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臺灣妖怪短篇—墓坑鳥

Walker沃克 | 2021-05-03 01:14:59 | 巴幣 14 | 人氣 48


  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雲,死亡離我們其實很近,正因為意料之外所以才叫意外。雖然聽起來很像保險在拉單,但這真的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如果那一天真的到來了,那自己的身後事該怎麼辦?

  雖然故事的開頭都要說那時候的季節場景什麼的,但老實說我忘得差不多了,反正臺灣的天氣一直都很熱,就當是夏天好了,所以那就是我大三夏天發生的事。

  大學內上課的教室通常會不相同,有時甚至上課的大樓也不一樣,所以趁著下課時間移動到另一棟大樓也算是大學的特色了,通常大學內都會禁止摩托車通行,所以那時的我去上課都是騎腳踏車。

  騎腳踏車的時候我常常會趁機看一下沿路的風光,像是管理學院的妹子或是醫學院的妹子,有時候也會換個口味看一下文學院的妹子陶冶性情。

  但就在三天前,我發現不管什麼時候,總會有一隻鳥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學校裡有些鳥是很正常的事,有人可能會認為說我看到只是同一個品種的鳥,但那隻鳥真的長的很奇特,那鳥巴掌大,牠身上有著黑白的條紋而頭冠的毛卻鮮黃的炸開來,看上去有些前衛,更奇妙的是,他的眼睛是紅的,並不是說我對鳥多有研究,但至少在我記憶中我沒看過紅眼睛的鳥,這也是我認為是同一隻鳥的原因,而且每次見到牠的時候,牠總是會直勾勾盯著我看。

  要說害怕的話也沒有,畢竟我上的課就那幾堂,路線也都固定,可能只是剛好經過牠的地盤罷了,所以不太在意,畢竟一隻鳥能幹嘛?

  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浴室裡洗澡的時候,一股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下意識抬頭看向浴室的通風窗,我竟然看到那隻鳥正站在窗口看著我,雖然牠只是一隻鳥,但我還是反射性的遮住了自己的重點部位,趕緊穿上衣服走出去。

  當我走進房間時,那鳥竟然已經先我一步飛到我房間窗外等著,幸好窗戶是關的,牠飛不進來。我有試著敲打窗戶想趕牠走,但牠卻毫無反應,依舊用牠鮮紅的雙眼盯著我,最後沒辦法,我只好叫了一份麥當勞的麥脆雞超值全餐,在牠面前吃了起來,原本想說牠看到同類在牠面前被吃掉的場景應該會嚇到飛走,但牠依舊不動,果真是個狠角色。

  那時的我已經經歷過很多怪奇事件,好聽一點是生活精彩,難聽一點是衰尾,直覺告訴我這鳥肯定不一般,所以我開始一邊吃著薯條一邊思考最近有沒有幹了什麼會被找上門的事,像是夜衝亂跑或是參加奇怪的占卜活動,畢竟也不是沒有先例,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有機會再說。

  但我想破頭也想不出來我幹了什麼,所以我選擇直接問對方,我跟牠說如果有事找我,就敲窗戶兩下,結果牠真的敲了兩下,但身為一名工科生,我們要有求證精神,所以我跟牠說真的有事找我的話,就敲個「福利熊熊福利」來聽聽,結果牠連「全連福利中心實在真便宜~」的節奏都敲出來了,這下我只能信了。

  既然對方真的是來找我的,加上我在牠身上感覺不到惡意,我便打開窗戶讓牠進來。牠一進來後,我還來不及問牠要幹嘛,牠就飛到了我的三層櫃抽屜的最下層用喙輕敲著,我不解的打開抽屜,牠便飛進裏頭站在一個紙盒上。

  那個紙盒上畫著一名穿著裸露的女孩子,上頭有著一個十八禁的標誌,說來有些害羞,那裏頭裝著的是成年男性排解寂寞的好夥伴,單身朋友的第一個老婆,俗稱飛機杯,我都叫它杯杯

  牠這一個舉動讓我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氣,這玩意是我一個朋友為了湊免運邀我一起買的,暫稱他為老黃,因為他對於這些十八禁的東西特別了解,但我跟他其實沒有很熟,我當初問他為什麼要找我時,他說我看起來很需要,他說的是如此有道理,我當下竟無言以對。

  但是重點來了,老黃三個月前就因為車禍走了,我甚至還有去他的喪禮。

  雖然我不想相信,但唯一知道我把杯子藏在哪的人也只有老黃,也就是說我眼前的這隻鳥就是老黃,所以我試探性的喊了一聲老黃,而牠也叫了一聲回應我,這下我更加確定了,前面說過了,我算是經歷過許多怪事了,所以死掉的老黃變成鳥回來我也不驚訝,只是有些疑惑怎麼會是找我。

  接著我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頭寫了「YES」跟「NO」後放在地上,試圖跟老黃溝通,首先我問牠是不是有後事未了,牠站到了「YES」上,我又問要叫我幫忙?他沒動。我捏了捏眉間,思考了一下,問他說是不是跟家人有關?他站在「YES」跟「NO」中間,這根本比考試猜題還難,我開始懷疑老黃是不是特地復活來搞我。

  最後經過大約三十分鐘的問答,雖然我還不知道老黃到底要我幹嘛,總之就是要我去他房間一趟,不過老黃的家在外縣市,要去也只能明天再去,雖然我明天還有課,但畢竟死者為大,絕對不是因為我想翹課。

  隔天一早,我把老黃放在包包裡便出門去坐火車,他家我在喪禮的時候去過一次,隱約還記得位置在哪,當我到老黃家的時候,差不多已經中午了,老黃家是一棟普通的三層樓透天厝,當我按響門鈴時,老黃的家人還以為我走錯家,在我表態說我是老黃同學時,他們才讓我進門。

  我隨便跟老黃家人唬爛了幾句說我跟老黃是拜把之交,斬過雞頭燒過黃紙之類的話,接著跟他們聊了一些老黃在學校的事之後便說可不可以讓我去老黃的房間待一會。幸好他家人還算通融,沒有多問就讓我進去了,他說老黃的房間他們都沒有整理過,還保持著原樣,進去之後我便跟他說希望可以讓我單獨待一會。

  當我支開老黃家人後,我把老黃從背包裡放了出來,他便在房間裡盤旋了幾圈,看上去有些留念,最後停在了房間的電腦螢幕上。我會意,便幫老黃打開了電腦,接著他用那雙鮮紅的眼神看著我,我也回望著他,那一瞬間,我終於了解老黃要我幹嘛了。

  我坐到了電腦面前,點開了D槽的格式化選項,接著我看向老黃,哽咽地說了一句:「兄弟,一路好走。」

  當我按下格式化選項後,老黃也滿足的啾了一聲,然後我就看到他鮮紅的眼神慢慢變回黑色,然後我打開了房間的窗戶,牠便張開翅膀飛走了,這一幕讓我有些想哭,我知道,老黃這次真的走了。

  正所謂睹物思人,從那之後每當我打算用杯子桑一下的時候,我的眼前都會浮現出老黃的臉龐,瞬間興致全消,沒辦法,最後我只能把那杯子扔了,當我看著垃圾車響著音樂把我老婆載走的那一刻我確信了,老黃你真的是特別復活來搞我的。

  『鬼鳥鬼鳥聲何悲,非鴉非鵩又非鴟。何處飛來宿村樹,晨昏噪聒不暫移。』——明·盧若騰《鬼鳥篇》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若已死,其言何發?遺願未了,含冤未雪,魂反陽間,墓坑鳥鳴。』——《臺妖百錄》

  作者的話:

  這次的主題是墓坑鳥,傳說含冤而死的死者會化為墓坑鳥回來陽間,去詛咒當初害死他的人。現代有人推測墓坑鳥的原型可能是指金門的觀光鳥——戴勝,因為該鳥的棲息地是在土穴或是樹洞中,所以在以前的墓園很容易就會看到牠,而且戴勝本身會用散發臭味來驅逐入侵者,所以觀感不太好,慢慢變成了不祥的象徵。

  墓坑鳥我覺得有趣的是牠本身有一個動物去作為原型,看到這種類型的妖怪傳說的時候就會覺得既虛幻又現實,有興趣的人可以搜尋《鬼鳥篇》看一下完整的傳說故事,也可以看一下可愛的戴勝鳥鳥。

  您的支持就是我創作的動力,歡迎各種建議及指教,謝謝您的閱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