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使用精準制導高爆穿甲嘴砲在乙女遊戲的世界裡生活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文組 | 2021-04-30 22:24:21 | 巴幣 16 | 人氣 43


  雷森大吃一驚,連連退後,手放在桌上撐住身形,臉色極差的問:「你什麼時候在那裡的?」

  「剛剛秘書出去後阿,不然呢?」我笑笑,「冷靜點,不然你現在的表情蠻好笑的。」

  「你...」雷森深呼吸口氣,勉強理清心中的一團亂,首先問出一個問題:「你怎麼進來的。」

  這間會客室的防禦設施很多,他是暗中關掉大部分才讓莫娜能輕易進來的,即使現在還沒有重啟,那門也是一關上就會啟動魔法並鎖死的類型,不然莫娜也不會被鎖在裡頭了。

  管家之前拿來的鑰匙,也不是單純從物理結構上打開的,還附有解除魔法的反魔法──在秘書關上門後,就應該要重新啟動才是。

  我哪看不出雷森想什麼,所以揮了揮手說:「這種警報與鎖死的魔法排列,已經過時好幾百年了,光從遠處看到你那位秘書關上門我都知道怎麼反向破解,不用太驚訝。」

  「那你來做什麼的?」

  「談交易的。」我攤開手,「你瞧,現在是個白癡都知道你是想拿回繼承人的位子,但只是揭發人口拐賣的事情可不夠,甚至還要削爵──」

  擺明一副要幫忙但實際要分好處的樣子。

  雷森不好給臉色,只是哼了一聲:「這不用你管,我有別的證據可以報告,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我才決定擺脫原本的格局,進入軍事領域發展。這你是插不了手的,放棄吧。」

  「是嗎?那我就退而求其次吧。這一次事件的主謀,就麻煩你說是我出的主意吧,怎麼樣?」我毫不在意的立刻轉移到下一個話題。

  雷森皺起眉頭:「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對你沒有任何好處的,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對你感恩戴德。」

  「恩,不這麼做,克羅米亞怎麼會把焦點轉到我身上呢。」

  「這怎麼會是你的目的?我以為你要袒護莫娜那女孩來著?」雷森狐疑地問。

  「不解決克羅米亞,即使只是暫時的,那我真正要對付的就永遠不會出頭。莫娜?只是一枚棋子罷了。」

  「莫娜?誰的棋子,難道是殿...你竟然早就知道,算了,你這人真可怕。」雷森撇嘴說。

  他已經從我的隻字片語中判斷出莫娜其實是王子派出來的靶子,並且為我知道這件事還裝不知道感到震驚。

  「看來你特地過來威脅我,就是讓我不要說出這件事吧?我會乖乖閉嘴的。相應的,你也不要來打擾我之後的計畫。主謀什麼的,你要就拿走吧,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回事。」雷森搖搖頭,如此說道。

  雷森並不知道,「神秘人」的存在對我而言不是什麼秘密。但他說的沒錯,只要在場的他跟我,還有那位神秘人自己不說,那主謀就等於不存在,整起事件都是雷森的精心策畫。

  神秘人的做事風格就是永遠將自己從事情裡摘出去,不獲得任何利益的同時規避掉所有風險,因此我就算搶走所謂的「主謀」,那個神祕人也是無所謂的。

  雷森更無所謂了,他可不是真的對史東家族可能的報復無動於衷,有我來分擔砲火,他心裡不知道多開心。

  現在這個結果就不錯,我假裝我在第一層,他們知道他們在第二層甚至想到第三層,實際我在第四層。

  至於讓莫娜當王子的間諜,當著當著跟王子擦出戀愛的火花,這實際上是在大氣層的,普通人用常識想都不敢想出來的計劃。

  「大概再過不久我們就會被國王傳喚吧,我先走了。」我露出詭異的笑容,揮揮手離去。

  雷森在這之後會幹嘛,我從遊戲裡就知道了。

  在遊戲的這個章節裡,除了肯定會死的萊曼跟波坦因家族現任族長,不存在真正的反派或輸家。歸功於神秘人的計畫,雷森將自己的處境維持的很完美。即使最後被玩家抓包,也只是多了點不痛不癢的流言在頭上而已。

  他的利益跟王子、我都沒有直接衝突,所以要抽身出去是很容易的事情。他口中所稱要另外報告的事情,也是保住他進入軍方的底牌之一,不存在紕漏。

  因此,沒有任何辦法或手段能讓雷森受到懲罰,或使到手的勝利溜走。換句話說,招攬、收買或合作也對他無效,因為他根本不處於需要這些的處境。

  雷森會訝異於我沒有談成任何事情,卻沒生氣,卻不知道我早已知道這個結果。即使最終談出來的是「使克羅米亞難堪來打開密室的主謀」這個邊緣到不能再邊緣的小事情,對我來說也足夠了。

  畢竟我是真的從頭打醬油打到尾。

  踏出宅邸大門,大部分的賓客都已經走的不見人影,停車場也空空蕩蕩。對他們來說,今天來的這場宴會無疑是難受至極的。誰能料到,貴族裡少數願意對平民釋出善意的波坦因家,如今也變成了利用這善意來傷害他們的魔鬼?

  和想生幾個都沒問題的貴族不同,平民家庭很難擠出資源讓好幾個小孩都接受教育,往往他們都只能選擇最優秀的或是最先長大的,花大錢去給私塾或請老師來指導,然後讓他們子承父業。而這些優秀的平民子女,卻往往會被那些拐賣集團騙走,再無音訊。這不只是對父母的重大打擊,同時也代表他們辛苦幾十年得來的技藝、技術再也無法傳承。

  平民們對於能繼承家業的孩子是極為重視的,因此參與進人口販賣的波坦因家,在他們眼中就是十惡不赦的罪犯,遠比那些橫徵暴斂的領主還可惡。即使他們想辦法在貴族院脫罪,這些賓客也絕對不會願意再跟他們有半點交集。

  我招呼自家的馬車伕:「去星泉宮。」

  馬車伕一愣:「我沒聽說過您有準備帖子,或收到邀請。」

  「是臨時急迫的公務。」我說。

  「好吧。」

  來到星泉宮門口後,我朝站崗的騎士說了一句「我是席卡家的」就回馬車上了。那位騎士用「你主人是不是白癡」的眼神跟馬車伕互看了十分鐘後,有一位身穿西裝的人行色匆匆的來到門口,看到馬車後旋即一愣,跟衛兵說過幾句話後,神色鄭重地來到馬車邊。

  以上場景當然不是我親眼看到的,不過也猜得出來。

  那位管事說:「克里斯‧席卡侯爵少爺,陛下有請。」

  我跳下馬車,看到後頭也緩緩駛來一輛馬車,便猜到是雷森,於是朝管事說:「要不順便等等他吧?」

  他臉色古怪的看了頗為鎮靜的我,點頭:「也好。」

  下車的雷森顯然並不意外在這裡看到我,互相點頭致意後,三人不發一語的往宮內走去。

創作回應

雪芽
十分迅速處理事情的傢伙(看來很會處理政治麻煩)
2021-04-30 23:00:04
白煌羽
喔喔
2021-05-01 09:43:5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