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8-1.盾陣破山賊窟

新人×文龍 | 2021-04-24 15:29:09 | 巴幣 102 | 人氣 98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上河村——
  
  徐徐白煙飄起,隨著一縷風吹白煙消散,化為一陣香風飄向全村。
  
  那是白米、燉菜、烤野豬的香味,無數豐盛料理構成香味盛宴。
  
  在一個已經撤走一年的村莊如今確有食物香味?
  
  當初的撤村可不是高氏八公子一句勸說,那是官府帶著關令與官兵前來強制撤村,就算有人不願意離開家園也會直接被官兵五花大綁的丟到車上拉走。
  
  不過妖怪出世如今已經兩年,貼在公告欄上的撤村令已經隨著歲月斑黃面目全非,人們已經逐漸走出恐懼,官府也不像當初如此警戒,所以就算有些人回到過去村莊也不會多加看管的。
  
  只是上河村並非這種狀況,此時盤據此村莊的是山賊。
  
  山賊,盤據山中的盜賊,山賊可說是妖怪出世的最大受害者之一,盤據山中的山寨一點也不安全,一個個都逃離山下避難了,在妖怪出世的那一年也監獄關最多犯人的時候,太多山賊自願進牢房避難了,一些躲在山中犯人躲回村裡也被一一指認出來抓進牢中。
  
  最終因為牢房抓補太多犯人而又不夠兵隸看管,於是段皇決定乾脆在妖怪肆虐的重災區,於東北群山的峽谷中設置大型要塞「天險要塞」關壓這些罪犯,妖怪成為天然的守衛者,而罪犯則成為刑徒在那邊服役幫忙建設要塞以及獵殺妖怪,而功績將可以抵銷罪刑解除犯罪身份,目前實行效果比預期還好。
  
  然而山賊並沒有滅絕,有些山賊躲進撤走的村莊中,很多村莊其實是位於淺山處不算太危險,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撤村,這就讓山賊鑽了空子躲去這樣的空村中。而西方一代一段時間沒有妖怪出現,這些避風頭的山賊也逐漸開始高調,還乾脆將這些村子成為新的山寨。
  
  村裡最大最舒服的宅子自然成了山賊們主要居住處。
  
  幾個大老粗在廚房裡忙碌,手法生澀的做著料理,他們幾乎都沒進過廚房,這陣子趕鴨子上架做了幾次被認定為最會做料理也就負責廚事了。被公認最好但那實際上就是沒人可用,他們的料理能力只能算是把食物煮熟,然後鹽巴的量不會加太多、太少。
  
  如今來了兩位貴客,這些趕鴨子上架的廚師焦頭爛額的研究該怎麼讓料理變得稍微像樣點。好在最近在下河村搶了點像樣的食材,雞啊、豬啊、魚啊,這些只要煮熟、烤熟就算是美食了。
  
  「老大好。」
  
  「老大好。」
  
  在一聲聲招呼中,一位身穿白衣的書生打扮的男子來到廚房前,男子緩緩搧著手中的扇子舉止幽雅衣著乾淨,讓人無法想像這樣秀才公子居然被山賊們稱為老大。
  
  啪的一聲白衣書生收起紙扇,道:「做好的菜就先端上來吧。」
  
  「是!」
  
  數名山賊端著一盤盤料理隨著白衣書生來到主房,而即將進門時幾位端菜的山賊身行一顫。房內坐著的倆人透出不一樣的肅殺氣息,雖未拔出刀劍就透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一位很壯,壯如猛牛,結實的肌肉感覺會撐破衣服似。
  
  一位青衣道士打扮,身材消瘦不時的咳嗽,有著仙風道骨的氣息。
  
  令山賊驚訝的不只是倆人透出的非凡氣息,還有倆人名陣江湖的身份。
  
  白衣書生入室拱手道:「『石劍』喬兄,『病道人』宋兄,久仰久仰,兩位的到來真讓我『狂虎盟』蓬蓽生輝啊。」
  
  隨著白衣書生入室,倆人也同時起身拱手,虎軀壯漢語帶敬意的說:「能見到『白玉書生』才是我們的榮幸,更想不到我們一起合作啊。」
  
  道士也笑道:「有我們倆人加入,你的猛虎將會多了翅膀,成了神獸『窮奇』呢。」
  
  「哈哈哈,宋兄比我們讀書來還會說話呢,坐、坐。」
  
  屋外站崗的山賊見此畫面一個個頭冒冷汗,暗暗吞嚥口水,三位大人物聚在一起實在太可怕了,他們本能的想要別開眼睛,但如此歷史性一刻他們又實在不願意別開臉……
  
  「若您說的是事實,這筆大買賣我們兄弟自然願意兩肋插刀。」虎軀壯漢為自己的酒杯盛上酒水。
  
  「之後我們三人就是兄弟了。」白衣書生也為自己盛上酒水。
  
  「擇日不如撞日,現在黃道吉日我們三人就當兄弟吧。」道士也為自己盛上酒。
  
  三個酒杯碰撞在一起,在此定下歷史性的一刻。
  
  而就在三人即將酒水喝下時——碰!一聲巨響響徹了整個宅邸。
  
  「怎麼了!」 白衣書生怒喝,表現出老大的威嚴來。
  
  他不願意破壞他書生形象所以很少發怒,只是在這重要時刻出如此妖蛾子他實在忍不住。
  
  「報——」一位山賊像士兵一樣行禮,然後立刻喊道:「敵人闖進來!」
  
  「我還沒說要你說話啊!」白衣書生又再次皺起眉頭。
  
  他希望把山賊教育成像士兵一樣有條理,這樣以後才可以做大事。
  
  山賊知道老大很不滿,但他沒有時間管什麼禮儀,再次大喊:「敵人闖進來!
  
  「你——」白衣書生想大罵,但身邊有兩位貴客讓他實在沒法發作,再次壓下怒氣拿起紙扇搧了搧,故做冷靜說:「闖進村裡就打回去,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這麼容易就害怕以後還怎麼隨我幹大事啊!」
  
  見老大還在故意賣弄秀才模樣,通報的山賊用更大音量大喊:「他們,闖進宅邸了!」
  
  「喊什麼啊……」白衣書生已經維持不了書生形象,此刻他想站起身踹身前不長腦子的傢伙一腳。然後他突然立刻到剛剛那句話,憤怒的神情還尚未堆起就變成驚訝:「闖……宅邸?」
  
  不等手下再報告,他已經看到一面醒目的金屬圓盾了,以及那位持著圓盾緩步走進的男子。
  
  男子臉色平淡全然不像是闖入者,反倒一位位手持刀刃的山賊透露出緊張之色。
  
  在男子身邊又湧入四位漢子及四面竹盾,五人組成一個碗形將門口擋的嚴嚴實實,五面盾牌連在一起成了一片城牆讓山賊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下手。
  
  不過他們手中只是圓盾而非戰爭時那樣密不透風的長形大盾,所已有個山賊便將刀舉起想從上方揮進去,刺向站在最前方手持金屬盾的男子。不過「鏗」的一聲,微微上提的圓盾便已經架開了刀刃。
  
  「哼!」揮刀的山賊輕笑。
  
  這一刀試探出很多東西,對方只是防守而已沒能做出什麼反擊,而且鐵盾男子身上要沒有帶防具。他能擋的了一刀但能擋的了兩刀、三刀嗎?
  
  幾位山賊互相使了個眼色,他們並非武林人士而是園林好漢,這種時候才不會講什麼單挑。兩把刀子一上一下同時攻擊,而在他們衝向金屬盾男子以前,第三位山賊手中捧起一把沙灑向眼前盾牌陣。
  
  屋內觀戰的白衣書生搧了搧手中的紙扇好整以暇的笑道:「我的狂虎盟是以三人一組,每人各司其職三人都有各自的價值,以此基礎就可以做到百種千種變化,眼下這一手正我們狂虎盟引以為傲的『三連絕殺』。」
  
  拋沙、圍攻,這些都是被稱為下三爛的作法,然而山賊才不講究這種道理,誰活著誰才能講道理。白衣書生很滿意眼下發生的這場戲,雖然不知道是誰闖入的上河村,但能向兩位貴客展現自己精妙的兵法戰術這樣更能讓他們相信計畫的可行性,更能讓狂虎盟提早名震天下。
  
  「呵呵呵,時代已經變了。」書生輕笑的望著外面的戰局。
  
  塵埃落地,落入眾人眼中的是一面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金屬盾以及數面藤盾。
  
  「……」書生煽動的紙扇愕然止住。
  
  他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眨了多次眼睛。
  
  外面什麼也沒變化,盾牌陣行依舊守著門口,而衝上去施展「三連絕殺」的三位山賊消失了……消失了?塵埃之後就像變戲法似的三人消失了。
  
  「這……」書生臉色大變。讀書人不信民間鬼怪,但他實在搞不懂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他在多看了一下子這才發現到端倪,這些持盾的人向前站了一步。
  
  一步而已,在一段距離外根本看不出變化,但就是這樣一步擊潰了山賊引以為傲中的「三連絕殺」,在剛剛山賊虎視耽耽的衝上去,為了能讓武器越過盾牌他們必須向前一步,結果一拉近距離刀還沒落下一片黑影便罩向他們,五人向前一步持盾架住了武器然後數隻大手便抓住三人粗暴的往後拖到盾陣後方。
  
  被抓住的三位山賊連喊聲都來不及發出,一片亂拳就已經招呼在他們身上了。
  
  那一刻山賊才知道眼前才不是五人盾陣,門後面還藏著六個粗手粗腳的壯漢及一位少女,三拳難敵四手,六拳更不可能敵二十四手,十二人的圍打讓三位山賊徹底體會到什麼是人數的暴力。
  
  「啊……好難綁喔。」少女抱怨的聲音在盾陣後面發出。
  
  穿著斗蓬的少女正努力把山賊的手綁起來,結果她繞了好幾個圈都沒綁在關鍵上還綁了個奇怪的蝴蝶形狀,這讓旁邊一同綁人的壯漢看的都不經莞爾笑罵:「李妹妹,妳怎麼綁的像花又像蝴蝶的啊?」
  
  「藝術、這是藝術!」少女反駁著。
  
  少女自然是李蘇梅,前方持金屬盾的男子自然就是墨無棘,倆人與其他十位村民已經攻來據點中心。
  
  「注意,裡面的山賊比較厲害。」墨無棘比出後退手勢,盾陣重新退後一步。
  
  她的提醒被李蘇梅反駁:「陳哥哥,你哪次不是說山賊厲害的要小心的?不換個台詞嗎?」
  
  「……」墨無棘。
  
  確實墨無棘每一次遇到山賊都說要小心,隨即就招呼村民雷厲風行的把一個個山賊解決並綁成一個個粽子,過程過於容易都讓村民們有些麻木不知道到底還需不需要小心。
  
  這一路行來真的都太容易了,進村時警戒著哨塔結果哨塔上連個人影都沒有,繞個小路進入村子發現守大門的三個山賊一個睡覺,兩個坐在地上拿著樹枝在地上不知道在畫些什麼笑呵呵的,三人全然沒有一個在注意大門……眾人發現其實走大門說不定更不容易被發現。
  
  還好現在藏匿地點與他們距離不算遠,撲上去迅速便撂倒他們。
  
  接著循著食物香味找到大本營,將一路上遇到的山賊一次次的撂倒,過程連有驚無險都算不上順利至極……攻打山賊?眾人都覺得只是在打街上的地痞流氓。
  
  墨無棘習慣的謹慎反而讓一行人在最後關頭讓大家放鬆了,這反而本末倒置了。
  
  墨無棘也沒辦法,只能再次交代:「嗯……他們連沙子都扔不好,確實大半份都稱不上山賊,應該只是些流民,不過劍就是劍、刀就是刀,碰到就會受傷,就算小孩拿著我們也要注意的。」
  
  「……陳大哥意外的毒舌啊。」李蘇梅。
  
  墨無棘見自己這番話沒起效果,繼續說:「裡面有幾個高手,而且村裡被偷的手弩應該就在裡面的山賊手中。」
  
  提到手弩一行人便收起玩笑神情,尤其是獵戶特別知道遠距離武器的力量。
  
  「看清處多少人了嗎?」墨無棘問,並說出自己看到的:「左邊九,右邊六,裡面七。」
  
  「我、我也看到一樣。」
  
  「右邊我看影子裡好像還有幾個,說不定也是九人。」
  
  墨無棘每到一處都會問一次,所有人都習慣他這套方式,大家都會順道觀察。這種作法也不一定可以觀察的面面俱到,但謀定而後動只是理想,他們不可能一直守在門口好整以暇看完才出手。
  
  李蘇梅眼眸看向遠方晃動的樹葉,道:「風往左吹。」
  
  戰術要判斷人和、地利、天時,現在左右兩邊人數相當、距離相當、地勢相當,於是就用風向決定該重點對付哪一波的人馬,眾人已經在先前戰鬥中培養足夠默契,在眼神交流下便知道該怎麼做了。
  
  然而墨無棘宣布前進的手勢還沒落下,裡面已經先傳來一道怒喝聲:「還愣著幹嘛!我們人這麼多幹嘛一個個上啊,全部都給我上!」
  
  「……」墨無棘的手僵住。
  
  「哈哈哈,最愛豬一樣的對手。」李蘇梅蹲在地上摀著嘴努力忍笑。
  
  墨無棘善於防守他的盾陣也是如此,若是讓他來守護村莊門口能讓來犯的盜寇鎩羽而歸,然而現在他們是進攻方自然無法完全發揮盾陣。先前李蘇梅還意想天開問山賊會不會像野獸一樣跑出來主動撞向盾陣,結果想不到一語成讖對方還真的主動撞向盾陣。
  
  「注意,人很多,不要慌亂。」墨無棘低聲道。
  
  倆人、三人、四人……小波的山賊只要一靠近就會被墨無棘率領的盾陣給迅速制服,山賊知道盾陣的厲害不在輕易靠近,在白衣書生又幾次的怒罵後他們聚集起所有人馬。
  
  咑、咑、咑,輕微的撞擊聲於左右兩邊發出,墨無棘沒有轉頭,他知道這是發抖聲。這些勇敢的村民壯漢成功撂倒了半數山賊,然而如今的正面碰撞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少打多的局面。
  
  乍看之下山賊人數多自然佔據龐大優勢,一擁而上就能破了盾陣了,然而實際上有一身盔甲的村民是足以對抗三倍人馬所以實際上兩邊差距並不大,不過村民沒有上戰經驗,面對聚集成群如海浪湧來的山賊都忘記自己全副武裝了……這樣子可不太妙啊,就算已有策略但村民狀態不到位會受傷的。
  
  墨無棘現在很冷靜,在刻不容緩間依舊盤算著最好的結果,打贏山賊、驅逐山賊並不難,墨無棘有把握率領村民擊倒所有山賊,只是如何勝利才是重點。
  
  在劍拔弩張之際,墨無棘將高舉的盾牌放了下來,這卸下武裝的行為讓準備進攻的山賊頓時一愣,墨無棘就在這一刻開口大聲說道:「停手吧,我們不需要流多餘的血,妖怪亂世大家日子都不好過,我們也是可以體諒你們的。今年村內秋收豐厚糧食已足夠,所以我們這次前來並沒有要取回分毫糧食,只想取回些防身武器好讓下河村可以對抗神出鬼沒的妖怪。」
  
  不提遷村防範山賊的事情,又說不取回糧食,並把取回手弩的用意與防範妖怪套在一起,這番說詞是墨無棘想了段時間才構思好的。在決定要討伐山賊時他就打定主意要和談了,稍微教訓下就行。
  
  妖怪亂世,不知道多少人是被迫成為山賊的,既然他們沒有傷害村民墨無棘也沒想太為難他們。
  
  只可惜他的口才始終不好。
  
  「哈哈哈。」一位山賊笑了。
  
  「哈哈哈哈。」又一位山賊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山賊們都笑了。
  
  全部山賊一同用大笑來回應墨無棘的和談。
  
  「這種求饒方式我還真是第一次見過啊。」
  
  「大禍臨頭了才在喊和談」
  
  「這就是江湖人士的那一套啊,只會欺負弱小,遇到比自己強壯的就說要講武德了。」
  
  山賊們一個個歡聲笑語的嘲諷著墨無棘的不要臉,山賊又不懂口德的越罵越難聽,轉眼間就把墨無棘及他的祖宗十八代一起罵上了好幾回了。
  
  墨無棘依舊一臉平淡,旁邊的村民壯漢都已經聽不下,一個個想衝上去給他們一番顏色瞧瞧。
  
  「陳大哥居然被說不夠強壯……果然他們是瞎了眼啊。」李蘇梅嘟嚷。
  
  山賊的人數優勢並不一定成就勝利,倒是成就了無比的自信心,將墨無棘好意全然視為了害怕,他們完全忘了先前被盾陣擊潰的兄弟。和談又失敗了,不過這也給他爭取了點時間,村民們已經從恐懼的心情中脫離而出恢復狀態了。
  
  見情況差不多時墨無棘小聲吩咐:「小傢伙,準備動手,用『那一招』。」
  
  「收到!」李蘇梅應聲。
  
  這句話只說幾個關鍵字,所有人都心領神會握緊手中的盾與棍,微蹲低身子準備迎接衝撞。
  
  「各位孫子啊,爺爺要來了喔,別嚇到喔。」
  
  山賊繼續笑罵著,不過他們沒有大意的貿然上前,而是確實組織好人流要一鼓作氣的沖破盾陣。
  
  他們握緊手中各式兵器邁開步伐衝撞向守在大門前的村民,三步、兩步、一步,已經來倒是適合揮舞刀劍的距離他們依舊在前進,他們要用肉身撲向盾牌,用人數帶來的強大力量將全部村民推到門外,到了寬闊的外面人數優勢的山賊自然可以料理這些只會躲在盾後的村民們——這便是白衣書生的計策。
  
  山賊拋出偷襲的沙子,一群人一起拋出沙子如同一片沙浪奔向村民們眼睛,然而進在咫尺時他們才注意到躲在盾後的村民個個都是閉上眼睛,先一步避開沙子了。
  
  閉眼躲沙?這是相當愚笨的行為,閉眼躲了沙子那怎麼躲刀子呢?
  
  當沙子即將略過盾牆,當山賊即將與村民發生碰撞時——一對小拳頭從盾陣後方伸了出來。
  
  那對拳頭又小又白晰就像美味的白饅頭,這樣的手自然是在場唯一的女性,李蘇梅的雙拳。雙拳平淡無奇的推出卻帶著空氣陣陣晃動,這兩個拳頭已集蓄滿了內力。
  
  「喝~看招!」李蘇梅叫喚了一聲,推出的兩拳隨即加快並且由拳換為了掌。
  
  白晰秀指的指縫間流出突兀的塵土,那是她握在手中的沙土隨著手掌張開而灑落,而在塵土落下之際蘊含在兩掌中的飽滿內力隨即湧出。李蘇梅凌空打出的兩掌如同擊出一片沙牆飛向山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這是加倍奉還——
  
  一樣是拋沙,但不一樣的這是夾帶著強大掌風的拋沙,在內力驅使下將她手中的沙子推的又遠又闊,而且這兩掌還撞在山賊們扔出的沙浪上,將漫天沙子通通推回向了山賊群!
  
  陰險的拋沙攻擊被加倍奉還,這猝不及防的發展讓前衝的山賊完全沒能閃避的撞在了飛沙上,各個都眼睛都進了沙子然後如無頭蒼蠅的撞在盾陣上。
  
  眼睛進沙的山賊其實狀況算好,有幾個反應快的山賊看到李蘇梅推出雙掌在危機意識下立刻別過頭停下步伐,但他們這一停步就被後面奔跑的山賊撞的正著,不但被撞倒在地還被後方來不及止步的山賊踩了上去,而又由於四處塵埃密佈後方人更加搞不清楚狀況只以為是前面扔沙的人沒拋好,沒多留意的繼續衝上去,重重踩在跌倒的同伴身上。
  
  砰——砰——砰——
  
  即便隔著藤牌、竹甲,肢體碰撞聲依舊無比響亮,聽的令人牙酸。
  
  前排的村民咬牙站穩身體抵禦衝撞,後方的村民推著前方的伙伴不讓他後退跌倒。
  
  這猛烈的衝撞持續了……停了?以為會持續數息的碰撞並演變成推擠互毆的局面,眨眼間便已消停了。村民們在李蘇梅大喝一聲時便已經張開眼睛,不過飽含內力的拋沙讓他們無法看清楚盾牌後發生了什麼事,而一番碰撞又掀起更多的塵埃,直到現在停歇時他們才發現身前的山賊已經倒在地上。
  
  緩慢落下的塵埃逐漸揭開現狀,村民這才發現盾牌前的山賊早已經倒在地上。
  
  隨著衝殺聲的停止,取而代之的是陣陣哀嚎聲。
  
  試想一支緊密的隊伍在前衝之際全部人都看不到時會如何?這是一場慘烈的衝撞,後面的不斷往前面推擠踩踏跌倒的人,跌倒的人又想爬起而伸手掙扎結果讓更多人跌倒,有些山賊發現狀況要阻止時,奈何沙塵一片想拉跌倒的人起來反而被誤以為是敵人來襲而出拳,頓時間場面變得一團亂且負傷無數。
  
  拋沙帶來的奇效讓村民們看呆了,哪知這街頭打架的不入流技巧竟然抬手間就讓大軍自己撞得頭破血流。李蘇梅的內功扔沙,將沙子扔的範圍遼闊是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原因是領軍之人犯了大忌,陣行不能無序,前排與後排的距離、左右兩邊保持的距離,這些都是為了避免兩軍衝撞時自己人先撞成一團,就算是一團亂的推擠也有著秩序。
  
  人擠在一起的衝撞已是第一個錯誤,而第二個錯誤是平時又沒有適當的訓練讓他們慌亂時只知道掙扎讓慘況加劇,第三錯誤是領軍者只會喊「不要慌」、「站起來衝」,完全沒有做到指揮的效果。
  
  「動手吧。」墨無棘自然不會放過這機會。
  
  按照計畫的村民隨著墨無棘的腳步,倆人一組的撲向山賊揮下手中的竹棍,他們加入讓混亂的局面變得更加無法收拾。在這時村民的盾牌與竹甲成了極大優勢全然可以無視亂揮兵器的山賊,井然有序將一名名山賊撂倒。
  
  「快、快放箭!」白衣書生喊破喉嚨似的大喊。
  
  山賊中果然有人裝備著從村中搶走的手弩,只是已經搭箭拉開弩弦的他們無法扣下扳機,因為山賊跟村民扭打在一起,而墨無棘又不時掀起沙塵讓他們沒法好好瞄準,現在放箭十之八九是擊中同伴的。
  
  而在他們猶豫時一陣清風撫過。
  
  這樣的微風並不會影響弩矢飛行,但掀起的塵土會遮蔽他們的視線。墨無棘手中的鐵釺在地上一劃頓時掀起一片塵埃,而雖著微風吹過這片塵土被帶向了弩手,這讓他們更佳無法出手。
  
  「快放箭啊!射那個用盾的!」白衣書生繼續罵。
  
  白衣書生只覺得手下愚笨,墨無棘站的位置距離弩手最近,只要把這傢伙射穿幾個洞來一切事情就解決了。然而這完全苦了弩手們,看的見可不一定射的中,再者就弩手的距離看過來並不會覺得墨無棘距離他們有多近,而且那句「用盾」的讓他們一陣茫然,每個都拿盾是要射哪一個啊?
  
  「哈哈哈——」銀鈴似的笑聲突兀的出現。
  
  弩手們各個睜大眼睛,他們聽見了少女近在身邊的笑聲,他們一個個都在盯著製造灰塵的金屬盾男子全然沒發現有人已經靠近了,然而一時間卻又沒能找到少女。
  
  突然飄來的塵土一晃,一位嬌小的少女出現在他們身前了,少女披著披風那是跟塵土一樣顏色的披風。這也是計畫的一環,李蘇梅將土色的披風在沾上不少塵土就成了保護色,在他們目光全部落在墨無棘身上時,全然沒注意到李蘇梅潛伏在塵土中隨著微風一同來到身邊。
  
  「比豬一樣對手更開心的,是豬一樣的指揮啊。」
  
  李蘇梅邊笑的邊揮出拳頭,沒有列陣的弩手隊輕易的被她一人通通打倒在地。
  
  山賊們善用就地取材的沙子當暗器,但論起玩沙的本事墨無棘完全甩了他們十條街。
  
  白衣書生看墨無棘的眼神要噴火似,他知道這群鄉村野夫能有如此作為全是拜這男人所賜,最讓他不爽的是對方居然也用沙子還擊,被同用的招式對付上這就顯得像是自己在兵法上不如他。
  
  不過好兩位貴客通情達理,知道這是屬下無力造成的敗局,若自己指揮的精兵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而開心的是,兩位貴客即將幫他消滅眼前這礙眼的蟲子。
  



字數炸了……Orz
本章居然寫到一萬四千字……沒辦法只好拆兩章了030
我實在不想拆兩張,所以就放在一起。下半回明天發

寫這部武俠時我研究料理、盾牌、大理歷史,另外還有研究盾陣。
陣法在武俠中還滿玄幻的,五行陣、七星陣、打狗陣,然而武俠卻又是單挑為多陣法變得有些雞肋,而且多數武俠陣法經不過推敲,都只知道「超強的啊」、「破陣眼啊」,所以不好表現。而且武俠多是都用劍而非戰爭中武器搭配,所以其實不好組陣。

不過盾牌就不一樣了,盾可以說是陣的精髓。
並不是說用盾才可以組陣,而是盾最方便組陣,而持盾者是第一線最能感受陣法的變化,所以我想透過主角的拿盾站在前方,由他的盾阻擋敵人如蝴蝶效應的影響到後方人的發揮,讓人感受到陣行的效果。

我很佩服鴛鴦陣,這陣行不需要太多人,而且組成武器限制不多。人數不多且又沒有兵器限制,所以每次陣行被破壞時只要看到誰拿什麼武器就知道該怎麼組隊,很快就能重新列隊再次戰鬥。

說到武俠陣行我覺得寫最好的的打狗陣,由於棍不會誤傷自己人所以變化性很大。
郭靖掌力無雙,結果丐幫手牽手用棍棒架著彼此,結果掌力出去推不倒人群就立刻被包圍。
還有天龍八部的高手風波惡、包不同,都因為輕視人數跟棍棒,結果都被丐幫撂倒了。丐幫真正發揮群毆優勢啊。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這一篇寫的真的好!GP奉上![e12]
2021-04-24 17:40:19
新人×文龍
(●╹◡╹●)
2021-04-25 12:06: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