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埃及王的祝福-第二百零七章 美尼斯的怒火

鑽石心 | 2021-04-22 18:30:04 | 巴幣 286 | 人氣 123

連載中古埃及王的祝福
資料夾簡介
沒錯!!這是穿越! 來到這裡她只能先想辦法求得免死。 低調!低調!再低調! 無論如何,艾莉亞只想趕快回到現代啊!

第二百零七章 美尼斯的怒火
 
  從卡薇朵房裡離開後,美尼斯腳步飛快的衝回自己的房裡,一見到艾莉亞便忍不住憂心忡忡的說:「卡薇朵竟然要求我帶著妳和她一起去找塔西爾,由他來辨認妳的真假。」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下幾乎可以證明她跟塔西爾是一夥的。」艾莉亞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表現出一副料事如神的的模樣。
 
  「我懷疑她可能也知道刻寫板的事。」
 
  「我也這樣認為,塔西爾曾說刻寫板不在他身上,我甚至在想會不會其實就在卡薇朵這裡?」
 
  「這點目前還無法確定,但也不無可能。」美尼斯想了想,神情頓時變得更加慌張,「她的要求我打算先拖著,等她受不了時一定會偷偷聯絡塔西爾,這段時間妳就先不要再刻意挑釁她,不然要是刻寫板真的在她那裡,我擔心她會……」
 
  「你是擔心她會私下把刻寫板拼起來嗎?」艾莉亞不但毫無畏懼,嘴角還勾起一絲神秘的笑容,「其實我有不同的想法喔!」
 
  「什麼意思?」
 
  「我曾經說過我是被一塊刻寫板傳送過來的,其實那個刻寫板在我被傳送過來不久便因為受到某種衝擊再次散開了,但我並沒有就此被傳送回去,這點證明了我的確是被西絲坦做的刻寫板給傳送回去的,所以這一來一回的兩次傳送,是分別由兩塊刻寫板造成的。」艾莉亞刻意停下用手比了個「2」的手勢,並觀察美尼斯的反應,見他點了點頭,才又繼續緩緩的說下去,「當我被傳送回去後,就不斷的試著重新拚好刻寫板,看著刻寫板每次都有發出亮光,但卻無法將我再傳送回去,直到西絲坦的刻寫板碎掉了,我才得以順利的回到這裡。所以……」接下來就是要對這件事情下結論了,此時艾莉亞不由得感到有點緊張,她停下來深吸一口氣後,神情嚴肅的說:「所以我認為在我的刻寫板是完整的情況下,它是能把我傳送過來的,但由於那時候通道受阻才會無法順利進行;當阻礙沒有了,只要我將刻寫版拼好,自然就能回到這裡來。」
 
  美尼斯聽了眉頭緊鎖,一臉憂心和不解的問:「那萬一西絲坦的刻寫板再度被拼起來,妳不會又被送回去嗎?」
 
  「那就必須要跟我回去時的情況一樣才行,也就是我這裡的刻寫板也要散掉才有可能發生。所以我早早就有事先留言給館長,若是我不在了,請他務必幫我將刻寫板黏好固定住。」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只要你說的那位館長有照你的吩咐去做,現在就算西絲坦的刻寫板被拼好了,妳也不會被傳送回去,是嗎?」美尼斯面色凝重,十分謹慎的又再確認一次,因為他必須得到非常明確的答案才能夠放心。
 
  「嗯……雖說這是我個人的推論,但我是真的認為只要在我的刻寫板是完好的情況下,西絲坦的刻寫板應該就沒辦法將我送回去的。」艾莉亞眼神閃爍,回答的有些為難。
 
  儘管知道美尼斯要的是肯定的答案,但在沒有直接的證據之下,以她的做事原則是不允許這樣說的,目前艾莉亞唯一可以確信的是,館長一定會好好保管著她的刻寫板,至於西絲坦的刻寫板被拼好後會發生什麼結果,她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應該?」美尼斯語調上揚,琥珀色的眼眸驟然收緊,眼底深處掠過一絲犀利的冷光,「也就是說妳沒辦法完全確定,是不是?」
 
  看著美尼斯猶如利刃般寒光凜凜的眼神,艾莉亞猛然驚覺到事情並沒有她想像中的簡單,但此刻要再改口似乎也已經來不及了,「嗯……這個還是需要經過驗證才知道。」
 
  美尼斯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把指甲掐進掌心裡,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妳老實告訴我,是何時想到這件事的?」
 
  「是在回白城的路上,但那時有許多事情都還不確定,所以才沒想特別提起這件事,更何況我也不知道刻寫板到底是不是在卡薇朵身上。」艾莉亞知道現在她必須句句實言,然後在試著從中找些理由為自己開脫,否則要是說謊被美尼斯抓到,下場只會更慘。
 
  「沒錯,就是因為妳什麼都不確定,所以才一步步往這方向去做,妳不斷的激怒卡薇朵,就是想如果刻寫板在她身上,就剛好可以逼她將刻寫板拚起來,以便能證實妳的想法。」美尼斯眼神變得陰鷙可怕,一字一句緩緩的說出艾莉亞心中的想法。
 
  「不是,我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逼她露出馬腳,其他的都只是……」艾莉亞連忙堅決否認,但說到最後一句時她自知理虧,不禁低下頭小小聲的說:「附帶的。」
 
  「附帶?妳有沒有想過,萬一結果不是照妳說的那樣,妳又再一次的消失了怎麼辦?」
 
  「這個嘛……」艾莉亞臉上露出些微不以為然的表情說:「我覺得消失的可能性並不高,真要說的話,可能只有一點點。」其實正因為這樣,她才會完全無法抗拒這個誘惑,一心一意想要試試看。
 
  「我不要這種說法,我是不要妳消失。你曾說過刻寫板無法控制時間,這次你隔了七年才會回,下次呢?而妳竟然還敢執意去做?」美尼斯說話的口氣愈來愈重,對他而言,他完全無法理解艾莉亞為何會有這樣想法,這個女人怎能把他們之間的事當作賭注,萬一輸了怎麼辦?
 
  「這些我都知道,但我認為如果塔西爾真的將刻寫板交給卡薇朵的話,他一定不會允許她為所欲為的,而我這樣一步步的將她逼到死角,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找塔西爾幫忙想辦法,如今她也的確是這麼做了,這樣才能證明她和塔西爾之間是有合作關係,不然什麼都不做,一直拖下去的話也不是辦法呀。」艾莉亞理直氣壯的說著,試圖用這個角度來為自己做辯解。
 
  「所以妳就憑著妳那個應該不會被傳送回去的論調,肆無忌憚的去挑釁、激怒卡薇朵,連燒毀神花的每一步驟都是妳事先計畫好的,想來她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也全在妳的預料之中。但在此之前,妳……」說到這裡,美尼斯薄唇緊抿成一直線,俊美的臉孔籠罩著寒霜,渾身上下隱隱散發著怒氣。他再次的深吸一口氣,感覺到胸口在痛,原來難過時連呼吸都會感到痛入心扉。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的別開臉,聲音冰冷夾雜著怒氣說:「妳卻完全沒跟我說過,甚至連一個字也沒有提到過。」
 
  看到美尼斯如此沉痛的訴說著,艾莉亞心中頓時感到驚慌失措,胃裡瞬間一陣翻騰,此刻她終於明白美尼斯生氣的真正原因,而這的確是她的問題,找不到任何藉口來擋,「對……對不起。」如今講再多也沒有用了,只能以最簡單的三個字來表達自己的歉意,說完便低下頭,死死咬著嘴唇。
 
  美尼斯一聽,再也克制不住心中怒火,一手抓起身旁的物品便往地上狠摔,厲聲咆哮:「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妳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艾莉亞嚇得渾身一顫,語無倫次的說:「我……我覺得你應該……不同意,所以我……」此時眼淚不斷流了下來,令她無法再說下去。
 
  「難道我們之間的承諾都是假的嗎?一起面對,共同承擔,還是妳自己說的,記得嗎?」
 
  「我記得。」艾莉亞一邊擦拭眼淚一邊不住的點頭,現在的她只乞求能得到原諒,「但我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我真的……」
 
  美尼斯打斷她的話,語氣更加冷硬嚴厲:「我再問妳,當我問妳是否有事情瞞著我時,妳給我的回答是什麼?」
 
  「對不起,我當時只想著要確認結果,就……」艾莉亞不敢在說下去,因為這一切都源於她內心深處覺得美尼斯很難搞,但又很想趕快得到印證,所以才會選擇欺瞞。
 
  「妳就是覺得我不會同意,所以便瞞著我自行去做就對了,是嗎?甚至即使我問了妳,妳都要隱瞞到底,直到有了初步的結果才肯對我說。」美尼斯直接講出了艾莉亞不敢說的話,接著冷笑一聲,自嘲的說:「虧我這段時間還像個傻子般的那麼擔心著妳,而妳卻是用自己在做實驗,完全沒有顧慮到我的心情。我害怕妳會再次消失,怕到快發瘋,即使要殺掉王室所有人我都在所不惜,而妳卻在賭妳應該不會再次被傳送走。」這樣的心情令他憶起了心中過往的傷痛,此時此刻他感覺到自己的一顆心又再次被艾莉亞無情的踐踏著。
 
  「我知道我這樣做真的很不對,每次當我想到了某種可能性後就忍不住會朝那個方向去做,加上一切進行的如此順利,我就更沒辦法說出口。」艾莉亞不能否認自己投機取巧的心態,當初甚至還想著只要達到目的後自然就能得到諒解。
 
  「其實妳是有機會的,就在我問妳的時候,而妳卻低著頭說沒有,當時我心中是有些疑慮,可我想到了我們的承諾,所以我決定選擇相信妳,但妳卻……」美尼斯緩緩閉上眼無法再說下去,他沒想到竟會被自己最愛的女人在胸口上猛刺一刀,只見他再睜開眼時,神情黯然,再也掩藏不住心中的沉痛,語帶哽咽的丟下一句,「妳真的讓我很失望。」
 
  「對不起,我知道我真的很糟糕。」看到美尼斯如此難過,艾莉亞的心就快要碎了,她緊抓著美尼斯的手,再次淚眼汪汪的哀求著,「我每次一熱衷某件事,就會忽略掉別人的心情,這個壞毛病我一定會改,以後有什麼事我都會誠實跟你說,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拜託。」
 
  「艾莉亞,自從妳回到我身邊之後,我心裡時時刻刻都在想著要如何保護妳,守護著妳。而妳呢?在妳心裡想到的卻是不管如何妳都要做,若我有可能不答應就瞞著我。」美尼斯凝視著艾莉亞,眼裡滿是柔情,此時他終於明白了為何會愛得越深,傷得就越重,美尼斯重重地吐了一口氣,「我不妨老實告訴妳,妳是對的,我的確是不會答應,因為我不能接受會失去妳的風險,連一絲一毫都不行,但我們就不能一起商量出一個更好的做法嗎?在妳心目中,妳到底是怎麼看待我的?」
 
  「請相信我對你的心,不然我不會那麼拚命的想要回到這裡,只是我在做人處事上真的有很大的問題,總是太過獨斷,以後有任何事情我一定會先和你商量。」艾莉亞繼續哀求著,希望一切還能有轉圜的餘地。
 
  「妳欺騙我在先,而今又要我如何相信妳?」看著眼前是他最愛也是傷害他最深的女子,美尼斯內心無比糾結,實在是無法輕易釋懷,他長長的嘆了一聲,揮掉艾莉亞的手,口吻冰冷得毫無溫度,「我需要一些時間,從現在起妳待在這裡,不准離開。」說完轉身離去。
 
  「碰!」的一聲大門被重重的關上,留下艾莉亞一個人神情呆滯,悵然若失的佇立在原地,只見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對於一開始還為自己的妙計洋洋得意著,到最後卻演變成這樣的局面,感到自責不已。
 
  現在只要一想起美尼斯傷心難過的樣子,胸口便像是被無形大手掐住般抽痛,心中滿滿的愧疚和罪惡感,令艾莉亞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懊惱不已,多麼希望自己不曾做過那樣的事情。
 
  此時不知為何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那是她回到現代的時候,在酒館裡向貝倫講述平安夜的親身遭遇,即便明明覺感到既恐怖又詭異,但她仍硬是把刻寫板拼了起來。
 
  「嚇死人了,一般人遇到這種事都會先跑吧!」貝倫一手按著胸口,眼睛睜得又圓又大,露出一臉誇張的驚訝表情。
 
  「我當然也很害怕,但我更好奇刻寫板上的內容。」艾莉亞看著酒杯裡的酒,神情十分認真的回答。
 
  「好奇害死貓。」貝倫笑了笑,搖搖頭警告說:「妳要當心點,還是要有所節制啊!」
 
  (沒錯,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在艾莉亞的成長過程中很早就習慣了獨立生活,許多事情向來都是自己在做決定。她聰明但也偏執,往好處想是做自己,但往壞處想則是根本不在意他人的想法。
 
  有興趣的事情會認真學習和探索,不喜歡的事情則是盡量逃避,甚至壓根就忽略掉。如今她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執著於驗證自己的想法而一意孤行,卻完全沒有顧慮到自己心愛之人的感受。
 
  面對美尼斯就這樣離她而去,艾莉亞的淚水再次滑下,那種心如刀割的痛,讓她知道自己是愛著美尼斯的。想起當初為了避免害他被塔西爾控制,不得已哭著從密道離開的情景,她知道自己是願意為了美尼斯犧牲的,只不過她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心。
 
  不過這次是真的受到教訓了,艾莉亞下定決心不可以再這樣下去,她一定要有所改變,不能再如此的放縱自己,更重要的是對待自己所愛的人必須要信任以及誠實。
 
  (還好,美尼斯是要我留在房裡,並沒有把我趕出去。)
 
  這是艾莉亞唯一覺得慶幸的地方,畢竟美尼斯終究還是會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的她腦中一片空白,除了不停的哭泣,不斷的懊悔外,對於要如何才能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這一時之間,她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創作回應

喵君
(T_T)
2021-04-22 18:54:09
鑽石心
[e21]
2021-04-22 20:52:5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