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使用精準制導高爆穿甲嘴砲在乙女遊戲的世界裡生活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文組 | 2021-05-02 11:55:04 | 巴幣 106 | 人氣 57


  國王或多或少都會在一些場合裡出現,要看到他不是什麼難事,但像現在一樣有正經事的情況卻不多見。

  陛下臉上帶著點怒意,正在翻閱手中的報告。看到我跟雷森進來單膝下跪行禮,便緩下神色。

  「平身吧。」

  陛下首先朝雷森開口:「我本以為國內的人口販賣都處理得差不多了,卻沒想到大魚根本沒上鉤。這一次你雖然有功,但波坦因家也要受到懲罰,你還是沒辦法繼承爵位的。」

  他沒矯情到問雷森「你怎麼不早點揭發這件事」,因為雷森在設計莫娜與克羅米亞前,都是沒有證據的,總不可能全憑一張嘴就能指證別人。

  但相對的,這世界也沒有所謂的合法證據調查程序。在事發後短短二小時內,王宮與政府就已經迅速地派人將波坦因家的各處產業給翻了個底朝天,搜尋任何一絲可能存在的額外證據。

  雷森再次鞠躬說:「陛下,波坦因家跟派德拉諾之間的買賣關係,只是明面上的遮掩,有些連紀錄都沒有的機密,才是我現在要跟您報告的。」

  說著還瞥了我幾眼,我瞧瞧他的臉色笑了笑,退到聽不見他們說話的地方。國王凝眉接過雷森拿出的幾張紙片,看了之後臉色更差了。

  不管那是怎樣的機密,至少是與我無關的,那就最好不要去插手。那是雷森交易的籌碼,自己的前途都繫於其上,我也沒興趣去破壞。

  過了幾分鐘,雷森恭敬的退下,然後一臉「難道你也有事情稟告國王」的表情看著我。

  陛下這會肯定也知道我打算主動扛黑鍋的事情,但他對我與克羅米亞間的恩怨不感興趣:「如果你沒有重要的事情,那就走個過場就好,雷森處理得不錯,不會波及到其他人。」

  「派德拉諾在國內的所有據點怎麼樣?」我笑著說。

  國王「恩」了一聲,身子坐直前傾:「你怎麼會知道?」

  「他們曾經想購買一些魔法機械的完整技術圖紙,發現需要完整且清楚的身分證明後就不買了,改搶的也沒成功,我就讓人反向追蹤。他們透過合作者進行數量較大的國貿交易,每到一處都會被他們的人調包一些走,但我的人都在盯著呢。結果不能說很有趣,因為至少有幾十家涉案,但應該有幾個人不知情。」

  陛下看了看我整理出的表格,點頭:「數量不少,看來搜查長老頭的頭髮又要禿一截了。不過,你為何要對一件與你不相干的事情費心費力呢?」

  這是把我當成混亂邪惡阿。我在心底暗笑,臉上仍維持著一副高傲且自信的微笑:「在我來王宮以前,是我指使雷森設計今天這個戲碼的傳言會先流傳。然後眼下我則供出派德拉諾的據點名單,那之後別人會怎麼想?」

  別人會怎麼想?當然是猜你早就對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都清清楚楚啊!

  雷森心中如此說著。他倒是不在意自己按照這個版本的故事會矮克里斯一頭,畢竟他跟國王都知道事情並非這樣的。

  指使雷森跟提供據點線索是各自獨立的事件,把這二件事連在一起卻會使影響擴大。貴族的黑幕會以驚人的速度在中上階級間傳開,而政府對據點的突擊行動卻不會輕易讓別人得知。換句話說,如果我只提供派德拉諾的據點資料然後讓政府去處理,肯定不會像今天鬧得沸沸揚揚。

  我把雷森訂下的計謀的主謀身分要走,雖然在國王眼前完全沒屁用,但在外頭看來我的功勞就會更多一點。

  看我不爽的人自然會更不爽──就是克羅米亞。

  原本他只是一個被跟班下藥迷昏的倒楣蛋,但現在則完全變成某人的反面對比。克里斯都知道自己朋友有問題,而自己卻不知道,對克羅米亞絕對是個極大的侮辱。

  不管我「特地把事情鬧大」的動機是什麼,但二件事連在一起後的最大輸家,非克羅米亞莫屬。他不再做點什麼,今後肯定變笑柄。

  我這是在逼迫他對付我。

  至於這麼做的理由...我看到國王的臉色變得精采起來,隨後哈哈大笑。

  「嗯!幹的好,就先讓我家那個小壞蛋瞧瞧你的手段!這次他可是半點建樹都沒有,光看你出風頭了,現在他心裡肯定很懊悔,回家我要笑笑他!」

  沒錯,伯恩王子這次的確沒有參與到,畢竟本來就不甘他的事情。

  既然他的目的是先把克羅米亞推出來和我鬥,那我就將這件事推波助瀾,提早把這件事結束後站在他的面前。

  同樣,他如果不作為,那麼最終互相面對的時候,他的名望與聲譽就會矮我一頭。如果要避免這件事情,那他就不能再繼續這樣安穩的看熱鬧划水,必須也得做些事情出來。

  「當然,告發這件事對我也有好處。」我說,「近幾年泓海的買賣開始出現不穩的違法跡象了,無論內部還是外部,我都有必要藉由鬧大這件事,來警告一部分的人。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產業被人抓住弱點。」

  陛下若有所思的說:「沒錯,看來有些過時的法律要提出修改方案了...還要加上這...沒事。恩,讓我再想想,你們都可以出去了。」

  雷森已經獲得他想要的承諾,而我則是從頭觀戰到尾,然後在最後關頭透過一份資料拿到頂層大人物的關注,從而白撈了一堆名聲,但這也是極限了,我不覺得還有可能拿到更多,於是二人雙雙退出。

  王宮的走廊,富麗堂皇。沉默不言的二人,神色各異。

  「我不覺得你會料到一切。所以,來王宮是你的臨時起意?」

  雷森突然說,他不覺得我會知道他家的密室裡藏著什麼。

  我笑了笑不正面回答他:「你覺得是就是吧。」

  我會跟他說「我知道你家藏著什麼,也知道你在王宮裡會幹嘛,所以我半年前就整理好派德拉諾的據點名單了」這樣的事嗎?想也知道不可能。

  雷森也沒露出信或不信的表情,只是說:「那你就準備面對你期待已久的克羅米亞的怒火吧。」然後先一步離去了。

創作回應

雪芽
然後最慘的克羅米亞被雙重打擊...
2021-05-02 14:22:08
白煌羽
(遞茶
2021-05-02 19:13:3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