我只能告訴你瑪莎‧多那太羅那女人目前涉嫌重大,除此之外我一無所知。」薩吉德回應他。「不過我倒想找你合作,反正你也沒從巴羅斯身上撈到半毛錢,我能分你一杯羹,話說回來你到底欠房東幾個月的房租啦?」

    「合作內容?」吉米選擇無視他的嘲諷。

    「當然是一起調查動物園失竊案,我需要你的建議。」

    「幫市長先生找動物?好吧我加入,至少比當市長獵殺小王的幫兇還溫馨許多。」

    「晚上九點在市立動物園門口見。」

    「沒問題。」

    「喔對吉米,你手邊有聖經嗎?」薩吉德掛電話前這麼問他。

    「有,怎麼了?」

    「記得帶來,有十字架和聖水的話也一併帶來。」

    「為什麼?我們不是只要去動物園調查嗎?」他嗅到一絲不對勁。

    「因為我相信S市只有一個偵探能在某方面提供優良建議,你知道我指的是哪方面,王吉米偵探。」

~*~

    「所以我們今天有什麼工作要做?」理查關上水龍頭問道。

    「殺人。」帖木兒拿起盤子擦拭。

    「很好,殺什麼人?」

    「一個叫瑪莎‧多那太羅的前黑幫女王。」

    「什麼時候出發?」

    「午夜。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去旋轉奶子舞一趟,酒保有東西要交給我們。」

    「酒保?難道這次委託跟他有關?」

    「間接有關,是他介紹這次的委託給我的,委託人是他在軍中的舊識。」帖木兒把盤子擺回碗櫥。「喔對,今年生日你想要什麼禮物?」

    「能正常運作的客房暖氣。」理查漫不經心地答腔。

    「抱歉沒辦法,客房的暖氣線路一直以來都是那副鳥樣。」

    「這樣你只能每年冬天被我叨擾囉。」金髮殺手走出廚房前輕拍他的肩膀。「要出門就叫我一聲,我需要補眠。」

    「自作自受。」他搖搖頭。

~*~

    吉米抵達市立動物園門口時剛好是晚上九點鐘,薩吉德已經坐在他那台打蠟完美的棕灰色福特金牛座裡悠閒地啃著沙威瑪。

    「聞起來真好吃。」吉米窩進副駕駛座說道。

    「你也有一份。」薩吉德把紙袋遞給他。「該帶的東西帶了沒?」

    「只有聖經。」他從紙袋撈出油膩過頭的沙威瑪。

    「園長等一下會開門放我們進去,我們入園後的第一站是遊客中心,那裡的監視器在竊案發生當晚錄到不尋常的畫面。」

    「因此你需要我的建議?」

    「沒錯,第一次看到那畫面時我差點嚇到尿褲子。」

    「我得先提醒你,薩吉德,S市市民向來相信我有辦法對付屁普之類的怪物,但超自然可不是我的專長,所以你最好別期待太多。」

    「反正有總比沒有好,你先看了再說吧。」薩吉德在大門打開時握住方向盤。

    動物園長緊張兮兮地迎接偵探們,吉米注意到對方快要滑落的假髮下似乎藏著東西。

    「假髮快掉囉,園長先生。」他隨口說。

    「噢!真是的!新假髮總是需要時間適應!」園長連忙把假髮拉回原位。

    薩吉德不解地瞄了吉米一眼,吉米只能攤手以對。

    事情真的不太對勁。

    「在珍貴的巴巴里獅(Barbary lion)失竊那晚,竊賊曾讓保全系統失效將近半小時,但我們發現竊賊行竊的畫面有部份被錄了下來,可見那群賊沒估算好偷獅子到底需要多少時間。」園長掏出鑰匙打開警衛室大門。「然而,有個奇怪的影像在竊賊帶著被麻醉的巴巴里獅離開後出現在他們離去的畫面中。」

    「奇怪的畫面?」吉米聽見微弱腳步聲。

    但願薩吉德不是故意把他們給送進陷阱。

    「這個,王吉米偵探。」園長把竊案發生那晚的錄影調出來,黑白畫面中確實有隻失去意識的大獅子被幾個拿武器的黑衣人拖出獸欄,但獅子和竊賊離開畫面後,一張人臉轟然佔據鏡頭。

    「老天!」吉米差點撞上薩吉德。

    一張有如青蛙的灰白人臉。

    監視器畫面瞬間轉為雜訊。

    「簡直像魔鬼一樣!」園長不情願地倒帶。「你覺得那會是什麼?怪物?幽靈?惡魔?還是那群竊賊的同夥?」

    「我想去獸欄那邊查看。」吉米瞇起眼睛,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警衛室。「但你得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園長先生。」

    「什麼問題?」園長不安地按住假髮。

    「怎麼了?」薩吉德看著吉米。

    「光頭黏著竊聽器的觸感如何?」

    子彈上膛的聲響從他們背後響起。

    「這就是你所謂的援手,薩吉德?長了鵜鶘頭的唐人街怪胎?」瑪莎‧多那太羅推開手下走了過來,懷中還抱著一隻瑟瑟發抖的博美犬。

    「我相信王吉米能幫妳找到殺光妳手下的鬼東西。」薩吉德舉起雙手。

    「原來你們根本就串通好了。」吉米惱怒地嘆氣。

    「我是被逼的啊……」

    「我確實想偷巴巴里獅,王吉米偵探,但我的手下偷獅子那晚不小心把獅子那區的獸欄全打開了。」瑪莎接過手下遞來的雪茄深吸一口。「顯然動物園收藏了連園長都不知道的生物,或根本不是人間應有的東西,於是我的手下們就跟那頭珍貴的獅子一起慘死在動物園裡了。」

    「而妳相信那張噁心人臉就是兇手?」

    「我需要找人確認。」

    「所以你們和園長捏造了謊言騙了市長,好讓他相信巴巴里獅被偷走然後委託薩吉德調查竊案?」

    「沒錯,而薩吉德看過監視器畫面後認為你有辦法處理,我現在只想知道真相。」她吐出煙霧說道。

    「巴羅斯先生知道這件事嗎?」

    「那蠢貨還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接受他的委託暗中調查我,為了我的名譽著想,你現在最好乖乖替我辦事吧。」

    「如果我們能活著踏出動物園,你最好多請我吃幾次沙威瑪。」吉米被槍管指著走出警衛室時對薩吉德低聲碎念。

    「好啦好啦我很抱歉……」薩吉德只能可悲地回嘴。



~待續~



於是Case 04的嗝屁偵探薩吉德(和理查的前男友喬治)就被回收再利用了ˊ艸ˋ

到底動物園裡藏的是什麼胎哥咪呀呢?就請靜待下回分曉吧,希望這章能用上下兩段完結~

創作回應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Eat this!
2021-05-04 11:57:42
黃勤(金絲眼鏡)
感謝XD
2021-05-04 11:58:53
ilwiKAMINA
就連寫成肥皂劇也賣不出去的初戀→原來是被殺手耽誤的影評?XD
2021-05-06 03:12:03
黃勤(金絲眼鏡)
帖木兒真的是多才多藝到當殺手很可惜啊ˊ艸ˋ
2021-05-06 03:19: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