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08 深夜問答(上)

空想能手 | 2021-05-03 01:34:02 | 巴幣 4 | 人氣 48


  夜晚,公爵府邸中的大會議廳內,腰間掛著武士刀的金髮男子緩緩地走近主位,然後拉開椅子,一屁股坐在了主位上。

  然後就這樣先拔出了了武士刀,然後把左腳一抬,翹起二郎腿,然後用右手單手握刀的姿勢把刀身靠在自己左腳的大腿上,右手則從空間袋裡拿出一條白淨的布,開始擦拭起本來就閃閃發亮的刀身。

  此時,侍者專用的小門中一位梳著西裝頭,滿臉皺紋的老管家從那裡走了出來,手裡雖然拿著短魔杖,但是其實只是準備打掃而已,他經常利用自己的風屬性魔法快速的打掃宅裡,而這次正好輪到了大會議廳。

  對老管家來說,自己負責許多地方的掃除花不了太多時間,但是卻可以省下一大批傭人的雇用費,而且他老人家也一直把這段使用魔法的時間當作自己的消遣。

  不過在他看到金髮男子就這樣坐在主位上時,便立刻恭敬的低頭說道:「杰拉爾德少爺,歡迎回來。」

  「嗯,柯瑞爺爺,我回來了。」金髮男子『杰拉爾德』隨著老管家的聲音腦袋微偏,用眼角餘光看著老管家『柯瑞』,武士刀被稍微舉起,翹著的腿也換成了右腿,之後武士刀翻了個面,然後又像剛才一樣靠在了他的大腿上。

  隨著他的腦袋擺正,他雙眼的視線都聚焦在了武士刀和自己擦拭的左手上。

  雖然在老管家記憶中這位大少爺經常做著放蕩不羈的舉動,不論是在人前擦拭武器或是坐在主位上的次數都不在少數,但是只有這次老管家能感受得出來,那是『恐懼』,自己正在畏懼著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大少爺,這是自己的管家生涯中幾乎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當然這種直覺也是老管家唯一一個『現在正是異常狀態』的依據。

  「杰拉爾德少爺昨天從陛下手上拿到了抗擊叛徒的獎賞還真是了不起呢,您的武勇讓伊內爾傑楊家再次獲得了無上的榮耀。」老管家向眼前的大少爺表示自己的恭賀之意。

  「呵,無上榮耀?比其他的兄弟姊妹還突出,甚至還直接得到了陛下的嘉獎,恐怕只會讓那死老頭對我的殺意又多了幾分吧。」杰拉爾德似笑非笑的說到。

  而對於在宅邸裡工作超過六十載的老管家來說,自然對杰拉爾德口中所指的『死老頭』是誰十分清楚,於是他閉上了嘴巴,這是身為從者最佳的保命手段,只是這個問題是避開了,眼前的大少爺卻又接著問了下去—

  「喔,對了,柯瑞爺爺,韋倫那小子現在應該已經去參加庫雷格斯侯爵舉辦的宴會了吧,應該沒有因為落下什麼東西中途折返吧?畢竟以那小子的粗神經來說,這是很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呢。」杰拉爾德輕笑著說到。

  「啊…啊啊,六少爺嗎?他現在已經搭上前往宴會場地的空艇航班了,就算真的有什麼忘記帶的,也只能讓人再送過去了,六少爺應該是沒辦法回來的。」老管家柯瑞忐忑不安的回答到。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呢。」杰拉爾德舉起了刀,並把銳利的刀刃對準自己鼻樑的位置,就這樣保持與鼻樑的平行,然後杰拉爾德就這樣把自己的視線聚焦在刀刃上,問到:「話說回來,柯瑞爺爺你好像比較喜歡二弟,到底是因為二弟表面上看起來真的很有禮儀,還是因為二弟是父親最愛的那個繼妻生的長子,所以你才會這麼愛護他呢?」

  「這…小的不敢,小的對大少爺絕沒有不敬的意思。」柯瑞的冷汗滑過臉上的皺褶。

  「迴避問題啊,看來是後者呢—沒事,來問下一個問題吧,你應該比較希望二弟能繼承家主之位,成為下一任的伊內爾傑楊公爵吧—。」

  「這…。」老管家閉上了嘴保持緘默,他很確信自己真正的想法必定不是大少爺要的答案,只是大少爺也不是沒有眼睛,自己這些年來的做法想必也早就被知道了,這時候就算說出違心之言,恐怕大少爺也不會相信,這樣還不如保持沉默。

  「別緊張,這不是我想問的問題,我想問的是—我在你心中能排上繼承權的第幾順位呢?來,說說看吧。」杰拉爾德這樣說到。

  這並非是非問答,也意味著老管家柯瑞必須給出一個答案,雖然他還不清楚大少爺想要的是什麼,但是他就是感覺現在不能說謊,這是他的直覺。

  於是柯瑞有些遲疑地說到:「大概是第五或第六吧。」

  「喔,也就是說那個到處找其他男人玩的四妹的繼承權和我相當,還能跟我搶奪你心中第五的位置啊。」杰拉爾德玩味的微笑著,翻轉了刀刃的方向,因此固定不動的視線看到的地方就變成了刀背。

  「小的…小的只遵從老爺的想法。」柯瑞慌忙低下頭回答到。

  「才怪呢,要是你真的遵從那老東西的想法,那我的繼承權就該比我的那些表弟表妹、甚至其他旁系遠親還後面了,怎麼可能還能排進個位數裡?」杰拉爾德把刀收回鞘中,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看向柯瑞接著問到:「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上面的那些人,包括我父親都突然不幸身亡了,那麼你有辦法向我宣示效忠嗎?」

  此話一出,柯瑞立刻明白,自己的回答將會決定自己的生死。

  「隨你的意來回答吧,柯瑞爺爺畢竟對我不錯,就算回答的有點不合我的心意我也不會對你下手的,安心吧。」雖然杰拉爾德這樣補上了一句,但是柯瑞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放鬆警惕。

  「…如果真的發生如此不幸的事情,小的會向您宣誓效忠。」柯瑞回答到。

  「就算終結他們性命的就是我?」杰拉爾德玩味的說到,丟出更直接的問題。

  柯瑞在杰拉爾德面前單膝下跪並說到:「是,那也只能證明您更加優秀罷了,不影響我對您的效忠。」

  「很好,雖然我並不太喜歡開空頭支票,不過你之後就是我的公爵府總管了。」杰拉爾德從座位上站起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請問小的需要幫您做什麼呢?」柯瑞問到。

  「不需要做任何事,你只要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靜靜地聽著就好,我自己就會了結這一切的,嗯,一切。」杰拉爾德霸自己的前髮撥的更高,高傲的笑著,推門來到了走廊上。

  「哼,今天晚上可會比之後庫雷格斯侯爵家的晚宴還『火熱』多了呢。」杰拉爾德笑了笑,拿出了通訊用的魔道具。

  「好了,瑋聖,照我給你的那張圖來吧。」

  此話一出,諾大的公爵府邸立刻被大火所包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