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中篇】捉迷藏(上)

Mr.Onion_洋蔥紳士 | 2021-04-20 19:00:01 | 巴幣 222 | 人氣 87


  第一幕、



  我認識一個人,他是我的青梅竹馬,他的名字叫做蔡鴻志,認識他的朋友,都叫他阿志。我跟阿志從小就時常玩在了一起了,我們兩個不只家住得近,甚至連出生日期也只相差了三天。

  我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上小學前不僅總是黏在一起,到了小學二年級還時常勾著手一起回家。據說當時我媽跟阿志的媽媽還在家裡坐月子的時候,當時還在襁褓裏面的我們,就已經學會牽著手一起哭鬧,也牽著手一起抱著奶瓶喝著母奶了。

  身為從小就認識阿志的我,對於他的事情可以說是再明白不過了。

  所以如果有人問我他是個怎麼樣子的人,我可能會先嘆一口氣,然後無奈地告訴那個人,說阿志就是一個只會給人添麻煩的迷糊蛋。

  不過說到這裡,我可能會猶豫一下,繼續對那個人說:「不過他身上其實有一個十分特別的地方。」

  哪裡特別?

  如果那個人這麼問,我就會這麼回答:「他不擅長玩捉迷藏。」

  為什麼是捉迷藏?

  如果被這樣繼續追問下去,在經過一番長考之後,我可能會這麼回答對方:

  「嗯,簡單來說,他只要玩起捉迷藏,自身的存在可能就會被這整個世界遺忘。」

  事情的起因,要從八歲那一年的某個下午,在某片空地裏的一場捉迷藏開始說起。

  那是他的超能力覺醒的日子。



  *



  在一陣猜拳之後,輪到我當鬼了。

  「一、二、三、四、五……」我頭靠在牆上,低著頭大聲地數著。

  那天是星期三,只需要上半天課的我們,吃完飯就聚在空地裡面玩捉迷藏了。

  數好了之後,我望著空地,然後開始把大家找出來。

  所有人都要躲在這塊空地裡面,這是說好的規則。不過說是空地,但是卻被大家堆滿了不要的雜物,甚至還有一台廢棄的轎車。這裡有很多能夠躲起來的地方,所以當時的我們都很喜歡在這裡玩捉迷藏。我還蠻會找人的,很快的,所有人都被我找出來了。

  但是唯獨阿志,不管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我在空地到處找著,每一個小角落都不放過,但就是找不到他。「可惡……」我皺著眉頭,用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

  不過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孩子疑惑地對我大喊:「邵語晴你在幹嘛,快點來猜拳啦!」

  「可是還少一個人啊。」

  「所有人都在這裡了啊。」

  「不對啊,阿志呢?」

  大家面面相覷,「誰啊?」

  我那時完全不敢相信,覺得是不是被耍了,「就阿志啊,蔡鴻志啊。」我四處張望,「他沒有跟你們躲在一起嗎?」

  所有人交換著眼神,好像不知道我腦袋發了什麼神經,大家都聳了聳肩,其中一個人無奈地說:「邵語晴,妳又在做白日夢囉。」

  後來有一天我在某部小說裡面,第一次讀到了「血液凝結」這個形容,當時我立刻就想到了這個時候的自己。

  我隨便抓住一個人的肩膀,拼命的問他們阿志跑去哪裡了。可是不管我怎麼問,他們就是擺出了一副不認識這個人的表情。我堅持著一定要把阿志找出來才能離開,大家狐疑地對看了一會兒,還是無奈地配合了我的要求。但是當你認定對方不存在的時候,又怎麼可能找得到人呢?最後當然誰都沒有找到。大家在空地裡面陪著我耗了許久,最後大家表明不想要再繼續鬧下去了。後來那場捉迷藏,就在令人掃興的氛圍下解散了。

  大家都走掉了,空地只留下了我一個人,我呆呆的楞在那裏佔了許久,最後我也離開了。

  我完全不敢相信,剛剛明明還在的一個人,怎麼就這麼消失了。我認定大家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那只是整人遊戲罷了,阿志聯合了所有人一起騙我。雖然我知道阿志沒有這種心機,但是這是我唯一想得到的解釋了。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實在是不服氣,於是我就跑到了阿志家門口按門鈴,我知道如果是伯母的話,一定不會這麼對我壞心眼的。

  「伯母,阿志在嗎?」

  可是伯母居然也對我露出一模一樣疑惑的表情,「語晴啊,阿志是誰啊?」

  我張著嘴巴,啞口無言的望著伯母。

  這時伯母又說:「對了,我今天又烤了蛋糕喔,要不要吃?」伯母的興趣是烤蛋糕,我從以前開始,就常常去阿志家裡吃蛋糕。

  我愣愣地點著頭,「好。」

  我走進阿志家的客廳,伯母進廚房忙著泡紅茶,我聽到她說了些什麼,可是我完全沒有理解進去,也不知道自己回應了什麼。接著我把目光掃向客廳的牆壁,那兒一直都掛著阿志一家的全家福,那是他們家特地去相館的攝影棚照的。我們家不會拍這種照片,所以有點羨慕。伯母有一次說下次要去相館的時候,會找我一起去,我一直都很期待著的。那張全家福的照片,我不知道看過幾遍了,可是那時當我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整顆心都涼了。

  阿志不在裡面,那張照片裡面原本應該站著阿志位置的地方,被一只大花瓶取代掉了。

  當時雞皮疙瘩從腳底板竄上頭頂的感覺,直到今天我依然記得一清二楚。

  「伯母,對不起,我要走了。」我快步走向門口,「謝謝你的招待。」還來不及等伯母的回應,我就走掉了。

  走出阿志家門我立刻用盡全力的跑回家,一回家我馬上把家裡的照片通通都翻出來。家裡面有很多我跟阿志同框的合照。幼稚園的烤肉大會,一起去動物園拍的照片,元宵節提燈籠時拍的照片,還有兩家人一起去露營的時候拍的照片。可是沒有,完全沒有,本來應該在照片裡面的阿志,通通都不見了。我望著滿地的相片本,啞口無言。

  那種感覺,就好像阿志這個人,忽然被這個世界遺忘掉了一樣。

  奇怪?我心想,所以阿志真的是一個完全不存在的人囉。

  (邵語晴,妳又在做白日夢囉)

  做夢嗎?我還沒睡醒嗎?不對啊,知道我醒著啊,用力一拳打在水泥牆上面,拳頭也痛到不行,還破皮流血了啊。

  所以,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啊。原來,我記憶中的那個阿志,真的不存在啊。

  那個從小時候就跟我一起玩在一起的阿志,那個抓到金龜子跑來跟我獻寶的阿志,那個跟我一起在廟會歌仔戲的戲台下撿糖果的阿志,那個今天中午才跟我一起牽著手回家的阿志,那個跟我約好了禮拜六晚上要一起去夜市吃牛排的阿志;開朗大笑的阿志,傷心氣餒的阿志,正在鬧脾氣的阿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慢慢的把這口氣給吐出來。

  是嗎,原來如此,都是我想像出來的啊。

  我幾乎是十分冷靜地就接受了這個結論,回想起來,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到的。

  那個時候吃飯時間剛好到了,媽媽在樓下叫我下去吃飯,我乖乖下樓吃飯,在餐桌上,我跟家裡的人普通的進行著閒聊,還吃了兩碗飯。吃完飯之後我躺在沙發上面看著六點到七點的卡通,媽媽端著切好的水果過來,還叫我不要挖鼻孔。卡通看完了,電視開始播新聞了,我就去洗澡了。我整個人浸在浴缸裡面,一個人玩著淺水艇的遊戲,還用毛巾做了一隻很大隻的水母,那是我做過最大隻的一隻水母。我心想哪一天也要做給阿志看。

  然後我又想,不對,阿志是假的。

  洗完澡之後我回房間做功課,那天的功課是兩頁總共六題的數學習作,還有習字練習。作業做完了之後我躺在床上看了一陣子的漫畫,漫畫是我跟鄰居的姐姐借來的,她很寶貝這些漫畫,要我看完之後趕快還她。九點了,我去浴室刷牙,然後就關燈上床睡覺了。我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然後閉上眼睛,準備進入夢鄉。

  下一秒,我重新睜開眼睛,用力的踢掉被子,大喊:

  「渾蛋,怎麼可能是假的啊!!!」

  我穿著睡衣,啪啪啪地跑下樓,拖鞋還沒穿好就奔出了家門。還記得當時爸爸的呼喊聲從身後傳來。

  我回到了下午玩捉迷藏的空地,我氣喘吁吁的環視著這塊空地,在心裡面拼命地想著:還有什麼地方沒有找過還有什麼地方沒有找過還有什麼地方沒有找過……

  那幾乎是一種直覺,我走向空地角落的草叢,草叢後面的地上躺著一塊大大的木板,我走到那塊木板前方,蹲了下來,我雙手抓著木板,用盡全力的將那塊沉重的木板掀開。

  木板底下地下有洞,藉著路燈的微光,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蹲伏在這個洞裏面。是阿志,是我記憶裡面的阿志。

  他抬起頭看著我,臉頰上面帶著兩行淚水,一看到我,他立刻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嘻嘻嘻,被你找到了。」他一直以為捉迷藏還沒有結束,一直都待在這裡等著有人來找他。

  真是的,這個人到底是有多遲鈍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我跳下那個洞,我的手掌輕輕地放在他的肩膀上,我燦爛又自豪地笑著,接著我上前將他用力地緊緊抱在懷裡。

  「找到你啦!」

  那時我懷裡的阿志,如此的溫暖,如此的真實。

  我牽著他的手,帶他回家。似乎在我找到他的那一刻,大家的記憶立刻就復原了。伯母沒有發現阿志跑了出去,可是她記得自己的兒子,還生氣的問阿志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把自己弄得髒兮兮。阿志家客廳裡的全家福又回復了原狀,阿志的身影好好地待在照片裡頭。隔天去上學的時候,大家都記得阿志,還過來跟他打招呼,其中還包括了前一天一起玩捉迷藏的那些人。

  本來被這個世界遺忘的他,又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後來,我把那一天認定為阿志的超能力覺醒的日子。

  是的,阿志有著一項不為人知的超能力,我把他的超能力叫做「捉迷藏」。

  他想要躲起來的時候,不僅沒有人找得到他,連這個世界本身都會忘記他的存在。

  他能夠徹底地將自己的存在感,從這個世界上抹除。



  *



  阿志有一個超能力,我把這個超能力稱作是「捉迷藏」。只要他的能力發動了,周遭的所有人瞬間就會忘記他的存在,不僅如此,關於他的所有紀錄,也會在一瞬間被抹消。

  奇怪的事,而當他被這個世界忘記的時候,卻有一個人還記得他,那個人就是我。

  了解到了這一點,讓我對阿志產生了一種奇怪的責任感。

  比方說上學的時候,只要下課有空,我就會去班上找他,我會在窗戶旁邊隨便攔住他們班的一個人,問:「阿志在嗎?」

  通常只要我這麼問,他們班的同學就會轉頭對著教室大喊:「喂,蔡鴻志,邵語晴又來找你啦!」

  「啊,不用了,我只是來看他在不在而已。」

  甚至牽著我家的健次郎出門散步的時候,我都會特地繞到他家門口看看阿志在不在,如果不在的話,就會按按他家的門鈴。

  「伯母,阿志在嗎?」

  「喔,我叫他出去買東西囉,要不要進來等他?」

  「不用,我只是來看他在不在而已。」我揮揮手,「伯母再見。」

  「對了,語晴啊,明天我要烤蛋糕,妳要不要來。」

  我點點頭,「要來要來。」

  伯母對我在遛狗的時候來按門鈴這件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

  總之,像這樣頻繁的對周遭人確認阿志在不在,逐漸變成了我生活中的例行公事。

  阿志的超能力似乎是有發動條件的,似乎只要他的內心產生了不想要被找到的心情,然後又剛好躲在一個附近都看不見任何人的地方,這個能力就會自己發動。而偏偏小時候的阿志,又是一個十分喜歡獨處的孩子。當其他男孩子著迷於打籃球跟看卡通的時候,他最大的樂趣,就是靜靜的坐在操場草皮的中央,呆呆地望著雲朵緩緩飄過。

  他從小時候開始,就已經活得像晴天之下的一朵白雲了。

  總之,只要我跟認識阿志的人提起阿志的名字,而對方又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的時候,我就知道又來了。這時我就會擔負起把他找出來的責任。

  因為找他找過太多次,我變得非常的了解他,他不想被找到的時候會躲在哪裡,我大概都記在心裡面,我甚至還有一本小本子,分析著阿志在不同的情形下,可能會躲在什麼地方的研究報告。

  「啊,找到你了。」

  每次找到他,我都會跟他一起回家,再說除非確認他的超能力已經解除發動狀態了,我也不能放心。

  為了不讓阿志不小心被這個世界忘記,我可以說是煞費苦心。國中三年級的時候甚是還強迫他拼命念書,所以他才能考得上跟我同一間高中。就算他沒考上,我也做好了說服家裏讓我跟他讀同一間學校的心理準備。

  我想,就是多虧了這樣,儘管阿志有著這樣如此麻煩的超能力,從小到大,日子總是平平順順得過下去,完全沒發生什麼嚴重的大事情。

  總之,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我跟阿志一直都在玩著捉迷藏。

  而在這場捉迷藏裏,我一直都是負責當鬼的那一個,而且每次都是我贏。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他躲在哪裡,每一次我都能夠找到阿志。

  *

  阿志雖然是個超能力少年,但是他的超能力不僅一點用處也沒有,還給我添了一堆麻煩。所以在我的眼裡,阿志就是個不可靠的糊塗蛋。

  只記得國小時上課常常忘記帶課本跑來找我借,有時候路過他們班的時候會看見他哭哭啼啼地被老師打手心,還曾經走在路上抬起頭看麻雀看得太專心了一腳踩進教室前面的水溝裡,還好那個水溝不深,裡面也沒有水。

  但這麼不可靠的他,卻有一個死忠的小跟班,他就是我的堂弟善允。

  善允住在隔壁鎮,偶爾才會跟著叔叔來拜訪一次。他來我家的時候,我都會負起當姐姐的責任牽著他的手到附近玩。也是這個原因,所以阿志也認識善允。

  有一次,叔叔同樣帶著善允來我家,但他卻一直紅著眼睛哭哭啼啼的不說話,我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安慰著他,卻一點用處也沒有。當時阿志也剛好來我家看卡通。說來奇怪,他家裡也有電視,還比我家客廳的大台,媽媽還會做蛋糕,我完全搞不懂為什麼他當時下午會這麼喜歡準時來我家看卡通。總之,他看到善允哭了,就跑去安慰他。

  奇怪的是,不管我怎麼問都不肯開口的善允,一見到阿志,立刻就說出了原因。

  我有點不服氣,還在一旁氣呼呼地鼓起臉頰。

  善允對我們說:「栗子不見了。」後來我才知道,栗子是一隻倉鼠。

  若說阿志有什麼比我厲害的地方,那就是比我還會哄小孩了。他稍微扮了幾個鬼臉,善允立刻就破涕為笑了。

  從那次開始,他就成了阿志的小跟班,每次叔叔帶著他來我家拜訪的時候,他都興奮的說想要去找阿志玩,接著就拉著我的手飛奔出家門了。當時我們還在讀小三,離阿志超能力覺醒的那一天,已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關於「捉迷藏」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將這件事情講給其他人聽。或許是因為那一天,當我問著其他人阿志去哪裡的時候,所有人疑惑的表情嚇到我了;再說,當捉迷藏發動的時候,也不會有人記得阿志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將這個秘密藏在心裡。

  那時候,我們坐在榕樹下,一邊吃著那種十塊錢的雞蛋冰,一邊聽著善允說著栗子的事情。

  栗子跟善允是在廟會前的一家攤販相遇的,那是一家賣著兔子、文鳥跟倉鼠等等之類小寵物的攤販。當時善允求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讓叔叔讓他把栗子帶回家。聽說栗子還在的時候,善允每天都會把籠子打開,然後把栗子捧在手掌心,跟牠說一些悄悄話。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某一個早晨忘記把籠子的門鎖上。他說當時的他放學回家,正興匆匆地想要去看栗子的時候,等在他房間裡面的,只剩下空蕩蕩的籠子。

  就我所知,倉鼠栗子再也沒有出現在善允的面前過。

  當時正好是阿志的超能力頻繁發動的時期,雖然每次我都能夠順利地找到他躲在哪裡,但是也有幾次完全找不到的時候。當我開始驚慌失措起來,腦海裡總是想到了栗子、還有那個下午哭哭啼啼的善允。我當然也會害怕這一次會不會真的找不到了,然後阿志會不會也像這樣永遠的消失在我面前。

  我家養的健次郎也常常在附近迷路,但是我卻不曾像擔心健次郎那樣擔心著阿志。因為附近總是有認識健次郎的人可以帶牠回來,然而一旦阿志不見了,就再也沒有人記得他了。

  偶爾,我會在半夜裏做像這樣子的夢:我夢到有一天我回到家,但是這個世界一片漆黑,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籠子,我不斷叫著阿志的名字,但是哪裡都找不到他的蹤跡。這樣的夢總是會讓我大汗淋漓的醒來。輾轉難眠了一晚之後,我會在日出之後立刻換上學校的制服,跑去阿志家看他在不在。伯母也有早起的習慣,她看到我來了,都會叫我進去一起吃早餐。

  幸好隨著年齡的增長,阿志超能力的發動頻率也開始逐漸變少。剛開始幾乎兩個禮拜就會發動一次,上了高年級之後,差不多就降低到了兩個月一次。國中三年發動的次數好像只有十次不到。到了高中,就已經幾乎沒有發動過了。

  高中畢業的時候,我鬆了一口氣,當時的我真心地認為,阿志的超能力,或許再也不會發動了也說不定。



  (待續)


創作回應

唔噢噢噢,感覺旗已經立好了,怕@@
2021-04-20 22:06:12
Mr.Onion_洋蔥紳士
哈哈哈,有這麼麼明顯喔
2021-04-21 06:45:05

更多創作