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二十一章

夜風196 | 2021-04-23 11:00:02 | 巴幣 148 | 人氣 100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尼泊爾・札姆朗山內部》
  「唉⋯⋯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高旭傑用著挖苦的口吻詢問趴在地上,一臉呆愣哈著氣的黑狼。
  黑狼裂開的大嘴露出了潔白的巨大犬齒,如同在笑一樣的發出吐氣聲。
  高旭傑讓黑狼趴在地上充當雪人的枕頭,巨大的腦袋枕在黑狼柔軟的腹部,上半身撐高之後,把自己氧氣瓶的呼吸口罩在雪人的臉上,隨著呼吸的頻率按壓瓶身輸出氧氣。
  雪人痛苦的眼神漸漸的和緩,牠看著高旭傑的眼神裡已經褪去了兇殘與仇恨。
  「我只是不想要被罵才救你的喔。」高旭傑不知道自己這些話是在解釋給誰聽,因為現場的另外兩頭生命體都不能說是聽得懂人話。
  「唉——我到底為什麼要浪費氧氣跟時間啊?」接在長長的嘆息聲之後,高旭傑又自嘲了一次。
  「你覺得其他人會找到我們嗎?」高旭傑無聊的找話題跟黑狼說,黑狼歪歪頭,跟掃帚一樣厚實的尾巴上下拍了好幾下,雪花因此而四處飛散。
  要靠其他人找到自己這個希望有點渺茫,這一點高旭傑還是心裡有譜的,其他人的影獸沒有像黑狼一樣靈敏的嗅覺⋯⋯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到這個爆炸聲。
  「嗅覺不行的話嘛——」高旭傑停止按壓氧氣瓶,雪人已經恢復正常的呼吸,但暫時還是躺在黑狼的懷裡沒有辦法起身,而他自己的手儘管戴著厚實的羊毛手套,仍然無法抵擋刺人的寒意奪去了手指的靈動性。
  這裡沒有辦法生火⋯⋯真是要瘋了。高旭傑咂了一下嘴,純粹的岩石洞窟中只有石頭,就算拿自己的衣物生起火來,也沒有別的柴火來源可以維持火源的持久。
  雖然不至於馬上就死,但因為爆炸而洞頂增加的裂縫不但讓人爬不出去,還增加了冷風灌入的機會,而寒冷是最大的殺人利器,只要救援的時間拖長,高旭傑知道就算能夠活下來,身體也會留下無法抹滅的創傷,。
  「黑。」雖然有赴死的準備,但高旭傑也還不想死,所以該試的他還是會去嘗試。
  黑狼豎立的雙耳晃了晃,牠小心的從雪人的腦袋下鑽出來,四肢緊緊的站穩在地面,把頭高高的昂起。
  悠長的狼嚎聲一下就迴盪在石室中,那是狼群在呼喚遠方同伴的長嚎,一次的嚎叫可以持續七秒以上,且帶有特殊的韻律感,高旭傑不知道黑狼的嚎叫可不可以透過上面的裂縫引起同伴的注意讓他們循聲過來。
  當黑狼停止嚎叫,他們的四周又回歸了平靜。
  「你的伴侶已經被我的同事救活了,希望我們能夠沒事的跟他們見面呢。」高旭傑對著雪人說,他發現當自己跟雪人說話的時候,牠的呼吸就會平穩很多,而這時對方從喉嚨中發出了咕噥聲,嘴唇掀了一點起來,露出黃黃的犬齒,不像在恐嚇,而只是像在回話一樣。
  他又開始進行堵住裂縫的石頭搬運工作,從洞頂裂縫中的陽光早在一個小時前就消失了,氣溫也明顯的下滑,身體開始顫抖,高旭傑才乖乖地坐在黑狼的尾巴上,靠著兩隻動物的體溫以及吃著營養棒維持最低的身體機能。
  在左腕上的運動手錶時間來到了晚上七點之時,高旭傑感覺到身旁的依靠出現了鬆動,雪人屈膝站了起來。
  「你怎麼⋯⋯」
  刺耳、幾乎要穿透高旭傑耳膜的吼叫從雪人張大的嘴中發出,挺起的厚實胸膛充滿了氣而大大的擴張出來,吼聲像活動造勢的汽笛聲一樣尖銳且持久。
  很快的,就連高旭傑都聽到了,那個一模一樣的回響,從遠方傳來了同樣高頻率的吼叫聲,如同在呼應這裏的叫聲雖然細小,但卻準確的傳進了高旭傑的耳朵裡。
  「啊!」雪人在得到回應之後,走向了被眾多落石堵住的裂縫,巨大的雙手還有那壯碩的肌肉輕鬆的把堆疊緊密的石頭搬開。
  高旭傑才剛想站起來,雪人的大手就把他輕輕的推回,而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因為寒冷的關係,腳趾跟手指都已經痲痹,身上穿的那些厚重衣物在這種地方還是無法完全的抵擋寒冷的氣候。
  很快的,裂縫上半部的石頭已經被搬空了,但雪人似乎也耗盡了殘存的體力,重新坐回了高旭傑跟黑狼的身邊,牠喘著大氣但似乎沒有大礙。
  「⋯⋯真是溫暖。」高旭傑幾乎是被兩隻動物夾著,身為強力影獸的宿主,他基本上都被其他的動物討厭著,黑狼的掠食者氣息太強,一般的貓犬不說,動物園也是避免前去的場所,一直想去的非洲動物參訪團也無法參加,他的內心多少因此有些惆悵。
  「啊啊——剛剛我就應該假裝答應他的。」為了不讓自己失去意識而直接凍死,高旭傑開始找話題跟兩隻動物說,「給我記著⋯⋯世界永續組織。」
  世界永續組織,就是高旭傑的機密任務目標,那組織的核心價值如同字面上所說的是維持世界的永恆發展,但那卻是如同種族歧視一樣的組織模式。
  由影獸的宿主擔任高位、並企圖控制國家的高層以發揚自己的理想,如同過去的白人至上主義或是納粹的種族大屠殺一樣,自認身為影獸宿主高人一等、應該要位於各種組織的頂點帶領眾人,對於非宿主抱持著非我族類的態度,甚至還有不跟一般人通婚的共識,他們在世界各地發揚這種觀念,利用能力斂財、干預國家的利益,直到隸屬於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底下的影獸組織察覺到許多人叛出檯面上的組織私下組建了這個如同邪教的團體已經來不及了。
  他們的勢力很龐大,甚或不知道協力者有多少人、如同直銷一樣的口才以及釋出的利益交易讓更多的人秘密的加入了這個組織,位處深水的他們暗中發展著自己的勢力,不但廣為吸納利益薰心的一般人,最近也開始影響到檯面上的政治角力。
  「秘密組織中的秘密組織⋯⋯也太多秘密了,幹嘛要搞這麼麻煩的事呢?」高旭傑無奈的想著,現在的他只有臉從一邊黑一邊白的毛中露出來。
  外面的風雪又變大了,呼嘯而過的風聲從裂縫中灌入,高旭傑有一種自己是恐怖電影裡的主角一樣,對外面未知的危險感到擔心害怕,有些險境不是受過訓練就一定可以安全度過。
  「等到早上溫度恢復之後我再來想想看怎麼脫身吧。」高旭傑緩緩地閉上眼睛,雪人跟黑狼的體溫確實的溫暖了他的身體,而身體現在需要充足的休息。
  「嗚哇!」高旭傑被凍醒,時間來到了凌晨的兩點,他睡了大約五個小時左右。
  岩洞外面傳來了大聲的呼叫,高旭傑才發現自己毫無防備的熟睡到連外面的動靜都沒有察覺。
  抱著實在是太丟專業人士臉的羞愧心情,高旭傑匆忙起身走向正在試圖搬動那顆擋住秘密出入口的巨岩的雪人。
  「菜鳥?菜鳥你還活著嗎?」法比歐・雷哈德著急的聲音從石頭嘈雜的碰撞聲中隱約傳出來。
  「雷哈德先生!」高旭傑覺得自己因為興奮,連聲音都提高了一個音階。
  隔著岩石的外面,法比歐的聲音沒有馬上回應,他那驚喜若狂的叫聲在五秒後爆發。
  「妳看吧,蕾拉!我就說那傢伙沒這麼容易死掉的啦!」法比歐大喊。
  從法比歐的說法來看,蕾拉・桑特雷德也在旁邊,而另一股令人印象深刻的腥臊味就在岩壁的另外一邊與這邊的雪人一起出力移動那擋住密道的巨岩。
  在兩隻雪人施力之下,巨岩終於被推開,完整現身的密道其實大到可以讓雪人通過。
  那張黝黑兇猛的猿人類臉上表露出的豐富感情讓高旭傑動容,他沒有想到可以在動物的臉上看見如同人類一樣的表情,兩隻雪人雖然都受了傷,但還是因為見到了對方而開心的互相摩擦。
  「菜鳥!」法比歐跟蕾拉大跨步的從雪人後面擠出來,他們兩個全身都覆蓋著雪、雪鏡上結滿冰霜,露在帽子外的髮絲也全都凍成了冰柱,兩人在寒天中呆了很長一段時間。
  他們兩個緊緊的抱住了高旭傑,如釋重負的緊繃情緒一瞬間釋放出來,就算透過厚厚的衣服,高旭傑也能感受到他們激動的顫動。
  「不用擔心,我沒——」高旭傑剛開口說話,但瞬間被物理性的打斷。
  「不是說好遇到危險要通知我們的嗎?這不是一點音訊都沒有嗎?這個笨蛋菜鳥——」法比歐憤怒的鐵拳狠狠地敲在高旭傑的腦袋上,認識的這幾天以來,一直都是一副游刃有餘的輕鬆樣子的他這時的表現是完全的失去了平時的餘裕。
  「好了啦,法比歐,人沒事就好了啊。」本來高旭傑以為會氣炸的蕾拉反而是緊抓著同事再度高舉的拳頭勸阻著。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蕾拉問,她的臉部表情全被雪鏡跟高聳的外套領口遮住了,所以高旭傑只能從稍微有一點顫抖的嗓音聽出對方不平穩的情緒。
  高旭傑在合理且不影響到機密的範圍內把之前發生的事全盤托出。
  「我有想要通知你們的,但訊號似乎被遮蔽。」高旭傑試圖想要跟盛怒中的同事解釋。
  但這理性的回答卻激起了對方更大的怒氣,就連巨型短面熊都從影子中冒了出來。
  「笨蛋!你老實的道歉就好了啊!」蕾拉慌張的讓自己的穴獅出來擋在熊的面前。
  「——那個、我、我很抱歉。」看著那張皺到如同惡鬼現身一樣的恐怖熊臉,高旭傑馬上就道歉了。
  雖然法比歐還是氣沖沖的樣子,但至少讓熊沉回影子之中,蕾拉也鬆了一口氣撤回了自己的影獸。
  看著那兩個人,高旭傑感到很新奇,明明自己是軍方的人,而且成為神秘動物部門的成員才不到一個星期,嚴格說起來跟他們一點都不熟,那兩個人卻還是會為自己的生命而擔驚受怕。
  雖然還是有些困惑,但該有的禮儀還是不能少,高旭傑正經地對他們說:「真的很謝謝你們來救我。」


天氣突然就熱起來了,希望趕快下雨,停水可一點都不有趣的說

創作回應

蒼天落葉
令人感動的夥伴情誼
2021-04-23 14:17:02
夜風196
是在說人類之間還是雪人之間呢~
2021-04-23 14:54:50
東堂隼人
這一段真的寫得令人感動,尤其是一人二獸包在一起互相取暖的時間,感覺上有一種隱喻呢![e34]
2021-04-23 20:29:05
夜風196
姐是想到了哪方面的隱喻呢~
2021-04-23 21:35:01
夜梓的臨殃
高旭傑和雪人之間真的太感動了QQ
從一開始到現在,感覺之後會是很大的轉變QQ
2021-04-25 01:20:40
夜風196
身在不同的職場就得改變工作的方式,他因為工作性質的不同而改變了點做法,的確會慢慢的改變他的未來作風
2021-04-25 11:11: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