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48

色之羊予沁 | 2021-05-02 21:45:51 | 巴幣 3688 | 人氣 505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關於戰場的事情,您不必太緊張,我也會同行的。」出來時安莉瑪忽然說了一句,依然挽著她的手臂:「這是父親賜予我們的考驗,絕對沒事的!匹蘭德不要擔心唷,就當作是在測試斐恩之劍的威力,那把劍封印太久了,需要更新一下資料。」


  「嗯嗯,希望可以順利更新。」


  匹蘭德注意到安莉瑪有點心不在焉,她回頭看一眼緊閉的辦公室門,然後又看回來、沉默片刻後笑著:「那我們先回房間休息吧!」


  「安莉瑪。」


  「嗯嗯?」


  「不,沒……」匹蘭德抿抿嘴唇,但是覺得話說到一半的感覺很差,就決定把想法說出來:「關於結、結婚的事情,妳是不是其實……覺得有些過早?因為您一直回頭看聖上的辦公室,像是在猶豫要不要進去說什麼的樣子……」


  「啊,您看出來囉?」安莉瑪不好意思地一笑,仍然勾著她的手肘:「請放心,不是結婚的事情,我恨不得立刻嫁給您呢!只是珊……好像,受傷了。我擔心她現在的心情受到影響,在想要不要等他們開完會跟珊聊一聊?」


  是老祭司那句沒有說白的話嗎?匹蘭德當時聽得很清楚。


  「照您說的做吧?」她說著,如果安莉瑪做出這種決定,肯定是察覺到什麼。


  「但是我也想跟您一起回房間。」安莉瑪掙扎地咕噥著:「就是這點下不了決心……他們應該只是進去報告近況,很快就會出來,我擔憂的是回來就找不到珊了,就算她回房間也會裝作沒聽到敲門聲,喔不,她絕對是沒聽到,因為父親送了很多種助眠的香,珊十之八九會用陷入深睡眠的。」


  「那句話的殺傷力有點出乎預料。」匹蘭德聽到她這種說法,也不免有點擔心,雖然難以想像珊受傷會是什麼樣子。


  「是非常嚴重那種喔。」安莉瑪雙手叉腰,很苦惱:「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只要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被戳到,都是會傷心的——匹蘭德會生氣我不把話說清楚嗎?您應該聽不出嚴重性,但是我知道卻又不說。」


  「我不會生氣,畢竟很多事情是您應該知道,但是其他人不一定得知道的。」匹蘭德記得珊曾經說過,安莉瑪作為下一任大祭司,教廷中有許多秘密她都必須知道,小至秘密通道、大至個人隱私,這是為了確保權力交接後她不會被架空,而這些秘密一旦說出去,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所以珊希望她幫忙注意。


  如果有天安莉瑪忘記什麼不能說,快要將把柄透露出來時,就要由她來打斷。


  匹蘭德想一想,覺得珊對自己超有信心,反正有什麼東西聽起來像是秘密不能說,她稍微戳戳幾下,安莉瑪應該就知道了?


  「那我們一起等珊大人?」她問完這句,安莉瑪更是一臉掙扎,然後搖頭:「雖然這主意很棒,但是會增加困難。珊原本就不是容易卸下心房的人,看到您會更加隱瞞情緒,但是只有我的話成功機率會比較高,因為我可以用撒嬌讓她心軟,只是……只是人家不想被您看到那樣子,太幼稚了。」


  看著安莉瑪害羞地遮臉,匹蘭德笑出來。


  「就算是幼稚的安莉瑪,對我而言也很可愛。」


  「那我在床上引誘您時可不可愛?」


  「可、可、可愛。」匹蘭德一聽到這句就臉紅,想起安莉瑪那晚的畫面,整顆腦袋瞬間發燙,然後眼神往旁邊飄:「那、那、那我先回房間,您、您跟珊大人也要早點休息。」


  「嗯嗯,謝謝您——對了!」安莉瑪雙手勾住匹蘭德的脖子、在她臉頰上一吻,故意身體貼上去蹭幾下,在耳邊低語:「如果您要睡了請把房門鎖起來,還沒要睡就別鎖,知道嗎?」


  「知道。」


  這句話意思,十之八九是她晚上會過來一趟。


  匹蘭德的心跳加速,獨自回到房裡思考整個晚上的事情,猶豫要不要問一下阿芙拉?大祭司突然允許她娶安莉瑪,結婚儀式該怎麼舉辦?雖然有說等事情結束再想……匹蘭德拍拍自己的臉頰,稍微冷靜了。


  等事情結束吧。


  不過她可以先寫封信跟阿芙拉報告,然後提一下珊怎麼了?明天問看看伊里亞德有什麼需要注意,還要去一下小隊,聖德芬不曉得回來沒有?另外也要……匹蘭德不停思考,忽然覺得很睏,就直接睡過去了。


  在外面等的安莉瑪,正蹲在角落練習神術,直到開門聲傳來時才回神,抬頭就看到珊站在後面對自己挑眉,其他祭司已經遠去了,她不意外被找到,反而傻笑幾聲,然後站起來、拍拍裙擺:「還好嗎?我覺得那句話有點過份了……雖然妳可能會覺得我的反應大驚小怪,但如果是老師一定也會這樣的!」


  「她才不會擔心我。」珊淡淡說著,可是安莉瑪感覺得出她的心情有好轉。


  「哪有,老師非常重視妳,就跟妳一樣,明明也重視老師卻不表現出來!」


  珊對這句話似笑非笑,安莉瑪原本只是盯著看,忽然意識到什麼而張大眼。


  「我的臉沾到什麼嗎?」她輕輕撥去注意力,伸手摸臉頰幾下裝作有沾到東西,然後說著:「請別擔心我,這是過去的事情,即使聽到會難過,也只有當下會受傷而已。」


  「話是這麼說。」安莉瑪想了想,張開雙手:「但是忽略傷口的存在,不代表就治癒了。」


  明明擁抱自己的是別人,但是有瞬間珊以為是她,然後苦苦一笑,拍拍安莉瑪的後背。


  「謝謝您的安慰。」


  想著她的人,擁抱她的影子。


  匹蘭德睡一睡忽然驚醒,轉頭看到旁邊躺著安莉瑪,她睡得香甜,匹蘭德走過去檢查門有沒有上鎖,就躡手躡腳地爬回床上,替安莉瑪把棉被蓋好。


  妻子。


  想到這個詞,匹蘭德的臉就熱起來,但是笑意難掩。


  神剝奪了她的一切,卻又賜予了一切。


創作回應

現世.夢
對著妻子這個詞傻笑也太美好了……真不愧是甜文扛棒QwQ
2021-05-02 23:11:53
色之羊予沁
這篇跟上他媽都是我的甜文代表作惹!!
2021-05-02 23:24:28
真的不會虐嗎(懷疑
2021-05-02 23:16:48
色之羊予沁
就算有虐也不會虐她們ㄉ
2021-05-02 23:24:43
欹嵐
「嗯嗯,希望可以“得到大家想要”。」
雖然這主意很棒,但是珊會裝作沒事……“我的意思並非您會增加難度”

甜甜甜起來喔等妳羊羊!
2021-05-03 01:58:50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5-03 14:06:27
青草
看來我們讀者差不多要為準新人預備禮金了w
2021-05-03 03:16:57
色之羊予沁
紅包包起乃!!
2021-05-03 14:06:34
mushroom
小至秘密通道、大″至″個人隱私
2021-05-03 13:08:17
色之羊予沁
修正了
2021-05-03 14:06: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