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零

黑霧 | 2021-04-30 09:58:30 | 巴幣 4 | 人氣 44


  「蒼彈!」走在最前的藍蝶率先發現狀況,她們終於抵達了這個空間的邊緣,看到陡峭的斜坡往上延伸,在接近頂部的上方看到了一個缺口。

  「看到了,我會立刻分析,妳先走!」蒼彈立即反應過來,理解自己的任務。

  要求藍蝶先走,自然是要她先衝上斜坡,爬到那個出入口中確認有沒有敵人,假若那裡安全可以走的話,就沒必要再分析所在位置從而找出出擊井,直接從支道逃離地底即可。

  在藍蝶前往確認通道時,蒼彈自不可能浪費寶貴的時間,在極力避開敵人圍攻的狀況下,仔細沿著牆壁兩邊望去,尋找下一個缺口,只要再找到兩個缺口的話,把三個缺口的距離與腦海中的地圖進行比對就很可能成功鎖定她們所在的位置。

  只是人的腦袋並非計算機,又加上與「未知」的深度連接,要同時計算這個空間的弧度與缺口的距離,這將會是一項幾近不可能的工程,然而至今為止她們已經突破了不知道多少個不可能,只差最後這個實在沒有道理在挑戰之前就放棄。

  藍蝶想當然是在清楚這些的前提下把這些交給蒼彈負責,她自知自己絕對辦不來這件事,實際上她認為蒼彈大概也沒辦法吧,只是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藍蝶遺下蒼彈,對於迎面橫掃而來的大螫,她以眼角瞧了一眼確認軌跡之後,便集中精神讓觀感的世界放慢,以絲毫之差避過揮擊的路線,然後把下一隻犀牛的身體視為踏板,踩在那龐大的身體之上奮力一躍跳到半空中。

  這一跳除了是為了跨越三層的包圍網,亦是為了確認跳躍的力量,畢竟力量的漲幅早就超越能夠感覺得出來的水平,一般人大概能推測出自己用多少力足以跳到多高,但現在她們的身體每一跳都是超過十公尺的概念,用多少力量能夠跳出怎樣的程度,哪怕是一路走來藍蝶亦尚未能掌握。

  倒不如說,正因為一路走來是生死懸於一線的戰鬥,反而沒辦法太過放手去測試,直至到現在大不了就撞到牆壁上的狀況下,藍蝶才會把心一橫解放全力。

  就結論來說,太高了。

  藍蝶已經誇張地試著想要把五、六公尺高的「粉碎者」作為踏板,以二段跳的方式打算直達位於將近四十公尺高的支道出入口,只是她完全沒想到還是跳得太高了。

  幸好的是以藍蝶現在的身體能力來說,即使勢頭如炮彈一樣撞上牆壁,還是能夠在最後一刻調整姿勢緩和衝勁,她打算在牆壁上停下來之後稍微調整落勢,然後在地心吸力牽引下墜落,在途中就能經過那個出入口。

  至今為止仍未有出現擁有遠距離攻擊能力的敵人,既然從包圍網的中心一直突破回到邊緣都沒有遇到,假設對方沒有把「防空者」投入到陷阱之中實在不算粗心大意,過於防備不存在的敵人也只會綁手綁腳。

  然後,在墜落的過程中,當藍蝶經過那個出入口時,她看到了預想中的景象。

  那一刻,藍蝶真的很想問,那個肥大的身體到底是如何擠進比幹道來得狹小的支道,當然要是認真去思考的話,事實就是那些敵人都是從卵孵化出來,只要先把卵丟在支道裡即可,而且那裡還有天然的碎石地作為掩護。

  把整條支道擠滿的「粉碎者」,光是看著就有點替牠感到難受,那副模樣顯然是動彈不得了,因此很難說牠能夠造成什麼威脅,不過在當前需要盡快脫離的狀況下,那龐大的軀體將會成為擋住蒼藍去路的鐵壁,至於為何要以肉身阻擋而不是在蒼藍經過後製造那種牆壁,則不知道是做不了還是考慮到「甲冑少女」有方法破壞牆壁了,以活物阻擋反而更有效拖延時間。

  「我的鞭子和蒼彈的箭矢沒辦法有效削去血肉,沒有掃瞄預先鎖定核心位置的話會耗費大量時間,只不過這會不會比回頭找出擊井來得安全一點?畢竟在下面的敵人除了『織網者』外應該沒辦法爬上到支道來吧?」藍蝶在降落到地面前的短暫時間思考著這些,之前不打算走支道是因為預料到敵人會封鎖那裡,但現在看起來若果只是少數無法動彈的「粉碎者」,這變成可以考慮的選項。

  「可是我們也在和時間競賽,這樣的連接到底能堅持多久可說不定,找到出擊井逃回地面是最迅速的……只是也有耗費時間找不到出擊井的可能性。」藍蝶這次真的無法當機立斷。

  當藍蝶即將落到地面,旁邊一隻「織網者」與一隻「屠宰者」正分別舉起銳利的前肢與能剪斷一切的大螫時,藍蝶在最後一刻踢向牆壁,一口氣斜飛出去躲過伏擊。

  只靠自己想不出答案的藍蝶,她決定詢問蒼彈,可是就在她打算朝同伴開口之前,蒼彈的聲音已經傳來:「藍蝶,看好了,在那裡!」

  聞聲的藍蝶迅即望向同伴,便看到蒼彈在與敵人拉開距離的同時已經拉弓搭好箭,知道藍蝶已經望向自己的蒼彈便隨即放箭。

  不需要解釋為什麼要看,也不需要說看什麼,在這個狀況下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蒼彈真的成功找出了出擊井的位置。

  經歷完那麼多糟糕的事情後,似乎好運終於來了,蒼彈很快就找到另外兩個出入口,憑著如此密集的距離,符合記憶中地圖的可能區域只有一個,因此蒼彈順利鎖定出她們現正身處的位置。

  箭矢極快,放出到命中幾乎就是一瞬間,然而在全神貫注的藍蝶眼中,要看到箭矢命中的那一刻並沒有多困難,剛強的箭碰到天花板之後便立即彈開,一瞬的接觸所造成的侵蝕可謂相當微小,不過現在的藍蝶還是能夠捕捉到那個現象。

  接下來不再需要多話,也沒有什麼好遲疑,就算是沒有落腳點的天頂,多彈跳幾次的話,利用鞭子還是有辦法開出一個小洞,在那之後就可以用手抓住洞口再慢慢用鞭把出口挖開,畢竟除此之外也別無他法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