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8

玥希縈 | 2021-04-28 19:49:26 | 巴幣 0 | 人氣 142


傍晚時分,黃澄澄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杜小花從病房內向外看,看著外面的人群熙熙攘攘,有人在公園裡散著步,有人坐在公車站裡等待公車的到來,她懶懶地看著床邊學長送的百合花,純白淡雅的香水百合散發淡淡清香,可能還有些許安神的效果,不一會她就感到疲乏躺在病床上沉睡。

「新人!新人!醒醒啊。」到了午夜十二點,多多準時來到杜小花的病房,狗掌正大力地想要搖醒她。
「嗯?」杜小花睡眼惺忪地看著多多。

「來,你掛上這個……這是妳上次還陽時掉的員工證,掛上之後就可以靈魂出竅,而且對肉體不會有任何影響,但妳白天是人類、夜晚是阿飄,這樣子的雙重人生怕妳太過疲累,所以妳的上班時間,為每周一、三、五的晚上十二點到清晨六點,每周上三天晚上就好。」多多一邊解釋,一邊讓杜小花取下牠脖子上的員工證。

    杜小花半信半疑地將員工證掛到自己的脖子上時,瞬間那種強烈想要嘔吐的感覺又來臨了,這次比坐船十次還要恐怖,她終於忍受不住半跪在地上嘔吐,但是卻沒有吐出任何東西,單純就只是在乾嘔而已,抬頭一看,自己還好好地躺在病床上。

「難道……我每次……靈魂出竅,都、都……嘔嘔嘔嘔嘔嘔嘔。」杜小花神色痛苦,趴在地上止不住乾嘔。

「還真是壯觀呢,新人。」多多坐在地上搖著尾巴,一副興災樂禍的表情,「嘛,畢竟妳是半路出家成為半仙的,靈力和仙術都很菜,會受不了也是很正常。」

「我、我倒是很好奇,前輩……當初……嘔嘔嘔嘔嘔嘔嘔。」杜小花已經瘋狂乾嘔到聲音沙啞,且臉色蒼白。

「我喔?我沒有任何感覺捏。」多多笑著回答,隨後一臉賊笑地說:「畢竟我是大師兄嘛!」

此時的杜小花心中五味雜陳,沒想到論靈力她還不如一隻狗……

杜小花乾嘔了一陣子之後,症狀才慢慢消退,想吐的感覺才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乾燥刺癢的喉嚨,但靈魂狀態的她不需要喝水,只需要去吸取水的氣息,就有喝水的感覺。
等到身體狀況感到舒適了一點後,杜小花才發現她靈魂狀態的身上衣著,和醫院熟睡的自己完全不一樣,那是樣式簡單紅、白配色的古裝,她的頭髮還用紅色緞帶綁成馬尾,有點神明身旁童女裝扮的概念。

「哇,這個員工證還兼具變身的功能。」杜小花對自己身上的改變,感到嘖嘖稱奇。

「你身上這套是公司制服喔。」多多答道,一邊走出病房,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多多也是靈魂狀態,「走吧?帶你去地府的公關部,認識認識新的同事。」

「對了?話說我們這樣要怎樣去地府啊?搭黑白無常的車嗎?」

「不行啦!那是被勾魂的亡者才能坐的。」

「那我們怎麼去?」

「期待一下吧?我們等等要搭的,可是接近交通工具的頂端喔。」多多一臉的燦笑。

    一人一狗接近用飄的方式離開了醫院,來到附近的十字路口,但沒想到不只他們在等車,現場已經不少阿飄在等待了,有穿著古裝打扮的、身穿西裝打領帶的、也不少動物排隊,這下杜小花才明白,多多會講話真的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啊,車子快要來了,妳以後就記得在這邊等車,車子大概是午夜十二點半。」多多用狗掌指著等車處。
「在這邊?」杜小花看著搭車處,基本上大家就是在十字路口上等待。

午夜十二點半一到突然就濃霧瀰漫,遠遠可以聽到火車通過鐵軌的聲音,但是還看不到車身……

「直接在馬路上開火車嗎?哦哦……真想看看地府的火車長得怎麼樣?」杜小花聽著聲音滿心期待著。

她想黑白無常的座車都是跑車了。

那地府的火車再爛也要是高鐵吧?不不不,搞不好是磁浮列車。

一秒,無數的蜈蚣腳印入杜小花的眼簾,那行進速度的確媲美高鐵,準確來說是一隻巨大的蜈蚣,發出類似火車的聲音,用高鐵的速度快速地在馬路穿梭。

「怎麼樣?是不是很像龍貓公車?」多多一臉得意說道。

「差很多好嘛?我死都不要上車。」此時杜小花覺得她的驚嚇遠大於期待,尤其是那巨大的昆蟲腳,看得她渾身發毛。

「嚴格來說……妳已經是死過一次了。」多多咬著杜小花的衣角,拼命地往前拉。

待那蜈蚣停下來從牠的身體,直接開了許多入口讓乘客上車,看得出來裡面的配置和台鐵自強號一模一樣。

「我的天啊……」其實蜈蚣並不是杜小花最害怕的生物,只是把細節給放大好幾倍,這樣細看不免還是有點嚇人。

即便知道裡面是自強號。

「快一點啦!快開車了啦!」多多正拚命把杜小花往車裡拉。

無奈之下,杜小花只能閉眼快速走進車廂裡面。

「…………」這下杜小花忍不住想著……到底管理陰曹地府的是何等奇葩?

杜小花與多多坐在位子休息到達鬼門關一站之前,都是在黑壓壓的隧道中行駛,而列車到站的方式、洗手間、飲水機通通都和自強號沒有任何區別,唯一的差異在她們是在一隻蜈蚣的體內。

因此杜小花也不敢去上列車內的洗手間,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當列車的到站牌顯示為『黃泉』之後,開始是在天空中行走,就像會飛的列車一樣,杜小花忍不住發出驚嘆之聲。

在金雞惡狗嶺的山頂上就明白,黃泉的天空有多絢麗,但他們此時是在天空中行駛,先是一片藍天白雲,而後慢慢來到橘色的夕日,杜小花從車窗向下看的時候,才明白這一區域,長得就像一個『太極』的圖樣,一白一黑,而中間蜿蜒的線則是高聳的金雞惡狗嶺,有些山峰純白無暇,但有些則是吐著火舌,大概是因為有不同罪行的亡者在走的緣故。

最後來到幽藍夜幕的天空,可能是在天上的緣故,皎潔的明月顯得特別近,星星也特別閃亮的感覺,依舊看得到底下的忘途川,是如此蜿蜒、如此細流漫長,還有奈何橋渺小像個玩具部件似的……

過了五分鐘之後定睛一看,底下燈火萬家,各式各樣的色彩斑斕,遠遠看有棟雲霧環繞的古代皇城。

此時列車上開始廣播著:『各位乘客,即將到站——酆都城,請注意隨身攜帶物品……』可以感覺到車身正在慢慢下降,車窗外的景色也慢慢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直到蜈蚣自強號在月台處停了下來。

「到了,下車跟我來。」多多熟練地走出月台。

杜小花不敢放慢速度緊緊地跟著多多,在這邊走丟鐵定找不到回家的路。
隨後來到車站大門口迎面而來的是,各式各樣的日式三層樓木造建築,讓人忍不住仰頭觀望,每一層翹起來的屋簷,都高掛紅燈籠隨風搖曳,一排排眼花撩亂的紅色,還有穿梭在其中的狹小石階,配上月光如水的夜晚,彷彿復古懷舊的世外桃源。

然而街上的阿飄們卻是各式衣著,有各個朝代的服飾和裝飾,從明清時代到現代服飾都有,儼然就是一群群歷史在飄來飄去。

各色建築物也不遑多讓,茶樓、湯屋、民宿各式各樣風格林立,員工都站在門口大聲吆喝招攬客人。

「怎麼樣?漂亮吧?每個神隱到這邊的人,最後都不想回去。」多多說道。

「公關部在這邊?」杜小花跟著多多,踏著一階又一階的石階。

雖然人聲鼎沸,但不像有所謂的『公關部』會在這。

公關部好歹也是陰間的行政機關吧?

「對啊,只有和亡者審判相關的部門,會在皇城那邊,其他的都在酆都城內的辦公大樓。」

「所以……簡單來說,這就是個冷門的部門。」

「呃……妳要這麼解讀也可以啦,不過我滿喜歡部門設在這裡。」多多說著說著眼光餘光掃過一家店家,興奮指著那店家,「啊!我很推薦那家的按摩,難得有接柴犬的服務。」

「前輩,我怎麼感覺你很享受?」

「拜託!你都不知道,做業務的也是壓力很大,要陪客戶喝一杯、陪客戶泡澡、幫客戶顧雜貨店,還要在客戶面前賣萌,累死了。」多多反駁道。

隨後來到一棟日式復古的水泥建築,總體很有台灣總督府的風格,杜小花跟著多多走了進來,裡面卻是現代辦公室的裝飾,穿過沒人駐守的大廳,來到一道玻璃門前。

「這邊就是公關部的辦公室。」多多向感應器抬頭露出牠的狗牌,走過一旁較矮的小門。

杜小花也跟著多多有樣學樣,拿起員工證向感應器刷了一下。

嗶——

玻璃門打開有個犀利的目光投射了過來,杜小花望著眼前的景象,目瞪口呆、腦袋拒絕思考任何一切事物。

水汪汪卻但沒有任何活力的大眼,水潤潤的嘴唇,雖然似乎有點太過濕潤了,頭上戴著客家小碎花樣式花巾,穿著客家藍布衫,全身散發著強烈勤儉樸實的婦女美德。

「你瞅啥瞅?」但前方卻遂先開口。

「居……居然會講話?」杜小花到抽了好幾口氣,下意識地退了好幾步。

「唉……新人,妳這吐槽完全不行啊。」多多搖著頭說著,隨後說道:「妳應該要吐槽說『為什麼全身客家裝扮有這口音啊。』」

「這是重點嗎?」杜小花看著眼前的人……喔、不,是生物才對。

仔細看……首先頭部的部份,就是魚頭混入人臉的感覺,看得出還有魚鰭還有魚鱗等,但是露出的四肢又像人類,只是被衣服蓋著看不出其膚色。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打掃清潔的阿婆——人面魚阿婆。」多多一派輕鬆地介紹。

「人面魚?」杜小花先是愣了三秒,隨後喊道:「是那個人面魚嗎???」

  說起人面魚是非常早期流傳的都市傳說,據傳有一群年輕人,釣起一隻吳郭魚烤來吃,吃到一半的時候,魚身彷彿有張人臉用台語說『魚肉好吃否?』。

如果眼前的阿婆對任何人說這樣的話,大概那個人沒被嚇死都只剩半條命。

爾後從玻璃門又走出一位女人,她面目清秀帶著黑色細框的眼鏡,但雪白脖頸上有道淡淡粉色勒,掛著好看親切的微笑,綁著隨意的馬尾,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和黑色長褲,整體有種知性美。

「怎麼了嗎?大家都在門口講話,進來啊。」女人笑得親切

「啊,部長!」多多高興地打招呼,搖起尾巴。

「多多,今天也是很可愛呢。」女人摸著多多的頭,眼角餘光注意到杜小花,便看向她問道:「妳是今天來報到的實習生杜小花吧?我是這裡的部長。」

「部長好!」杜小花聽聞恭敬地鞠躬,但彎下身的時候,碰巧看到部長胸前的名牌,上面寫著『部長—林投姐』。

「林投姐?」杜小花又再度陷入沉思。

這樣兩人一犬一魚走進辦公室,裡面的擺設就和現代社會的辦公室,一模一樣,都是一格一格的,每個人都配有電腦,但是位子不多可見這部門的人也不多。

杜小花好奇東看看西看看,不經意注意到牆上貼的一張海報。

上面的模特兒看起來年紀很輕,大約十七、八歲,臉孔精緻、氣質清純像某位日本女明星,但全身膚色是淡淡的綠色,穿著艷紅的紅色洋裝。

海報上的標語是歡迎來到陰曹地府,祝各位旅客死得愉快。』

杜小花站在海報前呢喃著:「這該不會是……」

這公關部到底是怎麼回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