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坎貝爾與夏洛蒂》 第五章:禮物

商筱靈 | 2021-04-21 06:06:46 | 巴幣 36 | 人氣 103

連載中坎貝爾與夏洛蒂
資料夾簡介
宛如劍刃一般的兩人,只要靠近,就會互相傷害……

  夏洛蒂挽著學姊的手,她輕快的跳著,就像是在享受一場舞蹈,踩在她腳底的靴子,在街磚上踏出歌曲般的節奏,陽光般的燦笑,照在白髮少女冷月般的面龐上,讓坎貝爾的嘴角翹起安寧的月華,白髮少女配合著夏洛蒂的飛揚的步伐,隨著她的音調伴奏

  銀光的幽麗能掩蓋月面的斑駁,正如坎貝爾輕柔的微笑,正壓抑著她靈魂深處的雜沓,為避免翻攪心海而揚起淤積陰暗忘卻紛亂的心緒坎貝爾冰冷卻柔和的目光落在夏洛蒂堆滿笑容的面龐,那擺動的金色的長髮,搖的她心神蕩漾。

  「學姊,等等往哪邊走?」夏洛蒂扯著坎貝爾的手,指著交錯的道路,向著那些夾在建築物中間的平坦線條,問著她的問題。

  「好像是……」坎貝爾掏出口袋的紙條看了兩眼,與天空同色的雙眼在市景上飄忽,目光游移在那些帶有箭頭的招牌上,最終不太確定的指著一個轉角,開口說道:「那邊?」

  「好,坎貝爾,我們走!」連學姊的稱謂的忘記說,夏洛蒂拉著坎貝爾,就往轉角的方向走,作為學姊的坎貝爾沒有抵抗,也沒有掙扎,任由她牽著自己,在大街上前行。

  夏洛蒂的長髮搖出耀眼的金色波浪,燦爛的浪尖墊在如綢緞般的銀白上,敲打著坎貝爾的身體上,彈出陣陣帶有香氣的晶瑩碎花,嗅著撲面而來的髮香,坎貝爾輕聲的說道:「我還不確定呢,別這麼急。」

  「先過去嘛!」扯著坎貝爾的夏洛蒂,拉著她走進那個拐彎,坎貝爾也順著她的意思,和她一起往那個方向走去。

  轉過那個彎折,走在涼爽的騎樓下,銀白的少女調整著腰間的長劍,讓配掛的兵器不要碰撞到牆壁,而金色的女孩則沒有這個煩惱,她並未佩掛長劍,而這也是她們此行的目的,也是她們今天會一起出門的原因。

  今天,坎貝爾要贈與夏洛蒂一把屬於她的佩劍。

  走沒多久,目的地近在眼前。

  橙黃的燈讓兩位女孩駐足觀賞,店鋪的櫥窗展示著一些武器,店內看起來有些雜亂,像是古舊的雜貨店,但裡面擺滿的,卻不是什麼食物和日常用品,而是形形色色的兵刃,夏洛蒂抽走坎貝爾手中的紙條,她臉上的笑容更深,她拉了拉學姊的衣角,輕輕地說道:「就是這裡吧?我們進去吧。」

  兩人推開店門,走了進去,走道不寬,卻也能讓兩人並行,在櫃檯那位老先生的注視下,夏洛蒂依舊鎖著坎貝爾的手腕,沒有放開。

  「妳好。」老闆看著親密的她們,也沒怎麼在意,他放下手邊的寫著『東都島上暴亂再起,叛亂者屠殺寧城警局十九人』這樣標題的報紙,招呼著眼前這些客人:「兩位要什麼?」

  「你好。」坎貝爾率先走了上去,向老闆提起她們今天的目標:「有練習用的劍嗎?」

  「嗯……練習用劍啊,在這邊。」老闆領著黏在一起的兩人,走向房間拐角處一個轉彎,在那個房間中,牆上掛著精緻的兵器,圍繞著一張長桌的鐵架上,斜躺著收納鋒芒的盒子,相較於剛走入店內的場景,這裡依舊壅擠,卻充滿秩序。

  「兩位小姐,是蒼遠學院的學生?」老闆從鐵架上取下幾個縫著優雅刺繡的長盒,在室內明亮的燈光下,將盒子擺放在大廳中央的長桌上,並時不時的向他的客人們搭話道:「妳們認識校月奈嗎?」

  她們都穿著蒼遠學院滾著金色紋邊的黑色校服,老闆能看出她們是學生,兩人倒也不意外,而關於校月奈的事情,坎貝爾稍微一想,便能猜出個大概,於是坦誠地說道:「校月奈是我們學姊,是她推薦我們來的。」

  「嗯,她也有特地聯絡我,說有她有兩個學妹要來看劍。」老闆取出一隻長劍,交到坎貝爾的面前,向她介紹道:「這個怎麼樣?我在珠帆聯盟進口的,鍛造的工藝很好,材質也特別挑過,很耐用的。

  「嗯……夏洛蒂?」見老闆已經將商品遞到眼前,坎貝爾拍了拍仍黏在身邊的夏洛蒂,示意她放開自己,挑選自己的佩劍。

  夏洛蒂倒也沒有讓眾人為難,她鬆開一直鎖在學姊身上的手,開始認真地聽著老闆的介紹與講解,並將那各式各樣的劍拿在手上,感受著她們在手中的感覺。

  試過一般的制式長劍過後,夏洛蒂連著各種重劍和細劍都摸了一把,但她總覺得就是不夠趁手,直到她將一柄樸素的銀劍握在手中。

  重心特別舒適,在手上運轉起來感覺不到任何的窒礙,體態輕盈,讓她不需費力,便能輕易揮舞,劍鋒的堅韌性,也有著準確的保證,將她拿在手上的夏洛蒂,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她將這柄劍拿在手上,許久都未曾放下。

  「這叫羽劍,是絨翔王國為羽族設計的,在保持輕盈的同時,也能讓他們在快速飛翔的時候,承受高速揮斬的力道。」瞧見夏洛蒂愛不釋手的表情,老闆便開口為她講解道:「不過,羽族從部隊到民間,都偏好用刀,這種劍的產量就相對較少。」

  「嗯!」夏洛蒂欣賞著手上的劍,將她收回劍鞘,在準備放回盒子的時候,她注意到了盒子上的標價,也瞬間明白了老闆為何要強調產量的問題。

  「……」碧綠的眼中,閃過一絲驚駭,夏洛蒂笑容僵硬了片刻,又繼續笑著說道:「我再看看吧。」

  「嗯,那還有這支我國自產的……

  老闆閱人無數,大致上也能知道夏洛蒂在猶豫什麼,他展示著各種輕劍在她面前,並往著價格較低的方向介紹。

  兩人的表情變化,坎貝爾都看在眼裡,她拿起那羽劍,放在手中,那輕盈又順手的感覺,讓她立刻就明白為何夏洛蒂會如此喜愛這件兵器,她瞧了眼那柄羽劍的標價,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下定了決心

  「妳喜歡羽劍對吧。」看著糾結猶豫的夏洛蒂,坎貝爾湊道她的身前,溫和地說著:「那就買吧。」

  「坎貝爾,這個──」聽到學姊同意購買,夏洛蒂雖然很心動,但看著跟自己數個月生活費等價的那口劍,她還是忍不住說道:「只是練習劍而已,太貴了啦。」

  「我付得起。」坎貝爾摸了摸錢包,今天她錢帶得夠多,幾乎將她的存款全部提出拿出來了,她一邊擺出無所謂的態度,一邊向老闆說確認道:「而且這種款式的,開鋒並頌讚祝文後,就是真劍無疑了,對吧,老闆?」

  「對啦,這種的都可以未來進行開鋒跟賦予祝文,可以跟妳一輩子啦。」老闆看財主動了意,也順勢跟著說道:「以後來我這邊處理,我給妳們算免錢!」

  「知道了吧?」坎貝爾確認過後,又轉過頭看著夏洛蒂,她凝視著不知該說些什麼的她,又輕輕地笑了笑,繼續確認道:「還是說妳其實不喜歡這個?」

  「我───」夏洛蒂雖然有著一些顧慮,但她沒辦法違背自己的感情,說出自己對羽劍不感興趣這種話,所以,她最後還是這樣說道:「沒有。」

  「那就決定啦。」看著夏洛蒂糾結的模樣,坎貝爾意外的發現自己有點開心。

  選好要買的東西,三人很快就抱著各自的心思與物品,重新回到櫃台,坎貝爾動作很快,她將多年來一直儲蓄累積的金幣們清點好,交給老闆結帳,而自己則是將變得消瘦的錢包收好,帶著羽劍走到到為學妹的身邊,親手為她掛上佩劍。

  將老闆附贈的劍帶纏上夏洛蒂纖細的腰,扣好調整鬆緊的環狀機關,坎貝爾低著頭,溫柔的調整著鬆緊,還不忘記詢問夏洛蒂的感覺:「覺得怎麼樣?會不會太緊?」

  「不會。」夏洛蒂看著埋頭在自己腰間摸索的坎貝爾,低聲地說著:「蠻舒適的……」

  將羽劍掛在夏洛蒂腰上後,坎貝爾稍微遠離夏洛蒂,仔細地打量著她的佩戴羽劍的模樣,嘴角翹起的微笑,卻有一絲幽黯潛藏隱約有種念頭在她腦中閃過,期盼著她與劍不要這麼的相襯,而與這份願望相反,佩著羽劍的夏洛蒂,似乎變得更加耀眼,讓坎貝爾看的有些失神

  雜亂的情緒湧上,坎貝爾止不住自己陶醉的目光,她看著夏洛蒂調整腰間配劍的模樣,心中雖然帶著陰鬱,卻無法將視線移開。

  而此刻夏洛蒂的心情,跟坎貝爾有著同樣的複雜,卻帶著不一樣的波濤,欣喜與美好充斥在她臉上,表情沾上心底溢出的羞赧,讓紅暈從臉頰染上耳根,她撫摸著腰間的羽劍,細聲地說道:「謝謝妳……學姊。」

  「……」還處在恍神間的坎貝爾,並未聽到那聲道謝,只是隱約聽到夏洛蒂在叫她,她回過神,對老闆點頭致意,並伸手拿起那個精緻的劍盒,交到夏洛蒂的手上,對著她說道:「好了,還有什麼想要的嗎?」

  「沒,沒有,這樣就好了。」夏洛蒂也沒有要求更多,接過劍盒的她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學姊,我們走吧。」

  太陽般女孩挽著月亮似的少女,看上去正如她們到訪時那般親密,她們的腳步聲再度在店鋪的磁磚上響起,一同向著大門口移動,並向著那位老先生到別:「老闆再見。」

  「兩位小姐等一下。」正在兩人正在清點身上物品是否帶齊,準備離開的這間店回到街道上的時候,老闆突然叫住她們,並從櫃檯後方的櫃子中,翻找出兩把短刀,交給他們:「這兩把短刀,就當作是贈品了,妳們收下吧。」

  這是兩柄相同樣式的樸素短刀,鞘上還戴有掛繩的環,可以綁上掛線,坎貝爾抽出刀刃,詳細的觀察刃鋒走向,她發現這兩柄短刀都已經開鋒了。

  如果僅僅是開鋒的短刀,在赤翼帝國固然不算違反法律,但這兩把短刀卻讓坎貝爾感到不對勁,她隱約能感覺到,那刀鋒正在和她體內無法動用的魔力互相共鳴。

  能在這物品上灌注魔力,這代表兩柄短刀已經被賦予過祝文,而這兩柄刀,連無法使用魔法的她,都能輕易使用,這更象徵著這兩柄短刀,已經遠超民用防備武裝的等級,到達軍警用管制品的範疇。

  在內戰頻繁的赤翼帝國,這種物品絕對在列管範圍,看著手中的兩柄短刀,坎貝爾看著將這兩柄短刀塞給她的老先生,遲疑地說道:「老闆?」

  「最近局勢不穩,帶著防身吧。」老闆也沒有多說,他簡單的說了兩句,便不再多言。

  知道老闆要她低調,坎貝爾也沒有多說什麼法律條文來推辭,她轉身看向夏洛蒂,將短刀擺在她眼前,問道:「妳想要哪一把?」

  「學姊,這不是──」夏洛蒂有些猶豫,但她還沒問清楚,坎貝爾就擺出要她不要多說的手勢,她思索了一會兒,隨即閉上嘴巴,從坎貝爾手中接過其中一柄短刀,回答道:「我要這一把。」

  三個人很快就形成了短暫的默契,兩位客人將短刀收在懷裡藏好,一邊向老闆道別,一邊推開了大門,而老闆則是整理好那頁寫著『東都叛軍領袖琥魄仍在逃亡』訊息的報紙,向著兩位女孩道別:「歡迎下次再來啊。

  女孩們和老闆到別之後,重新回到街上,溫馴的陽光灑在她們的身上,有著不一樣的暖和,走在返回校園的路上,兩人依舊黏在一起,坎貝爾錢包少了點錢,夏洛蒂腰間多了把劍,而在她們心中,有著截然不同的感情,被今天的這些事情醞釀的更加濃烈。

  再度黏在坎貝爾身邊的夏洛蒂,摸向掛在腰間的羽劍,撫著那趁手的劍柄,那個本須等待才能適應的重量,現在卻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一般,輕盈的待在她的腰間。

  坎貝爾看著不時摸著羽劍的夏洛蒂,淺淺的笑了笑,她調整著走路的步調,沒有打擾正在享受新禮物的學妹,她將眼睛轉向這片街道上的景色,看著那些樓房與招牌,去平靜她有些搞不懂的心海。

  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是討厭她,還是喜歡她?為什麼看著她時會感到不適,卻又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也不討厭她這樣黏在自己身邊?

  開始搞不懂自己的坎貝爾逐漸迷失在心靈的迷霧中,好像見的到一些東西,卻又看不清四周,盲目的尋找,也搞不清感情的全貌。

  「坎貝爾學姊。」在坎貝爾迷失在心靈迴廊之中時,身邊的聲音又將她扯回現實,夏洛蒂看著將視線移到自己身上的坎貝爾,調笑著說道:「妳不是說妳窮學生?」

  坎貝爾聽到這話停頓了片刻,她重新運作起她腦中與人對話時的那個部分,尋找出一條簡單的回答,拿出來應付夏洛蒂的調侃:「是我自己說要送禮物的嘛,總不能喊窮,不是嗎?」

  「呵呵,裝大方,小心到時候連飯都沒得吃。」嘴巴吐出的言詞雖然有些酸,但夏洛蒂卻將坎貝爾摟得更緊,珍惜著她們今天相處的每一段時間。

  「沒事,只是花了點積蓄。」聽著夏洛蒂有些刻薄的關心,坎貝爾也不在意,坦白地敘述起她的財政狀況:「我以前有在工讀,有存了一點財產,偶爾花大錢不礙事。」

  「以前?」夏洛蒂見找到話題,便順著聊下去,她繼續著這個話題,不讓兩人對話中斷:「那現在呢?

  「沒有,進蒼遠之後,我就沒在工作了。」似乎是想起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坎貝爾的臉色雖然沒有很冷淡,言詞卻帶著點感慨:「反正賺到的錢也不一定屬於我。」

  「……」看著坎貝爾,夏洛蒂清澈的翠瞳中,浮現一絲失落,她好像不管說什麼話題,都會惹的坎貝爾心情變糟,這讓她有些難過。

  「我記得我當時在喝一瓶三十元的飲料,我母親說這很浪費錢,念了我十五分鐘,直到我姊回家才停下。」坎貝爾倒是不忌諱這個話題,對著她經歷過的往事侃侃而談:「然後隔沒多久,我母親問我姊姊缺不缺交通費,然後塞了五千元給她。」

  「還有一次,我爸徵收了我第一次拿到的工讀金,說是沒錢給姊姊繳學費。」見夏洛蒂沒有回應,坎貝爾還是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的經歷,並拋了幾個問題給她:「然後那一整週的早上我都沒有早餐可吃,當我終於忍不住詢問我爸的時候,妳知道他回我什麼嗎?」

  「他說了什麼?」看學姊話匣子已經打開,夏洛蒂也不再牴觸,接著她的化提問道。

  「他說妳不是有工讀嗎?」坎貝爾自嘲的說道:「我都不知道怎麼回覆他。」

  「但妳說他收走的是妳第一筆薪水。」夏洛蒂提出了矛盾點,幫學姊回覆了她父親過去的疑問:「妳那時根本還沒開始儲蓄,不是嗎?」

  「是啊,我也是這樣回覆他的,但他只是說他也沒錢,所以在那之後,我的三餐都要自己想辦法。」夏洛蒂繼續地說著她的經歷,發表著她的感想:「每當我姊需要錢的時候,我父母就會想辦法從我身上挖點什麼去補償她,其實這很合理,我只是個連魔法都沒辦法用的殘廢,不值得投資。」

  頓了一下之後,她又像是要說服自己一般,為父母緩頰道:「進入蒼遠之後,她們就沒這麼刻薄了,生活費都有給,沒打算餓死我。」

  「坎貝爾……」身邊的學姊雖表現上沒展現出憤世嫉俗的容顏,那幽幽的怨歎,卻深邃的挽如海底的深谷,夏洛蒂緊緊地拉著她,輕輕地問道:「妳討厭妳的姊姊嗎?」

  「當然沒有,她對我很好,還會跟我一起玩。」坎貝爾立即否認,但反駁過後,她卻又輕嘆一聲,淡淡地說道:「但是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想,還好我姊已經畢業了。」

  兩人無言了片刻,在太陽照射下的兩人身上,似乎多出一層看不到的陰影,將氣氛攪得有些僵。

  這個話題算是道了盡頭,坎貝爾收拾好情緒,為這場對話畫上句號:「我好像太多話了,回去吧。

  「嗯。」話題道了結尾,夏洛蒂也只能停下卡在喉嚨的話,將那些安慰的言詞通通吞回思緒的深處。

  兩人依舊在走,腳步卻有些沉重,沒有來時的輕快,聽到坎貝爾說了這麼多藏在心底的話,夏洛蒂若有所思,她抱著坎貝爾的臂彎,思緒飄飛到不知名的遠方。

  隔了許久,金髮的人兒突然鬆開坎貝爾,站到白髮少女的面前,臉上輕輕地微笑著。

  「坎貝爾!」在坎貝爾疑惑的目光下,夏洛蒂重新換上笑容,她深吸一口氣,對著她的學姊說道:「我有東西送妳!」

  「?」

  坎貝爾看著正在自己各個口袋翻箱倒櫃的夏洛蒂,感到有些不解,她靜靜地等著,猜測著這位學妹為自己準備了什麼。

  當夏洛蒂撈出她的禮物時,她一把將白髮少女的手搶了過去,在她手心中塞入一個小小的布偶,坎貝爾低頭去看,那是個大小不到手掌一半的布偶,帶著小小的吊環,有著金色的頭髮,碧綠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眼前的夏洛蒂。

  「學姊。」夏洛蒂的聲音傳到坎貝爾的耳裡,她疑惑的抬起頭,夏洛蒂的手上也拿著一個布偶,那黑衣白髮,還有碧藍眼睛,像是一個手心大小的坎貝爾:「不可以扔掉喔。」

  「……好。」簡短的回答,一掃那些淤積的抑鬱,坎貝爾在淡淡的笑容中,收下了這個學妹為她準備的小夏洛蒂。

  兩名少女在這個假日逛得很晚,腰間掛著彼此的兩人,享用完午餐,又繼續逛到了晚餐時間,而享用完晚餐之後,她們也始終沒有分開。

  最終,夏洛蒂今晚睡在了坎貝爾的房間,夏洛蒂幾乎將坎貝爾的打工生活全聽了個遍,而坎貝爾也聽著夏洛蒂縫製織製品的小竅門,兩個女孩聊得很晚,直至夜闌人靜,她們倒在同一個枕頭上,沉沉的睡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