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7

玥希縈 | 2021-04-24 15:15:33 | 巴幣 2 | 人氣 119


不知道過了多久,鼻腔內傳來濃濃的消毒水味道,身體的溫度冷冷冰冰,能感覺是躺在冷氣開很強的地方,但奇怪的是手臂,卻有溫熱液體滴到的感覺,傳達著微微的溫度。她身上雖然沒有明顯的痛覺,不過卻有強烈的疲累感和昏沉感,四周平靜沒有什麼聲音,硬要說的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呼吸的聲音。

杜小花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印入眼簾的是……

一隻柴犬。

正趴在她的床邊,嘴巴開開吐著舌頭,口水還滴在她的手臂上。

「柴犬?」杜小花充滿了疑惑。

她的眼角餘光掃過周圍環境,看得出來她現在正在醫院,看來她是還陽回到人間了。

在地府的一切雖然像是一場夢,但她很清楚地記得一切。

總有一天,她一定要找到那個美男,把他納入自己的後宮,這可是月老給她的福利。

「妳醒啦?還笑得這麼詭異,想做壞事厚?」在一旁的柴犬,用非常標準的中文說道,那聲音像一位年紀輕輕的小男孩,充滿了童真的聲音。

「是誰在說話?」杜小花看了看四周,確定現場只有她和柴犬。

柴犬歪著頭看著她,眨了眨眼就像在和她說『我呀』一樣。

杜小花立馬閉上眼睛,裝做什麼都沒看到一樣,蓋起棉被假裝進入了沉睡,心想……

狗狗怎麼會說話?我果然是休息得還不夠。

「喂!別裝睡啊,妳地府都去過了,我會說話這事有什麼好奇怪的?」柴犬用腳掌推著杜小花的身體。

「也是啦。」杜小花想想也對便掀開棉被,坐起身才發現自己的傷幾乎都好了,才驚訝道:「騙人?全都好了?我不是傷得很重嗎……」

「喔,妳現在好歹也是半個仙人,痊癒的速度是常人的好幾倍。」柴犬回答。

說完,便伸長自己的脖子亮出狗牌,上面寫著資深黃金業務—多多,「我先自我介紹,我是公司的業務專員—多多,專跑地府線的。」
「喔……專員是柴犬啊……看來大家真的很缺員工呢。」杜小花已經不知該怎麼吐槽了。

「喂!別小看我,從今天開始是我帶妳熟悉業務的。」多多一臉氣憤地說,片刻卻瞇起眼睛說著:「況且我也是月老的弟子之一,論輩分我還是妳的大師兄。」

「蛤?」這下杜小花可以確定公司會缺人,問題鐵定出在月老身上。

「嘛,我也不喜歡擺什麼架子,所以在外面不用叫我大師兄。」多多揮著狗掌,一臉笑得曖昧。
「那……叫多多?」

「不,叫我前輩。」多多立馬變臉,一臉正經地說道。

「前輩!那業務的工作內容……具體是?」杜小花問道。

此時此刻,她想著等順利把到美男,她就立馬提離職。

「試用期先跟著我做地府的專案,然後一邊學習基礎的仙術,等到試用期結束就回到公司,然後每年八、九月的時候,公司會很忙要有心理準備。」多多說道。

八、九月是公司的旺季嗎?」杜小花提出提問。

「不,那是睡在公司的季節。妳能想像嗎?八、九月是涵蓋了七夕情人節和月老生日兩件大事,不僅全國所有的單身狗,都會卯起來拜月老求對象,辦公桌上堆起如喜馬拉雅山的擇偶條件,而且還要在月宮幫月老舉辦盛大的生日會。」多多一邊說著一邊瑟瑟發抖。

單身狗這三個詞,從前輩的口中說出來,總覺得很微妙。」

「幹嘛?我可是很搶手的。」多多說完之後,看了看醫院牆上掛的時鐘,驚呼:「居然這個時間了,我要走了。我先交代一下上班時間,今晚午夜十二點我會來醫院接妳,記得……下午要好好睡個覺。」多多便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午夜十二點?」杜小花滿臉的問號。

她看向醫院的時鐘,指針顯示的時間為下午的兩點,突然想要下床去走一走,而且她也不知道到底今天是幾月幾號,總感覺她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一樣。

她緩緩地走下床,沒想到她的痊癒速度這麼快,完全不覺得疼痛,全身都像新的一樣,絲毫看不出經歷過重大車禍。

她身上穿著醫院特有的病患服,拉著有掛點滴瓶的桿子,緩緩地在醫院裡面漫步,看著醫生、護士、病人在光線充足的走廊上來來去去。

「小花!妳怎麼跑出來了?」從杜小花的背後有個聲音在呼喚她。

「啊,學長,你怎麼在這邊?」杜小花轉頭朝聲音的來源看去,卻發現鄭文風拿著一束百合,正往她這邊的方向走來。

「我來看妳,聽說妳出車禍了。」鄭文風語帶擔心,手中捧著的百合花透著淡淡的清香。

那天,他正和美女歡快之時聽到在門邊的動靜。

他走過去查看,只看到一個很熟悉的女孩子背影,他的直覺告訴他。

她知道了……

他跟著追了上去,就在垃圾桶裡面找到了,那女孩丟的東西,他一看便知道了,

他的直覺是正確的。

他不知道該怎麼描述他的心情,他並不希望被她發現。

到底他對她是什麼心情,是玩玩?是好感?還是什麼?

連他都不太清楚,當看到殘破不堪的禮物時,那當下不安的悸動,他無法解釋。

是罪惡感還是害怕錯過她?他不知道。

「哇,好漂亮的百合花,謝謝學長。」杜小花接過花束,做了個禮貌的回應和微笑。

「那個……那天……妳,看到了?」鄭文風語氣支支吾吾,非常地難以啟齒。

「嗯,看到什麼?」

「就、就……算了,小花妳沒事就好了。」鄭文風本想問,到底杜小花是怎麼想的,可對方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讓他不禁想著,依照她的個性早就大哭大鬧了。

難道杜小花沒有看到什麼嗎?

這樣想……他卻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謝謝學長,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回病房休息囉?」杜小花一臉的疑惑。

她想著學長今天似乎特別和她套熟。

明明她和他才見沒幾次面而已。

對他的印象只到上次,她有和他借過東西,小聊幾句罷了。

但她卻覺得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不知為何,她望著他的臉孔,心中總有一絲隱隱作痛的感覺,但她又想不出為什麼。
正當杜小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鄭文風拉住了她的手腕輕喚:「等等。」隨後像是鼓足勇氣一般,「我和她沒什麼,只是玩玩罷了。」

他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要試圖解釋。

「我聽不懂學長的意思。」杜小花詫異地看著鄭文風。

「那天,那個女生是我朋友介紹的,我承認她很漂亮,身材又好,我……我只是一時禁不起誘惑,但是我對她並沒有任何感情,請妳相信我……我……」鄭文風緊閉著雙唇,最後一句始終說不出口……

『我是真的喜歡妳』

這句話,連他都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學長這樣不行喔?要好好對待那位正妹才對,不錯嘛。」杜小花拍了拍鄭文風的肩膀,隨後露出燦爛的微笑說道:「學長,先祝你戀情成功囉。」

隨後杜小花向鄭文風做了個掰掰的手勢,走在陽光充足的走廊上,那光線強而有力地照耀,讓她的背影沒有任何陰暗處一樣。

鄭文風聽完她的回答,頓時間腦袋無法思考任何事,只是呆站在原地,看著她的笑臉還有她離去的背影。
好像她灑脫的離開,步伐中沒有一絲留戀。

『難道是我被玩玩?』『我被耍了?』等念頭盤旋在鄭文風的心中,無時無刻天人交戰著……

開什麼玩笑?我鄭文風居然會被杜小花那種貨色拒絕了?

一開始,他是真的對杜小花沒有任何感覺,只覺得她是個毫無經驗又好騙的女生,但在和她的相處之中,她隨和的個性也讓他認真地考慮過她。

但是他每當和友人提起,或是和旁人提起……杜小花這個人當女友如何?

大家都紛紛表示不看好,覺得兩人並不班配都說:『鄭文風值得更好、更漂亮的女人』

就連他的內心深處也這麼認為。

杜小花,條件實在太普通了,就像路邊隨處可見的小花小草。

但他不管怎麼任思緒翻湧,就在小花從待在他的背影乞求他留下,轉變為痴痴地向著陽之時,他卻無法解釋此時此刻的失落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