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漫畫大賞專題|《九龍大眾浪漫》在東方魔窟談一場大人式的戀愛

嘎拉嬉皮gala | 2021-05-03 08:00:02 | 巴幣 0 | 人氣 95


2021漫畫大賞於3/15公布得獎作品-由《葬送的芙莉蓮》抱走獎項。講述勇者一行人擊敗魔王後的後日談,將大眾眼中熟悉的題材以另一角度描寫,呈現出全然不同的風味。
除了《葬送的芙莉蓮》外本次漫畫大賞仍有很多值得推薦的作品,在此筆者將以自己的品味推薦心目中的遺珠之憾給讀者們。
本文除了《九龍大眾浪漫》漫畫評論之外也提到筆者對於流行文化再現香港的看法。

※本篇文章有微雷,請斟酌觀賞。


談到九龍城寨,許多人腦海中浮現的應該是港片《重案組》或是《功夫》中的三不管地帶,陰暗,龍蛇雜處,昏黃的燈光,幽暗的走道,人口組成複雜。這裡曾是好萊塢電影取景地,《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等賽博龐克世界觀想像出來的未來世界,閃耀的霓虹燈,錯落的招牌,冒著蒸氣的街道,巷弄裡犯罪事件橫生。不少港片與警匪片熱愛以九龍城寨作為背景,被稱為東方魔窟的九龍就是富含傳奇色彩的地方。不敵時代更迭, 1987年中英兩國共同決定清拆寨城,遷徙居民,並於1993年徹底將九龍寨城拆除,一代傳奇只能存在流行文化文本中。
 

《九龍大眾浪漫》是一部港味十足的漫畫,從漫畫名中即可預視到這部作品再現香港九龍風華。眉月啍顯然是一位熱愛九龍的漫畫家,她筆下《九龍大眾浪漫》保留了九龍城寨高人口密度的特色,復古鐵門鐵窗,穿著中國服的妙齡女子,寫著繁體中文的霓虹招牌,在冰室中吃著西瓜抽著菸,再度喚起我在香港旅行的回憶。撇除旗袍漢服等服飾,原先也會害怕著這部作品會成為日本人心目中的香港,戴著旅行濾鏡視野下的”東方情懷”,但是在閱讀這部作品時我內心暗想”這真的很香港”。不過眉月啍創造出來的九龍並非是歷史上的九龍,也免除了被港人質疑的危險。在這個推想世界中,男女主角居住的九龍可以見到菱形體漂浮空中,稱之為母星。女主角-鯨井令子與男主角-工藤就居住在這樣的世界裡。
 

女主角-鯨井令子與男主角-工藤兩位日本移工在九龍房地產公司工作。眉月描繪的鯨井身材姣好,身穿旗袍,留著俐落的黑色短髮,活脫脫像是王家衛電影《花樣年華》中的張曼玉。《九龍大眾浪漫》的畫風則是帶有高橋留美子《福星小子》或是松本泉的《相聚一刻》的復古感。整體劇情圍繞在工藤與鯨井的互動間存在著若有似無的感情。不過在劇情推演之下,我們從中看到了不和諧之處,當茶館服務生桂說出:「很高興看到工藤先生又帶著女朋友來了。」
還有在深情一吻過後工藤卻說出:「抱歉認錯人了」。
並非工藤是渣男,而是從旁人反應中得知鯨井有兩個人。
戴著眼鏡,戴著耳環,個性帥氣的鯨井B;與不戴眼鏡,對過去一無所知的鯨井A.....AB兩人有著相同的容貌但是個性截然不同,熱愛九龍,懷舊的鯨井B以及初來乍到對任何事情都很好奇的鯨井A,究竟是失憶抑或是複製人再現?本質上不同的兩人要怎麼樣去面對彼此,散落的拼圖要甚麼時候才會組成真正的鯨井令子?誰才是真正的鯨井令子?令人玩味。



我們藉由鯨井A之眼找尋鯨井B的蹤影。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子愛上了名為工藤的男人。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交往久的情侶分手理由之一

「他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他了,他變了。」

明明是同一個人為什麼會有不一樣的解讀?人是個善變的動物,在不同人生階段我們會有不同的變化。
這樣的改變帶出貫穿整部漫畫的關鍵字:懷念。



九龍令人懷念的感覺,就跟戀愛一樣。

「懷念」是對於往事的產生的思念。是對於已經不存在的事物所產生的情感。無論是工藤對於鯨井B產生的情感還是對於九龍產生的情感。對照到現實中的九龍城寨已不復存在,但是所有知道九龍城寨的觀眾仍然會對於九龍產生共鳴。再者,常聞道香港以1997年回歸為分界點。老港人總會懷念起香港電影輝煌的歷史,還有東方明珠的稱號。同樣一塊土地同一批居民,為什麼會讓人有懷念感?因為今日的香港與97年前的香港已經截然不同。人們只能藉由懷念回憶往昔時光。懷念的思緒就像催化劑渲染美化過去的記憶,這份浪漫的情感就跟戀愛一樣甘美。

九龍大眾浪漫為一部溫和的反烏托邦作品。從《1984》,《攻殼機動隊》,《飢餓遊戲》等反烏托邦作品皆呈現出對於體制的反抗,不過在九龍大眾浪漫呈現出的就是”日常”,著重描寫常民生活的浪漫。也許是漫畫劇情還沒揭露蛇沼企業的意圖,也還未公布母星相關資訊。在漫畫中不斷出現的金魚象徵著記憶,到底鯨井B的真實身分是否是複製人?還是另有隱情?九龍大眾浪漫作為非典型戀愛作品裏頭深藏不解之謎,等待大家去挖掘。
你是不是也有懷念的人事物?回想起那段時光的時候,是不是又再墜入一段戀情中呢?


Podcast & 社交平台: https://linktr.ee/Galahippie319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