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 「愚者」

發牌 | 2021-04-25 08:29:42 | 巴幣 2 | 人氣 66




「嘿,孩子,我為你感到驕傲,無論如何,我永遠支持你。」

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語,卻是我永遠也聽不到的一句話語。
孩子與成年人之間的差距,也不過是年歲積累堆成的罷了。
如果堆積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歲月,但從未想過為何而活,那真的能算是個成熟的成年人嗎?

「大人就是得放棄理想,好好面對現實。」

或許如此,但並非全是如此。
為什麼總有些人無法理解與自己不同的人,總愛站在質疑的立場上去將他人的「心」敲的粉碎。
隨後裝作無事的將其貼補縫合,繼續質問對方這麼沒有「心」該怎麼活下去?

「只是活著,並不需要心。」

或者該說,若是得活著,就得拋棄「心」。
這是他們唯一教會我的事情,在不間斷的質疑與謾罵聲中,我緊緊抓住我那瘦小的胸膛,只為了不讓「心」溜走。

為此,我成為了「愚者」。
不再為那些質疑與謾罵動容的「愚者」,用微笑與天真妝容自我,就是一條永遠無法回頭的單行道。

在他們眼中,還傻傻保留自我的「愚者」毫無可取之處。
在我的眼中,早已拋棄自我的人們,比起「愚者」還更不像是人。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其擁有「感情」與「思考」,若將之拋棄,或許才是真正的「愚者」也說不定?
所以我從不羨慕,畢竟在身為「愚者」的我眼中,你們才是資質駑鈍的「愚者」。

無論我如何講理,也不會為之動容。
無論我多麼痛苦,也不曾伸出援手。
無論我成為了誰,也從來沒人在乎。

那我為了什麼要得到你們的認同?

「自討苦吃嘛?」

我輕蔑的笑了出聲。
或許人賤難移吧?還是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愚者」更為輕鬆一些。
很可惜,我還得繼續當個一無所知的「愚者」很久、很久,直到我的心破碎消散為止。
到那時,我還能露出微笑嗎?

「也不差吧?」

不差,卻永遠無法成為最好的選擇。
但到那時候的我,還會在乎自己算是個「人嗎?
我用嘴角的微笑抹飾一切,感受著身後襲來的陣陣微風,停下了一頭往後栽倒的衝動。

「回家吧?」

繼續扮演著一無所知的「愚者」,已經是我所能做的最後掙扎了。

「 還真是再愚蠢不過的無用掙扎。」

我戴上了耳機,隔絕了那些無法保持自我的聲音。
就像一直以來我所做的那樣,當個「愚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