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極短篇_少女前線】恐嚇威脅?才不是,這叫深入討論

熾冰 | 2021-04-21 19:43:12 | 巴幣 12 | 人氣 239

暫無標題,404中心
資料夾簡介
始於一場莫名其妙毫無重點甚至不知意義何在的機智問答,貌似圍繞G11所展開的連載極短篇。吐槽有、賣萌問號、爽度不明

        終於敲到這個段落,先感謝從機智問答(?)看到這篇的各位
        總算看到序章的尾巴,接著就要開始各種發病、我是說抓出真凶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高亢的警告不絕於耳,令人懷疑用意是警示危險還是把人逼瘋。幾乎淹沒走道的鮮紅光芒,儘管知道用意同樣為警告,但仍不由得產生紅色光取代一般照明不是反而妨礙視覺的質疑。

         身處這般環境中,青年和404小隊迅速移動著。

         以UMP45為首,依序是HK416、G11和青年,殿後則是UMP9。說到G11為何排在HK416和青年之間,是因為她是趴在HK416背上的關係。

         「前方右轉十公尺就是辦公室了。」

         「呼哇~還真遠哎,這指揮官該不會還在基地搞健行路線吧?」

         「是電子鎖──指揮官,ID卡。」

         UMP45回頭就看青年拿出自動手槍,緊接著兩聲轟響──

         「嗯,果然沒有電影演的那麼順利。」

         ──門依舊緊閉。

         「讓開。」

         HK416啟口,而那熟悉到不能再熟的榴彈也就定位置。

         在更加震撼的轟響之後,辦公室的門只剩卡在上沿的部分。

         UMP45、HK416率先進入,想當然沒有敵人。UMP9留在門口警戒,除了惱人的電子音和紅色光芒外也沒有追兵。至於青年則來到書櫃前,在由下往上數第三層的上方層板摸索,往指尖使力。

         「哦哦!緊急通道耶!」

         UMP9兩眼放光。

         通道內是往下的階梯。約莫半層樓左右的高度,呈現在眼前的是置放資料的書櫃、房間中央的戰術面板桌及很堅固的運輸箱。

         是緊急作戰指揮室。

         「亂糟糟的耶。」

         UMP9一臉乏味地踢開腳邊的空彈匣。

         如她所說,整間指揮室只能用一片狼藉形容。書櫃的資料超過半數都被掃到地上,戰術面板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掩埋,理當整齊堆放在牆邊的運輸箱更是躺得躺倒得倒,裡頭的緩衝物全灑了一地。

         而最重要的,是一走進這裡就聞到的,瀰漫在空氣中的明顯霉味,以及鋪蓋在這房間的所有角落,抑因為訪客到來而揚起的,在半空飛舞的塵埃。

         換言之,這裡已經很久沒使用,甚至是被捨棄好一段時間。

         「指揮官,這裡的指揮官怎麼了啊?」

         「走私火控核心被抓包跑路了。」

         「哎哎!還能這樣的哦?」

         「利用鄰近法官勢力範圍這點虛報折損人形數量,申請超出必要的補給人形後拆解核心販售牟利。明明一查就知道了,為什麼人類總喜歡撒這種一戳就破的謊呢?指揮官。」

         「妳自己找得到答案,UMP45。」

         頭也不回地回話的青年,視線直直地盯著戰術面板桌沿那面液晶的讀取符號,接著──

         「果然,這傢伙來不及帶走。」

         ──青年所說的,就是該跑路指揮官違規申請的戰術人形。

         「太天真了。」

         HK416往前一步,雪亮的眼神彷彿說著已經看穿青年的企圖。

         「你打算拿捕獲的法官當誘餌,吸引鐵血攻進這無主基地,再利用這些戰術人形反擊?」

         「不愧是我的416,只靠片面資訊就看穿我的心思,果然是最了解我的完美戰術人形。」

         「完美戰術人形一詞我接受,最了解你就不必了。」

         「冷漠的我的416也特別迷人。」

         「但你的計劃不會成功。」

         HK416的表情比剛才嚴肅,而且明顯憤怒。

         「打進來的是法官。她的能量防壁和高火力,在躲避空間有限的室內戰鬥特別有利──你現在做的事跟自殺沒兩樣。」

         青年明顯愣住。看他這反應,八成是現在被自己點醒才注意到吧?HK416幾乎仰天。

         「聽到我的416如此深情的愛的告白,讓我再一次深深地愛上我的416了。」

         HK416仰頭深吸一口氣,吐出。

         「45,我可以把最後一顆榴彈用在他身上吧?」

         「如果妳想和他在這殉情的話。」

         「UMP45!」

         「別這麼大聲,我聽得見。」

         UMP45掏了掏耳朵。

         「或者是,妳可以把妳最後一顆榴彈用在別的地方。比方說,因為前陣子連日下雨導致土質變得比平常鬆軟的,這座基地的後山。」

         「妳還扯廢話──等等!妳該不會!」

         「我的416和我有同樣的想法真是太讓我開心了,我的416。」

         「哎哎指揮官,明明是45姊先說的耶。」

         「沒關係的,9。我可不想跟416爭呢。」

         「誰要跟妳爭這個社會不良品啊!」

         「Zzzzzzzz… … 」

         之後,如同HK416所說,法官勢如破竹,輕易突破基地外牆和防禦火力,長驅直入,配置在各個伏擊點的戰術人形平均拖不到她五秒,奇襲、包夾等戰術也無法傷她分毫。

         只不過,法官的首要目標就如青年所預料的,是被捕獲的另一個法官。

         畢竟法官怎麼也沒料到,會有人類指揮官竟真的以捨棄自己的戰術人形及基地為前提制定戰術,甚至付諸實行──儘管事實上,被擊毀的戰術人形及現已埋入土堆的基地,都跟青年無關就是。

         ※※※

         映入眼底的是一片黑暗。

         閉上眼是黑,睜開眼也是黑。自己到底是閉著眼還是睜著眼呢?

         更進一步思考,自己真的是清醒的嗎?

         「……不對,我為什麼──」

         為什麼會從人類的角度思考?思及至此,法官沒來由地感到恐懼。

         【如果妳沒壞的話,】突然,青年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我是這麼想過,但不期待。】

         彷彿可以看到他坐在對他來說過於寬大的沙發,陷入椅背一臉舒暢的愚蠢模樣。

         【為了確保之後的對話能順利進行,先說明妳現在的狀況。】

         八成是被鎖在二級平層了吧?幾乎是心智雲圖產生這個想法的瞬間,周遭傳來掌聲。

         【沒錯。很高興妳還保有運算能力,法官。】

         這傢伙能直接讀取我的思考?意識到這點的瞬間,法官立刻嘗試阻止連線。

         【勸妳別白費工夫,現在的妳等於是砧板上的魚。用貼切點的說法,就是妳的所有平層都被攤在手術臺燈光下。】

         不住毛骨悚然。等等,鐵血人形會有「毛骨悚然」的情感?還是被視為無情象徵的自己?

         【運算區塊負荷過大,顧及不了情感處理吧?沒錯,法官,妳現在已經連不上鐵血的伺服器,更別說和主腦連線。】

         不可能!法官想也不想地否定。

         【妳以為我為什麼要引導另一個法官和妳見面?】

         青年突然提出的問題讓法官感到困惑。在經過約莫五秒的運算,得出最可能符合青年思考迴路的答案。

         【沒錯,就是為了測試在A法官毀損瞬間,到底是留在鎮守區域的B法官會得到主腦的連線權,還是極近距離但已經被格里芬捕獲的C法官。】

         就為了這種事,不惜賠上整座基地的戰術人形?

         【妳這問題也太有趣了,鐵血。妳們不也為了妳們所謂的主腦,派一堆量產機給戰術人形當活靶?」

         這是事實,但一切都是為了主腦。想必只要認知到自己是成就主腦那至高無上計畫的其中一塊基石,無論受到什麼待遇都甘之如飴。

         不管是已經被破壞的她們,還是即將遭到破壞的自己。

         【真是崇高的覺悟,我打從心底佩服妳,法官。】

         鬼扯。

         【妳口中的鬼,可是被妳的覺悟打動了。】

         有一瞬間,法官覺得自己無法解析這句話的意思。

         【我會讓妳回到妳的素體。】

         不用運算,法官已經猜到青年將說出口的話語:

         【條件是告訴我追捕G11的理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