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九章-第四十五節-炭烤牛舌

田中噴太 | 2021-05-03 19:00:02 | 巴幣 2476 | 人氣 287


第四十五節:炭烤牛舌


呃……

又是在巨大的乳溝中醒過來。

抬頭看了一下銃角的臉,眼睛旁邊紅紅的,臉頰上也有著數條淚痕……

為什麼哭呢?

不過這次醒來,我發覺身上穿著衣服,而且還是我原本那套。

只是衣服的材質不太一樣,比我之前那套材質舒適多了。

應該是賽巴斯強讓人重新修補過,或者重做一件吧?

銃角這次抱的力氣比以往大了一點,用了點力氣才將她的手拉開。

一下床,才發現愛菈貝娜還有姚丹,以及小櫻桃也都睡在地板上……

怎麼回事?為什麼所有人都聚在這個寢室裡?

愛菈貝娜還好說,可是連小櫻桃都來了是怎麼樣?

這次撐過了小櫻桃的攻擊十分鐘後,在沒有打擾到任何人的情況下,關上門,走出寢室外。

出了寢室外,發覺布萊姆和賽巴老頭就站在門外等我。

賽巴老頭對著我說道……

「老爺,您身體還好吧?」

「還好,沒什麼大問題……應該吧?我是不是在浴室昏倒了?」

「是的。最先發現的是銃角小姐,老身立刻就將老爺帶回寢室內治療。」

「治療?怎麼個治法?」

「是夫人的血液。老身將老爺放在寢室的床上後,立刻就去小姐的房間找夫人,並且告訴她老爺您昏倒的事情。」

「呃……是喔,那我這身衣服是……」

「是老身讓宅內的女僕們外出購買材料,重新為老爺準備的衣服,也為其他小姐們準備了以往同款式的衣服。」

「那真是麻煩你了。呃……布萊姆在這做什麼?」

「我是來傳達小姐給老爺的口信的。」

「給我的口信?」

「是,小姐是這麼說的【魅影!隨隨便便的就昏倒,你是想博取本宮的同情嗎!本宮是不會給予你任何同情的!趕緊給本宮醒來!】」

「喔,也辛苦妳了布萊姆。」

「不會。」

這個麵包捲到底是擔心我還是不擔心我?

留了這段話,人卻不自己親自來……

她到底想幹麼?

「布萊姆,既然傳達了,妳可以先回去照顧伊莎芮娜了。」

「因為老爺昏倒,小姐將我趕出門外,讓我二十四小時監視著老爺的健康情況。所以我不能離開您。」

「嗚……她到底想做什麼?算了。賽巴斯強現在幾點了?」

「晚間七點四十三分。」

「晚上!?我昏了一整天!?慘了!又翹了一天班……」

「老爺,您昏睡五天了。」

「五、五天!?」

「是的。當時您頭部受了相當嚴重的傷,若沒有夫人的血液,恐怕保不住老爺您這條命。」

「……」

保不住命……

確實呢,銃角那龐大身體的體重直接地壓在我頭上,就算整個腦袋爆開都不奇怪呀。

那也難怪銃角會哭成那樣,等她醒來好好去欺負……

不對!去安慰她吧!

倒是我昏倒了五天,那麻糬騎士和莉莉諾姆不就會抓狂嗎?

可是剛才倒在地上的人,沒有她們兩個呀?

「賽巴斯強,我昏倒這幾天,有沒有來兩位一高一矮的女性?高的穿著銀色盔甲,以及銀色的長髮,矮的是白色西裝,紅色的長髮。」

「有的。夫人對老身說了,矮的那位是【紅鳶大夫人】,絕對不許令大夫人擔心,讓老身適當地給予那兩位女性交代。」

「適當?怎麼個適當法?」

「老身在兩位女性過來時,將老爺的睡姿進行了變動,讓兩位女性認為,老爺是因為賴床而不肯起來工作。兩位女性看到老爺的睡姿後,就安心地回去了。」

「……」

賽巴老頭,我很想誇你幹的好……

不過我現在更好奇,你是把我弄出了什麼姿勢才讓她們兩個安心?

之後再詳細問問吧。

「那麼,知道她們來找我的原因嗎?」

「是。根據她們所說,目前十四號號黑街的放逐者工會會長,情緒相當低落,希望老爺能出面安撫他。」

「啊……那傢伙八成是打輸了吧……明天再去安慰他吧……這五天還有沒有發生什麼重要的事情?」

「可洛妮小姐知道老爺您沒事後,依舊照常生活。姚丹先生則是和夫人一直陪在老爺身邊。至於銃角小姐……」

「嗯?銃角怎麼了嗎?」

「銃角小姐她似乎說了什麼【要將身體變得和鞭子一樣柔軟】的話,對老身問了許多拉開筋骨的知識。除了睡覺外,她毫無間斷地做著那些動作,就連吃飯的時候都沒有停止。」

「是喔……銃角還真拼命呀。」

「不僅如此,銃角小姐夜間入睡時,變得相當兇暴,她裸身抱著老爺您,不讓任何人碰觸老爺。就連夫人都沒有辦法靠近老爺。」

她還真是相當聽話的好女孩呀……

都快要到愛菈貝娜使徒的等級了……

也好啦,這樣表示我這五天都沒被人侵犯吧!

不對呀?

入睡時?

那表示早上都是姚丹的時間了?

不要去想好了……

就當作我現在還是純潔的白色吧……

「賽巴斯強,你們吃過晚餐了嗎?」

「用過了。其他小姐們也是吃了晚飯才進了老爺的房間睡覺的。」

「是喔?可是我肚子有點餓,能不能幫我弄點晚餐?」

「明白了。老身這就去準備。」

賽巴老頭留下布萊姆,自己先行離開了。

咦?

五天?

我是怎麼撐過這五天的?

五天來我都昏睡著,應該沒辦法吃飯喝水吧?

手上也沒有點滴的痕跡……

「布萊姆,我是怎麼撐過這五天的?妳們有在我昏過去的時候餵我吃東西嗎?」

「有的。老爺的三餐都是由我來餵食的,排泄也是由我處理的。」

「排、排泄先不管。我昏過去的狀態下,妳是怎麼餵我吃的?」

「由我將食物嚼碎,用嘴讓老爺吞下去。」

「呃……辛苦、辛苦妳了……」

「老爺若真的這麼認為,就請好好地照顧自己的身體,我也不希望再作這樣的差事。」

「喔……抱歉……」

「在道歉之前,老爺有更重要的工作必須完成才行。」

「工作?啊,說的也是,這個家以前是靠人口販賣維生,現在得找工作養這個家才行……」

「雖然這也是老爺您必須作的,但我不是指這件事。是契約的問題,這五天,有幾位女僕似乎對我的身份產生懷疑,得請老爺您現在重新和這幾位女僕打契約。」

「契約……?喔喔!!重打契約是吧!我知道了!妳把她們一個一個叫過來吧!我先去飯廳等妳!」

「明白了,這就去。」

啦啦啦~

沒想到剛睡醒就有這麼好康的事情在等著我呀!

好唄!小夥伴!該是你努力工作的時候了!加油啊!

我走進飯廳,坐在主位上,等著其他女僕和晚餐的到來。

約過了五分鐘,賽巴斯強帶著一盤綜合餐點放在我眼前,我將契約的事情告訴賽巴斯強,讓他留在飯廳。

當我正吃著綜合餐點裡的三明治時,布萊姆帶了一位叫作海蒂娜的浣熊獸人來。

雖然不及我周邊的美女們,但品質也不低。

賽巴斯強用了半哄騙半脅迫的放式,逼著海蒂娜訂下契約……

呼~

舒坦~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又來了一位貓耳女僕……

啊啊!!我認識她!這傢伙就是摸她屁股,卻被她的貓尾巴甩了一巴掌的女僕!

她叫作蔻迪尼亞!

嘿嘿嘿~

妳這個屁股不合格的傢伙!乖乖和我訂下契約吧!

本來以為就這兩位而已,布萊姆竟然又接連帶了第三位第四位……

最後到了第六位才結束今天的契約。

會、會死人的!

要是每天都這樣來六個,我的小命絕對會再一次受到威脅!

一臉憔悴的我,稍微的向布萊姆抱怨後,我就這樣脫著褲子又昏過去了。

到了早上七點多,我同樣在飯廳的主位上醒了過來,賽巴斯強也還站在我旁邊,而其他在我房間睡覺的人,也不知何時地坐在旁邊的位置上對我抱怨著。

啊,為什麼沒人在意我褲子沒穿好啊?

「老大!突然就來個昏倒,你要嚇死人喔!」

「老爺,都怪妾身……都怪妾身沒有好好的注意您的身體……」

「大哥,你為什麼會在浴室裡面暈倒啊?太不小心了啦!」

「……」

好像沒人知道是銃角把我壓昏的關係。

銃角沒有搭話,她低著頭,暗暗地落著掉著眼淚……

真糟糕……

讓她這樣自責時在不太好……

「沒有啦!就一時興起,在浴室裡面打了個八極拳秀給銃角看,結果自己撞到頭就。反正沒事就好了啦!大家來吃早餐吧!賽巴斯強!幫我們弄早餐來!」

「老爺,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醒來。老身這就吩咐女僕們將早餐上桌。」

「說到早餐……老大!那個,今天我沒喝到那個蛋白質耶?」

「沒喝到?昨天晚上不是給妳喝過了嗎?」

「昨天晚上?是我睡著的時候嗎?姆……可能是太久了吧?感覺效果沒之前那麼好……」

「大哥,我想跟你抱怨一件事情……」

姚丹無視蛋白質的話題,對我提出抱怨。

「你不是一直都在抱怨嗎?」

「偶爾也換人陪你睡啦!一直都是銃角!你都不會膩嗎!我已經可以維持時雨的姿態十個小時以上了!該輪到我了吧!」

「你可以保證不會睡到一半變回來偷襲我嗎?」

「可以!絕對可以!這次絕對不是說謊!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碰到大哥了!我快受不了了啦!所以換我嘛!」

「姆……好吧,如果你真的不騙我的話,我也可以讓你以時雨的身份和我睡喔!可一但讓我發現你騙我,我永遠都不會再讓你接近我喔!」

「沒問題沒問題!!那今天就……」

匡!!

銃角拉開椅子站了起來,別過連臉和我們說著……

「抱歉,今天先不吃早餐了。我去庭院拉筋……」

「呃……銃……」

沒等我喊住她,銃角自己就先離開飯廳。

我這個白癡!銃角就是因為壓傷我才自責,而我卻不看場合的答應姚丹讓他以時雨的身分來陪睡!

這不就成了我變相在責怪銃角了嗎!

姚丹看到銃角的舉動,立刻就抱怨道……

「有沒有搞錯啊?換一下人而已,這樣就耍脾氣,心眼太小了吧……」

咚!!

「好痛啊!為什麼打我的頭呀大哥!!」

「沒什麼,忽然覺得你的頭很像我以前的訓練器材。我也先不吃了,你們吃完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爛理由!偏心銃角就直說啊!」

「不是偏心,是我把事情搞砸而已。姚丹,你沒問題的話,今天晚上就來陪我吧。」

「真的嗎!說好了!不准賴皮喔!!」

「不會賴皮,不過只准以時……」

「我知道!時雨對吧!放心!我會養足體力,好好地維持著老媽的樣子!晚上大哥就拭目以待吧!」

「那個……妾身、妾身什麼時候也能、也能有幸陪老爺……」

「妳不行!妳還不能控制自己的慾望吧?而且麵包捲的事情也還沒解決,以後需要的時候會叫妳!至於小櫻桃嘛……」

「我不要。我一個人睡就很夠了。」

「說的也是。我去安慰一下銃角,妳們就自己先吃吧。」

看在姚丹於我昏倒期間,一直陪在我身邊,所以特別給他一次機會,讓他以時雨的身份來陪我睡覺。

不過銃角可不能放著不管,老實說,銃角現在在我心中的地位,只低於麻糬騎士和莉莉諾姆。

畢竟她真的相當單純聽話,而且她是少數幾個比較有腦袋的女性,我可不想讓身邊的白痴比例增加。

銃角是減少比例重要的分母,可不能讓她跑了!

我跑出本宅,看到銃角一個人在庭院的角落拉筋。

真厲害……

才五天……

才五天的時間,就把整個腿拉成漂亮的一百八十度了!獸人的身體能力真的相當誇張啊!

我從背後靠近銃角,靜悄悄地不讓她注意到,然後從她背後環住她的脖子,對她說道……

「銃角,怎麼了?為什麼不開心呢?」

「……」

銃角沒回答我,持續地拉著腳筋。

「對不起啦銃角,我不是因為妳的關係才讓姚丹來陪我,只是他也在我昏倒的時候陪著我……所以……」

「都是我不好,又笨又粗心的,竟然還差點就把師傅給……」

「那不是妳的錯啦!其實練武和拉筋的時候本來就不能胡鬧,是我自己不對,不該那樣戲弄妳!原諒我好嗎?」

「才沒那回事,是我差點害死師傅!不論如何問題都在我身上!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沒人要!笨手笨腳的……」

「不然這樣吧?銃角,別人不要妳,我要妳好不好?」

「不要安慰我了師傅,這樣只是讓我更難過而已。該罵我的時候就罵我,才會讓我好過一點……」

「不是安慰妳喔!其實和妳相處的感覺相當好,所以如果妳有一天真的發現妳是真心喜歡著我,那個時候我就娶妳好嗎?」

「……」

「怎麼不說話了呢?」

「請不要再和我開玩笑了,師傅……」

「那妳要我怎麼做才相信我?」

「好好的罵我一頓,就像會長一樣……」

「為什麼我必須要罵妳?都說了妳沒有做錯事情呀?」

「……嘶……嗚……嘶嘶……」

傷腦筋……

沒能成功討她歡心,甚至讓她哭得更加厲害。

如果用麻糬騎士那招,強行地吻她,搞不好會有用……

可是這樣我沒弄好又要多一個老公,所以還是算了,耐著性子慢慢找方法吧。

「好吧,妳認為我在說謊,那我就不說了。但,只是讓我抱著妳沒問題吧?」

「……」

「妳不說話我當妳答應了喔?」

「……」

真的不說話?

那就抱著吧,抱到她肯相信我為止吧。

我這樣從被後抱著她的時間,持續了接近一小時後,銃角才對我回話……

「我是不是,該早點滾出師傅的視線比較好……」

「什麼!?」

「我一直都厚著臉皮黏在師傅身邊,卻又什麼忙都幫不上。就像在工會裡,也是被人當成拖油瓶般的鄙視著,一點用都沒有……」

「……」

「我還是,去當個自由人……比較……」

「夠了!妳給我轉過來!」

「……」

「啊啊!真麻煩!我到妳前面去好了!」

等了一個小時,竟然給我說出這種話!

我完全明白這傢伙為什麼會這樣黏著我了!銃角對自己充滿著自卑感,所以完全沒有辦法肯定自己的優點和想法!

真夠麻煩的!

我繞到銃角的正前方,發現她不只是哭而已,連鼻水都流出來了。

噗……!

別在這麼重要的關頭逗我笑啦!

「銃角!給我聽好了!如果妳真的是個拖油瓶,那這個罐油瓶我是拖定了!不管妳怎麼想,我就是要拉著妳跑!妳沒有拒絕的權利!」

「師傅……」

「我絕對會讓妳變得比其他成員還要強!所以妳給我作好覺悟!妳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懂了沒!」

「可是我……」

「沒什麼可是!我在問妳懂了沒!回答我!」

「懂了……」

「很好!現在頭不准動!」

「師傅,你要做什……姆姆姆姆!」

終究還是親下去了。

沒辦法,現在這個狀況下,除了強吻她,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收尾。

我抓住銃角的臉,不讓她脫逃,不過她也沒抵抗就是了,畢竟她可是非常地聽我的話的好女孩呀。

只是對與接吻,銃角完全是外行人,嘴唇都貼了十多秒,還不知道要自己打開嘴巴。

只能由我這邊硬撬開了……

撬開銃角的嘴後,如同以往一般,讓舌頭殺進她的嘴裡,可銃角還是沒回應我,舌頭也完全沒動作。

這次我效仿莉莉諾姆,將銃角的舌頭拉出來盡情吸吮著……

這樣被我吸了一分鐘多,銃角才開始有反應。

她將雙手支撐在地上,閉上眼睛將臉貼了過來,享受著被我吸吮的感覺。

呃……

腦還中突然出現一個畫面……

銃角是牛族吧?

所以我這樣吸她的舌頭,是不是代表我正在吃牛舌啊?

噗……!

想到那幕畫面,不由自主地噴笑出來,莫名替這個吻畫下句點。

太糟了,竟然吸著銃角的舌頭笑噴。

我帶著心虛的表情看著銃角,而她卻說出了讓我相當吃驚的話……

「師傅,其實對牛族來說,接吻是對外遇對象才會作的事情,對自己的元配是不會這麼作的……」

「蛤?」

「雖然很舒服……真的很舒服……可是牛族認為接吻,是非常骯髒的事情,所以只有對外遇尋歡的對象才會這麼做……」

「是嗎?可惜我是人類,對人類來說,接吻是示愛的方式之一,如果妳不能接受,以後我就……」

「那師傅還是把我當成人類吧!老實說,我也覺得這樣的想法很奇怪!可是年老的牛族們都說是我太年輕,所以才會這麼想!」

「嗯……好!既然妳也這麼想,這次就輪到妳主動來吧!」

「我、我嗎?可是我這是第一次接吻,沒有自信能像師傅一樣……弄得這麼舒服……」

「多練習幾次就行了!來吧!」

「那我就……」

嗯……

這個吻技真是相當輕柔呢……

雖然麻糬騎士和莉莉諾姆那樣具有威脅性的吻很棒,但是這種清淡的感覺也不錯呀……

銃角的舌頭筆身為我的人類還大,如果像麻糬騎士那樣暴亂,我因該會當場窒息吧?

但是她沒這麼作,反倒是怕傷害到我,讓那巨大的舌頭緩緩地遊蕩在我的嘴裡……

牙齒、上顎、下顎、都輕柔地舔著……

感覺意外地舒服呀……

這樣持續了接近一分多鐘,我的腦袋又開始不受控制,出現了碳烤牛舌的畫面……

噗噗噗!!

銃角因為我突然噗嗤地笑出來,趕緊將嘴唇和舌頭拉開,並慌張地問著我……

「我……我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對?」

「呃……沒有什麼不對,不如說妳做的非常好!嗯!沒錯!非常舒服!」

「那,師傅為什麼會突然……」

「這……個……嘛……其實、其實是我突然想到傑特森低落的樣子!所以才不由自主地笑出來!」

「為什麼會在和我的接吻中,想到會長的樣子呢?」

「啊啊!!是這樣的!我昏倒了五天不是嗎!剛才正舒服的情況下,突然想到,要是我就這麼放任自己翹班下去,對傑特森交代不過去!所以才聯想到他低落的畫面!」

「是、是這樣的嗎?真的不是我哪裡……」

「走!走吧!我們趕緊去找傑特森把事情處理完!就可以盡情的享受和妳接吻的快樂了!」

「好喔……!」

聽到能夠盡情享受,銃角臉又抹上層相當厚的紅暈。

呼……

還好打混過去了。

以後與銃角接吻必須要心無旁騖非常專心才行,不然腦袋裡總會出現加上青蔥的碳烤牛舌這樣潑人冷水的畫面。

因為急忙著隱瞞自己腦袋奇怪的畫面,匆忙地拉著銃角直奔工會,連通知其他人都忘記了。

這次到工會可說是前所未有的早,九點半左右就到了工會的接待大廳。

大廳裡,所有成員們都舉杯歡呼,不知道在慶祝什麼,可只有傑特森一個人坐在陰暗地角落,孤單淒涼地喝著啤酒。

喔,看錯了。

不是一個人,老媽也在。

她站在傑特森的肩膀上,不停地拍著傑特森肩上的鬃毛,彷彿像是在安慰傑特森似地。

看到這一幕,我走向傑特森。

在那途中,歡呼的成員們注意到我後,不斷地對我放聲大喊【李大師!李大師!!】。

到底在搞什麼?

走到傑特森面前,我和銃角各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正準備要詢問傑特森的狀況時!他竟然用斜眼瞄了我一眼,然後拿著酒杯,垂下頭對我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早知道就不和小子你學戰鬥技術了……真讓老夫失望……」



第九章結束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5月06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失望...是指1號公會太廢很失望吧...=w=a

對了...印章...你可以檢查看看自己的吼面是不是純潔的白色...wwwwww
2021-05-04 00:26:22
田中噴太
1號公會是哪兒( ᐛ ) ᕗ?
2021-05-04 03:00:07
白煌羽
喔喔
2021-05-04 00:53:57
田中噴太
( ᐛ ) ᕗ
2021-05-04 03:00:20
伯爵廚
噗 碳烤牛舌有夠靠北
2021-05-04 01:11:15
田中噴太
有噴點( ᐛ ) ᕗ
2021-05-04 03:00:35
還是0號...?(就是蓋亞媽媽當會長那個...
2021-05-04 04:12:20
田中噴太
00號唷( ᐛ ) ᕗ
2021-05-04 04:55:22
靜靜玩
總有種看過的既視感是說傑特森覺得自己變太強 戰鬥起來沒有樂趣
2021-05-04 05:13:24
田中噴太
如果你是看過的讀者請不要劇透影響其他讀者的觀看體驗,感謝您
2021-05-04 06:22:13
田中噴太
我已經在文中作過提醒了,如果閣下還有類似這樣的發言,那我只好進行刪除了
2021-05-04 06:23: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