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6

玥希縈 | 2021-04-21 18:35:17 | 巴幣 0 | 人氣 112


等到兩人遠離岸邊,而水鬼早已不見蹤影之後,閻王冷冷睇著他懷裡的那個小傢伙,看她抱他抱得死死的,沒有一點女子該有的端莊與矜持,便帶著冰冷的語氣嫌棄道:「放手。」

「放手?放什麼手?反正我都死了,管他的。」杜小花聽聞抱得更緊了,那美男的懷裡,有種淡淡獨特的香氣令人淪陷。

這是難得的機會。

沒想到……地獄居然有此美男!!

打從娘胎二十幾餘年,第一次遇到這種美男。

閻王感到不可思議,世間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還是個女人家這麼明幌幌地垂涎他的美色,見她不放手便直接把杜小花丟在地上。

「唉唷。」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杜小花,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

「你該好好研讀女誡!」閻王語氣不悅,話中帶有滿滿的寒意。

想不到他居然費這麼大的功夫,救了這麼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早知當初就一掌滅了她就好。

「女誡是什麼?」杜小花不加思索回答道。

她仔細端詳眼前的人,不管是穿著、打扮、言行都像古代人,而且一身黑色華麗的長袍,上面的圖樣都以黃龍為主,一定是某個朝代的皇帝,隨後興奮地走上前積極地問道:「你是哪一個朝代的皇帝啊?朱元璋?夭壽的雍正?還是花心的乾隆?」

「本王像是明清之人?」閻王挑了一挑眉尾,非常不以為然,又不耐煩地說道。

聽聞,杜小花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說道:「我知道了,這麼兇巴巴,你一定是曹操!」

「哼,朽木不可雕也。」閻王微微冒起青筋,感覺再和她多說幾句話,腦殼都痛了起來,拂袖正想駕馬離開這個地方……

但杜小花想到還有重要的話還沒說,眼看他就要離開了,一時情急之下追了上去,還從後方拉了汗血寶馬的馬尾。
      這一動作差點讓閻王人仰馬翻,不過他馬術過人,很快安撫好馬的情緒,調整好姿勢對著杜小花發怒喊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拉本王的坐騎,真不怕本王判你下地獄!」

就連汗血寶馬都氣噗噗地看著杜小花,一直發出呼嚕嚕的聲音。

「對不起啦,馬兒。」杜小花對著汗血寶馬雙手合十虔誠地道歉,隨後拿出剛剛隨手摘的彼岸花,遞給閻王的眼前,「謝謝你剛剛救了我。」

閻王先是一愣,望著艷紅的彼岸花片刻,最後又回復到不怒而威的表情,語氣極冷低沉的嗓音道:「本王不會再救妳,好自為之。」

「好,沒關係。」杜小花露出了笑臉,那是天真又純淨的微笑。

閻王思索半响再度離開之際,冷漠說了句:「妳不該於此,快回去。」話音剛落,他就駕馬離去,路上的落花又再度飛揚。

杜小花站在原地,望著他的背影逐漸消失,再也聽不到馬蹄聲,才思考著他剛剛說的話……

再?再救妳?

不是第一次救我嗎?

不該於此?快回去?這是叫我趕快回到那個涼亭是嗎?

杜小花回頭看了看來時路,發現明明她就沿著這河道行走,為什麼她完全看不到那個涼亭了?連奈何橋都看不到,明明都是沿著走啊?

心想如果也回頭沿著走,應該走得到吧?

早知到就拗曹操騎馬載她回去了。

可惡!沒想到曹操這麼帥。

杜小花回頭沿著忘途川的河水旁走,有剛剛的經驗她不敢離河水太近,但她總覺得回頭走的沿路風景,和來時路不大相同,走得越久心裡的不安也慢慢加深。

該不會是迷路了?

正要這樣想的時候……前方有位老人坐在石頭上休憩,杜小花非常興奮,想走上前詢問該怎麼走回奈何橋。

「老爺爺……請問奈何橋要……」還不等杜小花講完話,就在她拍著老人肩膀的時候,老人立馬用非常華麗的方式,自己摔倒在地上。

「唉唷……唉唷……我的腰阿,現在的年輕人吶!」老人在地上打滾,然後非常用力的哭喊著。

「喂!你這分明是碰瓷,演技還非常爛。」杜小花反駁道。

「現在的年輕人吶……都不敬老尊賢,撞到老人都說碰瓷,唉唷……我的腰。」老人依舊在地上不依不饒。

「老爺爺,那你到底想怎樣?先說好,我可沒有任何紙錢。」杜小花無奈擺手道。

地獄真的比她想像中還要恐怖……

活著的時候沒碰到,死了反而讓她見識到了。

「我不要紙錢。」老人突然又活潑亂跳地在她的面前,然後從袖口處拿出一紙契約,催促道:「來,簽了它。」

「誰會簽啊啊啊!」

「唉唷……我的腰啊……各位鄉親父老評評理,撞到老人不負責啊……嗚嗚嗚……」老人轉過頭去向忘途川裡的水鬼訴苦,講得是加油添醋、老淚縱橫,直到水鬼們紛紛用鄙視的神情看著杜小花。

「你……你……」杜小花已經是氣到說不出話來。

這些水鬼也未免太見風轉舵了。

「好吧……那是什麼契約?」杜小花受不了鄉民們的眼神攻擊,只能退一步先看看契約內容再做打算。

「來。」老人的腰突然又好了。

杜小花拿過契約仔細端看,那是一張4444人力銀行的傳單——

『月姻緣有限股份公司,急徵實習助理,試用期在地府受訓,薪資22K絕對沒有年終和三節獎金,該有的福利都不會有,簽名即報到無需面試。』

「等等……月姻緣有限股份公司?」杜小花想到了什麼,仔細看著老人。

慈祥的面容,長長的白鬍鬚,一身紅色長袍且手持拐杖,像極了民間流傳的某位神祇……

「老爺爺,你不好好牽紅線,在陰曹地府搞碰瓷幹嘛啦!」杜小花實在是忍不住吐槽。

「哀,現在的草莓族太多,我應徵不到員工啊。」月老一臉委屈地說道。

「不是說該有的福利都不會有,又低薪,會找得到員工才怪。」杜小花回答。

「錢的福利是不會有啦……但是……」月老欲言又止。

「但是?」

「自己的意中人自己牽紅線,你看這福利怎麼樣?」月老一臉賊笑地看著杜小花。

「聽起來好像還不錯?」杜小花正歪著頭,思考著其中的利弊,怯怯地問,「什麼人都可以嗎?」

「當然!只要妳有中意,但是只能牽一個,下好離手。」月老掛起了保證。

「好,我簽!」杜小花迅速在那張契約上簽了名。

想到可以牽自己的心上人,忍不住就露出了嘿嘿嘿的笑容。

再次遇到那疑為『曹操』的美男就好了……

就在杜小花簽上自己的大名之後,那張契約突然自己浮在半空中,折成如名牌般的大小,套在她的脖子上變成一張員工證,員工證上浮現如烙印般的公司名,上頭還有她的名字和照片,連拍照都省了。

「來,這個給妳打卡用。」杜小花從月老手上接過,那是類似磁卡之類的東西,應該是上班打卡用的,然後月老望著杜小花語帶深意地道:「從今以後……妳就我門下的弟子了。」

   距離她迷路已經不曉得過了多久,月老的契約都讓她忘了緊張感,倒是黑白無常被她嚇得要死,被孟娘抓去獻計好不容易才逃出來,要交待的亡者卻不見了,又接到展判官的電話,得知杜小花的陽壽未盡,兩人像是急在熱鍋上的螞蟻,只差沒把地府給翻起來找,才終於河道處找到杜小花。

「小花小姐!妳快點回人間,妳的陽壽未盡。」謝玉安從遠方的天空,御劍飛行而來。

「女人!我們會被妳害死!」隨後附近的土壤,飄散出來的煙霧化為人形,那便是無咎

兩人為了快點收拾殘局,各路的仙術都使了出來。

「辛苦你們了。」月老發出了呵呵笑,對於杜小花的陽壽未盡,完全不在意。

「我?這麼說……我還沒死嗎?」杜小花突然獲得第二次重生的機會,感到喜悅。

她想著要不然因為下雨天機車打滑這樣過世,這樣實在太可惜。

「別高興得太早,妳的靈魂離妳的肉身太久,妳也是會死。」無咎一臉煩躁,看來這頓罵注定是躲不掉。

而謝玉安則是面色凝重,在一旁陷入沉思……

不對,正常人早就沒救了,果然小花小姐不是普通的人類……

「這次為師就幫妳一把,送妳回人間。」月老笑意濃烈拿著拐杖,往杜小花的眉心輕輕一碰。

瞬間她整個人,像坐雲霄飛車似的被彈離此地,只是用背後的姿勢快速離開那,過程像一口氣做了幾十趟的無敵風火輪,腦袋昏沉分不出東西南北,胃袋裡的東西正激烈的翻攪,她可以感覺到食物已來到她的喉嚨處,隨時準備好吐得一地一塌糊塗。

就在她受不了如嘔吐般的乾嘔之後,她才發現她已經在醫院的急診室裡,而一旁擺滿醫療電子儀器,只見儀器又重新響起答答答的聲音,隨後她便沉沉睡去。

*********************************************************************
   在地獄極盡富麗堂皇的皇城裡,盡是飛簷翹角,透露著一代盛世,最深處的閻王殿便為亡者的審判之處,備有兩側東西暖閣。西暖閣為閻王大人休憩的地方,地上鋪有塊塊明亮如鏡的大理石磚,閣中上好的檀木雕花屏風前,設了簡單的案桌,氣勢不凡的蟠龍寶座,備有文房四寶。

因全年皆為夜晚的景色,殿內全年掌燈,點有沉水香時時香氣清郁。

展判官恭敬地走了進去,向坐在龍椅上的人叩頭請安:「啓稟大王,杜小花已經喝了孟娘湯,應該是不會再魔化了,現已回到人間。」

「喔。」閻王並沒有抬頭看展判官,專心批改在案桌上堆成山的奏折,提筆的墨跡剛毅有力,一筆一劃果斷俐落像極他的處事風格。

展判官隨後向閻王大人獻上安神茶,眼角餘光注意到案桌上比平時多了一物,那是一株漂亮的彼岸花被擺在花瓶內,便隨口打趣道:「大王何時是賞花之人?微臣竟不知曉。」

「多嘴。」閻王只是冷冷睇了展判官一眼。

「回大王,微臣還有一事稟告。」展判官笑道。

「說。」閻王提起安神茶喝了兩口,隨後闔上蓋碗。

「杜小花回到人間之前,和月老簽下契約成了他的弟子,呃……換言之,她變成了一位半仙。」展判官在報告的時候極力地憋笑。

看來閻王救了一個麻煩精,以後有好戲看了。

只聽見廳堂之上傳出『匡啷』一聲,那是茶杯被打翻的聲音,展判官悄悄地抬起頭看著閻王的反應,只見他臉色一沉露出不悅的神色。

「大王,那……奈何橋的孟娘求見……」展判官試探地說道。

「不見!」語落,只瞧閻王大手一揮,連展判官都被轟出閻王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