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八零章:漁鄉

黑霧 | 2021-04-24 09:44:45 | 巴幣 4 | 人氣 51


  黑鴉可沒遲鈍到察覺不了艾因不想在這裡停下來多談,儘管不知道當中的理由,但應該待會就知道了,所以也不多說什麼僅是跟了上去。

  看到艾因從紙袋中拿出比拳頭還要大上些許的肉包,視那飄出的絲絲熱氣如無物直接張口大咬,那副滿足的模樣,算是黑鴉與她重新在城裡相遇以來最好的表情,看得黑鴉也是滿腔口水,便立即從紙袋取出肉包品嚐。

  雪白鬆軟的包皮輕易就能咬開,和以往吃的長麵包、餡料麵包、煎餅或者焗餅都不同,那種軟的程度甚至是輕輕一壓就能改變其外形,咬開之後燙口的肉汁不斷流出,濃郁的肉香充斥整個鼻腔,感覺舌頭都要被燙熟了卻還是想要繼續吃。

  那麼大個肉包二人卻是三兩口就吃完,足見這肉包確實好吃到叫人停不下來,不過那確實是太燙了,黑鴉決定先等其涼快一點再吃,才能仔細品嚐其肉香。

  如是者二人繼續前進,當走到一些艾因認為黑鴉沒看過的食物攤販時,她會順道介紹一下,又或者說推介,對不挑吃的黑鴉來說自是都想試試這些未吃過的食物,最終二人買了超乎想像的份量,感覺都夠四個人吃了,才離開攤販市集區,去到城中小河旁的石椅開始吃午餐。

  「關於那家包子店叫賣的事,說起來可不是什麼叫人愉快的故事,你還想要聽嗎?」艾因既然答應過黑鴉之後會說明,自是不會當作沒有那一回事。

  「嗯……如果妳不想說的話也沒差啦,就只是一點點好奇罷了。」

  「也不是不想說……好吧,本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艾因以口咬的方式撕下串燒上的肉塊,咀嚼完滿足地吞下後才接續說:「他們說的是一種方言——不過他們堅稱是他們漁鄉獨有的語言,實際上這當中的界線有點模糊,學者是怎麼說的我也不清楚,總之就是發音有點相似,用的文字幾乎一樣,但語法又有點差距吧?」

  黑鴉回憶著剛剛叫賣的那番話,再比照艾因當時的翻譯,確實挺符合當前這種「模糊」的意思,不過他禁不住輕輕皺起眉頭,想要拿飲料的手停在半空中,頓了一頓才開口:「只是這樣的話,應該不至於有什麼不愉快吧?」

  「嗯……那就是關於一些歷史,以及為什麼要在市場中那樣叫賣了,畢竟你也聽到那老闆其實也懂大陸的通用語吧?」

  「確實是這樣呢。」

  「歷史的部份,倒真是有點遠了,遠到『蔚藍軍事』出現之前,當時還是帝國時代,那個皇帝為了統一大陸,攻打到那個漁鄉時吃了不少悶虧。」

  黑鴉還不至於為了準備旅程而熟讀各國百年以上的歷史,因此對於這種事情自是毫無頭緒,一邊繼續吃手上的烤野蔬一邊聆聽。

  「據說那是一場數百村民對抗上千軍隊的戰役,前者是沒經過訓練的漁民,後者則是飽經訓練,裝備精良的戰士,畢竟那可是統一前『蔚藍軍事』的大帝國,然而漁鄉的村民拒絕投降,甚至連番戰鬥全部都拚死反抗,就算是死也要拉著敵人同歸於盡。」艾因說得就像身歷其境一般,看著小河流水的雙眼似是放空陷入了難忘的回憶。

  「美其名統一,實際就只是侵略……」黑鴉尚不知道艾因為何為是那副模樣。

  「名義什麼的隨便啦。」艾因說出符合其傭兵背景的話語,「總而言之,戰場上不怕敵人訓練充足與裝備精良,怕的是無畏無懼——以發瘋來形容更為貼切,始終戰爭也好,戰鬥也罷,有個兩、三成折損就已經算大敗了,要不是真正非得死戰的狀況,該退的就是會退。」

  「可是堂堂大帝國派出精兵但沒法打倒一條漁村,不論是帝國還是指揮官的面子都放不下吧?」

  「沒錯……」艾因嘆了一口氣,她把手上的食物放回紙袋裡,「一場死命的血戰,過多的犧牲與無謂的面子,導致那場戰爭變得不純粹是為了統治、單純的侵略,攻下漁鄉之後……」

  「屠村嗎?」黑鴉只想到這個可能。

  「嗯,就只是一些人的憤怒,便下了這個命令。」

  雖然黑鴉此刻還未明白這段歷史和用那種語言叫賣有什麼關係,但他也確實認同這並不是什麼愉快的話題。

  「咳咳,扯得遠了,漁鄉的人在戰爭的後期也想到會遭受這樣的下場,所以先一步想辦法讓不少孩子和婦人經水路逃走了,因此勉強來說沒有被屠個乾淨吧。」

  「能夠逃到哪裡去?『蔚藍軍事』之前的大帝國,就是建立了如今『蔚藍軍事』版圖的大帝國吧?」

  「即使如此,為了活下去也只能忍氣吞聲,隱姓埋名。」

  「該不會想著有一天要揭竿起義吧?」黑鴉是以相當認真,不帶半點玩笑成份的口吻來說的,「慢著,大帝國的瓦解始於軍閥割據,除了本來的地方勢力外,也有不少人民組成的雜牌軍,是混在了其中嗎?該不會……」

  「如果是創作故事的話就會如你所說的那樣去寫吧,本來的漁鄉為了復仇推翻帝國,在背後暗中煽動甚至操控這一切……」艾因苦笑著把便宜的麥酒灌了大半,「現實可沒有這麼輕鬆,大帝國當時想盡辦法搜捕,斬草除根的道理他們還是懂的,總之成功逃離家園的漁民唯有試著混入人民之中。」

  直至這時黑鴉才開始意識到更根本的問題,畢竟他從一開始就當成是故事來聽,但假若是真正歷史的話就必須思考到現實的層面:「那個……艾因妳為什麼知道這些?歷史是勝利者寫的,當然我不否定我沒讀多少『蔚藍軍事』的歷史,但這樣的過去很難會留下這麼仔細的記錄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