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千音篇-19-殺破狼

人不痴 | 2021-04-26 00:15:47 | 巴幣 4 | 人氣 94


彷彿是回到了過去,那是痛苦的心路歷程,一旦回想起來那過去,
就像是身入其境,撕裂肉體般的劇痛。

像是聽到師父的聲音,還有兩把木製刀像兩隻獨角仙為了搶配偶互相碰撞那般的激昂。
已經到第六天了,從未好好吃過飯,就算有,只是塞幾個三明治來吃而已和喝水而已。

傷口和瘀傷也是隨便包紮,就繼續地獄訓練。

現在是非常時期,鐘神父沒有時間教我功夫。
只好用兩人直接單挑,從真實戰鬥中吸取經驗,用真實場面逼我成長。

理所當然,我跟鐘神父相差十萬八千里,第一天就被他打到不成人形。

到了第四天才慢慢有起色,雖然用木刀,但是鐘神父是來真的,把我打得皮開肉綻。
身上的傷口還沒好,立刻就再上場,直到十日結束為止。

「阿修,你這樣打是不行的,我感覺不到你的劍有什麼力量。」
鐘神父停下了,直接點明的我缺點。

「我已經很用力地握刀了,還是不行嗎?」
我已經精疲力盡,難道還是不行嗎?

「你知道如果要打贏對方,要怎麼致勝嗎?」

「讓他倒下。」

「沒錯,那麼要怎麼讓對方倒下嗎?」

「呃……把他打暈嗎?」

「唉……難怪你一直都是肉雞啊。」鐘神父嘆很大的氣,擺手道:「要有殺死對方的決心,要打斷他的手或腳,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攻擊對方的頭部。」

「我……我不打算要殺人,難道打暈對方不行嗎?」

「阿修,你要改變你的想法,竟然你踏上這條路,就要有這打算,而且你應該答應過了劉新良吧,不然你怎麼還會繼續幫他。你跟他還是朋友,就表示你已經進入這世界。

那麼你就要有這決心才行,明白了嗎?」

我沉思了很久,是我想法太天真了嗎,為了保護蔡芳吟和志希,我答應了新良,現在卻有反悔的意思,這樣的我是不是太過分了嗎?

「接下來我教你的是借相,全神貫注在刀身上的力量,用雙手也無法呈現的力量。我從你的刀只有看到恐懼而已。」
「恐懼?」

「沒錯,你一直在恐懼著,害怕被殺,你的刀上映出就是這份恐懼。從我的刀看到了什麼?」

鐘神父的木刀指向我,我感到強大的殺意,想要把我一刀兩斷的決心,排山倒海的殺意衝擊我的腦海裡。

我感受他要殺我的決心。

「全神貫注在刀身上,還要再加明確的殺意,這樣才把將他人斬殺,就是戰鬥的方程式。」

他的木刀始終指向我。

「看到了嗎?我要殺了你喔!我不用說出來,你也能明白我加注在刀身上的力量。」

他眼神像是發射出惡寒烈熱般的偏激殺氣,威攝我的心靈之核。

「就算是我手拿著木刀,只要有想將其斬殺的殺人決心,木刀也可以致人於死地,明白了嗎?」
他宛如換一張面孔,是惡魔的臉,冷冷地道:「這就是借相,腦海所想像中的包羅萬象排山倒海的景觀加注在你的手掌,這樣一來殺死人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突然間被割傷的劇痛把我的思緒拉回來了,我把刀插在地上,胸口的傷口鮮血如灑用過的水般,傾盆而下於大地。

「噗,咳咳!我、我不能……倒在地上,絕不能在這裡倒下……」
雖然身體被重創,我的眼神還炯炯有神地瞪視著陳景能,他似笑非笑地回應我的眼神。

「被砍成這樣,還能站起來,不錯嘛。」陳景能咧著嘴笑:「不過下一刀就結束了。你沒輒了。」

「不會的!」
我重新整備,再次握緊手中的刀,我厲聲地道:「我下定決心了。」

「嗯?」

「我要殺了你!」
奮力地把刀如撥雲見日般地指向他,我要殺了這個人,趕快前往夢中庭園,不能在這裡耗下去。

「哦,剛才不是說不容許有人在你面前死,改變心意了哦。」
他也開始擺出戰鬥姿勢,神采飛揚的樣子令人感到有一種莫名的雀躍。

「我明白了,我感受到你刀中的殺意,充分地了解。」

這男人不錯,我頭一次見到這麼豪爽的男人,如果不是以敵對方式相遇,我們也許會成為朋友吧。

「那麼開始吧!雖然我的刀傷不了人,只要我有這決心,我一定能刺穿你咽喉的!」
雙手握緊刀,全神貫注在刀身上,打算一口氣把他給砍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