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55.為什麼就這樣跑了?

佐渡遼歌 | 2021-04-20 20:00:10 | 巴幣 1176 | 人氣 28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由於沒有料想過會在這裡找到夏逸舟,李少鋒頓時愣住了,耳邊聽著夏羽斷斷續續的焦躁催促,思考片刻依然無法理解為何真氣源出現在主城的夏逸舟會在自己眼前,站在門邊朝向走廊喊:「夏羽,妳身上有帶著月瓊漿嗎?」
 
  「沒有,你在這種時候討月瓊漿究竟想要做什麼……等等!難道夏逸舟掌門在那間房嗎?」夏羽很快就意識到現況,詫異反問。
 
  「雖然看起來沒有生命危險,然而也不太樂觀。」李少鋒說。
 
  夏羽依舊站在樓梯口,眼神接連閃過數種情緒,接著彎腰強行脫掉一名狙擊手的教斗篷,穿在身上之後將白色長髮塞入其中,又從勁裝口袋取出一個只露出雙眼的全新面罩戴妥,隨即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三樓。
 
  ……诶?等等,為什麼就這樣跑了?明明夏逸舟就在這裡啊!李少鋒愕然看著眨眼間就消失在樓梯口的夏羽背影,一瞬間湧現自己已經踏入某種圈套的不祥預感,然而很快就推翻,暗忖夏羽若是真要害自己根本不需要這麼拐彎抹角,一招就可以放倒自己了。
 
  儘管如此,不管有什麼理由,現在救人要緊吧!只要有辦法在這邊救出夏逸舟,教團一方的最終計畫就無法達成了,同時也可以引來教團高手,間接降低楊千帆遇敵的機率。李少鋒迅速想完,急忙踏入牢房,隔著鐵欄杆問:「夏掌門,我是李少鋒,我們曾經在廳堂見過一面,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忙的地方嗎?」
 
  夏逸舟沒有回應,只是閉眼嘟囔著無法辨識的音節,左手食指戴著一枚有著異常精緻紋路卻佈滿赭紅色鏽跡的深金色戒指,鑲嵌在表面的五枚鑽石都有微小龜裂,彷彿有細碎粉塵持續崩落。
 
  李少鋒低頭注視著那枚想必是牢戒當中最高級的「鏽黑的鑽戒」, 注意力瞬間被隱蓋在鐵鏽下方的精緻紋路吸引,好幾秒後才猛然回神,意識到情況極度不樂觀──夏逸舟的雙手雙腳都被數公分粗的鐵鍊緊緊銬著,本人推測則是被灌了藥,意識不清,目前手上卻沒有鑰匙也沒有月瓊漿,這樣根本束手無策吧!
 
  李少鋒強耐住內心的焦躁感,回到走廊去搜那三名教團成員的身,雖然在手持唐式障刀那人身上找到一把鑰匙,然而卻只有一把而已。
 
  李少鋒急忙回到牢房,順利用那把鑰匙打開牢籠,確認手鐐和腳銬的情況之後絕望地在側邊發現鑰匙孔,忍不住低聲說:「所以還要四把鑰匙?不對,即使是同一把就算了,現在也沒有時間去樓下一個一個搜身了,夏羽也講過整棟樓都沒有幹部,最慘的情況是根本沒有鐐銬的鑰匙。」
 
  心念電轉之下,李少鋒轉而凝視著鐵鍊,喃喃自語:「如果是師父,應該有辦法使用短刀將鐵鍊斬斷吧……」接著就握緊黑鉻鋼刀,氣纏於刃,站穩腳步之後對準牆面的鐵鍊狠狠砍下去。
 
  金屬交擊的清脆聲音響起。
 
  「可惡!沒斷!」李少鋒的雙手被反作用力震得發麻,一邊甩著手一邊俯身觀察。
 
  只見鐵鍊表面被刮下些許粉塵,連缺口都稱不上,考慮到無法讓每一次的攻擊都不偏不倚地砍在上一次攻擊的位置,即使真的有辦法斬斷鐵鍊也得耗費不少時間。
 
  「感覺是砍法不對,或是沒有使用正確的變化加強威力,不然這種粗細的鐵鍊應該砍得斷才是……不過也有可能是遊戲帶回來的外星素材,畢竟是綁住一派掌門的鐐銬,說不定是特製品。」李少鋒握緊刀柄,無法可施地準備再砍一刀的時候忽然聽見金屬敲擊的聲響,原本以為是尚未消散的回音,不過很快就意識到那是不遠處傳來的武器撞擊聲響。
 
  細微,然而確實存在。
 
  ……不對,夏羽並不是搶先離開了,而是在聽見夏逸舟在這裡的瞬間就去擋住其他的教團高手,畢竟不管蒼瓖派究竟在搞什麼疑兵之計,夏逸舟在這個據點的事情不會改變,遲早會有教團的高手過來確認虛實。李少鋒遲來地會意到這點,同時理解到時間所剩不多,不再胡思亂想,專注思索接下來該怎麼辦。
 
  目前最優先的事情就是帶走夏逸舟,遠離這個據點,然而他本人處於半昏迷的狀態又戴著牢戒,即使恢復意識也得處理銬住雙手雙腳的鐵鍊。李少鋒隨即判斷處理鐵鍊的優先程度比起牢戒更高,低頭注視著倚靠著牆壁癱坐的夏逸舟,暗忖現階段無法打開鐵銬腳鐐也無法融解掉牢戒,那麼只好想辦法破壞掉緊鄰著這兩者的物品了。
 
  「當然不可能砍斷手腕、腳踝,所以選項只剩下牆壁了……記得夏羽提過教團根據地的牆壁裡面埋著鋼板,現在就只能夠祈禱那片鋼板沒有和鐵鍊的另一端連在一起了。」李少鋒站穩腳步,再度將血紅真氣纏繞在黑鉻鋼刀,用力朝向牆壁劈砍。
 
  這次,纏繞著血紅真氣的刀刃並沒有被彈開,順利在水泥牆面砍出一道裂縫。
 
  李少鋒暗自握拳,繼續用力多劈了幾刀,接著單手攀在裂縫邊緣向外扳,又拉開不少石塊之後看見牆壁內部有一個連接著鐵鍊的十字形底座,然而並沒有看到鋼板或其他固定器材。
 
  很好!牆壁部分沒有連著鋼板的話,地板應該就更不可能了!李少鋒再度提氣,或是用刀刃劈砍、或是用刀柄敲擊,迅速將兩個埋在牆壁裡面的十字形底座挖出來,接著跪在地板,故技重施地又挖出了兩個十字形底座。
 
  這樣就可以帶著夏逸舟離開了!李少鋒急忙吐息,接著發現黑鉻鋼刀已經捲刃,刀身甚至歪到無法順利插入刀鞘,猶豫地思索片刻,判斷需要用雙手才能夠揹起夏逸舟,只好將黑鉻鋼刀扔到角落。
 
  李少鋒急忙將落到地板的鐵鍊捲了捲塞到夏逸舟的腰間皮帶裡面,接著抓住雙手手臂將他扛在身後,重新站起身子,稍嫌勉強地將身材修長的夏逸舟揹在身後。
 
  這段時間,兵器碰撞聲響依然不絕於耳,夾雜著模糊的叫喊聲,然而至少都還在屋外街道,並未進入這棟建築物。
 
  現在這種情況之下走大門應該是自投羅網,只要有教團成員守在門旁,自己絕對衝不過去。李少鋒一想到此,當機立斷地提氣護體,移動到其他房間,挑了面向小巷的那扇窗戶往外跳。
 
  剛才已經有過一次跳樓經驗,李少鋒自然少了些心理負擔,提高護體真氣的濃度之後穩穩落地。
 
  雖然順利離開建築物是好事,然而現在該往哪邊走?李少鋒再次揹好夏逸舟之後左顧右盼,前方是街道,傳來不少人聲與打鬥聲響,不曉得是夏羽依然在纏鬥還是有其他人被吸引過來了;後方則不曉得通往何處,蜿蜒曲折,甚至有可能是死路。
 
  「算了,在大路引人注目也比在小巷被伏擊更好,從外面街道直接朝著主城衝過去吧。」李少鋒在做出決定的瞬間猛然聽見上方傳來聲響,頓時意識到有人正從上面跳下來。
 
  ──等等!這麼快就追來了?李少鋒駭然抬頭望去,在看見教團斗篷的時候內心劇震,暗叫完蛋,然而接著卻看見迎風飄揚的烏黑長髮與熟悉的清麗容貌,忍不住喊:「诶?師父?」
 
  楊千帆同樣露出詫異神色,收回原本要刺出的黑紋短刀,靈巧落地之後皺眉問:「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李少鋒尚未回答,隨即發現巷口迅速衝入一人,同樣身穿教團披風,細看之下卻是夏旖歌。
 
  「街道的傢伙暫時處理掉了,然而其他棟樓還有不少成員,必須盡快離開此地。」夏旖歌渾身纏繞著金煌真氣,手上的白銀長劍幾乎被黏稠鮮血染成紅色,多處負傷卻還是一副毅然神色,在看見李少鋒的時候頓時蹙眉。
 
  「為什麼妳們兩人會共同行動?」李少鋒更加愕然地問。
 
  「現在不要廢話!」夏旖歌立刻罵:「父親大人的情況如何?」
 
  「夏掌門處於半昏迷的狀態,戴著牢戒,然而呼吸心跳都很平穩,應該暫時沒有問題。」李少鋒回答完,也意識到現在情勢緊迫,不是聊天的好時機,開口說:「我本來打算冒險衝回主城,現在既然有妳們兩位在旁邊護衛,應該可以降低不少風險。」
 
  「不去主城,我們好不容易才引得教團高手都過去那邊,現在過去只會落得被包圍的局面。」夏旖歌搖頭說。
 
  「總之必須先離開這裡。」楊千帆冷靜追問:「街道和巷弄,走哪邊?」
 
  「街道不易防守,尤其現在教團成員和普通參加者混在一起,無法輕易分辨身分,一旦被纏上就完蛋了,那群傢伙有各種手段可以暗殺父親大人。」夏旖歌立即說:「走巷弄。」
 
  李少鋒暗自慶幸剛才沒有直接衝出街道,否則還真的沒想過怎麼在揹著一個人的情況下堤防暗殺,接著迅速散出感知真氣,發現周遭有不少真氣源持續往己方三人的位置移動,然而並沒有看見夏羽極亮的淡金色真氣源。
 
  等等,所以她剛才是真的直接離開了?那些打鬥聲響是楊千帆和夏旖歌發出的?李少鋒暗自疑惑,不過尚未想出一個頭緒就被打斷。
 
  「走這邊!快點!」夏旖歌厲聲吩咐,隨即提氣往小巷深處飛掠。
 
  李少鋒迅速看向楊千帆,確認她沒有反對神色之後才重新將夏逸舟揹好,跟在夏旖歌身後飛掠。
 
 
 
 

創作回應

丹雀
高潮迭起![e22]
2021-04-20 23:08:06
佐渡遼歌
畢竟也鋪陳了兩集,蒼瓖城戰篇的結尾希望有看得盡興XDDD
2021-04-20 23:17:18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所以那些打鬥聲響真的是楊千帆和夏旖歌嗎
2021-04-20 23:37:20
佐渡遼歌
這個部分會在明天的章節提到XDD
還請期待更新0w0
2021-04-20 23:42:3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