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插曲 暗殺

農業興邦 | 2021-04-26 15:04:07 | 巴幣 1000 | 人氣 56


插曲 暗殺

----------------------------

意外的今年的早颱已經出現,屍王風波過去之後,又來了大雨的天氣。
洛房東則是不知道去哪,丟下遊戲沒有玩,據說是難得的工作,看來之前黃老闆的訂金仍然養不活她自己。
戰士拿著手機聽著吵鬧的音樂,因為這樣還被遊俠限制要戴上耳機。
客廳的屍王被搬到了角落,而且聽顏彩說,因為死氣很沉重,我家的一堆蟲子全部撤離,現在連那種牆壁上的小蟲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當然,最主要的是兩位精靈並不喜歡無謂的殺戮,所以在來到這邊的世界後,我們家的各種蟲子都能夠健康不被拍死的生長。
現在除去了這個問題,加上大雨使得人涼快,放假的心情也是讓人愉悅,我難得早餐先起床弄完後,幾個職業者才慢慢走出房門梳洗。
「家門長,午餐吃什麼?」
黑髮戰士拿下耳機,看了看時間後問道。
「只能泡麵吧,我會多弄蔬菜與雞蛋,畢竟我過去颱風天就是在家吃這些。」
我懷念的回想起過去,突然腦袋一痛,那幼年正吃著泡麵的景象閃爍了會。
「好吧,那不能去洛房東的餐廳嗎?」
黑髮戰士伸起懶腰,強壯的肌肉隱藏在寬鬆的上衣之下,他還好不是花花公子,不然這容貌走出門後,絕對是不需要回家過夜了。
「那是洛房東的資產,而且她出去有說過乖乖待在家。」
顏彩淡淡回應,她稍微修剪室內的盆栽,這些是兩位精靈為數不多的正經愛好,陽台的盆栽也被搬入室內,窗外的大風則是讓職業者新奇。
「強風啊,估計經歷過這些的,只有女武神吧。」
沒有把耳機塞回去,黑髮戰士看著窗外風雨,臉上還有著一絲的懷念。
真正能得到生命的,家門內只有他們三個,如果算上還在與屍王爭鬥的銀若,那就是四位。
其餘的職業者只能留在那個被世界之源放棄的碎片,最後又回歸遊戲的結局。
……她們都是美麗的。
聽到這裡,正在看書的遊俠拿下了遠視的眼鏡,自從養成了看書習慣後,精靈部分遠視的雙眼,需要用到鏡片來輔助,不然看書久了會累。
「是的,無論是決鬥家還是女鬥神,還有其他人。」
我把筆電拿到客廳,電腦上的遊戲並沒有讓其他人感興趣,新的職業出現再多,都已經並非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家鄉。
即便這次世界之源碎片有足夠的力量,再次讓家門長穿越,到達的地方也已經不是那個他們曾經冒險,甚至與職業者共同建立記憶的地方了。
「說起來,我在超商有看到個男忍者,記得在海地爾見過。」
戰士回憶說道,平常時間大家都有事在忙,現在難得有機會聊天,他就開了話題。
「很簡單,不是名額內的職業者,就只有殺戮了穿越的家門長,取得存在後才能到這邊。」
顏彩呵護著盆栽,但沒有將上面的蟲子去除,精靈在對於蟲子這方面的態度與人類差距甚大。
不過她們體質不知為何,蚊子也不會將她們選擇吸血目標,這或許就是人類討厭蟲子的原因。
「他的家門長是個胖子,有看過,買的都是可樂與泡麵,喜歡觀察小女孩,很不美麗。」
遊俠把一起去買東西時看到的說出來,當時的胖子確實是因為沒有可樂,迫不得已離開家門到超商去補。
而胖子與忍龍的互動,自然也被觀察敏銳的遊俠給捕捉到。
「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們也是。」
我也學戰士走向窗戶看著窗外的大雨。
──隨後,一道遠方的小火光出現。
我整個頭就像被鐵鎚敲到,連帶身體一起飛起。
「痛痛痛痛!」
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後,我才發現地上的金屬彈頭突兀地掉了下來。
「外面,很遠,有明確的殺意。」
淡淡的血痕從我額頭上流下,而且世界之源碎片的聲音此時響起,似乎就是它保住了我一命。
──我竟然被暗殺了?
「戰士留下。」
顏彩見狀交代道,語氣中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兩位精靈身影立刻消失,臉上出現了難得的憤怒。


bingo!」
遠處高樓上的男人吹起口哨,對自己十分自信的狙擊手淡淡的收起狙擊槍,這樣的距離去殺一個平民,可以說是殺雞用飛彈了。
既然不是暗殺那種高官,那麼自己就不用把愛槍丟在這,自然要收好後,藉由這個天氣隱藏完行蹤,再找個地方樂一樂。
最近這座城市內有大量的高額賞金,而且只要不去弄黑市說過的那些「道士」,那麼自己可是能賺大錢,又能順便消費爽爽。
「呵,真的是很沒有難度,這個地方就是這個,跟我老家差遠了。」
不屑的在地上吐痰,狙擊手快速收完槍後還在頂樓的遮雨處點了菸,這種輕鬆的工作,與他之前在戰亂地區可以說天差地遠。
而且以這邊的公家效率,要找到自己估計也是在他搭上飛機之後了,根本不用怕。
「呿,垃圾地方臭得要死,可要找幾個水靈的美人來洗去身上的……
撥弄那頭金髮,狙擊手隨意扔下菸,就準備順著樓梯離開,這種民用的鎖根本難不倒他,除了幾個見到自己的老人。
──那些老人也被自己處理掉了。
「就是你嗎?」
即將下樓的時候,狙擊手的背後出現了突兀的聲音。
他立刻轉身,手槍以最短時間開火,這種速度果然無愧是職業級,但很遺憾──
Shit!」
狙擊手眼前的兜帽長耳女人,身前有著透明的淡藍色長劍擋下了子彈,並且下一秒,他背上的狙擊槍還有手槍,全部解體成一地的金屬垃圾。
Elves(精靈)?」
就在狙擊手想著要怎麼脫身的時候,背後的重擊直接將打打暈。
從樓梯走上來的顏彩用刀柄打擊了他的後腦,力量之大直接將之送入昏迷。
「收工,帶回去吧,拷問的話戰士有一手的。」
拎起這名狙擊手,顏彩皺眉說道。
她與遊俠上下包抄,在她經過下面的公寓門外時,都能聞的到淡淡的血腥味,可見這是一名噬血的殺手。
「嗯,希望他能不美麗的反抗。」
同樣能聞到從樓梯下面傳上來的味道,遊俠臉上也露出了厭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