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54.夜叉傳說(10)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4-29 19:48:38 | 巴幣 116 | 人氣 149



       貧民區深處--

       據點中倒落了數不盡的屍體,無辜的人們只能不斷的逃命,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他們卻竟忘記自己是為何而逃……

       高跟鞋的清脆踩踏聲在走道中響起,直至到達最後一處房間時才停下了腳步……

  喀--

       大門自己打開了,房間內高貴奢華的鮮紅佈置脫穎而出,突顯出了使用者的地位。

       
       穿著白色西裝的金髮紅眼男子自報了姓名……

       「 吾乃《傲慢》魔將--墨拉吉邇 · 汀 · 杜林。 」

       萊莎身上散發了惡魔的力量,濃厚的黑影覆蓋在自己的全身,她不發一語的靜靜注視著眼前惡魔……

       墨拉吉邇微微鞠躬,向著萊莎致敬……

       「 久仰大名了,《暴食》魔將--萊莎 · 羅爾圖 · 拉蒙,妳在魔界戰爭的豐功偉業我可都聽說過呢。」

       「 …… 」

       「 妳的此次前來看來是因交涉失敗的關係啊……真是遺憾。 」

       墨拉吉邇挺起身子,微微一笑……

       咚--

       建築的頂樓瞬間化為粉碎,並且伴隨著後續的衝擊一路貫穿到一樓……

       「 真是可惜--我想說我們可以好好溝通啊。」

       就在墨拉吉邇自顧自的講著的同時,周圍的建築與裡面的任何東西瞬間被什麼給啃食至不成原型。然而唯獨墨拉吉邇,他只是靜靜的走過來……

       「 啊啦?難不成要我跟妳講解一下《傲慢》嗎?」

        萊莎舉起手的瞬間,周圍建築的一切皆化為粉末,然後將其圍繞在自己與墨拉吉邇的身邊……

       「 沒有用的。」

       墨拉吉邇衝上前,一擊打向萊莎的肚子使她身體離開了地面,接著再一腳將萊莎踢進地板,其強大的力量,甚至將周圍的巨量粉末瞬間吹散而盡,而萊莎則一口氣被踢進地下之中……

       單腳踏下,伴隨著巨響與震動,墨拉吉邇將地板破壞掉後也一同墜落到了寬廣的地下空間……

       萊莎站了起來並揮動手臂,揮過的地方化成了一道黑影,射向墨拉吉邇的身上。

       然而墨拉吉邇僅僅只是輕拍了下身上的白色西裝,不僅沒有擦傷,就連白色西裝也沒沾染到一絲髒污。

       「 你…… 」

       萊莎瞇起眼睛,仔細端倪眼前的惡魔。

       「 喔!發現了嗎?」

       墨拉吉邇感到高興不已,雙手一攤,展示給萊莎看……

       「 召喚我的傢伙,提供了相當不錯的東西呢!」

       「 你的身體…… 」

       「 沒錯呦,我們惡魔是精神與物質混雜在一起的種族,所以才不能沒有魔界。但是對我來說,理應會受到限制以及感到痛苦的現界,完全不會受到影響!」

       「 你違反了魔界的規則。」

       「 魔界的規則?噗……哈哈哈--!」

       墨拉吉邇仰頭大笑了起來。

       「 那種東西能吃嗎?規則是由強者而定的!這對我們惡魔而言是再清楚不過的事情,米蘭定下的規則早已伴隨著她的死而沒了啊--!」

       「 愚蠢。」

       「 蛤?」

       「 臣服於食物的腳下,還真是惡魔的恥辱。」

       「 噗--那妳呢?妳跟我交手的原因難不成只是因為不小心動了妳的獵物?還是難不成是為了那個牲畜感到傷心嗎?哈哈哈!」

        墨拉吉邇迅速的上前揮出一拳,萊莎立刻用手臂擋住這一擊,兩者的力氣沒有高低之分,導致了雙方都停在了原地,只有周圍的牆壁因衝擊而產生了龜裂……

       「 喂,妳身上帶著水晶的吧?不然不可能可以跟我不分上下。」

       「 ……

       「 真是可惜啊。」

       說完這句話,對貼在萊莎手臂上的拳頭再次施力,這一次,萊莎被打向牆壁上……

       墨拉吉邇臉上擺出得意的笑容,雙手一攤……

       「 怎麼樣?這副身體不錯吧?」

       萊莎從牆壁中站起,繼續看著墨拉吉邇……

       「 受肉之後我才發現,現界有多麼美好啊!陽光不再感到無比的刺眼,全身不再感到劇烈的刺痛,然後到處都是食物!食物!食物--!力量不會衰弱!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可是成為了最強大的惡魔!就連那些惡魔魔公,在這個世界對我而言都只是垃圾般的程度啊!」

       「 真是可憐。」

       萊莎淡淡得說著,傲慢的墨拉吉邇也為萊莎露出惋惜的神情。

       「 妳也很可憐呢,萊莎 · 羅爾圖 ·拉蒙,只能可憐得依靠水晶與我為敵,但即使是這樣了也無法戰勝我。」

       日蝕水晶只能抑制削弱,但現界的影響依舊還在。尤其是萊莎越去強迫自己使用全力時,水晶的抑制效果就會越差……

       「 加入我吧。萊莎 · 羅爾圖 · 拉蒙!與我為伍的妳,將能夠獲得至高無上的力量與權力!」

       「 做夢去吧,臭雜魚。」

       「 那真是可惜。」

      墨拉吉耳彷彿早已預料到萊莎會如此回應,先行一步得徹底揍向萊莎的臉……

       萊莎就這麼被揍倒在地板,再因反作用的衝擊力而不斷彈起,直至撞向地下空間的牆壁,整個身軀凹陷進牆中……

       「 還有什麼遺言嗎?--萊莎 · 羅爾圖 · 拉蒙。」

       金髮紅眼的墨拉吉邇,迸發出自身《傲慢》的全力。

       《傲慢》的能力簡單描述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只要相信,就能免疫任何傷害、無視任何防禦。直接、簡單、粗暴,這即是《傲慢》的面貌。

       萊莎站起身來,同時看向綁在自己手上的紅色布巾,里拉的記憶也在此刻流露出來……

       「 里拉!路上小心吶!」

       「 好的媽媽!我會超級小心的說!」

       里拉手上提著媽媽給她的紅色布巾,裡面包裹的是母親一如往常為她做的便當。

       一如往常得在草原奔馳著,一如往常得與朋友們玩到累,一如往常的解開紅色布巾後吃著裡面的便當,臉上充斥著相當幸福的快樂神情,這引來了萊莎的嫉妒。

       但……

       「 我是知道的,大姐頭妳在傷心著…… 」

       「 …… 」

       「 這是妳最珍貴的東西?」

       「 是的!」

       「 真的?」

       「 真的啦!不然我證明跟妳看!」

       里拉抱住了萊莎……正如一如往常的,母親抱住著里拉……

       "里拉!路上小心吶!"

       「 這樣誰會知道啊……笨蛋。」

       紅色布巾不僅是母親的遺物,同時對里拉而言也是羈絆的連結。

       萊莎以為是自己在照顧里拉……但是--實際上卻是里拉在像媽媽那樣,想要照顧著自己嗎?

       「 真是笨蛋。」

       萊莎身上籠罩的黑影退去,披散的粉紅長髮,宛如擁有生命般得向外蔓延著……

       「 永別了,萊莎 · 羅爾圖 · 拉蒙。 」

      墨拉吉邇攤開雙手,愜意的走向萊莎,彷彿就是想要折磨她似的,一舉一動都變得相當緩慢。

       然後,墨拉吉邇的右手就不見了。

       本人意識到這件事後,臉上露出了盡是掩不住的震驚。

       「 什麼?!」

       「 真是受不了,早知道就不要亂吃東西了,搞得腦袋一直嗡嗡響。」

       萊莎用綁著紅色布巾的右手,在自己的宏偉胸部夾縫中尋找著什麼,同時另一手輕輕按摩自己的腦袋……

       接著從胸口中掏出的是--已經有無數裂痕的《暴食》面具,內含的力量正向外四溢,面具本身正在微微顫抖……

       墨拉吉邇對萊莎的行為感到疑惑,一臉不敢置信的質問道……

       「 這不可能!同為魔將而且被削弱的妳,怎麼可能有辦法傷到我?! 」

       然後,墨拉吉邇的左手也不見了。

       萊莎先是看著顫抖的面具,然後再看向墨拉吉邇,臉上帶著絲毫不感興趣的神情……

       「 《傲慢》雖然簡單又粗暴,但是本人若對於"相信"這件事感到一絲質疑的話,強度就會大打折扣呢。」

       墨拉吉邇的雙手漸漸的復原,然而到達一定程度後,卻又再次消失不見。

       「 妳這傢伙做了什麼?!」

       看著墨拉吉邇陷入了混亂,萊莎只是語調毫無波瀾的說著……

       「 乍看之下是很強大的力量,但仍會因使用者的程度而存在上限。當承受超過容許範圍的攻擊時,也能造成傷害呢。」

       墨拉吉邇一直都"相信"著自己的勝利,所以他不存在質疑的可能。即使有,也不可能陷入如此困境。

       「 不可能!即使如此……彼此可都是《魔將》!沒有削弱的我!以及被削弱的妳!--我不可能會…… 」

       然後,墨拉吉邇脖子以下的部位也都消失了,他不敢置信的盯著萊莎,帶著恐懼說出口……

       「 --莫非妳……升位了……?」

       里拉的靈魂對萊莎有著非凡意義的份量。這"份量"進入到萊莎的肚子裡,使她獲得了名為"飽足感"的幸福。

       即使很短暫,但是這份從未有過的幸福,卻真正得填滿了《暴食》惡魔的胃。

       萊莎 · 羅爾圖 ·拉蒙--從《魔將》蛻變,成為更高一階的《魔侯》。

       萊莎身上籠罩的黑影,隨著蛻變的完成而終於退去。

       原本簡樸的女僕裝搖身一變,帶了一些薄紗;多了一些裙摺;出現了一些刺繡,轉化成貼身的黑色公主裝扮。

        裸露的嬌嫩肩膀、引人遐想的黑色薄紗與蕾絲裙邊相連的長裙,配合那飄逸的粉紅長髮,瞬間奪走了墨拉吉邇的視線。

       萊莎檢視自身的服裝後,無奈嘆著氣的同時,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用優雅的步伐向前邁進,清脆的踩踏聲因而再次響起……

       每一步,從裙子中顯現的細緻長腿都令人感嘆其誘人。伴隨上方月光打照與白雪的降臨,"女王"不耐煩的表情使墨拉吉邇只能呆呆得看到入迷……

       隨著她的靠近,墨拉吉邇注意到了自己的"錯誤"。

       全力再生自己的身體,使身著的白色西裝再次出現。之所以沒有消失,是因為對"女王"而言已經不需要維持《飢餓領域》的開啟。

       等至靠近到墨拉吉邇的身前時,萊莎雙手叉腰的擺出三七步……而墨拉吉邇也在此時單膝下跪;單手貼在胸口上將頭徹底低下……

       「 多麼美麗的身姿,能讓身為《傲慢》的我跪下啊……如果時機正確的話--真希望能夠臣服於妳,將自身所有奉獻於妳…… 」

       墨拉吉邇抬起頭並伸出另一隻手,陶醉於萊莎的絢麗……

       「 嗯。」

  啪--

       萊莎給予一句回應的同時,她也對墨拉吉邇狠狠得甩了一巴掌……隨著響亮的聲音消逝之際,墨拉吉邇也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


       「 姐姐…… 」

       逐漸黎明的天空依舊大雪紛飛,酒館的門口站著弟弟里爾與已經換回女僕裝的萊莎。

       即便萊莎沒有說出口,但哭泣的弟弟在沒看到姐姐的身影時,就猜到了結果……

       「 我們該怎麼辦……?姐姐……嗚嗚…… 」

       弟弟里爾自言自語的說著,而萊莎猶豫了一陣子後……蹲下身子與里爾對話。

       「 你渴望力量嗎?孩子。」

       「 __什麼……意思?」

       「 變強--就能守護家人。擁有力量--就可以辦到原本辦不到的事情。我是一名惡魔,孩子。作為一個交易我可以讓你許下一份願望。」

       「 __讓……姐姐復活…… 」

       里爾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但萊莎只能搖搖頭……

       「 很遺憾,我沒辦法完成那份願望。你沒有足夠使人復活的價碼,更何況你的姐姐我不能復活她。」

       「 為什麼……?」

       「 因為她已經用生命與我訂下了契約,所以她的復活是不可能的。」

       里爾帶著恐慌與錯亂的心情垂下了頭,而萊莎用手輕輕得貼在里爾的臉頰上,讓他抬起頭看向自己……

       「 大姐頭……妳把姐姐吃掉了……是嗎?」

       「 是的。」

       萊莎毫不猶豫的說出口了。

       「 …… 」

       猶豫了一番後……里爾眼神中多了幾分堅定。

       「 大姐頭救了姐姐嗎?」

       「 __是的。」

       「 姐姐與大姐頭的交易是……?」

       「 保護你們。」

       「 __那麼……我想要力量,想要保護妹妹……就像姐姐那樣。」

       「 好的。」

       萊莎在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張"純白"色的《契約》,放在里爾的手上。

       里爾看了一下上面的內容……

       「 看不懂…… 」

       「 作為契約的簽名,你只需要在上面滴下自己的血。」

       然後,萊莎在里爾的手指上弄出一道足以流血的傷口,然後讓他在契約上滴下……

       「 明明看不懂卻照做了呢。」(萊莎)

       「 因為大姐頭是個好人。」(里爾)

       「 ___你跟姐姐一樣是笨蛋呢。」

       「 不,我比姐姐聰明100倍的說!」

       「 呵呵--是嗎…… 」

       萊莎站起了身子,接著低頭看向里爾……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他的頭。

       「 你太弱了,需要力量。去培養自己、鍛鍊自己吧。然後作為交易我會輔助並保護你……雖然這麼說,但我現在沒辦法,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更重要的事情……?」

       「 嗯。」

       萊莎稍微猶豫了一下……

       「 是拯救世界。」

       「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呢…… 」

       「 嗯,沒辦法。」

       接著萊莎在自己胸部的間隙中摸索著什麼,而此舉動讓看著的里爾紅起了臉……

       「 呃呃呃?!」

       「 找到了,這個給你。」

       「 這個是……?」

       純黑色的小小水晶碎片,映入里爾的眼裡……

       「 水晶,裡面有我的印記,遇到生命危險就拿出來吧,我會出現並保護你。」

       「 謝謝…… 」

       「 然後,無家可歸的你們去孤兒院吧。」

       里爾一聽,不自禁的摸了自己的脖子……

       「 可是我們身上有奴隸的印記…… 」

       「 沒事,已經沒了。」

       「 欸?」

       震驚的里爾帶著一點疑惑,但馬上衝進酒館裡面後,再衝了出來……

       「 真的!」

       但是興奮的里爾,又很快的失落了起來。

       「 可是即使如此,他們也不會收的吧…… 」

       「 不,會收的。」

       回應里爾的並不是萊莎,而是她身後的人。

       萊莎聽到熟悉的聲音,立馬轉過頭敬禮……

       「 主人,你怎麼會在這裡……?」

       貝利亞爾從大雪中走了過來……

       「 大哥哥你是……?」

       貝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稍微思考了一番後……

       「 嗯……拯救世界的夥伴2號?」

       「 原來如此!」

       看著里爾這麼快的相信貝爾的話,貝爾就靠近用手指戳了戳里爾的額頭……

       「 真是單純呢,在這種地方。」

       「 主、主人…… 」

       「 可是大哥哥,你怎麼知道孤兒院會收我們?__以前姐姐去低頭懇求的時候被拒絕了,而且三次…… 」

       「 我說肯收就是肯收呦。明天就當作被我騙的去一次就知道了。」

       「 好吧…… 」

       「 好了,小朋友就早點睡,這麼晚了還不睡可是不行的呦?」

       然後貝爾停下了戳著里爾額頭的手指

       「 可是發生了這些事,怎麼可能……還……睡……得著……?」

       里爾打氣了哈欠……

       「 奇怪……?突然好想睡…… 」

       「 那就去睡吧,你們已經安全了。」

       「 __嗯…… 」

       看著里爾走進酒館內,萊莎看向自己的主人貝爾。

       「 走吧。」

       貝爾稍微瞄向萊莎,對她這麼說著。

       「 那個……主人請等我一下……可以嗎?」

       「 嗯,可以。 」

       然後萊莎也進了酒館內……

       貝爾感到有趣的從門口探頭進去……

       「 大、大姐頭?!」

       萊莎單手將作為巨漢的酒館老闆抓住並抬起來,並帶著笑臉向他及周圍的人講道……

       「 好好照顧里爾兄妹,要是讓我發現他們發生了什麼,或有什麼不好的回憶是跟你們有關……呵呵,會死,知道了嗎?」

       「「 是!知道了--!」」

       酒館內大量的流氓們異口同聲地回答了……

       「 哇嗚!天吶!」(貝爾)


       ……


       剛出酒館,萊莎止不住好奇的上前詢問了主人貝爾。

       「 主人……為什麼…… 」

       「 還敢說為什麼啊?」

       貝爾一臉生悶氣的樣子,手指不斷用力的彈萊莎的額頭……

       「 雖然我給妳自由權利的行動,但是遇到《魔將》這種大事居然沒先告知我,要是一個弄不好,整座貧民區連帶附近都會遭殃,這種事妳懂的吧?懂的吧?懂的吧? 」

       「 是……非常……對不起…… 」

       貝爾還在不斷彈著萊莎的額頭……

       「 而且還要多虧妳,惡魔的氣息濃到我還要盡力用風控制流動以免被像是《劍姬》這種人察覺,知不知道妳被發現會帶來怎樣的問題啊?知道嗎?妳知道嗎?嗯嗯?嗯--?」

        「 是……非常……對不起…… 」

       萊莎眼角泛起淚光,緊閉眼睛不斷的向後倒退,同時一直承受來自貝爾的彈額頭……

       即便是已經強如《魔侯》的惡魔萊莎,不斷的被貝爾彈額頭也是會感到疼痛的。

       「 唉…… 」(貝爾)

       貝爾停下了彈手指。

       「 那麼,東西拿到了吧?」

       「 是的!」

       「 嗯,那就好。辛苦妳了。」

       「 謝謝主人的關心!」

       「 回去就好好休息吧……雖然是這樣…… 」

       貝爾看向緊緊抓住自己褲子的幼女……

       「 看來伙食費又要增加了呢…… 」(貝爾)

       「 是的。」(萊莎)

       「 是吃飯的說!」(???)



       ……


  作者的話 : 的說

創作回應

小米球
哪來的幼女?
2021-04-29 19:56:08
雪芽
之前買下來的任務目標保衛要人任務目標
2021-04-29 21:46:56
見朕騎姬の時刻
讚啦
2021-04-30 13:33: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