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034-徒然的悲愴

九方思想貓 | 2021-04-22 22:38:51 | 巴幣 46 | 人氣 158

連載中《請別叫我英雄》(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社會新鮮人熊英真是個倒楣的新手房仲,作為一個平凡人的他,即將有一番不凡的際遇。






  孫歧正留下的傷,出乎意料地嚴重。

  全都是因為熊英真自從獲得超能力之後,平常刀槍不入,面對直接打擊逐漸變得毫不設防所造成的苦果,釀成了這個難以彌補的巨禍。

  全都只能怪自己天真,沒有想過在這個時代,竟然還有專心致志修行的武痴。

  吃力地控制著飛行的航道,拖著重傷的身軀,他只能在心底一再地催促自己——

  快一點、再快一點,他心急如焚,無數次透過頭盔內的對講機呼叫,但另一頭始終靜默,誰也沒有回應他的呼喚。

  好不容易飛到杜曹仁的家,作為掩護的老舊鐵工廠,其建築物的外表似乎與過去沒有什麼差別,但無數胎痕在廠區外留下了不祥的紋理,張揚著、宣示著,他所擔心的事情,或許已經成真。

  降落時一個不穩,熊英真重重地摔下,撞出了一個不小的凹坑。他連滾帶爬地靠近電梯入口,那以合金製作的巨門雖然未被破壞,但中間一具來不及回收的千斤頂,硬是把這道安全門撐出了足以入侵的縫隙。

  他趕緊順著電梯井一路下降,坑道沿途由特種部隊留下的照明彈都還遺留著焰火,猩紅色的光,在幽暗裡嘲笑著他的狼狽,一路綿延至盡頭。

  無法維持平衡的熊英真又一次滾落地面,起身一看,本應散發著凜冽冷光,以金屬構成的外牆已經完全失去了能源。

  基地內部一片漆黑,狀況則確實不容樂觀。僅靠頭盔上的照明,也能看見周圍的狼藉。

  自動防禦機器人的殘骸,以及大量的彈殼、爆破後的焦黑痕跡,一路往防爆膠囊艙的方向綿延而去。

  熊英真拖著受創的身軀,蹣跚地往前走去,只見那看來唯一的安全處所前,有兩座巨岩阻擋在門口。

  那是留下來的幻人戰士——鐵山與冰晶,他們在「廢棄幻人鎮」一戰當中已經沒剩下多少幻子,看來是拼盡了最後一絲生命力,為裡面的人爭取了避難的時間。

  防爆艙關閉了強化玻璃的窗口,從外部看來,只不過是一面什麼都沒有的牆壁。單就現場的態勢看來,這兩位巨漢就像是被逼進了死胡同,將自己關進了一個死局裡,而這些攻進來的特種部隊顯然只把「廢棄幻人」當成應該殲滅的目標,而不是需要帶走的目標,所以當場便殺死了他們。

  鐵山的遺體滿是彈孔,懷裡一片閃爍著幽森寒光的金屬片,吸引了熊英真的目光。趨前一看,那是沾染了大片血跡的鐵面具,而這個熟悉的飾品,正是屬於杜曹仁所有。

  「不要這樣,不可以這樣……」他咬牙碎念道。

  畢竟杜曹仁身為重度學者症候群患者,少了這副面具,非但無法與人交談,更無法抵抗抓捕。而蘋花妃雖然一起接受了「孫氏養心功」的修行,但對方荷槍實彈又人多勢眾,她又怎能與之對抗?

  儘管被擊中的腹部,疼痛猶如火燒,內臟受創極深,每移動一步,都要他痛不欲生。喉嚨深處不斷逆流而出的鮮血,提醒著他傷損不容忽視,但熊英真還是小心地移開鐵山與冰晶的遺體,將鐵面具揣在了懷裡,為防爆艙輸入了只有他們幾人才知道的密碼。

  艙門「嗡——」地一聲打開,第一眼看見的是穿著單薄洋裝的蘋花妃,以及廢棄幻人當中,年紀最小的小雲。

  「氣動俠,你回來了!」聽見她驚喜之中喊出的稱謂是氣動俠而非自己的名字,熊英真立刻明白——眼前的人並不是蘋花妃,而是前社會突擊隊的首領「幻燕」,現任總統的女兒「越有祈」。

  真正的蘋花妃,肯定已經被帶走了。

  「對不起,我竟然沒能留在這裡幫助你們……」熊英真吃力地道著歉,鮮血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他不得不脫下頭盔,讓內部的穢物與鮮血洩漏一地。

  隨後眼前一黑,這位身負超能力的超級英雄,終於還是在重傷的煎熬之中頹然而倒。

  視野裡,朝自己急忙奔來的越有祈,那副與蘋花妃完全相同的身影,竟讓熊英真感到有一絲絲寬慰。

  「花妃……」他喃喃地嗚咽著,旋即在她的懷裡失去了意識。

  §

  熊英真再次甦醒過來,熟悉的防爆艙頂映入眼簾,給了他短暫的安心感。

  儘管曾在這裡接受杜曹仁無情的實驗,被利刃、鎮暴彈一波洗禮,但在他還不能完美控制超能力時,在這裡終究也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這裡是他的第二個家,也是他覺醒了超能力之後,所擁有的第二段人生起點。

  「幻燕姐姐!他醒了!」身旁有女孩的聲音響起,熊英真聽得出來,那是身負醫療之力的廢棄幻人——小雲的喊聲。

  緊接著細碎的跑步聲越來越近,越有祈那張與蘋花妃相同的面孔,正面露憂色望向他。

  「太好了,還好阿仁為大家做了『賢者之石』,雖然治療的速度不比醫俠,但小雲還是能夠在數天之內治好你的傷。」

  熊英真掙扎著起身,望向表情疲憊的小雲,心疼地摸了摸她的頭,「對不起,妳的媽媽才捨身不久,又讓妳這麼辛苦。沒能把妳們從『神殿』的陰影中帶出來,我可真是個沒用的英雄。」

  熊英真說完,表情複雜地低下頭,腦海中再一次浮現倒臥血海中的國安特勤們。一股胃酸倏地湧上喉頭,又讓他硬生生壓了回去。

  胸口的疼痛並非來自外在的創痛,而是心底的崁。他能感覺到靈魂當中似乎被鑿穿了一個黑洞,既深、且廣,侵蝕著他原本便不甚強壯的心靈。

  「不要這麼說……」小雲的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細微,「都是……我的錯。」

  「怎麼可能是妳的錯?」熊英真一臉錯愕地說道:「紅雁那個渾帳,是他背叛了我們……」

  「都怪我不敢說出口……」

  小雲哭喪著臉跪坐在地,顫抖著說道:「當時在廢棄幻人鎮,將大家殺死的人就是紅雁。」

  她脫口而出的供述並沒有嚇著熊英真,越有祈卻是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熊英真一臉的苦楚,靜靜將小雲震顫不已的嬌小身軀摟在懷裡。

  「紅雁?怎麼可能?」越有祈無力地垂下了肩膀,彷彿全身脫力般沉吟道:「他與所有廢棄幻人一樣,都是在國原黨執政時期,被領入神殿、改造得千瘡百孔的實驗品。作為廢棄幻人,他是現在的民新黨政府也想『回收』的國家污點啊,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選擇站到體制那一方?」

  「不知道,但是我確信小雲說的是事實。」熊英真苦笑著補充道:「我肚子上這一記打爛五臟六腑的沖拳,不是別人,就是紅雁這個混球打的。說來也真是好笑,當時我讓妳們帶去廢棄幻人鎮的時候,那傢伙留手了,而我居然沒有發現。」

  「紅雁威脅我不准說……」似乎是想起了紅雁第一次流露出惡意的模樣,在熊英真懷裡的小雲發抖得更加厲害,「所以我來到這裏之後,什麼都不敢講……」

  「沒關係……不是妳的錯。」熊英真溫柔地說道:「別擔心,無論阿仁和花妃現在在哪,我們都要討回來的。」

  「阿仁……」越有祈的眼光裡,偶然閃過一絲無助與寂寞。

  向來非常強勢、獨立又有行動力的「幻燕」也能有那麼脆弱的樣子,熊英真歪了歪脖子,神秘地笑了笑,「呵……這死胖子。」

  「什麼啊,胖子長胖子短的。」越有祈難得一見地嘟起了嘴,隨後像是終於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似的拍了一下手。

  「說起來,阿仁在被捉走之前,有交代過我一件事。」

  「怎麼?那個全世界最麻煩的天才有主意嗎?」

  熊英真一面嗆他不在場的摯友,一面滿懷期待地望向越有祈。

  從她的豐滿胸口取出來的,是一片記憶卡。

  「事不宜遲,我們馬上想辦法讀看看吧。」越有祈振奮地說道。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天然的口袋(・∀・)(x
即使時代變了,武功在近距離還是很有殺傷力的
2021-04-23 07:15:25
九方思想貓
天然的尚好
武術的巧勁一直以來為人稱道,只是時代變了,從前大家學武是混飯吃,現在學了也沒飯吃而已
2021-04-23 08:12:47
悠閒紅茶(冷卻中)
重要的東西當然要置於胸前啊~
2021-04-25 22:55:20
九方思想貓
偉大的東西必宿於偉大之所 (#
2021-04-26 20:13: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