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史花】論Omega發情處理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1-05-04 00:22:21 | 巴幣 0 | 人氣 97

食篇
資料夾簡介
食物語CP相關 潔癖黨 【】←即是我吃的

相關:論直男談戀愛可能性 論約會最佳場所


自從跟殷太史交往後,燕牡丹真心覺得脾氣越來越差了。可偏偏殷太史卻處處包容他的壞脾氣,算算日子,自己的發情期也快到了……
托腮著,手中的筆無意識塗塗寫寫,待回神就看到紙上滿滿的鉛筆痕跡,都是寫著『殷太史』。
「笨蛋。」牡丹自言自語著,連楊舟拍肩都沒反應過來。
拍著燕牡丹的肩膀,楊舟訝異著牡丹居然沒抬頭看向自己,好奇地往旁一看,看到紙上名字時候,會心一笑,悄悄離開。
晚上打給蓮華時候,楊舟便把早上看到的事情都說了,低吟一會「華,這禮拜牡丹說有可能會發情,所以要你這先不要回來找我。」
另一頭蓮華嘴上說答應著,心裡盤算又是另一回了。
聽到蓮華保證後,楊舟略帶歉意語氣說、蓮華聽。
當電話切斷時候,蓮華立刻開門進房後,關上。走向殷太史的位子去,指骨敲著桌面「你家的Omega
發情期要到了。」
殷太史抬頭望向蓮華「所以?」
有種想把人給揍一頓念頭的蓮華,耐著性子「身為Alpha又是情侶,你可以試著問看看要不要『暫時標記』。」
看著殷太史的臉,蓮華最終還是幫他惡補一些關於Omega的一些知識。
被殷太史悠悠來了一句「可你家的不是還沒分化嗎,就能確定是Omega?」
青筋隱約浮現,蓮華惡狠狠瞪了一眼「就算我家小舟分化不是Omega,我照樣能夠補足其他知識好嗎?」
殷太史在蓮華惡補下多少知道一些,只是還沒實戰過。



很快的燕牡丹發情期日子快到了,開始的書包內多了一些抑制貼隨時待命著。
看著燕牡丹有點焦慮,再看看其他同學紛紛離燕牡丹遠一些,雙手托腮「牡丹,要不要打給你家的Alpha,請他來幫你渡過?」
伸手摸向書包內的物品後,燕牡丹看著楊舟說「是有考慮拉,可是他太木頭了。搞不好他連Omega發情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應該不會吧!」楊舟笑笑回應著,卻想著他家連華易感期來的時候都不讓他看。
憶起曾經在他床頭櫃旁的抽屜,一打開滿滿的都是對A的抑制劑。
飄走的思緒沒聽到燕牡丹的滿滿吐槽,等拉回時候聽到燕牡丹說「其實打抑制劑對身體不是很好的。」
「怎說?」楊舟略帶緊張看著燕牡丹回應。
「咦?你家的蓮華沒跟你說過嗎?」燕牡丹訝異著楊舟突然的緊張,想了一下後恍然大悟著,便給了楊舟回答。
得到答案後,楊舟覺得自己一定要分化成Omega,不然他的蓮華太可憐了。
另一邊的燕牡丹,也多少想著既然有了Alpha,或許可以嘗試標記自己。
蓮華說的沒錯,光貼的效果不大,偏偏抑制劑藥量根本不足以恢復正常,可蓮華為了楊舟一次就是打35支針來保證自己能夠渡過易感期。
看著楊舟那微笑,燕牡丹多少也明白蓮華,也羡慕著。
默默拿出通訊器,撥打著對方。


被蓮華惡補知訊後的殷太史被自己的來電給嚇了一跳,看著來電者後接起接聽。
等通話結束後,蓮華看著殷太史那細微的緊張感,便開口「緊張了?」
「有、有一點。」難得殷太史臉上出現淺紅,蓮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還是拍著殷太史肩膀「要不在去藥局買個『抑制貼』吧!燕牡丹他不喜抑制劑。」
儘管蓮華內心不是很看好殷太史的腦袋是否能開竅一回?但是這是能夠讓燕牡丹學習接受Alpha的訊息素存在跟標記,一旦能夠接受殷太史。那麼下次發情,他家的小舟就不用特定陪著。
想當初燕牡丹一旦發情就拉他家的舟渡過整個發情期,別的不說,光是抑制貼,在楊舟房間抽屜放滿一半!就算楊舟尚未分化,也不能光明正大霸佔!!
想想很心塞。
他也想抱楊舟渡過自己的易感期。
紅眼斜看著殷太史,「祝好運!」
奉上真誠祝福。



當殷太史來到燕牡丹電話的地點後,驚嚇到了。
在大門等殷太史來的燕牡丹再看到那一刻,再怎麼兇悍也會偶爾的緊張冒出來。
兩人見面後,燕牡丹緊張地想要拉著殷太史的手回去自家,殷太史也乖乖給燕牡丹拉進家門。
趁著燕父燕母不再家,燕牡丹提著膽子帶殷太史去自己房間,然後將房門鎖上。
殷太史看著燕牡丹動作也忍不住吞了口水。
還沒等殷太史說,燕牡丹搶先一步「那個,我是第一次,請、請小力一點....」說完就閉上眼睛,他是聽說的,被標記很疼的,他怕疼。
艱難的吞了口水,殷太史雙手顫抖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不停回想蓮華教的知識,最後從所背的側背包拿出貼布。
還在等殷太史把自己給標記的燕牡丹遲遲沒等到『聽說被標記疼痛感』,稍微半睜開雙眼就看到殷太史的手從他背包內掏出似乎是自己很常用的形狀。
然後再見到殷太史一個動作麻俐的往自己後頸的腺體拍貼著,那種熟悉感很快的讓燕牡丹知道那是什麼。
「我好不容易想著,結果你給我來這招────」燕牡丹雙手成拳,金眸完全迸出怒火惡狠狠看著殷太史。
「殷太史,你乾脆去找個Beta過日子好了!!!!!」帶著怒氣很暴力的將自己房門給踢壞離開。
然後拿出通訊器打給楊舟。
才剛獨處沒多久的楊舟便接到燕牡丹來電,啊了一聲後悄悄台眼看著蓮華,隨即小聲地交談著。
在楊舟台眼看著自己時候,蓮華大概猜到走向了。

『活該(乾脆)母胎Solo好了。』蓮華跟燕牡丹同時想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