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一九

黑霧 | 2021-04-25 10:03:39 | 巴幣 6 | 人氣 63


  蒼藍二人都處於精神極度集中的狀態,不同的是藍蝶專心於開闢路徑,蒼彈則是跟隨外還有觀察四周的變化,因此後者才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到藍蝶身上的異狀。

  「藍蝶!看看自己的左手!」蒼彈的聲音充滿焦慮,要不是她自己的速度追不上藍蝶,狀況也不容許她們靠得太近,她一定會立即趕到藍蝶身邊。

  「我的左手?」藍蝶的移動稍微一頓,在這個狀況下勉強不會成為破綻,她在決定好下一步的踏向時便疑惑地朝著自己的左手望去。

  藍蝶「沒有」任何感覺,全身依然籠罩在各式各樣的痛楚之下,腦海裡像是有另一個自己在跟她說話,饒是如此身體的操控仍是自如,畢竟「未知」需要的是活著的少女,在這一點上牠們還是會保障少女的安全。

  只是當藍蝶看到自己的「左手」時,連她自己也在這重要時刻嚇了一跳,在如此卓越的身體能力之下,還是險些失去平衡滑倒。

  那裡沒有屬於人類的手。

  左手不存在了。

  從肩頭處延伸出去的,是類似某種軟體生物的肢體,沒有骨骼分明的上臂與前臂,更不用說手掌,猶如蛇身一樣幼長的存在被扭曲的甲冑包裹,似是隨著藍蝶的動作而飄動著。

  藍蝶的右手一直握著鞭,畢竟她就是靠這軟鞭把不少敵人甩出去,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左手則是拿來平衡身體動作用的,最重要的是一直以來她都正常地使用著,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異樣。

  如今稍微冷靜下來的藍蝶立即嘗試確認狀況,也就是試著揮手握拳之類,她確切地感覺到左手如腦海想像中那般活動起來,可是雙眼看到的卻是那條幼長的肢體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扭曲、擺動,那肢體明明沒有手——就連爪都沒有,藍蝶卻仍然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在動。

  「未知」能夠支配人類的神經。

  藍蝶無奈地想起了這個從一開始成為「甲冑少女」時就學到的知識,之所以所有鎮痛類藥物都無法抑制「未知」所造成的痛楚,就是「未知」在與身體連接之後在身體能力方面擁有強大的能力,能夠直接刺激神經製造痛楚,任何麻醉甚至毒素亦能透過所謂的治療能力加以排除,確保那具身體是牠們想要的健康身體。

  如此細想,模擬出某種「感覺」對「未知」來說確實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為什麼要做這樣事?萬一我需要左手的時候,不就只會令我陷入危險嗎?」藍蝶不解的是這一點,比起失去了人類的手,她更想知道「未知」到底在謀劃著什麼。

  「而且除了左手之外,其他地方會不會也產生變化?」藍蝶立即以肉眼確認身體其他部份,幸好的是暫時未見到異常,畢竟要是雙腳變成其他形狀,她也沒辦法如此一路衝刺了。

  「妳還好嗎!」蒼彈自然看清楚藍蝶的動靜,雖然二人還是繼續前進著,但速度明顯放緩。

  「感覺上沒問題。」藍蝶先讓隊友放下心來,她也看了同伴一眼,並沒有發現如自己那樣在身體上產生任何異變,隨即又在心裡想著:「這是代價?還是因為過長時間進入這種深度而被『未知』同化了?畢竟黑刀那次是在極短時間內戰鬥而已……」

  不過藍蝶很快就吁了一口氣,她知道這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任憑她如何去想,目前都沒有分析出答案的能力,她現在要想的,就只有是否要繼續倚賴這種力量,甚至連這力量到底能不能維持到逃出生天,又或者逃出去之前會把她變成畸形怪物這些事都不重要了。

  蒼彈看著這一切卻不敢講話,因為她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不說那個樣子在視覺上造成相當大的沖擊,只是想到藍蝶居然會毫無變成那副模樣的自覺時,她心中的恐懼油然而生,自己會不會在不知不覺中也變成怪物。

  最糟糕的是,蒼彈感覺到了,當那一絲的恐懼萌芽,對抗「未知」入侵的護壁彷彿出現了裂痕,「咔嘞咔嘞」的聲音在腦海裡打轉,要是繼續下去恐怕真的會被「未知」完全支配。

  二人陷入了各自的煩惱,但是該做的事勉強算是沒有延誤,在沒有新種類的未知敵人之下,藍蝶應付起來算是得心應手,除了最初因為意外衝擊的關係稍有失誤外,後續已經恢復本來的速度繼續推進。

  再幾分鐘就好,應該只要再幾分鐘,二人就能抵達這地下迷宮的邊緣。

  不論是蒼彈還是藍蝶的心裡其實都知道,她們別無選擇,要是在這一刻捨棄了這股力量,她們必死無疑,這是唯一的救命索,不論自己將會變成什麼,失去什麼,唯有死亡這個終點是必須避免的。

  或許是感覺到了藍蝶那恢復果斷而顯得俐落的行動,蒼彈也跟著變得安心,她理解到已經沒有什麼好想了,隨即腦海的聲音漸漸得以抑制,總算取回放任「未知」侵蝕與抗衡的平衡。

  雖說二人已經決定繼續全力突破,但是經過「怪手」的變故,二人也多注意起自己的身體,要是突然間變成奇怪的形狀,那即使擁有超脫於敵人能力的力量也很可能會陷入危險。

  「感覺真的像有另一個『人』在控制那肢體,讀取了我的思想配合我的動作,與其說我沒注意到這改變,根本就像變得更好似的……」藍蝶忽發奇想,儘管表面上已經決定好如何行動,但心底還是禁不住試著探索這現象。

  藍蝶甚至試著利用那肢體,例如在避開敵人的同時,以「左手」觸碰敵人然後使勁,想著說不定擁有超越右手的力量,直接就把敵人打飛出去,然而遺憾的是雖然左手有那麼一點點像她使用的軟鞭,但其發揮出來的力量似乎沒有比右手強上多少。

  就是這樣,藍蝶以較蒼彈為輕鬆得多的心態繼續前行,好不容易終於看到了那一線曙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