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極短篇_少女前線】討論結果&周末早晨的來客

熾冰 | 2021-04-28 17:13:55 | 巴幣 12 | 人氣 145

暫無標題,404中心
資料夾簡介
始於一場莫名其妙毫無重點甚至不知意義何在的機智問答,貌似圍繞G11所展開的連載極短篇。吐槽有、賣萌問號、爽度不明

        喜獲吉祥物一只 (?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條件是告訴我追捕G11的理由。」

         青年的話剛說完,眼前的廉價音響就傳出一聲冷笑。伴隨和價格相符的雜音,或該說是刻意形成的電子合成音,重疊組合出的怪異音調,化成詞句:

         【不可能,格里芬的走狗。】

         預料之中的答案。然而青年揚起嘴角,按下麥克風按鍵:

         「不用急著給我答案,法官,妳有的是時間考慮。」

         【不管你等多久,我的答案都不會變。】

         「為了主腦至高無上的計畫?那妳不認為,為了成就那比生命還重要的目標,更該把握任何存活的機會?」

         【省省口水吧。鐵血的心智可沒有格里芬的脆弱,更別說區區人類。】

         一句「別想說服我」就夠了吧?但青年知道法官出口嘲諷的目的,就是想激怒自己破壞她。

         不管是打算以死明志還是一了百了,就像不久前她自己說的,只要認知到自身是成就主腦至高無上計畫的其中一塊基石,即使被破壞也甘之如飴。說來諷刺,這和她剛才說的「區區人類」的思考模式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然而法官的企圖在眼前的機械分析下都無所遁形。看著眼前螢幕顯示著的,如同折線圖的即時變化圖表,青年確信法官的心智的確被自己的字句牽動。

         「說起來,妳知道格里芬其實有兩個老大嗎?」

         法官沒有回應。可能沒興趣,可能沒搞懂青年的用意,但沒關係。青年一邊看著螢幕上的圖表變化,接續:

         「我在想啊──」

         即使沒有聲音,但藉由眼前的圖表,青年覺得自己彷彿聽得到法官的心跳。

         「──妳至今為止聯繫的主腦,真的是原來的『主腦』嗎?」

         ※※※

         儘管不願承認,但青年的話語確實震撼了法官的心智。

         不,為什麼區區字句會有這般效果?說起來,自從被帶進格里芬基地之後,總覺得自己不像自己,彷彿成了一具陌生的人形。

         自我懷疑?身為鐵血人形的自己?在更多疑問浮現前,法官連忙制止幾乎暴走的運算。

         「改變戰術嗎?代表你沒招了是吧?」

         【妳或多或少也察覺到了才對。】

         法官深呼吸一口氣,儘管現在的她沒有可以這麼做的素體。

         【怎麼樣?只要達成共識,妳就可以親自回去確認。我剛說的到底是混淆視聽,還是善良的建議。】

         「我察覺到的只有你現在很著急。」

         青年靜默一陣。

         【……沒錯。】

         這麼老實?法官差點笑出來。

         不管怎麼說,這是新的突破口。考慮到自己現在被視為融合勢力而非鐵血工造,所以不能期待救援,但青年作為格里芬指揮官卻在試圖跟曾為鐵血的自己交易,著急的原因想必是來自上頭──

         【再拖下去,我就來不及邀請我的416共進晚餐了。】

         ──顯然在人格側寫上,把青年設想得太美好了。雖然不願承認,但法官的確停止運算約莫半秒的時間。

         【不過也不一定得今天得到答案。】

         半秒的停頓──也許是從椅子起身──接著又聽到青年的聲音:

         【我會再來的。】

         ※※※

         周末的早晨,HK416在廚房削著水果。

         從那次遭遇戰後已經過了半個月,這段時間格里芬討論版上專注的都是該基地原指揮官的作為,以及鐵血工造居然為了占領一座無主基地而賠上法官的怪事。

         到現場調查想必還能挖到不少資訊,但前提是那些東西真的存在。

         ──這時不得不承認45的功用啊。

         如是思忖的同時,悅耳的門鈴聲響起,HK416便連線至對講機。

         【早安,我的416。在這美好的早晨,我希望──】

         然後切斷。

         門鈴再次響起。HK416索性切斷電源。

         「416……不開門嗎?」

         「G11?」

         HK416詫異地看著睡眼惺忪的G11。會有這反應也不能怪她,誰叫眼前這睡鼠平時可是怎麼叫都叫不醒的。

         「是指揮官吧?」

         「呃……是、是啦,妳怎麼知道?」

         「會讓416不想開門的也只有指揮官。」

         「……去廚房吃水果。」

         「哦。」

         然後G11把門打開。

         「妳──」

         「指揮官,我幫你開門了,餵我吃水果。」

         「當然。」

         還在想是怎麼回事,HK416看到青年的手機畫面顯示正在通話。

         「你算計我!」

         「早上就能親耳聽到我的416的聲音,就算是我也有種感謝老天的衝動了。」

         「收到你的感謝只會讓老天困擾啦!」

         「那我果然還是只能感謝我的416了。」

         「誰管你感謝誰總之你給我出去!」

         「等等416、那是我的枕頭──嗚哇哇哇哇。」

         「妳抓著不放就一起出去!」

         就在HK416一手青年一手G11的枕頭加G11準備扔去門外時──

         「等一下,416。」

         ──UMP45從二樓走下來。

         「指揮官就算了,至少讓另一個客人進來。」

         直到UMP45這麼說,HK416才注意到青年身上有微弱的反應。

         不只是電子產品的反應,還有一種熟悉到厭惡的事物。

         就在HK416的雲圖浮現答案的瞬間,青年的胸前口袋探出一只造型吊飾。

         「法官法官。」

         還發出只能用奇葩形容的叫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