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6.漆黑神殿

佐渡遼歌 | 2021-04-21 20:00:13 | 巴幣 1170 | 人氣 28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領路的夏旖歌背對著比武擂台與主城,持續朝著城牆的方向飛掠。
 
  即使蒼瓖城內的道路規劃方正筆直,夏旖歌卻刻意頻繁地拐彎,甚至挑選屋舍之間的圍牆、二樓陽台、小橋橋墩等等根本無法稱為道路的路前進。對於這幾天已經習慣蒼瓖誠方正街道的李少鋒而言有種奇妙的怪異感,彷彿誤入了不該前往的場所,好一會兒才猛然意識到己方來到了不久前尋找夏羽時候的那個廢棄區域。
 
  保持完整卻久未有人居住的屋舍蒙上淡淡灰塵。
 
  四周杳無人煙、荒涼衰敗,氣氛更是顯得靜謐詭譎。
 
  李少鋒揹緊夏逸舟,繼續跟在夏旖歌身後飛掠了數分鐘,赫然看見巷弄盡頭是一面牆壁。半面牆都爬滿了常春藤,角落則是積了半灘青苔汙水,荒涼感更甚方才外面街道。
 
  等等,蒼瓖派是夏旖歌的地盤吧?為什麼會帶到死路啊?李少鋒正想要詢問就看見夏旖歌靈敏地協身往旁邊建築物外牆一蹬,整個人跳高超過五公尺,翻過圍牆,這才知道後面還有其他通路。
 
  「少鋒,跳得過去嗎?」楊千帆立刻詢問。
 
  「這個高度沒問題啦,我已經不是當時那個翹課時候要翻腳踏車棚的圍牆還翻不過去的自己了。」李少鋒說完,沒有學著夏旖歌的方式而是加快速度,覷準距離之後全力蹬地跳起,揹著夏逸舟直接跳過圍牆。
 
  緊接著,眼前豁然開朗。
 
  眼前是一面平坦的廣場,鋪設著深色石磚,然而四面八方都被高度至少超過五公尺的廢棄屋舍徹底包圍,不留一絲空隙,每棟面對廣場的屋舍外牆都沒有窗戶,只有深色斑漬、無數裂縫與頑強從中生長的爬藤植物。
 
  廣場深處座落著一棟低矮建築物,從外觀設計可以明顯看出帶有強烈宗教色彩……而且是克蘇魯遊戲方面的宗教色彩。
 
  主體建材是漆黑石塊,長寬都得以公尺計算,以徹底不同於地球的建造與設計向上堆砌出長形主殿、圓錐形房間與好幾座半弧形的尖塔。細看之下,可以發現每個石塊表面都凹凸不平,有著類似波浪的起伏與銳利邊緣,同時佈滿如同珊瑚的無數孔洞,密密麻麻地彼此排列。
 
  四面都被高聳建築物圍起的緣故,陽光完全照不進來,神殿廣場整體飄蕩著陰鬱、灰暗與潮濕的怪異氣氛。
 
  李少鋒沒有想過蒼瓖城內居然還有這種地方,不禁放緩腳步。
 
  「這是蒼橋瓖派的城內秘密據點嗎?供重要人士在緊急時刻避難之用的那種?」楊千帆昂首凝視著半弧形高塔,平靜詢問。
 
  「……只是一個廢棄神殿。」夏旖歌淡然解釋:「以前某一代的蒼瓖派掌門憧憬著『水之王』克蘇魯的力量,暗中建造了這座石造神殿,獨自獻上崇拜與祈禱,不過如此敗壞本派紀律的行為最終還是敗露了。當時移除了神殿內部所有與信仰相關的物品、符號與書籍,神殿本身卻不知為何保留了下來。位置相當隱密的緣故,現在只有極少數的弟子才知道。」
 
  「感謝說明,建築物本身確實與『印斯茅斯的月夜』這場遊戲裡面、退潮時候會出現在海中的達貢教團神殿如出一轍。」楊千帆頷首說。
 
  「不愧是遊戲的高階玩家,見識多廣。」夏旖歌隨口稱讚完,走到李少鋒身旁攙扶住仍舊意識不清的夏逸舟,凝重地說:「我必須仔細檢查父親大人的情況,請你們兩位暫時待在外面廣場……幫忙進行警戒,以防萬一。」
 
  語畢,夏旖歌立即攙扶著夏逸舟進入主殿內右側的圓錐形房間。
 
  李少鋒站在神殿前的數階階梯旁邊,有些尷尬地用眼角觀察楊千帆的反應。
 
  楊千帆沒有道歉也沒有開口解釋的跡象,只是靜靜移動到廣場角落的牆邊,閉起雙眼緩緩吐息,調整體內氣息。
 
  見狀,李少鋒突然覺得有點安心,至少有些時間可以稍微整理思緒,不用立刻面對各種追問,片刻見楊千帆似乎調理完畢了才走上前,開口詢問:「師父,為什麼妳會和夏旖歌一起行動?」
 
  「……我在離開那棟倉庫之後就前往蒼瓖主城附近。如同預料,那是蒼瓖派和教團聯合頻繁發生衝突的區域,有不少教團聯合的強者守著重要位置,不讓更多人衝出去。基本上就是躲在旁邊等待,如果蒼瓖派贏了就等到他們離開再去屍體搜身,如果教團聯合贏了就趁其不備偷襲。」楊千帆淡然說。
 
  「原本說好的那個綁了教團成員循線逼問情報的方法呢?」李少鋒問,同時注意到楊千帆披風裡面的衣服有不少破損和血汙,顯然也經歷過不少場惡戰,並非如同敘述那樣輕描淡寫。
 
  「那個做法的效率太低了,非到萬一不會採用。」楊千帆搖頭說:「總而言之,雖然沒有找到太過重要的情報,半天左右也拿到教團聯合的無線電和一些用暗碼寫成的文件,配合昨晚整理出來的全城真氣源大致分佈情報,可以粗略判別出教團據點的位置。」
 
  「只找據點的話,成果不是和那個擄人逼問的方法差不多嗎?為什麼要介入雙方混戰,徒增變數和風險?」李少鋒不解地問。
 
  「我要找的不是普通據點,是你提過那張地圖的四個紅圈。」楊千帆說:「你親自確認過其中一個紅圈是牢房,這是很關鍵的一點。即使教團聯合籌備許久,要在蒼瓖派的地盤掩人耳目地興建牢房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剩下那三個紅圈應該也該是牢房,並且其中一個就關著夏逸舟,尤其你還在那裡遇到了伊沃爾,很有找的價值。」
 
  「喔、喔喔,真不愧是師父。」李少鋒壓根沒有想到這個辦法,佩服地說。
 
  「實際當然沒有那麼順利,途中撲空了幾個場所,不過在其中一個紅圈位置偶然遇到夏旖歌,由於有著『尋找夏逸舟』的相同目標就暫時結伴行動了。這點也是多虧了你,若沒有你事前向夏旖歌提出的那個交易,即使她沒有刀劍相向也不會同意一起行動吧。」楊千帆淡然解釋。
 
  「原來如此。」李少鋒說。
 
  「那麼接下來輪到我詢問了。」楊千帆皺眉問:「少鋒,為什麼你會那麼剛好地出現在關著夏逸舟的紅圈據點,甚至帶著他離開呢?你應該沒有記住那些紅圈的確切位置吧?屋內那些全滅的成員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李少鋒忍不住轉頭瞥了一眼漆黑神殿。
 
  「用氣音講就行了,不會被聽到的。夏旖歌應該在專心確認夏逸舟的情況。」楊千帆低聲說,同時靠得更近,幾乎是肩膀相碰的距離。
 
  「好的,我在那之後利用感知真氣去找了夏羽,拜託她幫忙尋找師父。雖然採取的方式有些差異,不過她知道教團預定將夏逸舟掌門斬首的場所是祭典最終日的比武擂台,尋到那附近之後發現了那個據點,原本是想知道為什麼教團聯合推遲了斬首計畫,蒐集情報,正面打進去之後卻意外發現了夏逸舟掌門。」李少鋒放低音量,如實回答。
 
  「又是那位神秘的黑衣人嗎?而且前幾次的警告居然隱藏了會在比武擂台將人斬首這個重大情報沒有講……」楊千帆微微咬著嘴唇,不解追問:「她一個人就將那個據點裡面的教團成員全部擊倒了?明明有將近六十人?」
 
  「確實很難相信,然而事實就是如此。」李少鋒說。
 
  「那麼她現在人在何處?」楊千帆問。
 
  「我不清楚。」李少鋒搖頭說:「我們在找到夏逸舟掌門的時候就分開行動了,原本以為她去幫忙擋住教團的高手,爭取時間,現在想想又不太對……如果真要那麼做,她應該會以夏羽的身分行動,不用刻意蒙住臉。」
 
  「我和夏旖歌在靠近那個據點的時候,打鬥途中並沒有見到那種程度的強者。」楊千帆說。
 
  「總而言之,我待在三樓牢房想辦法破壞掉鐵鍊的連接處就帶著夏逸舟獨自跳下小巷,接著就遇到師父了。」李少鋒停頓片刻,擔憂地問:「現在找到夏逸舟了,師父打算繼續執行昨晚那個守株待兔等待董既明過來的計畫嗎?」
 
  「他們對夏逸舟相當執著,追來的教團成員必須有幹部階級的成員指揮,由總隊長的伊沃爾或副隊長的董既明負責的機率很高。」楊千帆說。
 
  那樣如果伊沃爾和董既明同時踏入這間漆黑神殿,或是他們其中一人帶著數十名成員拉起包圍網,結果都很糟糕吧。李少鋒無奈嘆息:「我還是覺得剛才應該全力往主城方向突圍。」
 
  「那樣會增加變數,也難以製造出一對一談話的局面。我並不曉得夏旖歌會帶我們過來這裡,然而只有單一出口,很適合對話。」楊千帆說。
 
  問題是只要有其他教團成員在場,董既明不可能好好地一對一談話吧。李少鋒無奈嘆息,然而並沒有將這段反駁說出口。
 
  「少鋒,你就趁現在離開吧。」楊千帆忽然說:「夏旖歌並沒有告訴我蒼瓖派的全部計畫,不過就我看來並不完善,很有可能不會有蒼瓖派的援軍過來這裡,主城的懷兵計策也不可能持續太久,教團主力遲早會找過來這座廢棄神殿,換言之,城內的其他地區會相較安全。」
 
  「……我不會拋下師父獨自離開。」李少鋒乾脆地說。
 
  「不要讓我重複這麼多次。」楊千帆微帶怒意地說。
 
  換作是昨天可能還會產生其他想法,然而已經被騙過一次了,李少鋒也不打算退讓,開口說:「燕子學姊說了倘若換作是她或樓月學姊遇到困難,師父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幫忙,然而自己成為當事人的時候卻單獨行動,這樣的雙重標準是否不太合理?」
 
  「事後,我會鄭重向兩位學姊致歉,不過現在討論的事情無關她們兩人,而是你的事情。」楊千帆說:「我很感謝你願意不顧一切追過來這份心意,真的很開心,知道你願意為了我做到這種程度,然而只是兩件事情一碼歸一碼,你待在這邊沒有任何意義,請在發生意外之前離開。」
 
  「我名列教團的那份名單上面,也在初次見面的時候被伊沃爾使用『愛依』這個不曉得意義的名詞稱呼,這兩點都可以成為交涉時候的籌碼。」李少鋒退讓一步,轉而提出實際層面的理由。
 
  「不需要。」楊千帆斷然說。
 
  「……但是師父根本沒想好怎麼說服董既明好好交談吧。」李少鋒問。
 
  「那個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情,我自有方法。」楊千帆說。
 
  果然無法溝通啊。李少鋒暗自嘆息,再度堅定地說:「這一次我不會離開也不會讓師父單獨行動。」
 
  楊千帆不再接續話題,只是蹙眉凝視著李少鋒。
 
  「……我去看看夏掌門的情況。」李少鋒迴避著那個視線,說完就踩上階梯,踏入神殿主殿。
 
  神殿本身已經籠罩在陰影當中,晦暗不明,李少鋒在進入主殿的時候卻還是覺得視野亮度再度降低了好幾階,同時感受到包裹住皮膚的詭異溼氣,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由於神殿內部沒有多餘物品的緣故,乍看之下頗為寬敞,卻因為通體漆黑的色調產生不少壓迫感,內牆則是和外牆一樣充滿了銳利起伏、無數孔洞,靠近地板的位置大量塗抹了某種類似焦油的黏稠液體,表面泛著異樣光澤,更是加深了不快情緒。
 
  李少鋒迅速環顧一圈,踏入方才夏旖歌進入的右側圓錐形房間。
 
  房間內的色調同樣讓人心生不快,由於相較狹窄的緣故更是令壓迫感倍增。
 
  夏逸舟平躺在房間側邊一個不曉得該稱為「床鋪」還是「矮桌」的漆黑色平台,尚未拆除的四條鐵鍊連同十字形的底座胡亂落在地板。
 
  夏旖歌搬了張圓凳模樣的漆黑椅子坐在旁邊,單手搭住夏逸舟的右手手腕。
 
  「夏逸舟掌門的情況如何?」李少鋒站在門邊問。
 
  「體內有著相當高濃度的藥物反應,推測是肌肉鬆弛劑、鎮定劑一類的藥品,即使父親大人試圖運氣抵抗,在氣息大多被牢戒壓住的情況下無法期待太大的效果。」夏旖歌低聲說明,右手依然搭在夏逸舟的手腕上面。
 
  只是將真氣輸入體內就可以得知這麼多了?感覺不少是需要在大型醫院使用精密儀器檢查才會得知的訊息耶。李少鋒轉念一想,說不定也不是全憑真氣,而是以真氣確認完體內的情況之後配合各種症狀做出的推測。
 
  李少鋒等待片刻,確認夏旖歌沒有趕自己走的意思才繼續說:「有幾個問題希望請教,現在方便嗎?」
 
  「……我會視情況回答。」夏旖歌頭也沒轉地說。
 
  「首先,非常感謝妳在那個時候出手掩護,如果坐視不管,我一個人肯定沒有辦法從伊沃爾的攻勢下逃走,但是為什麼妳要那麼做?」李少鋒問。
 
  「你幫了周憲,我就幫了你。兩不相欠,只有這樣而已。」夏旖歌低聲說。
 
  「非常感謝。」李少鋒理解地頷首,暗忖自己事後回想也大致猜到應該是這個理由,否則始終將自己視為敵方的夏旖歌沒有道理突然良心發現,冒著受傷的風險出手掩護,接著問:「另外,妳在那之後不是一直待在主城嗎?為何會突然出現在據點附近?」
 
  「……本派寶物的光塵戒擁有保存氣息的特性,你也在密道親眼見過這點了。」夏旖歌簡潔解釋。
 
  「啊啊!原來如此,妳偽造了自己的真氣源。」李少鋒瞭然地頷首,暗忖夏逸舟的真氣源在玉響哨吹響之後突然出現在主城應該也該是類似的策略,只要蒼瓖派擁有隔絕光塵戒反應的盒子類物品就能夠簡單辦到了。
 
  「擺脫伊沃爾‧蓋弗貝爾維之後,我和芸雯、芸潔她們在事前提過的地點匯合,將光塵戒交給她們之後就繼續在城內獨自尋找父親大人。」夏旖歌沒有等待提問,迅速說完後續。
 
  能夠擺脫伊沃爾其實是因為夏羽的暗中幫忙就是了。李少鋒沒有說穿這點,繼續追問:「為什麼妳會知道那棟建築物?而且又剛好遇到師父?」
 
  「我在暉盛身上找到這個。」夏旖歌用左手從懷中取出一樣物品,隨手往旁邊扔到地板。
 
  李少鋒定眼一看,赫然發現那是從教團成員身上搜來的地圖,然而自己在伊沃爾來襲之前就交給夏暉盛了,既然此刻在夏旖歌身上就只有一種可能性,愕然問:「妳在事後又回去那間牢房嗎?」
 
  「原本只是想要追蹤伊沃爾‧蓋弗貝爾維留下的氣息痕跡,卻在暉盛身上意外發現這張地圖,看到的時候就知道另外三個紅圈的位置就是你口中『偶然聽到教團成員交談提到的那些場所』了……遇到楊千帆則是在前往第三個紅圈的時候,純屬偶然。」夏旖歌微微抬起金煌異芒閃爍的絕美眼眸,淡然詢問:「李少鋒,你騙了我吧?」
 
  「我沒有騙妳,說出的情報和帶妳們前往的場所都是事實,只有隱藏了地圖這件事情而已。」李少鋒坦然回應。
 
  「那樣依然是騙。」夏旖歌說。
 
  「只能說是沒有全部坦白吧……畢竟若是連地圖地事情都說出來,妳大可在搶走之後將我關在主城某個房間,我也無法確定妳是否會依照承諾去找瞭望塔的其他成員。」李少鋒無奈地說。
 
  「……」夏旖歌凝視了好一會兒之後沒有追究,靜靜垂落眼簾,片刻才呢喃說:「我從一開始就做錯了,不應該帶著暉盛他們同行,而是應該單獨行動,這樣至少不會害得暉盛喪命。」
 
  那樣如果誤中教團的圈套就完蛋了吧,蒼瓖派甚至不會曉得妳是死是活。李少鋒暗忖無論是站在外面的師父、現在眼前的夏旖歌,還是不久前『詭譎叫聲』的學姊,難道克蘇魯遊戲的玩家都是這種凡事都獨自攬載肩膀的個性嗎?
 
  「那麼,為何你會出現在那裡?」夏旖歌開口問。
 
  這個問答剛才已經講過一次了,然而李少鋒可沒辦法完全沿用,暗自思索是否該坦白夏羽的事情,然而依照夏旖歌的個性,若是知道自己與教團成員有所牽扯肯定會很麻煩……即使夏羽只是臥底也是如此。
 
  「為何陷入沉默?」夏旖歌再度抬眸詢問,語氣帶著些許殺氣。
 
  果然不會因為自己帶著夏逸舟逃出來就盡棄前嫌啊,而且她還可以分辨出謊言,不好信口胡扯。李少鋒硬著頭皮回答說:「我不是去找夏逸舟掌門的,我的目標是師父,會變成這樣也在意料之外。」
 
  「你也那麼剛好是『純屬意外』嗎?」夏旖歌追問。
 
  「那個時候,很多人都朝向廣場移動,我也是在抵達廣場之後才偶然注意到那棟建築物可能是那張地圖其中一個紅圈位置,進去裡面之後就發現夏逸舟掌門了。」李少鋒說完,乾脆自行挑明反問:「妳可以分辨我是否有在說謊吧?那麼應該知道我說的是實話。」
 
  「……我現在正在確認父親大人的體內氣息情況,沒有辦法分神使用感知變化。」夏旖歌說完,低頭嘆息:「非常抱歉,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我也變得有點神經質,明明若你有任何歹意,早就可以殺死父親大人了。我以蒼瓖派千金的身分在此鄭重道謝,李少鋒,非常感謝你救出了父親大人。」
 
  「……不會。」李少鋒暗自慶幸當時闖入建築物的人是楊千帆,否則光是要解釋那堆倒得屍橫遍野的教團成員又得費上一番唇舌。
 
  這個時候,夏旖歌忽然收回右手,眼瞳當中的金煌異芒也隨之消失。
 
  「結束了嗎?有辦法用氣息治療嗎?」李少鋒立刻問。
 
  夏旖歌沒有正面回答,垂眼凝視著仍舊昏迷不醒的夏逸舟,片刻忽然問:「我可以相信你嗎?」
 
  「……什麼意思?」李少鋒不解反問。
 
  「方才飛掠的時候,我們三人都沒有刻意收斂氣息,想必教團的成員很快就會追到這裡,然而只要父親大人恢復意識,即使再次面對教團的那兩人也不會落敗。」夏旖歌一邊說一邊從懷中取出一個玻璃小瓶。裡面裝著發出淡淡光輝的黏稠液體。
 
  「那是月瓊漿嗎?」李少鋒驚喜地問。
 
  「是的,牢戒不是問題,重點在於他們給父親大人下的藥以及某些不知底細的侵體變化。」夏旖歌說:「我打算先用『調理』變化確認父親大人的體內氣息狀態,接著再使用『驅毒』的變化排除藥性,即使無法清除乾淨也該可以讓父親大人恢復意識與大部分的行動能力,到時候他就可以自行運氣驅毒了。」
 
  「聽起來是很完美的計畫,但是這樣和剛才那句『能否相信』有什麼關係嗎?」李少鋒問。
 
  「一旦破壞掉牢戒,教團那些人就會知道這個位置了。」夏旖歌說。
 
  「不能先施展完調理和驅毒變化再破壞掉牢戒嗎?」李少鋒問。
 
  「那兩個變化都需要引導父親大人的體內氣息配合運行才快,若是只有我一人的氣息,花費的時間會翻上好幾倍。」夏旖歌搖頭說。
 
  「那樣確實不行,時間拖越久越危險。」李少鋒說。
 
  「再者,我在施展驅毒的時候必須全神貫注,因此也會毫無防備。」夏旖歌說:「不同於單純將氣息輸入他人經脈窺探情況的『內視』,驅毒變化在廣義而言也算是侵體氣息的一種,途中只要受到打擾就會導致氣息紊亂,最嚴重的結果會害得父親大人身受嚴重內傷……我預計最少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夠處理完主要經脈,這段時間,希望你和楊千帆可以幫忙護法,不要讓任何人干擾。」
 
  這樣的賭注未免太大了,如果真的要施展驅毒變化,即使沒辦法去主城,也該找個有蒼瓖派其他弟子的據點讓自己人幫忙護法才對吧?怎麼會拜託不久前還深深懷疑是教團內奸的自己兩人?李少鋒無奈想完,隨即意識到不對勁。
 
  自己可以輕易想到的事情,夏旖歌沒道理想不到,既然現在才提出這件事情大概另有打算或有其他底牌,自己也不必多費唇舌提出反駁,讓她盡早處理好夏逸舟的情況才是要事。李少鋒隨即說:「我知道了,現在去跟師父說一聲。麻煩妳盡快施展那個驅毒變化了。」
 
  「通知完就盡快回來吧。若是途中有人試圖闖入這間房間,麻煩你拖住對方了。」夏旖歌淡然說完,眼瞳當中再度閃爍起耀眼異芒。
 
 
 



創作回應

秦思
最近感覺主角和千帆貼好近
2021-04-22 02:33:05
佐渡遼歌
肩膀輕碰的距離XDDD
2021-04-22 03:01:17
Darkwolf
先猜掌門最後不治,然後因為少峰這幾次的表現,「你是我最後可以相信的人了」千金就這樣愛上他,可喜可賀(?
2021-04-22 07:49:46
佐渡遼歌
吊橋效果嗎wwwww
2021-04-22 10:41:47
朱肉
感覺千帆的父母會變成教團高層狂信徒
2021-04-22 19:36:11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後續內容XDDD
2021-04-22 19:45: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