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八一章:後代

黑霧 | 2021-04-26 10:20:06 | 巴幣 2 | 人氣 77


  「你還是那麼敏銳啊……不過貼心的部份好像缺少了?」艾因望向了黑鴉,微微睜大的雙眼不帶絲毫責備的神色,也許只是意外黑鴉會把這些話說出口。

  「妳也不是需要我貼心的對象吧。」黑鴉開了個小玩笑,「若然妳有意隱藏,大可以不說到這個份上。」

  「好吧好吧,我這個老粗辯不過你啦。」艾因聳了聳肩,重新從紙袋裡拿出食物,是一些酥炸的雞軟骨,「你說得沒錯,知道這些歷史的人沒多少。小小的漁鄉,特別是對大帝國來說這麼不光彩的事跡自是不會記錄下來,我是那漁鄉倖存者的後代。」

  黑鴉僅是點了點頭,他在提出那個疑問時就已經想到這一點,因此並不會太驚訝,「真沒想到妳有著這樣的過去呢……」

  「不不不不不,我的年紀沒大到能夠把那算作『過去』吧?我是徹頭徹尾的『蔚藍軍事』人耶?雖然不是享負盛名的傭兵,姑且還是一團之長喔?」艾因不知道黑鴉那番話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但她決定當作後者來處理,畢竟她可不想話題一直沉重下去。

  「『蔚藍軍事』人嗎……」黑鴉感覺得到艾因在說這句話時有著自豪,而他也隱隱察覺到事情的真相——艾因的反應有點反常的理由就在這裡,「隱忍到大帝國倒下,進入『蔚藍軍事』的時代之後,漁鄉的人……」

  「為了不被大帝國找出來,大家都努力裝成了帝國人,在大帝國終於被推倒之後,我的祖輩當時想到與鄉民重新相認的方式就是以那樣叫賣,屬於我們的語言維繫著我們的感情。」

  「意外的聰明做法呢,為了躲避鄉民應該都散落在大陸四周,每個地區都這樣做的話至少那個地區的人都能夠聚起來,人多起來後也容易與其他地區的鄉民聯繫。」

  「就是這樣,結果這種叫賣方式好像變成了一種文化?『蔚藍軍事』是自由的,所以不會有人阻止鄉民這種宣揚自己的做法,甚至有其他人覺得有趣跟著模仿,畢竟在這種叫賣方式變得更具規模之前,以這種方式叫賣的店看起來都像有一群老客戶光顧,很有凝聚力。」艾因托著腮子,有點鬱悶地望著小河。

  「這還真是……反倒令本意失去了?」黑鴉想到了開首,沒想到後續的發展,不禁有點愕然。

  「倒不至於,本來鄉民就沒多少,在生活區這樣叫賣,鄉民們都很快相認了,之後模仿的風氣不會有什麼影響啦。」

  「可是妳看起來有點不爽耶?是因為會讓妳想起這些過去……感覺妳也不是會在意這些事的人啊?」黑鴉這評價其實對當事人來說相當失禮,但二人之間已經不是會忌諱這些的關係了。

  「唉……怎麼說呢?有種好像是不想融入『蔚藍軍事』的感覺嗎?硬要弄得與別不同……不,沒這麼嚴重,就像只是想製造一種區別。」

  見識過黎漢那愛國心的黑鴉,在遇到艾因提及操控戾氣的事時,艾因當時也是立即意識到國家安全,甚至第一時間只想著應該為此而如何行動,因此黑鴉知道艾因已經不只是喜歡「蔚藍軍事」,說是愛這個地方也不為過。

  「想要維繫著漁鄉的鄉民之情,一個地區的圈子,因而覺得他們放不下過去沒有融入現在的生活啊……」黑鴉僅是把這想法藏在心裡,他認為對此置喙什麼都不太對。

  「喂,怎麼突然不說話了?隨便說些什麼都好,不要有什麼奇怪的顧慮啦。」

  「妳的意思是指想聽聽我的看法嗎?」黑鴉決定裝傻問個清楚。

  「其實不聽你說出來我也大概推想到,你肯定會說那不過是一種文化,又不是真的要搞叛亂、獨立什麼的,沒必要想得這麼多。」艾因有點似是淘氣的孩子嘟起了嘴巴。

  對於艾因會說出這番話,黑鴉倒是沒多意外,畢竟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艾因是個明白事理的人,亦因此之前才會意外她對這種事感到糾結,「不過有時就是感覺,對吧?」

  「唉……我感覺好像被你同情了。」

  「話也不能這樣說,觀感這種事因人而異,舉個在『天神聯合』的例子吧?那裡也正處於思想開放的改革……當然是在教會的監控之下,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嚮往自由,覺得自由是好的,也不是說他們喜歡受到管控,就只是其實對這種事情不太在意,認為只要生活過得好、過得安穩就可以了。」黑鴉不知道這算不算在開解艾因,又或者她是不是需要開解,因此這也只是他憑感覺說出的話語。

  「打住打住,我可沒興趣聽你長篇大論解釋這些,剛好我是你說的那種『不感興趣』類型呢……」

  「不,妳這麼重視『蔚藍軍事』,不能當作『不感興趣』類喔。」

  「少來了,嚴格來說我關注的是傭兵的工作好嗎?眼界也因此比較廣闊而已……」

  「該不會害羞……」

  「別以為我不會握起拳頭打你喔?」

  「這個就請饒了我吧,被傭兵的拳頭打到可不知道得躺多久。」黑鴉笑著舉手投降。

  「真是的……」隨著這番胡鬧艾因似乎也真正放鬆下來,至少看起來不再受那叫賣的插曲影響而不自覺地皺起眉頭,「不要再說我的事了。你那邊又怎樣?有成功找到什麼線索嗎?」

  「如果妳是期待我找到如何解決『永劫罪孽』的方法,從而瓦解『人民共榮』利用戾氣發動攻勢的話,那我只能說很遺憾了。」

  「怎麼在你看來我好像是個超級功利的人,而且都只想自己能有什麼得益?」

  「如果妳能把這視為最有效率地傳遞關鍵訊息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黑鴉苦笑著聳了聳肩,「不過這就是事實,我找到的線索只有下個應該調查的地方。」

  「這樣啊……」艾因也許確實有點期待,所以現在才顯得有點失落,「畢竟是困擾了全大陸超過一年的災難,總不可能這麼簡單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